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二十九节 艰难选择,没得选择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二十九节 艰难选择,没得选择

和钟广标在电话里谈了半个多小时,沙正阳这才放下电话。 各方面反馈回来的消息都显示他可能在燕京待不了多久了,起码像原来设想的要呆够半年是不可能了,最多七月底他就得要回汉都。 除开朱凤厚仍然在不依不饶的希望让自己去秦都工作外,这边钟广标也传来了消息,袁增桥真有可能到伊东煤业主持大局。 因为从现在的局势来看,煤价从五月下旬开始就出现下跌迹象,六月更是出现了一个不小的跌幅,市场上也反映出来煤炭供应过剩的局面正在形成,从前年开始扩建的一些项目在今年上半年陆续竣工投产,使得市场上动力煤、炼焦煤等主力煤种价格都不同程度出现了下跌,按照市场分析,煤价已经开始进入下行通道,短期内恐怕很难有起色,只是看这个下跌程度有多深,会持续多久。 市场上很多分析人士认为经历了前几年连续五年的煤价上涨,加上前期国内经济出现了一些过热趋势,另外从96年以来各地都在加大投资扩增煤炭产能,所以未来煤炭价格会有一个比较长的低迷期,具体时间会有多长不好说,但是大部分市场分析人士认为可能会出现持续多年的低位徘徊局面,一直要到国内经济发展达到一定阶段将这几年扩张的产能消化掉,煤炭价格才能稳住并重行上升势头,也就是说,三年之内煤炭价格可能都会处于跌势,而要稳定下来起码也要五六年之后去了。 事实上煤炭价格三年跌势这一观点是沙正阳所赞同的,但三年跌势之后可能还有两三年的筑底期则是沙正阳不认同的,中国经济发展势头让很多人都无法预测,只有沙正阳才知道未来煤价在经历了三年下跌之后没有经历什么筑底期就重回上升势头,而且上升势头会相当的迅猛,而且迅猛得让人吃惊。 但现在即便是最乐观的分析人士都不敢如此预测,最乐观的估计大家都认为起码要到2003年以后可能煤价才能稳住并上涨,但前世中则是在2001年到2002年的电力紧缺使得全国都出现了拉闸限电,全国也出现了一波电力投资的高潮,而现有的火电更是开足马力满负荷发电,也是的煤炭的需求迅速被拉动起来,煤价立马就开始迎来了最美好的黄金十年。 不过现在大家都被这突如其来的煤炭价格下跌给打懵了,尤其是伊东煤业。 作为汉川最大的煤炭企业,从去年开始启动了最大规模的扩建,眼见得9月就要建成投产,可现在连现有的煤炭供应都已经出现了过剩,煤价也一路下滑,这扩建的产能如何来消化?甚至可能出现一投产就开始亏损的糟糕局面。 所以作为当初看好煤炭市场极力鼓吹扩产的伊东煤业老总向文博立马就遭到了很多人的攻讦和诟病,不但是在伊东煤业内部遭到很多批评和举报,在省委省政府内部也一样面临着激烈的批评。 这种情况下作为始作俑者的向文博肯定要对此负责,所以省政府最终决定免去他伊东煤业总经理的职务,由长河集团袁增桥出任董事长兼总经理,好在李铭还不算那种翻脸不认人的角色,把他安排到了天生铺水电站筹建小组去了。 这其实是一个闲差,现在电力过剩的局面仍然没有缓解,天生铺水电站还处于前期的准备阶段,这个项目是省里主导的一个大型水电项目,但作为主投单位的省水电投资公司现在也是信心不足,迟迟不愿意启动正式建设,所以向文博去也只能是一个喝清茶的好去处。 袁增桥一旦离开,常务副总要么外来,要么就是内部产生,虽然鲁同浩近期表现得可圈可点,但是钟广标还是倾向于由沙正阳来接任常务副总这个关键位置,只不过这个设想还有很多障碍需要克服。 资历是一个最大的问题,常务副总和一般副总是两个概念,另外总经理赵文轩对沙正阳不感冒,肯定会坚决反对,所以这个可能性还不好说究竟有多大。 钟广标也是先打来电话和沙正阳沟通一下意见,但沙正阳却不好给对方一个明确的态度,因为他也获得了一些其他渠道的消息,比如程颂希望他会汉川到发计委去任职。 去省发计委当然是一个好去处,但是在担任什么职务上又是一个问题,省发计委副主任也是副厅级,但是这个副厅级的含量和长河集团副总经理的副厅级不可同日而语,甚至比起一般地级市的市委常委分量都还要重得多,一般说来省发计委的副主任如果要下地方,那么基本上都是要去担任党政主要领导,也就是市长或者行署专员这一类职务,可以说距离正厅级就一个台阶了。 对于沙正阳这样的年轻干部来说,这个位置太重要了,也太关键了。 正因为如此,沙正阳也清楚自己可能面临的难度很大,很大可能性是让自己担任省发计委主任助理,也是副厅,但是与副主任就有明显区别,主任助理很有可能就不会进省发计委党组,这很关键。 沙正阳自己现在都是拿不定主意,但实际上这也轮不到他来拿主意,他想到哪里,或许组织部门会征求意见,但是却不会作为依据,或者说这不是决定性因素,而在于组织需要站在更高角度来考虑问题,哪里更需要,哪项工作更需要,沙正阳摆在哪个位置上能更有效的发挥作用,这才是关键。 沙正阳有一种感觉,钟广标想把自己留在长河集团的可能性比较小了。 对于省委省政府来说,长河集团目前在合并了省投资公司之后,班子更为健全,而钟广标和赵文轩的搭配也明显更为合理和平衡,即便是袁增桥要走,鲁同浩担任常务副总的可能性也更大,因为大家都意识到销售终端网络的重要性越来越凸显,这一点在中石油中石化成立之后已经旗帜鲜明的表现出来了。 现在中石油中石化都已经提出了下一步的工作重点,毫无例外都完全效仿了长河集团去年初的做法,出海战略加销售终端建设,这种模仿太明显了。 当然对于中石油和中石化来说,他们本身相对健全的销售终端体系要比长河集团强大得多,虽然长河集团利用这一年多时间疯狂追赶,但是现在长河集团的成品油销售终端仍然远逊于中石油和中石化,尤其是中石化,现在长河集团也只是勉强在沿江经济带把架构搭起来了,但是无论是在数量上还是质量上都还无法和中石化和中石油比,哪怕在沿江各省都是如此,仍然需要持续不断的投入来建设这一体系,才能保证日后长河集团不被抛下。 鲁同浩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用他的精彩表现赢得了包括钟广标和省里边领导的认可,即便是赵文轩也不得不承认鲁同浩的工作相当出色,没有一套强大完美的销售终端网络体系,未来长河集团的主业――长河石油就难以在整个国内面对中石化和中石油的竞争挤压中生存下来。 这种情况下,鲁同浩升任常务副总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更合适一些,这一点连钟广标自己都要承认。 如果抛开留长河集团升任常务副总,继续留在长河集团和到秦都,或者说是到秦都挂职,沙正阳也是乐意的,但是如果说可以到省发计委去工作,那么后者无疑诱惑力更大。 在沙正阳看来,在哪个位置上在对别人来说也许很重要,但对于自己来说,却未必。 道理很简单,自己的年龄优势太强了,强得其他人都无法比,所以对自己来说,反而是什么位置,从事什么工作更重要,更有价值和意义,而在发计委肯定更能让自己很多想法得以实施。 自己副厅级这种级别,如果放在国家发计委,那么不值一提,一个司局级的副职,你再是能博得领导的青眼,但是归根结底你还得要通过你所在的司局一把手,然后再走国家发计委的分管领导进而到一把手那里才能把一个事情落实下去,这里边程序太长,关节太多,真不好弄,起码对自己这个新人来说是如此。 而到省里这一级就不一样了。 哪怕是当一个主任助理,那么多少也会分配给自己一些分管的行业,在常务高官程颂对自己比较认可的情况下,自己就有很大的操作空间。 而且沙正阳也觉得在省这一级层面也更好操作一些,很多产业和项目,特别是涉及到新兴战略产业和关键核心产业这一块,自己可以直接对接地市这一层级,可以直接和市这一层级能拍板的书记市长对话沟通。 也就是说,一旦双方都认可感兴趣,很多事情可以在马上落实推进,效果能把立竿见影,更为直接,这也是沙正阳一直想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