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静水深流 第十一节 齐头并进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静水深流 第十一节 齐头并进

日子也就这么不紧不慢的过着。 在筹备组里,沙正阳才算是真正感受到机关工作的风格。 按部就班只是一个方面,更多的还是规律性,周一可以为本周的工作划定一个大概范围,然后月初可以为本月的规划确定目标,当然一切都是为了七月份正式挂牌,这一点已经明确无误,不过对于沙正阳来说,七月份自己恐怕都已经该离开大型企业工委回汉川了。 最初汉川省委那边也没有正式确定究竟是上挂锻炼多久,只说三到六个月,根据实际情况而定,比如苏伦康在国家计委就上挂锻炼了六个月,而和他同期一起到财政部的,三个月就回汉川了。 燕京城的变化日新月异,长川地产正式进军燕京城,首当其冲的就是亦庄区块。 沙正阳时趁着晚间休息时间来到长川地产的。 这是一幢三层楼的老式楼房,外加一处院子,房主出国了,整个小楼加院子租给了长川地产燕京分公司。 黑色的牌子似乎还带着新鲜的油漆气息,当然这是错觉,看着进进出出的一干人们,整个小院显得格外热闹,门口横七竖八的停着七八辆汽车,既有燕京本地牌照,也有汉川牌照。 踏进小院,辜科凡一干人早已经得到消息迎了出来。 “沙总,总算把你给盼来了,听说您都来京里快两个星期了,就真的抽不出时间来看望一下我们这些奋战在一线的职工们?” 辜科凡任何时候都是那种风度翩翩但言语风格变幻莫测的味道,能够随时捕捉和揣摩到对话对象的心情,并调整说话方式,这个特点大概也是他特别适合作这类房地产开拓的优势之一。 “我有我的工作,你们有你们的安排,盼着我来干啥?”沙正阳背负双手在小院里环顾了一圈,“是不是小了点儿?” “暂时只能在这里,还租了一处大一点儿房子,但是还在收拾打整,准备未来几年那边就要作为燕京分公司的总部。”辜科凡介绍道:“老潘不说了,这一位是我们燕京分公司的副总,张兆民,同济毕业的,高材生,我从省城房集团挖来的,据说钱卫国一直说见到我要和我拼命,我只好躲在眼睛来了。” “哦?”沙正阳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貌不惊人不到四十岁的男子,气度倒是不俗,“张总原来在城房集团?” “嗯,我原来海南呆过几年,94年回来到的城房集团,先后在规划部和工程部都干过,后来准备担任规划部副部长,……”张兆民不卑不亢,目光却是精亮,注视这沙正阳。 “钱总慧眼识人,不过比不过过我们捷足先登啊,老辜在我面前说过你,对你很赞许,燕京是我们未来三年中长川地产的重心所在,老潘要兼顾燕京几个区域,但亦庄这个项目是第一炮,不容有失,交给你,你有没有信心?”沙正阳毫不客气的直接道。 “有。”张兆民言简意赅,“谢谢沙总和辜总以及潘总的信任,只要有集团的支持,我们有信心拿下这第一仗!” “嗯,话里有话啊,集团支持,哪方面的支持还不够啊?”沙正阳笑了起来。 “哪方面都需要。”辜科凡也不客气,“资金是最关键的,另外燕京市政府这边,现在亦庄是国家及技术经济开发区,但是据说下一步亦庄经济技术开发区会对区划进行调整,要搞科技园,中关村科技园,我觉得这对于我们是一个机会。” 辜科凡消息很灵通,不得不说这家伙的确有些人脉,难怪对进军燕京这么大兴趣。 “哦,消息很灵通啊,老辜。”沙正阳点点头,“我也听说了,亦庄经济技术开发区可能近期要重点打造中关村科技园,但这是一个长远规划,长川地产想切入是好事,但是我们不能忽视其他,……” “沙总,有您这话就够了,我们知道,近期我们还是主要着眼于亦庄这边的商品房小区,我们认为随着发展,亦庄板块很快就会热起来,我们观察过,下半年的鹿鸣苑,应该是亦庄这边第一个townhouse项目,我们预估应该会很深受欢迎,下一步可能还有听涛雅居等项目,都可能带来大火,我们准备效仿这也从这一片进入,……” 辜科凡把沙正阳带入会议室,会议室内一个大型的亦庄地区示意图早已经悬挂起来,用五色图标标识开来,让人一目了然。 “老辜,你们动作不慢啊,很好。”沙正阳手里拿着长川地产燕京公司的规划报告,一边看,一边点头,“总体的方略,我想我们之前就已经讨论过了,具体如何操作,老辜,你们地产公司自己拿主意,我相信你们这个团队可以扛得起这副担子,我来,不为别的,就是看看,顺带听听你们的情况,能帮着解决困难的,我尽力而为,但那是指其他层面的,而具体业务方面,我不会过问。” 沙正阳的话让辜科凡在内的所有人心里都是放下大半,最怕就是上边插手,不清楚情况,又爱指手画脚,弄得下边听也不是,不听也不是。 沙正阳自然也清楚这里边的门道,他知道大势,但是却对房地产项目如何规划,如何操作,就是纯粹外行了,他自然不会去犯这类低级错误,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做,这是最基本的规则。 “谢谢沙总关心,该汇报的我们还是要汇报,亦庄板块,我们觉得低密度住宅会是一个趋势,大受欢迎,我们觉得我们的第一个楼盘畅春花苑也准备走这一条路,他们这边的土地一级开发模式不同于其他区域,……”辜科凡还是懂规矩的,自然该汇报的要汇报到。 “还有呢?除了亦庄这一块,你们还有其他打算么?”沙正阳很清楚房地产业的春天很快就要到来了,辜科凡野心勃勃肯定不会满足于此。 “还有点儿想法,但是我也有些担心,担心集团说我们贪多嚼不烂,胃口太大吃撑着,嘿嘿,……”辜科凡搓着手。 “说吧,我觉得老辜你好像是早就候着这么一出,等我上钩吧?”沙正阳打趣道。 “沙总,你要这么问,我就直说了啊,我觉得以燕京的天时地利,未来高端地产肯定会持续走火,现在燕京城里都讲求上风上水,我判断西山、京昌路、温榆河区域肯定会日益紧俏,……” 辜科凡一边说一边关注着沙正阳表情变化,和沙正阳接触过几回,他感觉沙正阳虽然对房地产业务的具体细节不太了解,但是对这个行业的潮流走势看法却很敏锐,特别是明确提出支持长川地产放弃省内其他地区房地产项目,集中力量进入京沪这个决定更是让辜科凡对沙正阳的魄力决心大为赞叹佩服,现在他还想看看沙正阳的眼光。 只听到西山和温榆河就足够了。 沙正阳没别的本事,但是西山和温榆河那边的高端别墅群落沙正阳还有所耳闻的,后世闻名遐迩,入住者非富即贵,而对这些顶端富裕人群,开发商能不下狠手猛赚一笔么?想想都不可能。 当然无论开发商怎么狠赚,在燕京房价坐火箭一样的上窜情形下,谁都不亏,所以开发商也不用觉得不好意思。 有谁愿意退房,求之不得,卖不掉搁上几年,开发商会发现那点儿资金周转损失和房价上上涨幅度相比,那真不叫个事儿,甚至可能比你投入一般地区的去开发还挣得多。 “大胆去干,需要哪方面的支持,集团乃至长河集团都会全力支持!”沙正阳没多少废话,只要方向对了,他就放心了,至于说具体操作,他信得过辜科凡和他的团队,“我知道你想说人脉资源和资金问题,资金问题,长川这边不用说,长河那边,我会去找钟董和赵总,不会拖你们后腿,需要协调相关关系,我也会择机找周书记和王省i长,请他们鼎力支持。” “沙总,有您这番话,我们就没啥说的,唯有用业绩来回报您的期望了。”辜科凡环顾了一下自己身边的人,“我们团队都铆足了劲儿,就是想要在燕京打开局面,我知道我们不能和城开等本地房企比人脉,也不能下一步可能进京的南粤香港那些房企比资本,但是我相信我们踏实的作风和开放的理念是可以为我们自己打出一片天地的,我们的设计团队很多都经历过在自海内外最优秀的设计企业熏陶锻炼,与丰富的经验和极其前瞻的理念,这一点我们会用我们实际行动来证明。” “很好!老辜,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在条件相若的情况下,尽可能的用我们长川一建、长川二建,你知道我们总公司的压力,如果他们不服从或者出问题,影响了长川地产创牌子,你直接和我说,你们追究他们的经济责任,我追究他们的政治责任和组织责任!” 沙正阳气势如虹,这是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