第七卷 静水深流 第七节 再度进军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静水深流 第七节 再度进军

“有点儿意思,没想到你还会到燕京来挂职锻炼,这么说你是被看上了?”搅动着咖啡勺,钱萱显得很高兴。 她在燕京也呆了一年多了,也结识了不少朋友,但是真正的朋友却不算多,能够在燕京多一个像沙正阳这样可以敞开心扉说话的朋友,无疑能让工作之余心情好不少。 “啥被看上了?话咋说得这么不中听呢?”沙正阳斜睨了对方一眼,“挂职锻炼,实际上是省里推荐,部委安排,一个例行安排罢了。” “恐怕没那么简单吧?”钱萱也不是对体制内的事情一无所知,好歹她老爹也算是体制内,当然大学里边和地方政府还有些区别,但是也算异曲同工,多少也知晓一些,“中央大型企业工作委员会,不是一个单纯新设机构,这是有针对的,国企改革大潮滚动,那些央企如何来改,未来路向何方,肯定要精心慎密的安排,否则这可能遭人诟病,中央肯定要考虑周全。” “哟,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啊,钱萱,没想到你对国企这一块也有这么深刻的研究啊,jp摩根什么时候又对国企改革感兴趣了?”沙正阳讶然问道。 “jp摩根对任何有利益的商业都感兴趣,国企改革势在必行,那么许多陷入绝境的企业最重要破产,抵押给银行,这些资产如何来处置?jp摩根很感兴趣,很愿意在这方面和国内各级政府合作,嗯,也愿意和银行合作,帮忙处理那些抵押给银行的那些闲置资产,……”钱萱嫣然一笑。 沙正阳倒吸一口凉气,jp摩根的消息这么灵通,嗅觉如此发达? 居然盯上了国企改革之后可能带来一系列附属产物,嗯,他印象中四大资产公司成立恐怕还要写时间吧,现在顶多也就是一个粗略框架,这帮家伙就已经如此迫不及待的要充当秃鹫了? 前世中盯上四大资产公司的外资巨头们可不少。他们对于这些实际上仍然具有相当价值的资产可是兴趣浓厚。 而这些资产对于缺乏盘活能力的四大资产公司来说却又是鸡肋,落在手上是日益贬值,冰棍理论一定程度上也就是说这一类资产,所以最终四大资产也只能加大处理力度,而那些个在已经在国内深耕多年的外资巨头更是利用这种打包收购拿下了不少好东西。 没想到jp摩根提前就开始布局了,但想想也是如此,像jp摩根这类的美资公司,养活那么多所谓精英,不四面出击,怎么养得活那帮人? “怎么,有点儿惊讶?我觉得你应该想得到才对,你现在在国企中干了一年了,嗯,而且你好像还是长川实业的董事长,我相信你长川实业下边肯定也有不少经营不善破产或者关门的企业吧,这些企业的资产肯定也要处置,或者已经属于银行,那么银行拿着干什么?不一样也只有处置,我们来当一回帮忙清理的秃鹫,未尝不是好事。”钱萱显得很理性而淡然。 沙正阳笑了笑,这话说得好像挺中听,但都是为了利益,的确也说不上个啥,谁也不可能眼巴巴跑上门来当慈善家。 “你这个洋买办,就来坑国内企业了?”沙正阳调侃着。 “那最好明文规定,中国人一律不得在外资企业工作,那就不存在洋买办这一说了。”钱萱反问道:“那你们长河在哈萨克斯坦大肆收购,和你们合作的哈萨克斯坦企业负责人不也成了买办?这是不是狭隘的民族主义?” “钱萱,你倒是挺牙尖嘴利啊。”沙正阳摇摇头,“那就说正事儿吧,奥尔斯克炼油厂那边情况有进展了,我来之前接到了消息,奥尔斯克炼油厂的股东方有意出售奥尔斯克炼油厂,我觉得现在还不是最佳时机,但是可以先接触谈判了。” 事实上沙正阳觉得现在正是收购俄罗斯相关资产的最佳时机,但是前提是从以美元资产作抵押贷出卢布来对包括奥尔斯克炼油厂在内的资产进行收购。 沙正阳对亚洲金融危机最后一个阶段的情况印象很深,不仅仅是香港要打响汇率保卫战,俄罗斯一样会被国际炒家疯狂攻击,等到八月以后,亚洲金融风暴席卷到俄罗斯,俄国熊不会按照既定步骤行事,断然扩大汇率浮动,使卢布贬值,届时这笔贷款会轻而易举缩水三分之二以上,也就是说一亿美元也许只需要还三千万美元就足够了。 事实上沙正阳本来还很想利用这样一个机会收购更多的俄罗斯油气资源,而比如巴什基尔石油公司和苏尔古特石油天然气公司这些规模不算特别大,但是资源却很丰富的油气公司。 只不过他也考虑到自己现在的身份地位,以及未来俄罗斯形势的难以判断,普金大帝上台之后,油气资源政策肯定会骤变,像霍多尔科夫斯基这些寡头们都没能讨得好,英国的bp一样在里边受夹磨,所以他也很犹豫。 这种情形下,稳妥之举是拿下奥尔斯克炼油厂这个不算太敏感的资产,毕竟它属于炼化企业,然后用来交换哈萨克斯坦这边的油气资源,比如乌津油田,又比如在里海沿岸的勘探开采权。 对哈萨克斯坦来说,虽然他们的油气资源很丰富,待开采的资源更多,但是在炼化能力上却一直是一个短板,而作为国外油气巨头们,没谁愿意帮助他们建立炼化企业,更希望哈萨克斯坦出口原油,最好哈萨克斯坦的成品油都能从国外进口,那样才最符合他们的利益。 当然这只是一个理想化的想法,哈萨克斯坦自身也有几家炼油厂,只不过面对日益增长的成品油需求显得不足而已。 当初长河集团在收购阿克纠宾石油公司的时候就曾经和哈萨克斯坦约定,会帮助哈国提升炼化能力,当然作为回报,哈国方面会支持长河集团在哈国获得更多油气资源业务推进,也就是支持长河集团在哈国进行勘探开采,或者直接收购更多的油气资产。 “哦,你觉得现在可以着手了?基于什么考虑?”钱萱一听就来了兴趣。 对于在中亚地区的收购她没有任何心理负担,而且长河集团在阿克纠宾石油公司项目的得手也为她在jp摩根那边获得了一个很好的评价,虽然之前鉴于一些其他因素,后期没有让钱萱参与,但是如果长河集团还要继续在哈国和俄罗斯推进相关业务,钱萱觉得自己这一次是可以介入了。 她已经用自己的表现向jp摩根公司证明了自己的能力,也为公司赢得了利益。 “理由很简单,俄罗斯经济目前我觉得已经到了最糟糕的境地了,政府将部分他们认为不是特别重要的资产转让变现,吸引国外资本来本国投资的意愿特别强烈,原来他们还有一些不情愿,但现在他们可能没什么选择了,你没注意到bp正在打秋明石油公司的主意么?这可是俄国人一直是视为核心的油气资产,但是现在也可以谈了,那一个奥尔斯克炼油厂算什么呢?” 沙正阳没有提亚洲金融危机会席卷到俄罗斯的问题,现在还不是时候。 钱萱思考了一下,觉得沙正阳的理由还是比较充分的,但她总觉得沙正阳还隐藏着一些什么没说出来,“就这个?还有么?” “还有就是你也知道我们和哈国有约定,我们既然要在哈国深耕发展,那么肯定要履行我们的约定,我们甚至已经派出了农业团队到阿克纠宾州帮助他们发展蔬菜生产,这也是我们的一种友善之举,下一步我们的一些建筑企业也会进入阿克纠宾州,帮助他们市政基础设施的建设,这也是一种双赢之举。” “行了,我知道你们长河集团有长远打算,不过奥尔斯克炼油厂想拿下恐怕不那么简单,俄罗斯人没哈萨克斯坦这边好说话,而且他们对国际商业规则也没有那么遵守,毁约,耍赖,对他们来说都不是什么做不出来的事情,俄国的环境一直就是如此,……” 钱萱的话没有让沙正阳感到意外,“这不就是该你们jp摩根显示你们在俄罗斯的人脉关系的时候了么?你以为佣金那么好挣?我们又凭什么向你们贷款?” “倒也是,这事儿我会回去向上边报告,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开始?”钱萱问道。 “越快越好,我担心万一那边变卦,那就麻烦了,如你所说,俄罗斯那边本身就不太讲商业规则。”沙正阳道。 “那你们也要尽快准备好,现在已经是四月份了,你们打算什么时候拿下?”钱萱总觉得沙正阳有些其他想法。 “如果能在八月份之前拿下最好。”沙正阳也觉得时间有些紧了,但是现在才腾出来,不过前期已经和哈国方面就这方面问题进行了初步协商,他们承诺如果长河集团能帮助他们提升炼化能力,那么愿意在油气资源方面予以最大限度的支持。 “这么急?”钱萱吃了一惊,见沙正阳没说话,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上一篇   第六节 赴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