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二十节 慧眼和远见卓识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二十节 慧眼和远见卓识

曹清泰精神一振。 虽然他不分管招商引资这一块工作的,但是作为平原省副省i长,而且是省i长黄绍棠最信重最得力的助手,任何工作,只要有利于平原省的经济发展,他都要尽最大努力去争取。 “正阳,你从哪里得到的消息?”曹清泰目光灼灼,注视着沙正阳:“噢,对了,你现在是在大型企业工委,可是大型企业工委还没有正式挂牌,难道就已经开始介入企业管理了么?” “不是的,曹高官,大型企业工委目前职责未定,基本确定的还是主要管思想、管队伍、管组织、管人事,还有一些只能还在商榷探讨中,中央尚未明确,不过我们现在正在和包括国家发计委、国家经贸委等部委对接协调,一些重点行业和基础核心领域乃至关键产业,大型国企,尤其是央企,要起到中流砥柱的作用,这一点基本上中央是首肯了,只是需要具体细化区别。” 这也是沙正阳这一段时间和蔡政主要在做的工作。 通过几次汇报和与其他部委的衔接,其他部委也意识到了这项工作的特殊性和重要性,尤其是被大型企业工委筹备组这帮新人都给抢了先,他们自然也就警觉起来,害怕日后大型企业工委侵蚀了他们的权责,而让他们日后在中央领导那里丢脸背书,所以也都开始重视起来,对于大型企业工委这边抛出的橄榄枝也就要比当初积极许多了。 曹清泰目光里多了几分探询,“这么说你当初的设想还是得到了高层的认同?” 这个情况沙正阳也和曹清泰大略提及过,但当时曹清泰也觉得这道题太大,大型企业工委有些越权,但现在沙正阳抢先动手做起来,也迫使其他部委跟随而动,反倒是让大型企业工委占据了主动了。 但占据了主动并不意味着日后你就能占据主导地位,按照沙正阳自己的估计,恐怕还是得由国家发计委来牵头,大型企业工委只能起到一个配合作用。 即便是这样,沙正阳和蔡政代表大型企业工委也给了国家发计委和国家经贸委那帮人上了一课,特别是总理那里都给予了关注了,这就更让他们不得不重视起来了,光是这一点,就让魏寿喜笑得合不拢嘴。 “应该是引起了高层的注意,嗯,可能也有了一些批示,国家发计委和国家经贸委那边态度都开始积极起来,我们这段时间和他们接触比较多。”沙正阳这才回到话题上:“所以鉴于目前煤价下跌局势明显,电价萎靡,电力过剩的局面也有显现,中铝有意在煤炭和电力富足区域启动电解铝项目,我也是不经意间听到了这个情况。” “我们平原煤炭资源还是相当丰富的,而且我听绍棠高官也有意到国家发计委和发计委领导协商我们省的煤电项目,只是现在电力富余局面下如果要上火电项目,国家发计委恐怕不太认同,难度很高,……”曹清泰沉吟着:“但如果中铝能把电解铝项目放到我们平原,那就不是问题了。” 电解铝是高耗能项目,对电力需求量很大,一般说来项目选址都会选择火电或者水电富集区域,而平原省的煤炭质量虽然不算太好,但是煤炭资源还是相当丰富的,对于这种项目可谓十分渴求,尤其是可以和火电项目并联为一体,可以说是一举两得。 “我得到的消息是中铝恐怕还不仅仅只是想上马一个项目,但是中央的意思是优先考虑西部地区。”沙正阳一边思考一边道:“据说中央对于当下沿海地区和中西部地区的经济发展差距越来越大的情况很是揪心,有意要在政策和项目上对西部倾斜,所以像这一类项目,本身也很适合西部地区,对拉动西部地区经济发展,带动当地就业有立竿见影的拉动效应,所以……” “你的意思是平原省作为中部地区就没戏?”曹清泰眉头皱了起来,“政策和项目向西部倾斜,中央有这个提法了么?” “目前还只是中央内部一些同志的提法,当初邓公在改革开放初期提出沿海地区优先发展,中西部地区要顾全大局,支持沿海地区先发展起来,但是当沿海地区发展到一定阶段,应该反过来支持中西部地区发展,就目前来说,中央一些同志认为条件日渐成熟,应当开始着手在这方面做准备,甚至有限考虑一些各方面条件都比较合适的项目了。” 沙正阳这段时间和国家发计委和国家经贸委的人在打交道,一来二去的也比较熟悉了,所以对这些内部情况也比较了解熟悉。 但就目前来说,这还只是中央内部一些同志的意见,尚未上升到中央决策层的意见,沙正阳印象中前世也要等到1999年中央主要领导才会有这方面的观点出来,而真正要落实推进还要等到2000年去了,标志就是国家要成立西部大开发领导小组,这才算是正式开始推进西部开发。 “中央就只聚焦西部,那中部呢?不就成了姥姥不疼舅舅不爱了?”曹清泰不满语气溢于言表,“中央不可能这么狭隘吧?西部当然该考虑,但是中部也应该纳入进来才对,中西部应当统一考虑。” “我只是听到这种说法,而且是私下的,但是一些同志既然有这样的意见,他们也是有一些影响力和话语权的,所以可能就会在一些具体政策和项目上开始考虑实施了,中铝的项目可能就受到了这方面的影响。”沙正阳解释道。 他也没想到这事儿居然会引起曹清泰这么大的反应,这可真是在其位谋其政,屁股坐在什么位置上,那就得要下意识的往哪边歪了。 “那不行,这件事情我要立即回去向绍棠省i长汇报,这样一个项目对我们平原整体经济拉动不下,如果放在某一个市,可能就能带动一个地区的经济几年经济增速都能提升几个百分点!”曹清泰毫不犹豫的道。 见曹清泰如此急切激动,沙正阳也不好多说,此时他才发现这些国家部委手中掌握着的权力、资源和信息是多么的重要,稍微漏一条出来都非比寻常,对一个省都能引起如此重视,如果放在省下边的某个地市,那就更是重逾千钧了。 “省i长,您也不必着急,一来中铝这一次动作可能包含几个项目,二来现在还只是一个意向阶段,还远说不上敲定落板。”沙正阳只能安慰对方。 “我知道,但是这种事情一旦有了意向,要扳回来都要花大力气了,再拖一拖也许就彻底没戏了。”曹清泰对这类情况还是看的很清楚的,地方上对中央的决策影响力很小,他这种副职更是无力,只能通过省里主要领导来衔接,看看有无机会。 “省i长,我觉得平原省其实可以现在就做一些准备了,我判断下半年中央可能会出台一系列政策来拉动经济增长,特别是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肯定会有大动作,另外房地产业的彻底放开已经箭在弦上,这对水泥、钢铁、铝材、电力甚至煤炭都有一定拉动作用,当然这种拉动作用可能还有一定滞后效应,也许要到一年到两年以后才会慢慢显现出来,但本身上马这类项目,建设工期肯定也是以年计,所以早做准备很有必要。”沙正阳正色道。 曹清泰若有所思:“正阳,你这番话,和你们省里领导提过没有?” “间接的提过一些,主要原来是向尤省i长提过,可惜他调到中石化去了.”沙正阳坦然道:“不过我打算回到汉都之后,找机会向云祥高官汇报一下这些观点看法,这也是我在京里这段时间观察分析所得。” “正阳,我有一种感觉,这个大型企业工委其实不是很适合你,因为如你所说,它的主要职责是管理思想和组织人事队伍这一块,虽然你也提到了要在一些领域进行尝试,但是改变不了其主流,而你的优势在眼界和思维上,屡有远见和新意,这一点原来绍棠高官也曾经说过,现在连中央首长都关注,所以,嗯,我的意思是,如果可以的话,计发委这一块工作其实很适合你。” 曹清泰语速很慢,“恐怕你自己都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你的很多思路都被映证了是相当超前而又准确的,这非常宝贵难得,有时候一个先见之明足以抵得上很多人苦干多年,你不服不行!” 曹清泰的话说到了关键,沙正阳心中也是一动。最能展示自己才华的在哪里?曹清泰一针见血,就是在自己这双“慧眼”和“远见卓识”上,这一块上的屡屡建功才会让领导们如此看重自己,尤其是在自己已经干过了一任县长之后,基层经验已经有了,那就更应当把这份水准能力发挥到极致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