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十八节 看上去很美和梦想成真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十八节 看上去很美和梦想成真

“看样子你还是很看好我们国家的能源企业走出去这个战略啊,长河集团走好了这一步,中石油现在也在积极谋求走出去,中石化慢了一点,所以我们需要赶上去。”尤万刚沉吟了一下,“长河集团收购俄罗斯奥尔斯克炼油厂项目进展如何?” “应该还算顺利吧,两边在谈,俄罗斯现在经济状况很糟糕,急需外汇支持,奥尔斯克炼油厂对于俄罗斯并非不可或缺,而且股东易主影响也不大,那边愿意出手,主要是俄罗斯政局变化对现在的股东也有影响,现在这边愿意接手,应该是一拍即合的事情,无外乎也就是价格问题。”沙正阳也介绍道:“晁汉忠已经去了莫斯科,与jp摩根的人一起在初步先谈,我估计七月份左右有一个初步意向,到时候我可能也要去那边一趟。” 尤万刚轻轻叹了一口气。 长河集团的执行力远胜于他现在刚接手的中石化,这一点他现在是深刻感受到了。 经历了分家的中石油和中石化现在都还没有完全缓过气来,涉及到炼化和采油相关资产的相互交割,这相当繁复,而且移交完毕之后,还牵扯到各自大战略的转向和调整,未来一年要干什么,三年要干什么,五到十年又该干什么,现在都要马上进行调研和分析,进而拿出方略来,可以说是半点耽误不得。 作为掌舵人,尤万刚这个时候才深刻感受到身边没有趁手的人是多么痛苦。 在长河集团时,钟广标可以把日常事务全部扛起来,袁增桥在煤业那一块基本上不需要自己操心,而鲁同浩在销售建设这一块上表现出来的激情和干劲儿让尤万刚也叹为观止,可以说长河集团这一年来在销售终端网络这一块的建设突飞猛进,沙正阳的建议设想和鲁同浩的执行都功不可没。 像长河集团的出海战略,虽然是沙正阳提出来的,但是照理说这样一个宏大的战略,涉及资金动辄数以亿计,弄不好就要翻来覆去的研究,然后是各种风险评估,再到最后谈到资金的筹措,不是说这样的措施没有必要,而是有些时候本身就是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的事情,稍微效率低一些,执行能力差一点儿,恐怕也就功亏一篑了。 但放在汉川,周远望和王云祥都算是相当有魄力的决策者,敢于拍板承担风险,而长河集团这边也能够迅速动员起来,组成谈判组和执行操作队伍,迅速就启动了对接和谈判,而且还针对哈萨克斯坦国家和阿克纠宾石油公司项目本身的各方面研究攻关,拿出相应对策,最终才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击败德士古和阿莫科,一举获胜。 换了中石油和中石化,说不准就在那个环节被卡住了,一旦拖延,也许就没有机会了。 尤万刚觉得自己在长河集团很好的扮演了决策者和实施者的角色,所以他很自豪,但是在自己走后,长河集团并未因此而止步,甚至动作力度还更大。 像这第二步的收购奥尔斯克炼油厂,当初就曾经谈起过,但是当时觉得时机尚不成熟,没想到也才几个月,长河集团就已经推进到实质性的谈判阶段了。 而自己到中石化这边来了两个月,干了什么?除了调研外,还拿出了什么真正有实际价值意义的举措来?没有。 这也是尤万刚感到最憋闷同时又压力山大的主因,因为长河集团已经从昔日自己掌舵的企业摇身一变成为了自己现在执掌企业的有力竞争者,虽然他也认为短期内长河集团并不具备挑战中石化的实力,但是你看到它日新月异的发展速度,看到他们那一帮人表现出来的蓬勃活力和磅礴激情,尤万刚是真的打心眼里发慌。 这就是一个人带来整个团队的变化,而且这个人还并非是一个团队班子中的主要成员,这就相当难得了。 “这么说,你们已经说服了汉川省委省政府,要启动这一计划了?”尤万刚内心也还是有些羡慕的,“这个收购计划一旦成功,是不是也要和哈国方面进行交易?” 换了别人,沙正阳是不愿意和对方谈这些涉及商业秘密的事项的,但是尤万刚不一样。 一来他本身就是最初的实际决策者,长河集团对他来说没有秘密,甚至连后续的计划尤万刚也很清楚。 再说了,以尤万刚的党性,他也不可能这种事情上出什么幺蛾子,而且真正和长河集团在哈国有实质性的竞争可能的还是中石油,还轮不到中石化。 “尤总,内里的目的和意义您很清楚才对,拿下奥尔斯克炼油厂的目的主要还是为了争夺哈国未来在里海沿岸地区油气资源的勘探开发权,哈国的炼油能力不足,我们才会和他们签这个协议,如果不拿下奥尔斯克炼油厂,那我们长河集团要么就要替他们建一座炼油厂,要么就要帮他们提升他们既有炼油厂的加工能力,权衡一下,收购奥尔斯克炼油厂是最划算的,也是哈国方面最乐于见到的,毕竟作为继承了前苏联的俄罗斯的资产如果能够为哈国方面所获取,这不仅仅是简单的企业资产了,甚至也包含了一种民族的荣耀自豪感吧。” 沙正阳把人性想得很透彻,这些因素对于中国来说可能没太大意义,但是哈国人的民族感情来说却不一样,尤其是来负责这项工作的哈国政府官员,那就更不一样,能够办成这样一项工作,其在国内的民意支持以及获得政府高层认可足以让他们愿意在其他方面予以中方以丰厚的补偿。 “正阳,你在这方面考虑你很多人都更成熟更老到。”尤万刚忍不住赞叹道:“但我觉得你肯定还有其他意图在里边,能说说么?” “的确也还有一些,奥尔斯克炼油厂在这个区域的炼油能力算是比较强的了,如果我们长河石油收购,并能和哈国方面合股,那么也有助于我们开拓哈国乃至俄罗斯该区域的零售市场,未来里海地区的油气资源如果得到充分开发,我们长河集团如果要致力于成为一家综合性的跨国油气企业,那么选择中亚地区作为突破口,是一个不错的考虑。” 沙正阳一边说一边思索。 “从现在掌握的情报资料来看,里海地区的油气资源极其丰富,而哈国和俄罗斯以及伊朗占据了主要份额,伊朗方面暂且不谈,由于国际形势所限,需要国家综合来考虑,俄罗斯目前虽然虚弱,看似还有一些机会,但是其特殊的国情使得其不确定因素太多,只有哈国,是最合适的,所以我们要想在这个区域取得重大突破,只能加深与哈国方面的全方位合作,我们的设想就是从石油勘探到开采,从天然气的勘探开采到深加工,从管线建设到油气输出,从哈国零售端到俄罗斯市场的渗透,我们认为我们和哈国合作的空间很大,这一点我和晁汉忠也探讨过,此次他去莫斯科和阿斯塔纳与各方面接触,也觉得机会很大。” “凭什么哈国方面会认为长河集团是最合适的合作对象?像欧美国家的跨国巨头,还有中石油,甚至俄罗斯的石油巨头,就不行?”尤万刚忍不住问道。 “我没说其他企业就不行,我只是说我们长河集团相比较之下,机会更多一些罢了。”沙正阳微笑着摇头。 他感觉这位老领导有些心急了,或许是感受到了中石化的慢节奏与长河集团的高效率之间的巨大差距,让他有些坐不住了。 也难怪,看着未来的竞争对手在外边攻城略地,可他还在这里囿于局面,慢吞吞的搞调研,谁心里不急?谁能坐得住? 特别是这个企业还是他以前执掌的,两相对比,这反差太大了。 “尤总,我们是这么分析看待的,欧美企业已经在哈国立足很深了,哈国的国情和国际地位决定了它会是未来欧美与俄罗斯的地缘政治和利益的角逐场,虽然俄罗斯现在有求于欧美,但是俄国熊一旦缓过气来,不会任由欧美在自己后花园放肆,但实力决定了他们面对欧美攻势只能居于弱势和守势,而随着中国国力的猛增,地缘政治的关键就在于平衡,同时这里还有我们国家急需的资源,还能避开马六甲海峡这个战略安全风险区,所以中国也必须进入,走得越早越好。” 沙正阳的话没让尤万刚满意,“我知道中国必须进入,但为什么你们长河集团会更适合?” “俄罗斯现在有心无力,欧美现在还没有把我们打上眼,而相比于中石油,或者你们中石化,长河集团名不见经传,也非中国中央政府直属企业,地方国企,未来长河集团上市还会成为公众上市公司,相对来说,尤其是对哈国政府和老百姓来说,敏感度要低得多,我们还可以通过收购奥尔斯克炼油厂与俄罗斯方面搭上线进行合作,这不是假设,而是真正有此计划。”沙正阳笑得很自信,“只要利用这段空白窗口期站稳脚,看上去很美的事情,也许就真的会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