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三十三节 一石激起千层浪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三十三节 一石激起千层浪

冯士章语气不容置疑,当了两年的市委i书记,冯士章已经牢牢的掌握了宛州市的局面,无论是杜国建这个外来强龙还是阴朝凤这个地头蛇在他面前都得要俯首听命,也许就只有叶和泰凭借着自身威信和为人行事的风格还能让冯士章尊重几分。 冯士章不太客气的批评让阴朝凤脸色更难看,他没有吱声,不过明永昌却很坦然的接受了这个现实,笑着点头:“行,冯书记,我争取下个星期去省里一趟,和正阳主任见见面,也算是老熟人了,我相信这点儿香火情还是能保留的,他再怎么也在咱们宛州工作了这么久,肯定还是有几分感情的,如果有适合咱们的项目或者好的政策,咱们也得要好好争取一下,算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了。” 冯士章瞥了一眼脸色不渝的阴朝凤,没有理睬对方,径直对明永昌道:“老明,这事儿要挂在心上,咱们共产党的干部,能上能下,胸襟气魄大了一点儿,程省i长从国家发计委下来,手里握着的资源不会少,如果是他专门把沙正阳要回来安排在省发计委副主任这个位置上,肯定是有所为的,我们宛州这两年发展速度虽然不满,但是我感觉得到,今年以来增速还是有所放缓,我们储备的项目基本上已经释放完毕,下一步发展动能就有所欠缺了,怎么来解决这个问题,国建市长,老阴,老明,你们几位要认真思考一下。” 冯士章的语气有些重了,连杜国建都包了进去,气氛一时间凝重了不少。 “涪岗和昭阳今年的经济增速不慢,而安襄和巴原的增速更快,我们要有紧迫感,不能躺在以往的功劳簿上睡大觉,那不行!”冯士章见大家注意力都集中了过来,这才满意的道:“我们要打起精神来,今年还有小半年,还正当奋发有为,我们宛州要打造成为家电之都,还有很多工作需要扎扎实实的开展,产业链的完善,中小家电产业的培育,还有进一步把我们现有的高升、三洋若斯、华峰、华泰这几家骨干企业壮大,我认为我们是有条件的,只是我们还没有把潜力挖掘出来,……” 应该说冯士章在抓经济工作上还是有一套的,虽然在思维的开拓性和创新能力上不如林春鸣,但是他毕竟是当过多年的常务副市长和市长,对经济工作还是熟悉的,在林春鸣时代确立了以家电、电子和食品产业为基础的大格局情况下,他继任市委i书记之后还是很好的延续了前任的政策,所以这一年多来,经济增速还是保持着较快的增长势头。 但就如他自己所总结的那样,储备的项目基本上都已经建成投产了,但是新增的储备项目却明显不如前两年那么充裕丰足了,这一点他也意识到了,也感觉到了压力,所以他也对阴朝凤和明永昌,特别是对杜国建的工作不太满意。 他甚至都有些后悔还是应该努力推一把钱正,起码当初钱正的经开区发展势头还是很好的,但现在钱正去了安襄,所以这都只能是在心里想一想了。 这一次市委常委会的主题就是研究下半年的经济工作,面临涪岗、昭阳等地市咄咄逼人的反扑态势,宛州在经历了去年一年的高速增长夺冠势头之后,今年上半年开始便陷入了增速下滑的萎靡势头,这让冯士章很是着急。 虽然今年经济增速放缓是全国性的问题,在全省也都是一样,但是宛州的增速放缓势头却更明显,尤其是安襄、巴原这两个原本一直不起眼的地区却表现的格外耀眼,好在安襄和巴原两个地区是传统农业地区,经济总量基数比较低,还说得过去,而涪岗和昭阳两个经济大市增速也高于宛州,这就有点儿让冯士章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了。 宛州从1995年开始已经连续三年经济增速高于涪岗和昭阳了,但是到今年,从第一季度开始,连续两个季度的增速均低于涪岗,而第二季度的经济增速低于昭阳,第三季度还没有结束,但是如无意外,第三季度的经济增速恐怕都要比涪岗和昭阳低。 这个情况很严重,不由得不让冯士章紧张起来。 他已经担任宛州市委i书记三年了,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按照目前宛州市的状况,经济总量排名全省第二,但是和目前排名第三的涪岗在差距上很小,也就只有几个亿的差距,如果要以人均gdp来比,宛州还远低于涪岗,毕竟涪岗人口要比作为全省第一人口大市的宛州少得多。 冯士章对自己的仕途未来还是有些期待的,96、97连续两年全省经济增速冠军,让他一度很有底气,领导对宛州评价也让他志得意满,但是今年经济增速的下滑让他又有点儿坐卧不安了。 新来的常务高官程颂在上一周到宛州进行了三天摸底调研,在召开汇报工作会时对宛州的评价虽然还是以正面褒奖为主,但是也提出了一些批评和建议,其中一条让冯士章既有同感,又格外心惊,那就是宛州经济发展动能明显减弱,后备潜力明显不足,这很危险。 最后一句这很危险是程颂在下来之后单独和冯士章交换意见时说的,虽然冯士章很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但是他却不得不承认这是事实。 程颂下来之后单独交换意见才和他交底,冯士章还是要承这个情,如果是换了王云祥来,恐怕语气就没那么委婉客气了。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程颂没有说太多,拿他自己的话来说,他现在是初来乍到的调研,搞清楚存在问题,如何来解决问题,还需要下来进一步的研究,但他也提到,宛州市委要针对自己提出的问题和看法拿出一些属于自己的意见和观点,未来两三个月内,他还将再来一次宛州,专门听取宛州市委市政府在发展经济工作上的汇报。 这也变相说明程颂对宛州的发展不看好,也让冯士章有些沮丧。 当宛州市委在召开常委会研究下半年经济工作时,昭阳市市长唐华正在和刚到任的副市长桑前卫谈话。 桑前卫是从汉都市湖滨区区长身份转任昭阳市的副市长的。 桑前卫在97年5月结束党校学习之后回汉都市湖滨区担任区委副书记、代区长,正式晋位副厅级干部,比沙正阳晋位副厅更快一线,他在湖滨区工作表现很突出,去年12月正式当选区长,到现在也不过半年多时间,照理说不应该调整,但是省委组织部仍然将其列入了调整对象,并安排到昭阳市担任副市长。 这样一个安排比较少见,照理说担任一个副省级城市的区长,并不比一个普通地级市的副市长差多少,而且桑前卫担任区长时间太短,哪怕是加上代区长时间也不过一年零三个月,本来是不宜调整的,但鉴于桑前卫的表现,省委组织部仍然进行了调整。 对于这一安排,桑前卫也不是很满意,他更希望在湖滨做出一番事业来之后再来考虑离开,但是这是组织决定,他也只能服从。 “是挺熟,我和他在一起共事过,我当银台县经开区党工委i书记、主任,他当副主任,算是合作得很愉快,我们私交也挺不错。”面对唐华的询问,桑前卫没有隐瞒什么,自己和沙正阳的关系瞒不了人,银台很多人都知道,他也无意隐瞒什么,“唐市长也应该和他一起共事过吧?” “嗯,也共事过,我在宛州当副书记,他当市委办副主任,不过这小子在市委办没干多久就去经开区了。” 唐华到昭阳担任市长已经两年了,昭阳在汉川省算是经济较为发达的地市,原来一直排名第三,仅次于汉都和涪岗,但是这两年宛州冲了上来,和涪岗咬得很紧,但是已经把涪岗压了一头了,直接把昭阳挤到了第四,昭阳市委市政府也在努力的想要重返前三,心思花了不少,但是昭阳人口数量不如涪岗,更不用说和宛州比了,虽然在人均gdp远高于宛州,但是论经济总量却已经和宛州和涪岗拉开了一定距离了。 这年头是看gdp总量的时候,不是看人均gdp,唐华也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当初他并不太愿意离开宛州。 但既然来了昭阳,唐华自然也要想做一番事业出来。 “前卫,陆书记和我已经商量过了,你从汉都来,对经济工作很熟悉,我们希望你来之后主抓工业这一块,重点抓一抓工业项目的建设,我们昭阳是传统工业大市,但是正是这个传统制造业现在却遭遇了寒流,这一年来工业板块发展乏力,陆书记和我都很着急,……” 桑前卫点点头,“市长,陆书记和你既然已经决定了,我自然服从安排,不知道市委市政府下一步对工业这一块的工作有没有什么想法和建议?或者说,打算在哪些方面来有所动作?” 唐华沉吟了一下:“我前两天和程省i长在一起开会,他和我说起了装备制造业的一些新动向,提到了中央对关键核心产业的一些政策和措施,我觉得这对我们昭阳发展很有利,但具体的他说省发计委那边正在和国家发计委对接,我估计这项工作可能要落到正阳这小子头上,……” 桑前卫吃了一惊,讶然问道:“市长,你的意思是工业这一块的工作可能要让正阳来负责?这是不是有点儿……?” “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正阳要到省发计委,但是都说正阳这小子入了程省i长的眼,所以我感觉这种可能性很大。”唐华点点头,“不管是不是正阳负责,这一块工作和发计委那边联系很多,省里据说也要对一些关键产业出台政策进行培育,所以你可能要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