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二十三节 变故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二十三节 变故

程颂的目光有些飘忽,看上去似乎有些漫不经心,但实质上他是被对方的演讲给深深的触动了。 虽然他只是国家发计委的主任助理,但是他是从国家发计委内部成长起来的干部,在办公厅、规划司都工作过,后来在政研室干过副主任,在产业司担任过副司长,后来又担任过高技术产业司的司长,可以说国家计委原来那一块的业务他大半都接触过,对国家发计委的工作称得上绝对的熟手,正因为如此,他才会有这么大的触动。 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么辽阔的视角,能有如此犀利的深度思维,沙正阳的侃侃而谈并非纸上谈兵,而是建立在当下国内经济面临第二轮起飞之际,如何把未来经济发展和战略支柱产业的勃兴结合起来,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在程颂看来,如果沙正阳时出身计发系统内也还勉强说得过去,问题是他了解过这个家伙的情况,出身基层,当过经开区主任和一任县长,典型的基层干部干出来的,现在在国企里干,好像也受到了高层的青睐,是个实干角色,却又有战略眼光,那就很难得了。 他提到的这些观点,程颂也琢磨过,只是没有沙正阳想得这么透。 这几次接触沙正阳就给他留下了很不错的印象,而今天让他对沙正阳的了解又更深了一层。 在沙正阳结束了演讲之后,后续还有国防科工委、教育部以及国家科委的几位同志的讲话,但是很显然他们都被沙正阳的讲话给影响到了,连原来准备好的论题都不知不觉的偏离了一些,时不时的捡起了沙正阳的一些话题观点,也就是战略新兴产业的培育和发展,这一点也被很多人注意到了。 随着国企改革大潮掀开帷幕,大型国企也不可避免的要经历这一波阵痛,但是程颂认为这是值得的。 精简人员,提高效率,同时以市场经济为中心,真正进入市场大海中来游泳,这对于从计划经济中走出来的央企们是一个考验,但是只有经受得起这份考验的企业才能真正脱胎换骨,才能在未来的竞争中存活下来。 现在沙正阳却提出了要在这个时候以央企的角度来考虑对战略新兴产业的支持和介入,这似乎有些反其道而行之,但是你仔细琢磨,却又能发现沙正阳的观点是建立在市场经济基础之上,纯粹以企业的运作模式来推进,而这也是程颂所认同的。 产业培育和发展都必须要建立在市场经济基础之上,那种完全依靠政府投资的模式来培育和支持,已经不适合了,当然国家的支持在某些阶段是很有必要的,但是沙正阳所谈到的以基金、公司投资这种模式,吸引更多民间资本来参与,甚至让民间资本来主导,这中混业经营的模式就更有新意了。 这个人有点儿意思,从思维和考虑问题的角度来看,怎么看都更像是计发系统的人,而不该是大型企业工委出来的。 会议终于结束了,非常成功,起码结束后来自国防科工委和国家科委的两位领导都专门过来和沙正阳说了几句,表达了兴趣,而财政部和教育部的两位领导在离开时也和魏寿喜打了招呼,表示沙正阳的论题很具有前瞻性和现实意义,财政部和教育部都会认真研究这个意见。 在和魏寿喜一起回去的时候,魏寿喜也对此次研讨会的效果非常满意,谈到了几个部委表现出来的重视程度,同时也准备将此次研讨会的成果上报中央。 三个月的时间几乎是转瞬即逝,不知不觉间,就已经是六月末了。 这几个月里,贝婧蕾来得很频繁,几乎每一个星期都会和沙正阳见面,要么吃饭喝茶,要么外出踏青,颐和园、故宫、香山、碧云寺、白云观,还有附近的十渡,都已经走了个遍。 有些时候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就是这种潜移默化的产生起来的,沙正阳和贝婧蕾不是一见钟情,虽然沙正阳在第一时间见到贝婧蕾的时候的确觉得对方是一个很灵性的小姑娘,但是从未有过这方面的念想,但是随着时间推移,昔日十四五岁的小姑娘,经过了四五年之后,已经变成了双十年华的俏佳人,而且这三个月里,三个人接触太频繁,贝婧蕾又表现出了那种的意思,这就让沙正阳有些招架不住了。 在燕京期间,沙正阳也是和顾湄见过几面的,但是现在顾湄全副身心都放在了考研上,而且她也和沙正阳专门深谈过一次,她觉得自己和沙正阳的距离在越来越大,而这种身份和认知上的巨大差距让她已经有些无法适应两个人原来相处时的那种感情了,所以她这一次超乎寻常的坚决而坦然的表示,她和沙正阳的感情已经是过去式了。 这让沙正阳很是迷惘,但是却又无从知晓对方的态度是真是假,还是一样和自己处于迷惘状态下,所以干脆用种方式来让双方都先行冷静下来。 沙正阳想冷静,但是贝婧蕾却很不冷静,她发动的一轮一轮攻势让沙正阳应接不暇,也有点儿心慌意乱。 要说对贝婧蕾没有一点儿好感肯定不可能,但是年龄和两家人之间的关系,使得沙正阳顾虑重重,加上他自己都不确定自己的感情现在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状态下,所以他也不敢接受贝婧蕾的感情。 可放眼望去,沙正阳觉得自己感情还真的变成了一片荒漠,前世感情和婚姻上的失败在潜意识中影响到了他现在的心态,既渴望一份纯真炽热的爱情,但是有下意识的觉得那不现实,而应该考虑一段符合实际现实一点的感情生活更合适,这种复杂纠结的心绪导致了他现在的三心二意,始终无法下个决断。 ******** “来坐,程颂。”程颂到主任办公室时,办公室里只有主任一个人,亲热的招呼着程颂:“什么时候去报到?” “这个星期交接完,下个星期一就要报到。”接过对方递过来的茶盅,热气腾腾的茶水还有些烫手,程颂微笑着道:“我已经和汉川省委田力秘书长联系过了,他说中央的文件已经下到省委了,人大i常委会要星期一在开会通过。” “唔,你去接李铭的班,常务副省i长就要分管计发这一块工作,以后可还要多回娘家啊。”主任笑容里多了几分喜悦,毕竟也算是从发计委里走出去的干部,从国家发计委主任助理到汉川省委常委、常务副省1长,算是一个不错的升迁。 “主任,那肯定的,日后还要请主任多多关心汉川的发展,我是免不了要回来找老领导要政策要项目啊。”程颂也不客气。 他和主任关系一直不错,原本主任也有意要让他从主任助理升为副主任,但是时机尚不成熟,而国家发计委副主任也不是主任说了算,那需要中央的统筹考虑决策,加之自己从未在发计委体系外的地方呆过,这也是自己的一个巨大短板,所以这一次能有机会下地方,而且是担任常务高官,也算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安排了。 “呵呵,没问题啊,只要能帮得到的,当然要帮。”主任也很豪爽大方,“只不过你这一走,手里的工作怎么办?” “主任,杨主任和郑主任都是轻车熟路,完全可以接过去,没什么问题。”程颂略一思索道:“唯独就是近期和中央大型企业工委那边正在衔接协调的新兴战略产业和关键核心产业的调研这项工作,主任恐怕需要考虑一下由谁来负责,总理好像对这样工作很关注,已经两次问过我,国务院发展中心那边也对这项工作十分感兴趣,联系过我希望也能加入进来,一切来对这项工作开展调研,拿出一个宏观性的战略规划来。” “哦?就是上次那个研讨会的主题演讲?”头发微白的男子目光一动,“总理也问过我一次,和我谈了十多分钟新兴战略产业的扶持和培育问题,要求我们委里边要结合我国实际,拿出一个较为详细完整的规划意见来。” “中央大型企业工委那边提出的一些设想很具有前瞻性,对我的启发很大,我和那个汉川在这边上挂的年轻人谈过几次,让我很是吃惊,汉川的干部居然有这么开阔深远的思维眼界,很难得。”程颂介绍了一下情况,也让对方十分好奇。 “程颂,这是好事儿啊,说明汉川出干部啊。”男子笑了起来,“没准儿你回去之后,这个年轻干部也能为你所用,当好你的助手帮手呢?” 程颂心一动,好像那家伙就在说他挂职锻炼期限好像差不多快到期了,按照惯例这家伙就该回去了,据说工作单位是长河集团,副厅级干部,正是可以放手一用的类型,没准儿还真的可以考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