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二十五节 牛大发了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二十五节 牛大发了

“周书记,我在汉都和涪岗两地进行了调研,特别是汉都,我认为我们汉川在工业基础方面是具有很大优势的,门类齐全,种类繁多,而且都具有相当雄厚的实力,这一点在汉都市尤其是可以得到映证,从航天航空到汽车制造,工程机械到机床设备,从精密仪表到电子电气,从化工原料到生物材料,这些都有很好的基础,……” 程颂很善于从自己调研中的材料来找到依据,作为常务副省i长,他也有多个渠道能获得各种资料来作为佐证,对于汉川的条件,他是真心感到遗憾。 如此绝佳的条件,再赶上改革开放的机遇,汉川为什么就不能突破东―中―西这个梯次发展的规律,率先抢占先机,成为内陆发展高地呢? “而且毫不客气的说,汉都市的气候环境、地理位置、地质条件都堪称得天独厚,加上作为中西部地区和成都、武汉、西安比肩的科研教育之城,汉都在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上的人才储备和技术研发实力更是首屈一指,有着这样好的条件,没有理由不成为中西部地区的领头羊!” 对于程颂慷慨激昂中蕴藏着的心急迫切,周远望一时间还真有点儿感同身受,但是作为省委i书记,他来汉川多年了,甚至改变一个地方最艰难的还在于人,只有从改造人的思维观念和思想作风开始,你才能真正做到对这个地方潜移默化的推动,而改变一个人已经很不容易,而而要改变一个群体就更难了。 “老程,你的心情我能理解,说实话,我刚来汉川时,或许比你的心情更急切,因为当年汉川的情况比你现在看到的更难看,……”周远望脸上浮起一抹回忆的神色,“这几年汉川的变化还是比较大的,但是正如你所说,汉川的基础环境条件是在中西部地区居于前三的,甚至可以说第一也不算过,比起东部地区很多省份都要好很多,或许就是一个心理上的地域差距让大家在思维观念和思想作风上变得保守了,这也是我们省委一直力图想要解决的问题。” 程颂其实年龄并不大,刚满四十五,比起周远望来,要小十岁,但是喊小程显得有些不太尊重,喊老程总感觉有点儿把对方喊老了的感觉,但是最终还是定位老程,因为“老”字某种意义上也是代表一种尊重,同时也能确定程颂作为新来这在这个班子里的定位。 “周书记,……”程颂话音未落,周远望就抬手示意稍安勿躁,微笑着道:“别那么心急,因为有些事情心急也吃不了热豆腐,我们要把问题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如何采取措施来解决,我们要找到切合实际的路径,做到有的放矢,一针见血,……” 程颂本来觉得周远望也有些玩太极的感觉,但是最后两句话却让他心中微微一动,看来这一位好像也并不是没看到这一点,而是同样在寻找着机会来改变,这就好。 “我所说的不要心急,并不是说熟视无睹,无动于衷,而是要深入把问题搞清楚,有针对性的采取措施。”果不其然,周远望继续道:“汉川市内陆大省,在思维观念和作风理念上肯定和很早就就沐浴在改革开放春风中的沿海省份有差距,我们省委省政府要解决的就是把这些思维观念和作风理念就转过来,而关键就在人身上,改变了我们的干部思维观念和作风理念,那么我们全汉川的工作就好做了,而要改变干部的观念理念和作风,首先就要从省到地市的领导班子思想开始着手,……” 程颂吸了一口气,姜是老的辣,不动声色就把话题握在了对方手中,而且你还得要承认,人家讲的在理,这才是老谋深算。 “说说吧,你这段时间一直在调研,我也知道你肯定有所收获,今年是十五大之后的开局之年,但是大半年过去了,说实话,我和云祥对现在省里的情况不是很满意,总的来说和你提到的印象差不多,等靠看的心态很重,或者是能力不足,不知道该干什么,遇到上边催促起来,心里没数,手里没抓拿,于是干脆就把原来的老一套拿出来,顶多改头换面一下端出来,糊弄着走,这就是我们很多部门很多地市给我的感觉,或者说这就是现状。” 这个时候周远望的话就有些犀利刺耳了,连程颂也才意识到这位书记不是看不到,而是早就看穿了,在等合适时机来进行改变罢了。 “周书记,您说得太好了,我调研发现的问题就是您说的这些,我们的干部思想作风和素质跟不上趟了,落后于时代了,还总是抱着原来那一套不放,下意识的把自己和沿海地区划分开来,觉得沿海地区就是不可超越的,我们理所当然就应该比人家差一等,这种心态非常糟糕,直接导致了斗志意志和自信心的丧失,也就使得在作风、主观能动性上自我矮化和降低要求,这样一种状态下,怎么可能把工作抓起来,怎么可能追赶上沿海地区?” 程颂说到后面都有点儿恨铁不成钢的击掌扼腕之态了,这种有心无力的感觉最是让人不忿。 看得到差距在哪里,但是却没办法一下子改变,或者说大家内心没当回事,不愿意去为此改变,这如何让一心想下来大干一番事业的程颂甘心?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工作千头万绪,但是我们总要抓到一些牛鼻子来开展,纲举目张,老程你是发计委下来的,对经济工作很有造诣,这么一趟调研下来,我想你肯定也有一些想法,不是单纯在我面前发一番牢骚就算了吧?”周远望笑了起来,“说说吧,近期你想做点儿什么事情,或者说,你觉得哪项工作现在需要马上抓起来,抓起来之后能对我们一些重大工作带来立竿见影的效果?” 这个问题让程颂踌躇起来。 思维观念和思想理念,归根结底还是干部素质问题,但是这是要一个普遍性的问题,不换思想就换人这句话说来容易,如果大批干部都是这种状况,你怎么换?再说了,不教而诛,也说不过去,当然实际上省委省政府也已经通过各种形式在加强干部思想作风转变,但是效果还是参差不齐,很多人还是跟不上形势。 对于自己来说,一个常务高官,组织人事轮不到自己多插言,他只能就事论事,谈一谈自己认为比较重要的工作如何来开展落实。 “周书记,十五大之后,中央出台了一些重大决策和举措,但是核心还是只有一个,那就是发展经济,以改革开放开促进经济发展,以发展经济来解决改革开放和发展过程中出现的种种问题,发展才是硬道理这句话永远不过时,事实上我们现在存在和出现的各种问题,都是以前多年来积累起来的矛盾释放,只不过在改革开放过程中叠加释放出来了,可以说,只有一件一件的把这些问题处理好解决好,我们才能更好更深的推荐改革开放,同样,改革开放释放出来的红利才能给人民群众的带来更美好更幸福的生活。” 程颂深吸了一口气,“我在发计委分管高新技术产业司这一块工作,近期国家发计委、国家经贸委、国家科委、国防科工委以及中央大型企业工委、教育部、财政部、国务院发展中心在一起调研战略新兴产业和关键核心产业的发展状况,并已经拿出了一份综合性的报告提交到了国务院,估计近期就会交给政治局研究,政治局研究后可能会出台一系列的政策举措来大力发展战略新兴产业和关键核心产业,这将是未来五到十年乃至二十年我们国家产业领域的一个重大决策,我认为我们汉川在这两个领域都是可以有所作为,并且先行一步的,……” “哦?”周远望一下子就严肃起来,身体微微前倾,以显示他对此事的关注和重视,“战略新兴产业和关键核心产业?具体一些,哪些产业,还有我们省该怎么做,对全省经济发展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这个话题一两句话说不清楚,不过中央大型企业工委的一位同志参与了这个综合调研报告的主笔,而且在其中起到了主导作用,他在这方面的造诣很深,甚至得到了总理的赞许,总理还亲自圈阅了他执笔的报告一稿,后来我才知道这位同志是我们汉川长河集团上挂到中央大型企业工委去锻炼的,一般说来上挂锻炼也就是三个月吧?应该已经到期了,这位同志还没有回来么?” 程颂其实是知道沙正阳还没有回来的,但他要先打个埋伏,目的很简单,就是要把这个人要到自己手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