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静水深流 第十二节 丰富多彩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静水深流 第十二节 丰富多彩

雷霆和雷亚文他们一行飞抵燕京的时候,沙正阳燕京进入了工作状态,开始正经八百的投入到了大型企业工委职责的分工细化研究中去了。 大型企业工委还不是日后的国资委,工作职责和任务乃至范围都还在摸索,但是无论哪个部分,在论及权力的时候,都是希望无限扩大自己权力的,尤其是还是自己给自己定。 对大型企业工委筹备组这帮人来说,这太幸福了。 纠结了几天之后,魏寿喜最终还是确定了沙正阳的工作方向,研究国有大型企业与国有经济战略布局和结构之间的关系,推动国有大型企业按照国有经济战略布局架构发展。 这也是沙正阳提出来的。 像研究和细化党对国有大型企业的政治领导和组织领导,班子建设,像落实国有大型企业推进现代企业管理制度的执行情况,这两块也一样需要细化,如何保值增值,落实指标考核体系,如何制定国企负责人收入分配制度以及落实和监督,经营预算管理和国有资本收益的收缴。 这些沙正阳都不关心,有的是人去负责研究和细化,然后下一步一旦工委成立,他们自然而然就转为这一块工作范围中去。 自己要研究和细化的这一块就略嫌麻烦,因为这是最早中央没有明确的一块工作,很模糊,一直到沙正阳和魏寿喜探讨过几回,后来又在筹备组内部也研究过几次之后报经国务院办公厅,这一块工作才算是敲定下来,交给沙正阳带着几个人来负责对接相关部门进行研究和细化。 沙正阳现在负责的这一块有六个人,魏寿喜明确由沙正阳负责时,还是引起了一些争议。 另外一位副主任马善其认为沙正阳年纪太轻,缺乏部委工作经验,最好是作为一个负责人的助手来开展工作更合适,主张由蔡政来负责,但是魏寿喜否决了马善其的意见,坚持有沙正阳负责,蔡政协助,另外还有四个同志参与。 好在在这一点上沙正阳和蔡政下来专门进行了沟通,没有造成太多困扰,当然你要说内心毫无隔阂,沙正阳觉得那就只能高看大家的素质了,自己一个三十岁不到的家伙,来领导一帮年龄大部分都比自己大,而且都来自部委的干部,的确有点儿尴尬。 不过既然筹备组已经定下来了,沙正阳当然不会去假模假样的推辞什么,他不是刚出道的雏儿,这些工作纵然初上手还有些陌生,但是基本路径还是懂的。 无外乎就是先要摸清楚各企业的底细,然后在和国家发计委、国家经贸委、国家科委、国防科工委这些部门进行衔接协调,先要把未来国家重点行业、关键核心产业发展走向明确下来,把企业和行业领域之间的关系形成一个良性关系。 “你现在做的就是这些枯燥的资料收集整理和研究工作?”雷霆一行人住在燕京饭店,沙正阳毕竟属于上挂锻炼,不太合适在办公室接待他们,所以干脆请了假到燕京饭店。 “这是最基本的工作,因为还在处于前期的筹备阶段,很多工作都是从零开始,要把其他部门的很多资料拿过来,慢慢转化为自己的,根据自身工作的需求来进行重新的整理,……”沙正阳简单的解释了两句,知道多说对方也未必明白,而且也不一定感兴趣,便岔开话题:“看你们一行春风得意的样子,收获颇丰?” “差不多吧,我们还是谨慎了一些,收手略早,后来又割了一茬,但每一次都没有能把握好最好的时机。”雷亚文疲惫中带着兴奋,谈及正事儿,他的话语就多了起来,“我们在日本市场上收获颇丰,但现在已经结束,……” “想说什么?”沙正阳端起咖啡杯来,微笑着呷了一口,“看样子你们还在犹豫什么?” “瞒不过你,没错,的确有些犹豫不决,你应该知道。”雷亚文坦然道:“香港。” “港币?汇市,还是股市?” 沙正阳也知道既然参与了其中,这些金融行家们肯定都发现了香港此时的孱弱,虽然现在香港金管局一副底气十足的样子,但是真的是色厉内荏,如果大陆方面不全力支持,香港沦陷是百分之百的事情,问题是大陆方面支持的力度能有多大,估计这才是很多人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 “要做的话,肯定都要做。”雷亚文显得很轻松,很显然东南亚加上日韩市场上的扫荡已将让他们这一役立于不败之地了,现在香港之战也不过就是锦上添花的事儿,哪怕真的栽了,也就是利益少一块罢了。 如果在汇市和股市上双头下注,无论如何都不会失手,顶多持平。 “不过,我们还是想听一听你的意见。”沙正阳在雷亚文的心目中已经成为了神□一样的存在,对东南亚诸国的局势变化和国际游资的走向精准的判断,简直让人佩服的五体投地,也让雷亚文那帮朋友一直很怀疑沙正阳的真实身份。 他们最开始认为沙正阳可能有朋友在大陆中央金融高层中关注这一块,所以消息格外灵通,到后来他们发现局势的发展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他们认为沙正阳应该本人就属于其中一份子,只不过可能是下派到基层锻炼。 在他们看来就算是一个国家调动资源来进行金融分析,都很难达到这么精准的判断,所以他们对沙正阳也是又敬又畏。 “真想听?”沙正阳其实对这个并不在乎,以雷亚文他们这点儿小钱,和索罗斯代表的猎食者相比实在不值一提,无论投到哪边都影响不到大局,“我的意见是最好不要去碰,因为谁都无法预料大陆的态度会有多么强硬,嗯,索罗斯他们很强,但是中国的外汇储备数量太大,而且国内外汇市场并非自由流动的,所以,一旦大陆全力支持香港特区政府,索罗斯讨不了好,而对你们来说,无此必要,入股你们还有兴趣,不如做一做卢布市场吧。” “卢布?俄国?”雷亚文略微有些吃惊,他听过沙正阳提到过卢布的汇率问题,但是他和他们的朋友对俄罗斯那边情况都很陌生,所以不愿意去尝试不熟悉的市场,但沙正阳专门提到这一点,肯定意味着有巨大利益可图,这让他又有些心动。 “如果觉得不熟悉的话,那么还有一段时间可以物色合适人选加入进来嘛,你们不熟悉,伦敦和纽约都能找到对这一块熟悉的,签订保密协议,打一个短线战役,收获会很丰厚喔。”沙正阳笑得如同一头狐狸,这里边也还有自己的利益在其中,他当然不希望对方放弃这样一次薅羊毛。 “哦?正阳你有这么有信心?那敢不从命?”见沙正阳态度这么鲜明,雷亚文本身也就是鬣狗出身,自然不愿意放过这样一个机会,“我回去之后马上就飞伦敦,他们那边有人对收割俄国人的韭菜会感兴趣的。” “不,未必是俄国人的韭菜,也许是来自全世界的羊毛。”沙正阳笑了起来,俄国人的大胆和蛮横会给全世界的猎食者们都好好上一课,说浮动就浮动,说违约就违约,随便你怎么看。 雷亚文先离开了,他的心思都在这场大战上,虽然前期已经大获全胜,但是这后续的一役又把他的兴趣给勾了起来,他需要先行和他那帮朋友联系上,迅速动起来。 “你在燕京能呆多久?”只剩下雷霆和沙正阳,气氛轻松无比。 “三到六个月,我想呆三个月就走人,但由不得我,也许得呆满半年。”沙正阳仰起头,“好在这边也不寂寞,长川地产过来了,没事儿还能去指点江山一番,看看能不能见证一段历史。” “感觉你对燕京房地产市场很看好,弄得我都有点儿跃跃欲试了。”雷霆看了一眼沙正阳。 “没必要,做好你自己的主业,够了,这辈子钱是赚不完的。”沙正阳摇头,“这一次你堂兄他们的收益难道还不够?宁月婵、焦虹她们都很满足了,你比她们还多几倍,还不满意?” “钱这个东西,怎么说呢?需要的时候总觉不够,不需要的时候又觉得多了。”雷霆说了一句相互矛盾的话,“算了,你说的是对的,贪多嚼不烂,我也是一时心血来潮罢了,倒是你,我觉得你挺能沉得住气,很有点儿视金钱如粪土的感觉啊。” “我没那么孤高傲岸,谁也不能不食人间烟火,只不过我现在在体制内,的确很多的时候用不到太多。”沙正阳摊摊手,“但是随着人的地位和心态发生变化,很多事情就不好说了。” “我信得过你,如果你真的要要追求那方面,你就不会呆在政府里边了。”雷霆突然想起什么,“对了,原来银台的朱书记,你有印象么?” “银台朱书记?”沙正阳一怔,“怎么了?” “我们在机场上碰到了,摆谈了一会儿,我才知道他没当市委秘书长和市经开区党工委i书记了,到秦都去当市长了。”雷霆皱着眉头道:“我说我到燕京,他就问我是不是来找你,我说是有些工作要找你,他若有所思的样子,最后让我给你带句话,可能等几天他也会到燕京来,到时候要来拜访你。” “他要来拜访我?”沙正阳有些奇怪,朱凤厚和他关系不错,要来拜访自己也很正常,不过这么突兀的让雷霆带话,却让他感觉到一些不一样。 “嗯,没说什么事情,但是我感觉他好像是找你有事情,不像是单纯的找你见个面吃顿饭那么简单。”雷霆观察还是很细致,这也加重了沙正阳的好奇。 “我知道了。”虽然不知道对方的意图,但是沙正阳也不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