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静水深流 第二十九节 不逊于人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静水深流 第二十九节 不逊于人

和秘书谈论这类工作本身是不合时宜的,但是作为沈建红最信任的秘书,实际上孙妍接触到的很多东西更深层次,作为秘书,他们都专门接受过组织部门的特殊教育和告诫,保密规定烂熟于胸,加上沈建红与孙妍之间的关系已经超出了一般的领导和秘书关系,更像是长辈和特别亲近的子侄,所以沈建红才会用较为模糊的口吻透露一些。 事实上这种事情马上也就要敲定,孙妍也会很快就知道,沈建红在这方面的分寸还是有的。 “沈书记,沙正阳这个人抛开我和他之间的个人感情纠葛,他这个人在能力上还是很强的,其思维理念很有超前意识,这也是省里其他领导都很欣赏的,其他方面,我觉得他这个人别的?不好说,但是很难在经济上出问题,他在这方面的定力很强,或者说很有点对阿堵之物不屑一顾的感觉,我也不知道他哪来那么强的底气。”孙妍恢复了清明,平静的道。 沈建红笑了起来,打量了一下孙妍,“嗯,是平心而论么,小妍?” “当然,沈书记,您知道我的为人。”孙妍脸微微一烫,但还是肃容道。 “唔,他这个年龄,走到这个位置,本身就不简单,尤其是在长河集团虽然只有短短一年半时间,但是拿出的成绩却是很耀眼的,所以赢得省里领导们的高看也很正常。”沈建红微微抬起目光向窗外,“你不用担心我对他会有什么成见,如你所说,你和他本人分手不是他本人品质有什么问题,而是你们感情出了点儿状况,对了,听说想要挖他的人还不仅止于程颂呢,那天云祥省i长也无意间提到了。” 孙妍欲言又止,但是最终还是没有再问,沈建红主动提到没什么,自己如果主动去问,那就不合适了。 “行了,我也就是这么说一说,下午老许来了可能也会谈到,估计周书记和王高官那边也希望早一点儿把这一轮人事调整定下来。”沈建红双手环抱在胸前,望向窗外,“你自己的事情再好好考虑一下,我还是那个观点,没必要老是沉湎于过去,还不如大大方方的见个面,好好谈一谈,敞开心扉,真要做不成夫妻,也可以当普通朋友,也免得耽误自己。” 孙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站起身来,点点头:“沈书记,我明白了。” “小妍,我对你很看好,你人品和性格都很好,而且头脑清晰,做事有分寸,个人问题老是拖下去对你也不好。”沈建红似乎是在思考什么,“我很希望你一直留在我身边,但是我们都知道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未来有更好机会的时候,我还是希望你能走上更重要的岗位,你明白么?” 孙妍肩头一颤,抬起头来:“沈书记,我……?” “不,小妍你别误会,我不是说现在,我是说以后,也许两三年后,也许三五年后,总而言之,肯定会有这一天,不是么?”沈建红笑了笑,“好好想一想吧。” ********* 孙妍回到家中的时候,一眼就看到正在阳台上浇花的父亲,略显苍老的面颊看得出精神状态依然不错,已经白了大半的头发梳理得很精神。 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之后孙妍发现父亲衰老得特别快,虽然父亲力图用平素的衣着打扮和锻炼读书来弥补某种失落感,但是这种巨大的反差还是让父亲变得有些沉默了。 进门的时候,孙妍以外的发现二哥孙岸也回来了,“二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孙妍很高兴,平时两个兄长都很少回来,大哥在省军分区,不过工作貌似并不忙,算是文职,二哥在省交通厅工作。 “进门一会儿了,妈出去买菜去了。”孙岸个头很高,目光锐利,但是看着自己妹妹的目光却很柔和,“怎么回来的?” “赵师傅送回来的。”孙妍不太喜欢沈建红的司机接送,但是有时候沈建红安排司机送回来她也不会矫情的拒绝,特别是天气不好的时候,像这种毒辣的太阳天,坐车回来比赶公车或者打的都要轻松许多。 “沈书记已经到省里上任了?”孙岸刚结婚没多久,而且老婆就是原来孙妍在省计委工作介绍认识的,是省投资公司的,和孙妍关系很不错,因为她们还是同一届汉都七中的校友,只不过那个时候双方只是认识却不太熟悉,后来她嫂子考上了西北工大,她考上了湘大而已。 “嗯,昨天移交完了,茅书记走马上任,沈书记昨天先到了省委报到,今天算是正式去上班了。”孙妍点点头。 “我问你个事儿。”孙岸迟疑了一下。 “什么事儿?”孙妍有些惊讶,她这位二哥很少有这样语气和自己说话的。 “听说沙正阳要回来了?”孙岸终于还是开口问道。 “啊?文倩说的?”孙妍微微蹙眉。唐文倩就是孙妍的二嫂,原来在省投资公司,现在合并进入了长河集团,在长河证券工作。 “嗯,听说他要回来了,文倩说他的排位现在在长河集团仅次于常务副总和另外一位副总,钟广标对他非常看重。” 这个情况其实孙岸早就听老婆提起过了,省投资公司因为是被长河能源兼并的,虽然赵文轩还是担任了总经理,但是被董事长钟广标压得很紧,而省投资公司的其他两位副总,跟随赵文轩的就有些难过,而另一位则是直接投入了钟广标的怀抱,所以省投资公司这一系过来的都不太好过。 但沙正阳在省投资公司合并过来没几天就离开汉都去燕京了,基本上在集团露面,所以老婆没怎么提起,但是近期老婆却突然说得多了起来,因为传闻长河集团常务副总袁增桥可能要回伊东煤业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而原来的老总向文博则据说要到新近成立天生铺水电站建设领导小组担任副组长,组长是由省委副书记李铭兼任,常务副组长是省i长助理米致礼。 袁增桥一旦要走,长河集团常务副总的位置就空出来了,据说钟广标有意要让沙正阳来担任常务副总经理,这才让孙岸关注起来。 “二哥,你想说什么?”孙妍有些不太高兴,但是却不能形诸于色。 “听说袁增桥要走,沙正阳可能要担任长河集团副总?”孙岸心中也不无感慨。 当初父亲反对妹妹和沙正阳之间的这段感情,大哥和自己都是知道的,大哥不置可否,以小妹自己的态度为准,而孙岸其实是比较认同沙正阳的,因为在一个偶然机会听到过当时分管交通建设的副省i长田力和厅领导提到过沙正阳的名字,语气里对沙正阳很是赞许。 田力是眼高于顶的人,等闲之辈根本入不了对方的眼,而要得到他的赞誉那就更难了,所以孙岸当然就觉得未来沙正阳恐怕不会在宛州呆多久,没想到才隔了两年时间沙正阳就杀回来了,而且出人意料的进入了长河能源集团,而一年后省投资集团又出任意料的被长河能源兼并。 这几重因素结合在一起,孙岸发现自己家居然还是和沙正阳车上了关系,自己老婆居然在沙正阳手底下了,以前沙正阳虽然是副总,但并不分管原来省投资公司这一摊,但一旦沙正阳担任常务副总,那就不一样了。 “你听谁说的?”孙妍有些惊讶。 她也只是听沈建红听说常务高官程颂想把沙正阳叫回来到省发计委去主持某项专项工作,但沈书记最后也说了一句好像还有人想要沙正阳,但是是谁她就不知道了,但接替袁增桥担任常务副总好像就有点儿夸张了,常务副总虽然还是副厅,但是意义却不一样,特别是现在和省投资公司合并了之后,长河集团已经成为了一个典型的综合性巨型国企集团,影响力太大了。 “你别管我听谁说的,我就想问问是不是真的?”孙岸问道。 “我不清楚,起码我没听说过这事儿,但你说的沙正阳可能要回来,这倒是有可能。”孙妍迟疑了一下才回答道。 “噢,看样子还真的很可能啊。”孙岸吁了一口气,摇摇头,却没有再说什么。 “哥,你问这个干什么?文倩虽然在长河集团工作,要说要和沙正阳扯不上关系吧?”孙妍皱起眉头,“沙正阳也管不了那么宽,再说了,我和沙正阳之间的事情,也牵扯不到文倩吧?”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孙岸苦笑,“算了,我也就问问。” 这个时候阳台的门被推开了,孙立诚提着浇花水壶进来,面无表情,看了一眼孙妍,“回来了?” “嗯,爸,我来替你浇花吧。”孙妍过去。 “不用,你爸现在闲着没事儿,也就干点儿这种自我陶冶的事儿了。”孙立诚干咳了一声,“小妍,跟着沈书记好好干,我相信我女儿不逊于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