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二十八节 翘楚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二十八节 翘楚

在这一点上,苏伦康的态度很明确。 他不喜欢企业工作,而且也知道企业工作没想象的那么好搞,一切都要看经济数据和指标,你去了扛不起胆子,很容易就会丧失威信。 他不会像有的人那样觉的沙正阳在长河集团玩得风车斗转就觉得自己也可以,那是两个概念,别以为自己在经济部门干过就觉得自己在企业上一样可以无往不利,沙正阳这个范例很多时候不能作为比较对象,人家最早就在企业干过,吃过苦受过累,真刀真枪从企业里干起来的,否则不可能这么得心应手。 刘萍内心是不希望自己丈夫离开汉都的,但是她也知道丈夫要想在仕途上再有大的进境,迟早要走下基层这条路,没有基层工作经验,始终是一块短板。 丈夫一直把沙正阳视为标杆来对标自己,现在沙正阳已经是副厅级干部了,而且这一次又和丈夫一起被列为了上挂锻炼对象,现在回来之后两个人的竞争还会一直持续下去,两个人的关系不错,但是并不代表谁就甘居于对方之下,对丈夫这个性格来说,就更不愿意低头了。 “伦康,要不你再去找田秘书长汇报一下工作情况,我想……” “不用了,我想我自己的工作和成绩,组织上是看得到的。”苏伦康断然拒绝,这点儿自信他还是有的,再说了,沙正阳虽然表现优异,自己也不差,从国家发计委那边朋友给他的消息,省里边领导和国家发计委领导交换意见时,是提到了自己的名字,给了高度评价,这种情况下,没有必要画蛇添足。 见自己丈夫如此坚执,刘萍也不好多说,再说就要伤自尊伤感情了。 “那现在我们就只能等?” “快了,程省i长从国家发计委下来了之后调研力度很大,而且听说他在省发计委、省财政厅、省教育厅、汉都、涪岗等部门和地方调研时都没有多少好脸色,批评了不少现象,嘿嘿,这种情形可很少见。”苏伦康淡淡的道:“虽然程省i长在发计委时并没有分管我上挂的部门,联系也不是很多,但是我相信我在国家发计委的表现也是有目共睹的,程省i长应该看得到听得到。” “问题是听说程省i长在国家发计委工作时和沙正阳接触很多,对沙正阳印象很好啊。”刘萍的消息也很灵通,她对丈夫的托大有些不以为然,领导可不会因为你表现好就认定你,没有谁是不可替代的,尤其是沙正阳的表现一样十分出挑。 “这没什么,沙正阳本身就有能力,而且正好切合了这样一个机会,所以很正常。”苏伦康脸色不变,泰然道。 “伦康,你就不担心沙正阳占了你的位置?”刘萍终于忍不住了。 “你哪来那么多担心?”苏伦康瞥了自己妻子一眼,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妻子心胸怎么变得这么狭窄起来。 以前他一直以自己妻子眼光高心胸宽光为傲,怎么自己仕途越来越顺,她倒是越发瞻前顾后,变得疑神疑鬼杞人忧天起来了。 “你觉得这么大一个汉川省,难道就容不下两个人,还是觉得我和沙正阳之间的竞争已经到了巅峰对决的地步了?” 对丈夫的反问,刘萍哑然。 好一阵后刘萍才神色变幻不定的道:“伦康,我总觉得这个沙正阳怎么什么时候都能出现在咱们眼前,而且每每都要和形成竞争,这种感觉很不好。” “没什么大不了,我对我自己有信心。”苏伦康沉默了一阵,才缓缓道:“或许两个人的竞争才能让我们把各自的潜力和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 ********** 孙妍陪着沈建红走进省委大院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上午正式移交完毕,茅向东出任汉都市委i书记,沈建红正式卸任汉都市委i书记,不再兼任,只任汉川省委副书记。 “怎么,还有些舍不得?觉得省委这边不适应?”沈建红看了一眼自己身畔的秘书,她很喜欢欣赏自己这个秘书,干练而不失朝气,精细而不失大气,而且表现越来越好。 “不是,我原来在省计委那边工作来省委这边的时候也不少,觉得省委这边务虚的内容更多,总觉得到了市里边更充实,没想到现在还回到省委这边来了,有些感触。”孙妍和沈建红的关系处得很好,两人更像是一种近乎于母女和姐妹之间的那种关系,甚至姐妹的味道更重一些,虽然沈建红要比孙妍大二十岁。 “你这个观点太狭隘了。”沈建红淡淡的道:“务虚和务实之间并没有实质性的差别,务虚的工作你也可以做得务实,务实的工作你也可能搞得务虚,那很大程度上是一种工作作风,当然你如果要绝对的从工作本身来说,也勉强可以分,但意义不大。” “嗯,或许是我自己的一种心理感受吧。”孙妍点点头。 从今天开始,沈建红就正式搬到了省委大院里上班,而孙妍作为她的秘书也一样跟随过来。 电话响起来,孙妍拿出小巧精致的嫩黄色爱立信768接听,“你好,小朱,好的,我问一问沈书记,不用挂电话,你稍等,……” 孙妍微微侧首,一只手捂住手机,一边问道:“沈书记,组织部许部长问您下午有没有空,他打算过来汇报一下工作,……” 茅向东继任汉都市委i书记之前已经卸任组织部长,由省委常委、统战部长兼农工部长许相卿接任组织部长。 “那就下午三点半吧。”沈建红抬手看了看表,想了一下:“两点半我还要去周书记和王省i长那里见个面,听一听他们的工作要求。” 沈建红其实并不喜欢这种走马上任就听汇报的风格,但是许相卿是老资格的省委常委,在统战部长兼农工部长位置上一干就是五年,而且在之前还担任过高官多年,论年龄也要比她大十来岁,所以她必须要给予对方足够的尊重,而且许相卿也是刚到组织部,一样是新官上任,所以名义上来向她汇报工作,其实更像是一个商量探讨。 两个人快速穿过走廊,一路遇到的工作人员都是主动招呼点头,沈建红和孙妍脸上都是挂着淡淡的笑容,点头回应。 一直到了办公室里,孙妍才快速替沈建红茶杯里倒上热水,沈建红却招呼孙妍先坐下。 孙妍有些讶异,看了一眼沈建红,这架势还是第一次,看样子是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和自己说。 “怎么了,沈书记?”孙妍在沙发上坐下,略微有些忐忑,但是很快又沉静下来。 “嗯,两个事情,但是其实也可以算是一个事情,或者说都和一个人有关。”沈建红没有坐下,而是在办公室里走了一圈,“你个人问题考虑得怎样了?我上次和你说的,好像你没什么动静啊,是因为他到燕京去上挂了?连电话都没打?” “沈书记,我……”孙妍一阵慌乱,想要站起来,但是在沈建红手势示意下,还是乖乖坐着。 “我感觉得到,你这段感情在你心里很重,嗯,我不清楚当时你和他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你原来和我说的理由,我觉得原本都可以克服,现在我们暂且不去说了,现在我就问你,你放下了没有?如果放下了,那么现在有人想让我作伐,替你介绍一个对象,我现在还没有答应,但听了一下对方条件,感觉不错,当然,论表面条件肯定没法和沙正阳比,不过我觉得感情这个东西,也不是完全看外在条件,而在于两个人合不合拍。” 孙妍沉默不语,显然不愿意回到这个问题。 沈建红轻轻叹了一口气,又缓缓踱步走了一圈,才道:“看样子你还在当鸵鸟,我就不明白了,其他事情上你都是干脆利索,这么这事儿就这么纠结?算了,我也知道感情这个东西和别的事情不一样,没法用正常思维来度量,另外一件事情,我这两天虽然在交接工作,但是也听到了一些关于沙正阳的消息,程颂对沙正阳很看好,有意把他要回来,嗯,但李铭对沙正阳印象不太好,老茅前段时间应该在征求意见,一个副厅级干部居然也能引起这么大争议,看样子沙正阳还真的是在哪里都能引起一阵风波呢。” “啊?”孙妍吃了一惊,“他不是在中央大型企业工委上挂锻炼么?程省i长要他回来干什么?” “嗯,可能涉及到一系列和国家发计委那边的工作,比较重要,程颂对沙正阳很满意,所以想把他要回来负责,嗯,大概是想让沙正阳到发计委去吧。”沈建红顿了一顿:“老许来谈的工作可能也涉及到这一轮包括沙正阳的事情在内的人事调整,照理说组织部长换人期间都不该进行人事调整,但是这一轮人事调整压太久,有些工作有需要马上推进,所以才会事急从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