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静水深流 第三十四节 香饽饽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静水深流 第三十四节 香饽饽

“责任所在,义不容辞。”桑前卫没有推辞,这种时候他只能态度鲜明的表示自己乐于接受这样的任务。 但桑前卫也知道昭阳经济以传统的机械制造为主,其中发电设备、工程机械、电工设备、建筑机械都颇有名气,但是这类产业的发展有赖于经济的景气程度,而今年全国性的经济下滑已经对昭阳机械设备行业产生了一定影响,这也是市高官陆明远和市长唐华最为着急的。 要改变这一局面并不容易,说实话,桑前卫现在心里也没有多少底,骤然把他从湖滨弄到昭阳,原来在湖滨的很多规划就完全派不上用场了,昭阳的这类传统机械产业如何来实现振兴,还真是一道难题。 “不过,市长,你和正阳关系也不错啊,到时候我们可以一起约一约,咱们总得要近水楼台先得月才行,如果有适合我们昭阳的项目,当然要抢先一步拿下。”桑前卫紧接着接上话:“我打算就这两天和他约一约,先做好铺垫。” “好,你约,到时候我参加。”唐华点点头,不无感慨,“有时候都有点儿不敢置信,才多久,两年多时间吧?弄得现在我们都得要去和这小子出好关系,求关照了。” “呵呵,市长,也没那么夸张,再说了,正阳也不是一个不知感恩的人,这一点,我觉得还是有把握的。”桑前卫怕唐华对沙正阳有什么看法,补充道:“他在燕京时就和我通过电话,不过那时候我是在湖滨,主要谈得工作范围在电子工业这一块,市长你也知道湖滨现在正在打造湖滨电子产业长廊,他也谈到了新兴战略产业对传统产业的影响和改造,也提到了关键核心产业的重要性,我觉得在我们昭阳,作为发电和工程机械设备的重要基地,或许是可以有所作为的。” “哦?看来这个消息不是我一个人得到了啊,中央近期据说正在研究一个关于对新兴战略产业和关键领域的重要核心产业的发展规划,同时可能还会出台一些有针对性的政策支持,我也在琢磨我们昭阳是不是可以在某些方面也能列入其中,这种政策支持会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来体现,这些都是需要认真研究的。”唐华的消息也很灵通。 “市长,新兴战略产业对于所有地市都是机遇,肯定竞争会非常激烈,像汉都,像涪岗和宛州,估计都不会后人,但是关键领域的重要核心产业,我觉得可能我们机会更大一些,在发电设备和工程机械这些领域,我们昭阳的底气不是其他地市可比的,就算是汉都也要逊色几分,所以我觉得我们不必贪大求全,而应当集中精力打造。”桑前卫思考了一下才道。 “前卫,你的意思是我们放弃新兴战略产业这一块,而把主要精力放在发电设备和工程机械这一块?”唐华微微皱眉,显然不太认同桑前卫的观点。 “不,市长,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说我们要有所侧重。”桑前卫摇头,“发电设备这一块,我们昭阳这边有汉唐电气集团,从火电到水电设备再到锅炉,也是国内四大发电设备制造商之一,和日立、三菱、阿海珐、阿尔斯通这些知名企业都有合作,不但国内发电设备市场占据重要地位,也大量出口到国外,但从现有格局来看,还是以比较常规或者说没有突出优势的装备为主,所以在这一点上,我们是否可以借助这一次中央政策来着力对我们这一块产业进行提档升级改造?” 汉唐电气集团是大型央企,旗下几个公司,都坐落在昭阳市区,如果再加上海川工程机械集团和汉川电工设备有限公司、汉川建筑机械厂等几家省属大型企业,围绕着这几家央企、省属国企做配套的市属企业、县属企业以及乡镇企业和私人企业,大大小小起码有上百家,这也撑起了昭阳作为汉川省工业重镇的基础。 “提档升级?”唐华咀嚼了一遍这个词语。 “对,除了汉唐电气外,还有海川工程机械集团,作为全国八大工程机械生产企业,虽然它排在末尾,但是毕竟也属于骨干企业,只是在新产品和新技术的研发上可能这几年有些落后了,所以才慢慢落了下来,但同样我觉得在中央提出的关键领域的重点核心产业,海川工程机械也应该还是可以沾上边的,那么是不是也可以在这上边想想办法?” 唐华深看了桑前卫一眼,不简单呐,这一位才来两天,这显然不是一两天就能考虑的这么成熟的,而是起码做过一番慎密思考的,或者就是有人专门替他对昭阳的产业结构做过一番分析的,看样子这一位背后也是一帮人在替他谋划呢。 “前卫,说得很好,但是我还是觉得在新兴战略产业这一块上,我们不能缺席。”唐华抿了抿嘴道。 “当然不能缺席!”桑前卫接上话:“市长,我的意思是新兴战略产业覆盖面也很大,我们可以选择一两项与我们现有的优势产业有关联的来作为重点发展产业,不宜扩展太开,那样精力分散,恐怕反而达不到效果。” “嗯,你这个意见很中肯。”唐华接受了桑前卫这个意见,“产业与产业之间最好有一定关联度,这样在发展的时候可以相互促进,形成互动共荣,……” “市长,我也就是这么想的,当然,我们也不能只局限于所谓的新兴战略产业和重点核心产业,工业这一块,应当有主有次,有所侧重,但是在一定条件下,一些看似次要的或者辅助性的产业也能够发展成为主导产业,这一点上不必太拘泥呆板,……” 唐华和桑前卫的谈话很融洽。 事实上在走马上任之前,桑前卫是和沙正阳通过一通电话的,他刚才提出来的一些观点就是来自沙正阳的提醒和建议,不出所料,获得了唐华的认同和赞许。 当然这并非都是来自沙正阳的观点,但是之前桑前卫对昭阳的工业经济并不算特别了解,有了沙正阳的提醒和点拨,桑前卫也是肚里有货的人,自然也就迅速进入了状态。 ******** 沙正阳的上任要比苏伦康、桑前卫他们这一拨都要缓两天。 原因无他,一来他是刚从燕京上挂回来,这边又要卸任长河集团的职务,移交工作,二来,出海战略有了进展,奥尔斯克炼油厂项目进入了实质性的交涉阶段,钟广标和晁汉忠都很紧张,所以还是希望沙正阳帮忙把把关,大家在一起再会商研究一下。 前面一项工作相对简单,这几个月,傅蕾的表现让人无话可说,无论是钟广标还是赵文轩,都得要承认傅蕾在长川实业总经理位置上干得相当出色,甚至比沙正阳更好,沙正阳善于谋划大局,确定方向,而傅蕾在具体执行操作上就要比沙正阳强不少,这一点连沙正阳自己都要承认。 所以在这一块上,交给傅蕾没什么可担心的,而董事长一职暂时空悬,原本是想让鲁同浩来暂时兼任董事长的,但鲁同浩在这一轮调整中被任命为常务副总经理了,所以也就只能暂时空置了。 但奥尔斯克炼油厂项目就不一样了,这关系到未来长河石油在哈萨克斯坦方面来之不易的大好局面能不能真正得到巩固和发展。 前期和霍多尔科夫斯基方面意向性的谈了两轮,都还算满意,但是这一轮对方态度骤然转变,要求迅速就这个项目交易做出决定,不容长河集团方面再拖下去,要求必须要在10月底之前完成交易,而且也提出了交易必须要以美元作为计价。 这一点既在意料之中,但又有些突兀。 俄罗斯经济几近于崩溃,面对汇率的暴跌,卢布已经无力支撑,俄罗斯政府也准备了以无赖政策来应对,所以沙正阳当初也就是打算从俄罗斯商业银行中卢布贷款来购买奥尔斯克炼油厂资产,但是现在对方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断然否决了这一意见。 与此同时霍氏也觉察到了俄罗斯政局面临着大变动的可能性,叶利钦的身体也已经难以支撑起作为总统的繁重工作,而一旦交班,未来的新掌权者对俄罗斯国内油气资产的态度会有什么样的变化,谁也不好说,虽然作为寡头们都在竭力发挥自身影响力想要干预政局,但是他们也清楚这个时候政客们与他们可以握手言欢,但是一旦掌握大权,他们也可以马上就是刀枪相向,迫使他们屈服。 正因为如此,他们想要先将奥尔斯克炼油厂出售来作为一个试探气球,来看看目前正在环绕在总统身边的各路神仙们的态度,以便于为未来他们手中更庞大的资产寻找安全的去处。 对于长河集团来说,这恰恰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或许在以卢布作为交易的方式未能得逞让人有些遗憾,但是考虑到蝴蝶振翅带来的效应,一旦奥尔斯克炼油厂真的为中国企业所获,并且双方在这方面合作很愉快的话,也许下一步在局面更趋复杂的时候,对方可能还有更好的资产能够提供出来交易,这也是沙正阳他们所期待的。 bp正在大踏步进入,阿莫科和德士古仍然不甘心失败,还在孜孜不倦的围绕着里海沿岸地区的勘探开发权进行着博弈,而长河集团作为后来者已经有了踏足这一区域的资格,乌津项目将会在奥尔斯克炼油厂拿下之后,作为股权转让交易一部分交给长河集团,这一点晁汉忠他们这一次的阿斯塔纳之行中获得了认可。 而阿克陶到肯基亚克的油气管线以及新建一家天然气加工厂的构想也已经开始纳入意向性谈判了,只要第一步走好,那就ok。 所以这种情况下,沙正阳还不能一下子就丢开长河集团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