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静水深流 第十节 不同角度,不同利益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静水深流 第十节 不同角度,不同利益

按照目前大型企业工委筹备组的工作方向,基本上就是按照这三个指向来开展工作,因为单位没有挂牌,所以基本上是由魏寿喜负责指定哪一拨人负责哪项工作,然后再指定谁具体负责那一项,哪些人配合,基本上就形成了一个小团体来开展工作。 前期的工作就是了解情况,收集资料,然后就是根据目标要求,借鉴国内外相关部门单位对企业管理一些做法和经验来开始制定相关的规程,当然除了主干,还有细化的细则解释。 这看起来很简单,但实际上需要精雕细琢,毕竟这东西拿出来是要适合每一家大型国企的,不说放之四海而皆准,但起码要能让所有企业都能按照这个大框架来开展自身正常经营工作。 “正阳,主任又给你开小灶交代工作了?”门口传来笃笃敲门声,沙正阳抬起头,一个三十出头的男子含笑站在门口。 “哟,蔡哥,进来坐。”这是工委里边比较熟悉的一位同事,蔡政,原来在国家经贸委工作,也是借调过来。 因为这边机构并未有正式挂牌成立,所以名义上所有工作人员都是暂时借调,编制还在原单位,当然沙正阳不一样,他是上挂锻炼,明确不会调入工委的。 “开啥小灶啊,就是和我聊了聊。”见对方脸上很感兴趣的神色,沙正阳笑了笑,“主要还是说咱们工委下一步成立之后在工作职责上的一些延伸,因为魏主任觉得光是最初中央给我们定的那两条主框架显得太过空泛,他觉得应该还有一些可以深化细化的内容,因为我原来在地方上和企业上都干过,所以想听听我的意见。” 蔡政脸上笑容更见亲和,竖起大拇指,“魏主任可是很难得专门和人探讨这方面的工作的,你一来就能获得魏主任高看不简单,对了,长河集团才完成了一轮整合兼并,看样子汉川省是真的要把长河集团打造成为咱们国内第一批进入世界五百强的企业啊,我们国家经贸委定的那几家发展速度都没你们长河集团来的这么快。” “蔡哥,那能一样么?”沙正阳请蔡政坐下,替他把杯子里续上水,这才道:“国家经贸委选这五家不是最大的,而是分门别类选的最具代表性的,实际上像移动、电网这些企业,真要冲击,肯定是最强大的,我们长河集团也不可能和马上就要挂牌成立的中石油中石化比,顶多和中海油站在一个层面上罢了。” “能和中海油比肩也不简单了。”蔡政淡淡的笑了笑,“你们长河在沿长江一线与各省市大肆成立销售公司,动作力度太大,让中石油中石化坐卧不安,对了你们省尤万刚不是就调任中石化了么?估计中石油和中石化一旦分家,都会跟进。” 蔡政是国家经贸委出来的,对这一块工作很熟悉,也说到了点子上。 “不至于吧,好歹也是国内两巨头,这点儿定力都没有?”沙正阳笑了,“蔡哥你也知道,我们长河集团现在在哈国刚打开局面,预计今年原油生产会有较大的提升,我们也和中石油那边达成了合作协议,我们两大炼化也在扩增产能,肯定要在销售渠道上打通,沿长江经济带是我们的目标范围,肯定要抢先动作,否则我们未来在中石油中石化面前连气都喘不过来。” “可是你们的动作现在已经不仅仅局限于沿长江地带了,福建、辽宁、平原、山东,你们都在涉足,你们这么做,当然会招来很多人不高兴。”蔡政提醒道。 “我们依法依规开展业务,而且是和地方上合作,至于说有人不高兴,我们又能怎么样?总不能我们要发展还得要去看谁脸色吧?再说了,蔡哥你也不是说我们长河集团要打造世界五百强,这也是中央和汉川省委省政府的期望,不发展,怎么打造世界五百强?” 蔡政被沙正阳的话给堵得说不出来,苦笑着摇了摇头,“人家肯定会有所动作的,你们好自为之吧。” “我知道,谢谢了蔡哥,不就是想要借你们国家经贸委的手收掉加油站建设的审批权限嘛。”沙正阳不以为然的道。 “你们知道了?”蔡政吃了一惊,仔细打量了一番沙正阳。 “意料之中的事情,不过他们吃相太难看,也会引起地方反弹的。”沙正阳摇头,“原来的审批程序执行得很顺利,为了央企的利益就剥夺地方企业的利益,不过是假借一些莫须有的理由,这恐怕很难服众的。” 蔡政被沙正阳犀利无比的话语刺得背上有些汗意,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 “蔡哥,这种事情,我建议最好还是多做一番调研才好,不要轻易偏听偏信,遽下结论。”沙正阳继续道:“利益分配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也不是非此即彼的零和博弈问题,未来面对进入wto规则下的能源零售行业,中石油和中石化不可能一手遮天,那种垄断方式只会降低自身的竞争力,不利于国内能源产业的发展壮大。” “正阳,我可没那么大本事还能干预到这种决策。”蔡政赶紧摇头:“我只是听到这样一些风声罢了,未来究竟会不会如此,还不好说。” “为了应对这种情况,长河集团只能加大自身的发展扩张力度,我们也是国企,在平等规则下竞争本来是很正常的事情,但如果要动用行政力量来干预和打压,我们国家要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就成了一句笑话了。”沙正阳毫不客气的道:“这一点上,我想需要一些监督和批评来帮助我们一些业界的规则制定者来清醒一下头脑,不能忘乎所以,忘记了手中权力来源于何方。” 蔡政目光流动,一只手只在下颌上,若有所思,“你打算写点儿东西?” 很显然蔡政是知道沙正阳来头的,《半月谈》上的东西,以及更早一些沙正阳在一些媒体上的文章估计蔡政都已经了解到了。 “该写的时候肯定会写。”沙正阳没有否认,“再说了,我觉得我么的大型企业工委也应当在某些方面有所作为,对我们的这些大型企业发展方向做出一些规范,壮大发展自我不应当跨越红线,不应当假借公权力,那其实是对自身底气的一种矮化和自卑表现,在自己国家这片土地上都缺乏底气,我不知道未来走出去面对国际巨头的竞争,他们该如何是好?” 尖酸刻薄的话语让蔡政都觉得有些脸红耳烫,不过这不关他的事情。 国内这些巨头们为了自己的利益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来遏制对手的发展,长河集团的发展势头太猛了,而且和地方政府结盟的这一招也太狠太招人恨了,按照这个架势发展下去,长河集团迟早要发展成为和中石油、中石化比肩的巨头,这样一个竞争对手如果能扼制其发展,什么手段那就不重要了。 不过长河集团也是国企,而且背后不但有汉川省,同时还拉拢了各省地方政府,这是一个利益共同体,中石油中石化已经晚了一步被对方结成了联盟,再要压制对方就没那么容易了,这又会是一场拉锯战,免不了最后会有无数的博弈、交易和妥协。 蔡政过来说了一阵后就离开了,但沙正阳还是很感谢对方的提醒。 当然这也不会是无缘无故的爱,对方来提醒自己肯定也有用意。 现在还看不出来,沙正阳估摸着要么对方是来有意示好自己,要么就是他自己原来的部门里有些龃龉之事,不过这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今世似乎两巨头施压国家经贸委的动作提前了,他印象中前世应该是2001年之后国家经贸委才会强行收回零售加油站的审批权限,那个时候也引起了地方上的强力反弹,闹得不可开交。 为了防患于未然,有些事情还得要早点行动起来,防微杜渐,先把舆论声势造起来,也算是抢占舆论制高点了。 想到这里,沙正阳拿起电话给钟广标打了电话,把自己听到的消息风声传递给了对方。 沙正阳觉得钟广标也应该听到了风声,但是也许还没有意识到来自两巨头的能量,一旦他们放下脸面不顾一切的要做成一件事情,真的很危险。 沙正阳的提醒让钟广标警醒了不少,很是说了一阵这个话题,沙正阳也意识到钟广标开始正视这件事情,心里边才放下来。 钟广标也顺带问及了大型企业工委这边的情况,了解未来工委对央企的管理指导会采取一种什么样的模式,这个问题沙正阳暂时还没法回答。 一切都还在摸索之中,不过终究都要慢慢浮出水面,或许钟广标也在考虑未来省里边是不是也会依葫芦画瓢的设立类似机构来管理省属企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