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静水深流 第三十五节 枝蔓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静水深流 第三十五节 枝蔓

“感觉怎么样?”程颂看着眼前这个在自己面前不卑不亢的家伙,又多了几分欣赏,“给了你三天时间,还没有交接清楚?钟广标给我打电话说,还得要留你一段时间,我就问他,离了张屠户,是不是长河集团就要吃带毛猪了,你知道他怎么回答?” 听出程颂话语里的揶揄之意没太多恶意,沙正阳也含笑道:“省i长,钟总怎么说?” “钟广标说,离了沙屠户,长河集团肯定还是长河集团,但出海战略一直是你亲自在布局执行,晁汉忠上手时间太短,未必能做得到尽善尽美,可能这头带毛猪味道就没有那么鲜美了,所以为了确保汉川省把这头带毛猪干干净净完完美美的吃到肚里,关键时候还得你这屠户去帮忙把把关,你就这么紧俏?”程颂反问。 “嘿嘿,钟总过奖了,晁汉忠其实已经上手了,大概是钟总对这件事情太过重视,不愿意见到一点儿瑕疵,所以才有些关心过甚了吧。”沙正阳笑了笑,“奥尔斯克炼油厂项目对下一步长河石油在哈萨克斯坦的布局很重要,涉及到一系列项目,而且现在是最好的时间节点,所以要一气呵成拿下。” “那你打算怎么做?发计委这边的工作暂时搁下么?”程颂皱起眉头,“你应该知道我这么急让你回来的目的,中央正在研究你们提交的这个新兴战略产业和重点行业中的关键核心领域产业的发展培育的意见,现在是国务院政研室在会审,甚至可能中央政研室都要介入,最迟年底就要拿出政策来,我们汉川必须要先启动起来,抢占先机。” “不,这边工作还是要抓起来,如您所说,这边的工作也耽误不得,我的想法是先摸底,分成三个组,一个组跑汉都,一个组跑除汉都之外的汉西,一个组跑汉东,争取两个星期做完这项工作。”沙正阳摇摇头,“然后用半个月的来研究分析,进而提出对策方案,九月中旬之前就要落实下去。至于长河集团那边,估计十月份才会忙起来,到时候我抽一个星期到十天时间来帮忙冲刺一下就差不多了,平时偶尔过去一下或者打电话联系就行了。” “嗯,总而言之,你安排好,我也知道长河集团的事情很重要,作为咱们省最大的国企,要冲击世界五百强,周书记和王省i长都和我提起过,但是我觉得一个省的发展还是要靠综合性的产业,一个企业,一个产业,都很难支撑起我们汉川这样的大省,你要把轻重缓急分清楚,当然,学会弹钢琴,做到最好。”程颂拍了拍沙正阳的肩头,“组织部什么时候送你过去报道?” “下午,张处长送我过去,要我说我直接到委里边去就行,虽然不算太熟,但是还是打过几回交道,原来的韦主任,现在的康主任,我都认识。”沙正阳对这一点倒不是很在意,原来的省发计委主任韦文辉现在是高官了,接任的是涪岗市高官康广量。 “两码事。”程颂摇摇头,“该按什么程序走还得要按程序走,这边我会等你上任之后再来发计委调研一次,……” “省i长,是不是有点儿……”沙正阳迟疑了一下,程颂这样过于重视自己,很容易把自己处于一个不太有利的位置,康广量会怎么想?其他几位副主任会怎么想? 现在发计委加上沙正阳一共是七位副主任和一个纪检组长,沙正阳排序最后,可分管发计委工作的常务高官却这么做派,肯定会引来一些人不满。 “你不用说,我明白,我还不至于那么不晓事。”程颂好歹也是在国家发计委里边浸淫过的,这些方面还是很懂人情世故的,“我和老康交换过一件,另外估计云祥省i长也谈到过这方面的工作,也说到了你,相信老康会有一个妥善的安排,这一点你不用担心。” 沙正阳这才放下心来。 自己本来就太过年轻,又是在发计委这种充满了权力交织的部门,任何一个处室的权力门槛都相当高,你可以从每天出入发计委大门的车辆行人就能略窥一斑。 这种部门论资排辈的情形更严重。 他简单了解过发计委副主任们的构成,有三位是发计委内部成长起来的,一位是省政府办公厅过来的,还有两位是地方上过来的,一个是郧州市的常务副市长过来的,一个是汉都市计委主任过来的,可以说没有哪一个是易与之辈。 七位副主任中,年龄低于四十五岁的只有两位,一个是沙正阳,一个是从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过来的排序第一的副主任佟宝山,但佟宝山也是四十二岁,比沙正阳足足大了十三岁! 从程颂办公室离开时,沙正阳一时间有些茫然。 这么快就要去省发计委走马上任,虽然是排序最后的副主任,但是毕竟自己是党组成员、副主任,省发计委党组没有设党组副书记,理论上说七位副主任都是平级的,党组成员排序只是一种资历上深浅显示,当然在实际工作中,这种资历会有一些影响,但不是很大,关键在于你自己分管的工作。 沙正阳还不清楚自己会分管什么工作,这要等见了康广量之后交换过意见之后才知道,就算是程颂也不能随意干预省发计委内部分工,顶多也就是一些倾向性而已,最终还是要康广量来考虑。 当然只要康广量不是太愣头青,肯定也会考虑程颂的态度。 沙正阳和康广量不是很熟,倒是和原来的省计委主任韦文辉熟悉一些,康广量从涪岗过来之后,沙正阳也见过对方两回,但是都是和尤万刚或者钟广标一起见的对方,没有私人交情。 现在自己却要和对方共事,倒不是说没有私交就不好开展工作,其实相反还能更公允的来处理事情,但有私交则能在很多问题探讨交流时更放的开,这也是无可否认的。 电话响了起来,沙正阳看了看,是宁月婵来的电话:“正阳,去报道了么?” “还没呢,下午才去。”沙正阳心中一暖。 “发计委康主任你熟悉么?”宁月婵直接问道。 “不太熟,只是见过两面。”沙正阳心中微微一动,“怎么,婵姐你认识康主任?” “还行,在一起吃过几次饭,也有过几次交道。”宁月婵平静的道:“赵一善承建了涪岗一环中心立交桥,另外东方红收购了涪岗白塔酒厂,作为我们红旗大曲的原酒基地,当时他还是涪岗市委i书记,所以接触过几次,觉得康主任人还不错。” 涪岗白塔酒厂是涪岗市属企业,规模不小,白塔酒也一度小有名气,但是进入九十年代之后就迅速没落了,96年底东方红酒业收购了白塔酒厂,作为东方红酒业集团的原酒生产基地,主要是为东方红精品、红旗大曲这类中低端白酒供应原酒。 东方红酒业这两年仍然在稳步扩张,除了国窖系列外,精品和红旗大曲系列仍然非常好卖,甚至在精品系列更是在中等市场上占据了相当市场份额,近似于五粮液集团的五粮春系列,而国窖系列的原酒基本上来自东方红酒业本身原酒,但在东方红精品系列中的部分和红旗大曲主要原酒本地难以满足,所以东方红酒业选择了收购条件和风格都相近的白塔酒厂,然后严格按照东方红酒的生产工艺来进行生产。 白塔酒厂规模不小,而且职工数量也是接近千人,对于涪岗市来说,接近千人的职工就业问题也是一个大问题,而负债更是成为涪岗的一大包袱,东方红酒业愿意收购,对涪岗市政府来说简直是莫大的喜讯。 比如之前也有一些企业愿意接手这家酒厂,但是却遭到了酒厂职工的坚决反对,因为企业职工代表坚持认为这些企业都是冲着酒厂这块地皮来的,根本无心解决职工未来生计问题,接受几年之后可能企业职工又要面临下岗失业,一直到东方红酒业出现,这才让白塔酒厂的企业职工松口。 这些职工认为东方红酒业作为现在汉川白酒行业中的领军企业,其无论是品牌影响力还是企业规模和效益,都远远超过了原来的全□d,而且东方红集团的规模更是庞大,无论你是自然堂水业还是趣味饮品都成为国内食品行业正的绝对知名品牌,所以这一点上是其他企业所不具备的。 正因为如此在最困难的一点上东方红集团反而很轻松容易的获得了白塔酒厂企业职工的认同,所以这个收购也就十分顺利的得以达成。 事实证明职工们的选择也没有错,在收购完成职工,白塔酒厂成为东方红酒业旗下企业,职工们最为担心下岗问题并未出现,相反企业还在扩张,生产规模更是超过了原来,而职工们的收入也比之前更是大幅度提高,这也让涪岗市政府颇为得意,也在国有企业改制问题上获得了一个典型案例,受到了省政府的表彰。 所以作为东方红集团的董事长与当时的涪岗市委i书记因为这件事情结下一番交情也是很正常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