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静水深流 第三十二节 震荡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静水深流 第三十二节 震荡

沙正阳是在飞机场即将登机关闭手机之前收到消息的。 电话是苏伦康打来的,只说了恭贺,沙正阳也回了一句同贺。 苏伦康到秦都市担任副市长,而沙正阳则到汉川省发计委任党组成员、副主任。 这一批年轻干部获得的擢拔都超出了之前的想象,之前比较确定的意见是这批年轻干部因为年龄普遍较小,或者说太过年轻,最大的不过三38岁,最年轻的沙正阳才29岁,而苏伦康也不过才33岁。 除了苏伦康和沙正阳之外,这一批被视为汉川省政坛新星的年轻干部还有三名。 被任命为宛州市副市长的原省发计委能源矿产处处长陶和建,38岁,被任命为省教育厅副厅长的原涪岗市教育局局长黎鸣,37岁,被任命为蒲池市副市长的原团省委社会工作部部长曹一泓,35岁。 这一轮人事调整其实不小,除开这几位年轻干部的擢拔惹人注目外,还有相当一批干部在这一轮调整中获得提拔或者被交流。 像沙正阳的熟人,宛州市委常委钱正被任命为安襄地区地委委员、常务副专员,郑国忠被任命为郧州市副市长。 坐在飞机上,沙正阳瞑目沉思。 之前他只是接到通知宣布他结束了在中央大型企业工委的上挂锻炼,回汉川,但是关于他的去向却不明确,既然没有明确,那么就只能返回长河集团继续自己手里的工作,所以他也给长川实业傅蕾那边打了电话,安排车到机场来接他。 没想到却在机场上接到了苏伦康的电话。 苏伦康电话内容很简单,只说他到秦都担任副市长,沙正阳到省发计委担任副主任,希望日后可以好好合作。 应该是朱凤厚接受了这个折中意见,苏伦康的表现也可圈可点,而且和沙正阳关系不错,加上沙正阳到省发计委未来主要负责的工作可能程颂也已经透露出来,所以朱凤厚才会认可这一方案。 当然并不是说朱凤厚对省委组织部的影响力有多大,而是他当初是最先向省里两位主要领导提出要让沙正阳到秦都工作的,而当时两位主要领导也倾向于接受这一建议,只不过这在程颂到汉川工作之后发生了变化罢了。 那么给予朱凤厚一些适当的“补偿”也是在情理之中,选择一样表现优秀的苏伦康到秦都工作也算是一个替代方案了。 自己到发计委工作,沙正阳之前也想过,而程颂之所以极力说服了主要领导让自己到发计委,那么可能主要意图也就是要在新兴战略产业和关键核心产业上做文章了。 但从目前来说,就汉川的实际发展状况来说,沙正阳觉得没有必要局限于所谓的新兴战略产业和关键核心产业,而在于选择和培育更适合汉川省各地市最适合当下经济发展的产业,因地制宜,因时而动,这才是最正确的。 以秦都为例,沙正阳觉得通过目前秦都丰富的煤炭资源,与央企合作,近期发展以火电和多晶硅产业联动,也可以考虑高耗能的有色金属冶炼产业,远期可以考虑太阳能光伏和风电场的先行,力争打造成为全国的一个试点,另外利用秦都北部的光照气候和土质,发展经济农作物种植,比如土豆、葡萄这一类,着力培育葡萄酒和休闲食品产业,这也是一个方向。 一句话,沙正阳觉得如果自己到发计委,真的安排自己负责这一块工作,他准备好好的把全省各地市的实际情况和产业布局摸一个底,然后结合自己前世中对未来产业培育发展的一个了解,好好生生的来为整个汉川产业发展来布一个局,在这一点上,沙正阳觉得自己还是有这个底气的,而且实事求是地说,这也是沙正阳最希望能做的一件事情,也是能让自己最能发挥出先知先觉能力的方面。 不过他也知道省发计委也是一个藏龙卧虎的所在,里边一样是竞争激烈,或者说就是一个小省政府,正如国家发计委被视为小国务院一样,当年孙妍不就是在省计委么?现在自己居然又到省发计委去工作,冥冥中这是不是有点儿缘分? 想到这一点,沙正阳也觉得有点儿意思,苏伦康打电话来时应该是省委常委会才过会,估计这两个小时的飞机航程一结束,自己一落地,无数电话就会打来,比自己到长河集团工作的电话肯定还要多许多倍。 毕竟这一次自己到的是省发计委,和地方上息息相关,另外,之前自己要去哪里众说纷纭,谁都没有想到自己会到发计委,而且还是担任党组成员、副主任,这个规格也超出了沙正阳自己的想象,就像他也没有想到苏伦康也会被直安排到秦都去当副市长一样。 空客a320平稳的飞行在空中,沙正阳浮想联翩。 自己这一走,长河集团那边恐怕又要有些变故了。 不过估计钟广标肯定会力求晁汉忠进集团党委,这样才能弥补自己的离开和袁增桥的离去,好在长河集团经营的大方向已经确定,赵文轩即便是有一些自己的想法,但也只能在已定路径格局下来拿出自己的一些想法,鲁同浩只要能担任常务副总,晁汉忠又能进集团党委,问题不会太大。 倒是长川实业那边,不知道谁会来分管,但以傅蕾的本事和脾气,估计如果来一个不对路的,傅蕾固然不好受,而对方也一样不会好过,但愿能有一个合适的人选到来,或者就是钟广标亲自管最合适。 这么一看,似乎自己离开长河集团其实也没什么,甚至是最合适的时候,想到这里沙正阳心情居然莫名的有些失落,难道自己竟然成了一个可有可无的人? *********** “真是没想到啊,沙正阳这个家伙居然当省发计委副主任了,能想象么?”杜国建的语气里有一些说不出的味道,还有些感慨。 他和沙正阳关系很一般,但是却从未想到过一年半之前,这个家伙还只是宛州下边一个县的县长,这才多久,居然上了副厅级倒也罢了,现在竟然担任了炙手可热的省发计委副主任。 在杜国建看来,这个家伙在长河集团爬到副总经理位置都算是有些破格了,企业副厅居然转任省发计委副主任,这个副厅级干部的转任就太离谱了,离谱得让人不敢置信,也不知道省委是从哪个角度考虑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哼,时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阴朝凤内心更是愤慨,所以当他的道这个消息时,内心的怒气几乎压抑不住。 省发计委副主任,这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担任的么?这比自己这个宛州市委副书记都还要位高权重,寻常的地方副厅级要去省发计委根本不可能担任副主任,甚至有不少地市的市长专员到省发计委也就是担任一个副主任,也就是在名字背后加个括弧正厅级罢了。 现在自己分管经济工作,未来和省发计委打交道的时间还很多,想到自己可能要面对这样一个面目可憎的家伙,阴朝凤就说不出的难受。 “老阴,说话注意一点!”冯士章脸色倒是很平静。 实际上他知晓的消息要比在座众人要多一些,新来的常务副省i长程颂是国家发计委下来的,据说沙正阳在中央上挂锻炼的时候与程颂有过交道,所以颇得程颂的欣赏,程颂应该在沙正阳的这一次职务任命问题上发挥了大作用,加上本身王云祥对沙正阳的印象也很好,而沙正阳虽然只是一个长河集团副总,但是毕竟是实打实的副厅级了,转任发计委副主任理论上是平调,没有任何问题。 叶和泰和姚立波倒是惊讶中有几分高兴,当然,肯定也还有一些其他比较复杂的情绪。 这么年轻,不到三十岁,出任汉川省发计委副主任,这让在座一帮人情何以堪,如果换一个角度来说,沙正阳这个发计委副主任的分量与在座众人相比,恐怕仅次于冯士章这个市委i书记和杜国建这个市长了。 叶和泰一直和沙正阳保持着联系,哪怕沙正阳到了燕京,两个人也还是在这几个月里通过两次电话,姚立波的情况也差不多,两个人都和沙正阳算是有几分渊源和香火情,所在情绪上肯定没有其他人那么难受。 “沙正阳也是我们宛州走出去的干部,他到省发计委任职,也是一件好事,起码我们宛州日后在发计委那边有什么工作需要沟通和联络,也算有个熟人了嘛。”冯士章显然要大度得多,脸上的神色并无异样,“而且我听说沙正阳这一次到发计委工作,省里也是有深意,应该是和沙正阳在中央上挂时接触的一些工作有关系,涉及到一些重要产业的布局规划,所以,老阴,老明,你们俩要摆正态度,该去主动联系对接,就要去主动对接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