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静水深流 第十四节 抢手货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静水深流 第十四节 抢手货

这类问题对沙正阳和蔡政来说都是一种全新的考验,他们需要预先判断会出现哪一类问题,然后还要根据大型企业工委的管辖范围以及这些企业的实际情况提出对未来这类问题的解决意见,这类意见还需要归纳总结起来形成一种规则制度,用来指导和规范企业在这方面的业务推进。 蔡政也很佩服沙正阳的思路开阔和深度,起码自己是很难想到这么深远的问题,更多的是被约束在了这类框框里,只会在这类框框里思考问题,一直到沙正阳跳出这种窠臼引导他的思路出去考虑,他才意识到工作应该有更具创造性的去突破和创新。 也难怪沙正阳能被高层领导看重,哪怕是上挂锻炼都要安排到本来并不适合的这个筹备组来,这并非无因。 就这个问题,沙正阳和蔡政也经过几番研讨,大致拿出了一个方略来。 重点行业,关键领域,核心产业,如何来布局和引到国有大型企业来推动发展,同时对一些新兴的,国内还处于短板和欠缺阶段的产业,又该如何来弥补? 沙正阳提出了可以考虑以政策性基金来扶持一些私营企业,通过基金持股的方式形成混合制所有企业,也可以考虑将科研院所所持有的技术专利以企业入股形式来加入,真正实现产学研合作一体。 这一具体的方略交到了魏寿喜那里,魏寿喜审读了好几遍,但一直没有一个明确说法。 ********** 朱凤厚找上门来时沙正阳也还在反复琢磨这事儿,不过朱凤厚一来就给他一个大震撼。 朱凤厚给他打电话时他也刚到魏寿喜那里去汇报结束,和国家发计委那边的对接总算是有了一些成果,但是那边态度始终不积极。 也可以理解,大型企业工委这边有些越权的感觉,再说你还没有挂牌呢,这么积极,不是打那边儿的脸么?显得你多么敬业求进,那边多么懒散怠政? 但对于沙正阳来说,他可管不到那么远,自己的工作要完成,日后的事情轮不到他操心。 “正阳,有没有兴趣这边挂职结束后到我们秦都挂职?” 沙正阳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朱市长,到秦都挂职,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就是到秦都来挂职工作,帮我一把。”朱凤厚毫不客气的道:“我觉得在部委里边挂职锻炼纯属浪费,理论始终要联系实际,你在县里边干过县长,但是宛州总体条件在咱们汉川还是比较好的,可你看看秦都,我建议你到咱们秦都去好好见识见识,你在真阳搞得风生水起,到秦都能不能也替我搞一个县的试点,不指望像真阳那样,只求你能替我们招商引资几个项目,在产业脱贫上见点儿成效就行,我估摸着这个难度恐怕比你在真阳拉来几亿投资都难。” 沙正阳笑了起来,“朱书记,您别给我上激将法,真样情况怎么样,我干得如何,我自己心里有数,我能不能行,我自己也有底儿,不过去秦都挂职,这可有点儿让人意外,我才在大型企业工委挂职,什么时候回去还说不清楚,您都替我把后边事情想完了,是不是有点儿太远了?” “我这么早做安排也很正常啊,你挂你的职,省里边我先去找茅部长,再找一找周书记和王省i长,秦都现在面临的困难他们很清楚,能帮秦都一把的他们不会不管,至于说你的事情,我不是说了么?你到秦都也一样可以挂职,一样可以像现在一样工作,甚至在秦都还更近,你也可以兼顾长河集团的工作嘛,我们秦都也是你们长河集团的主要作业区嘛。” 朱凤厚一反以往的作风,开门见山,直白坦率的表明了自己的意图,“正阳,要说这事儿还是和你有关系,你们长河集团中止了东神煤业和伏虎煤业的扩建项目,这对于我们秦都地方上的gdp增长影响很大,同样也给我们秦都解决劳动力就业带来很大的压力,据说这个意见就是你提出来的,所以要说你也是‘罪魁祸首’啊。” “朱书记,说这个话就有点儿过了,我就一副总经理,不对,那个时候我还只是总经理助理,决策拍板的都是尤省i长和钟总,我有那么大能耐?”沙正阳连连摆手,“当然,我不否认我的观点,未来三年应该是一个煤炭市场过剩期,煤价也会大幅回调,这个时候上马扩建项目,只会给自己带来无谓的麻烦,我们是企业,要从企业盈亏角度来考虑问题,我们不是中止这个扩建项目,相反,未来我们还会进一步扩大对三大煤业的产能扩建,其规模可能比你想象的更大,同时我们未来也许还会借助煤炭产业优势,延伸其产业链,……” 朱凤厚大喜过望,本来他是只打算要把沙正阳给忽悠到秦都去帮自己,没想到这一来居然给自己这么一个利好消息,“正阳,你别是忽悠我,给我上兴致吧?” “朱书记,您认识我这么久,觉得我是玩嘴炮的人么?”沙正阳笑了笑,“我实话实说,目前的确不是上马扩产煤炭产业的时机,未来两三年里煤炭产能过剩的局面会日益突出,带来的就是煤价下跌,这种情况下上马扩产不合适,但是我认为2001年以后,这种局面会开始扭转,……” “从2002年以后,估计会迎来一个全国性的煤炭市场紧缺局面,所以我的意见是煤炭扩产建设项目可以放在2000年前后来进行,而且可以一步到位,将扩建规模放到着眼未来十年的目标上来看,同时亦可启动诸如煤化工以及利用煤电优势的相关高耗能产业的项目上来,我觉得这可能会是一大优势,秦都也可以确立这个产业优势。” 朱凤厚默默点头,他之所以来燕京找沙正阳,一门心思想要把沙正阳招入麾下,原因有几个。 第一沙正阳在银台和宛州的表现有目共睹,人虽然年轻,但是在招商引资和推进产业培育和发展上的确是很有一套,连王云祥都对其赞不绝口,这种实战型人才是目前秦都最需要的。 第二就是沙正阳和他好歹也还有几分渊源,大家也算知根知底,用生不如用熟,沙正阳的能力作风和性格他也大致了解。 第三就是沙正阳对产业形势的判断更是无人能及,当初沙正阳反对东神煤业上马扩建项目时是遭到个各方的攻讦和诟病,特别是常务副省i长李铭和煤炭工业局一帮人都对其极为不满意,如果不是尤万刚和钟广标的力挺,加上王云祥对沙正阳很看好,恐怕沙正阳就真的很难过了。 但现在才过去半年时间,整个国内经济形势已经有了一些微妙变化,东南亚金融风暴一波接一波,像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等国连番遭到进攻,甚至波及到了日韩,整个亚洲经济形势呈现出一边倒的局面。 虽然中国的经济不同于其他国家,但是全球一体化的格局正在日渐形成,日韩和东南亚经济形势都受到了极大冲击,中国要独善其身,显然不可能,只是说在受到的影响上不会向其他国家那样大罢了。 正因为如此,国内经济增速明显放缓,而受此影响,煤价上涨势头已经停止,处于徘徊阶段,而且很有可能要掉头向下,因为煤炭市场上已经隐隐有过剩的苗头。 朱凤厚作为汉川省煤炭第一大市的市长自然对此极为关心,现在李铭一帮人已经闭口不谈此事,而当初高调宣扬伊东煤业扩建项目的向文博更是打落牙齿和着血往肚里吞。 一旦下半年煤炭市场过剩,煤价下跌局面形成,明年项目扩建产能完成,那又该如何? 难道建成即压产? 这可就真的成了天大的笑话了,可不压产,连原有产能都需要控制,新建暴涨的产能如何来消化? 煤炭产业是秦都市的支柱产业,一煤独大的格局短期内根本无法改变,这也是朱凤厚最为揪心的,甚至省委在安排自己去秦都担任市长,实际上也就有这个因素,希望自己能够用五到八年的时间来逐步改变秦都市这种极不健康的产业格局。 周远望和王云祥在和他的个别谈话中都专门提到了这一点,要求他要有前瞻性的思维,要大胆突破,不要拘泥于一城一地的得失,所以正因为如此朱凤厚才倍感压力。 朱凤厚知道这其实是省委省政府对自己的一个考验,这个考验如果过关,未来自己的前途就会一片光明,而如果表现不尽人意,那就不好说了。 秦都局面非一朝一夕形成,是历史原因,也有前几任的领导们没有重视或者根本就没有从长远考虑的因素在其中,现在任务压在自己肩上,自己避无可避,就只能迎难而上,所以他也有底气去向省委省政府要来沙正阳,总不能让自己单枪匹马去力挽狂澜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