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三十六节 互联网之都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三十六节 互联网之都

“原来还有这一层渊源啊。”沙正阳想了想道:“不过我这个时候还没有去报到,而且我觉得现在这种时候就主动去拉近关系也不是很合适,嗯,日后如果条件成熟有合适机会的时候,大家在一起坐一坐倒是可以,婵姐,你觉得呢?” 沙正阳的问话让宁月婵很高兴,她觉得沙正阳考虑更成熟更妥善,“嗯,你的意见更稳妥,日后再找机会要更合适一些。” “婵姐这会儿在哪儿?”沙正阳和宁月婵也有两个月没见面了,六月份宁月婵来了一趟燕京和沙正阳在一起坐了坐。 “在公司呢。”宁月婵回答道:“你在哪儿?” “我刚从省政府出来,下午三点钟再到省委组织部报到之后去省发计委。”沙正阳看了看表,“要不中午一起吃顿饭?” “好啊,那就到公司附近那家翠冠金阁酒家吧,我们公司很多时候聚餐都在那里,味道非常不错。”宁月婵建议道:“那里菜式也很丰富,你肯定会喜欢的。” 半个小时后,一行人已经聚在了一起。 除了宁月婵外,还有宁月凤和高柏山。 焦虹到黑龙江出差去了,估计要在那边呆一周。 吃饭的气氛很轻松,高柏山也没要白酒,而只是喝了点儿红酒。 随着工作生活的变化,原本一斤酒酒量的高柏山也改变了喜欢喝白酒的风格,而更多的选择了红酒,而且量也控制得很好,中午一般就是一杯,晚上可以略多,两到三杯,白酒除非有特定需要,否则就不喝。 “这是蛇龙珠酿制的,味道不错,……”高柏山端起酒杯抿了一口,似乎很享受葡萄酒的醇厚滋味。 “没想到柏山你也喜欢上葡萄酒了,我一直以为白酒才是你的最爱。”沙正阳打趣:“你原来不是一直说葡萄酒是女人喝的么?月婵姐,你还记得么?” “柏山的习惯也就是这两年才改的,前年喝白酒大醉了一回,伤了胃,从此以后他家田丽就不准他喝白酒了,所以慢慢改成喝红酒了,这样也好,免得几年下来就成了酒精肝了。”宁月婵和宁月凤两姊妹也都是喝的红酒,只有沙正阳一个人下午要去走马上任,所以没喝酒,“说实话,喝白酒适合晚上和比较正式的商务晚宴,而红酒更适合私下的小聚,中午也可以适当喝一点儿,我倒是觉得未来葡萄酒产业是很有前景的。” “东方红酒业不是已经在考虑布局秦都和武阳那边的葡萄酒产业么?”这个计划沙正阳早就知道,应该前两年就已经在做计划了,但是感觉这两年似乎没什么动静了。 “计划早就有,但是集团内部对这个计划还是有些担心。”宁月婵坦然道:“东方红酒业是做白酒起家的,而且东方红国窖已经成为我们的顶梁柱,在消费者和客户心目中东方红国窖,也就是白酒就是我们东方红酒业的金字招牌,如果我们去做葡萄酒,一来容易给经销商和消费者带来一种我们不务正业的感觉,二来,我们担心会给东方红这个金字招牌带爱损害,反为不美。” 沙正阳很赞同宁月婵的谨慎,东方红这块牌子做起来不容易,但是要毁掉却很容易,如果没有绝对把握,谁也不敢去拿东方红的招牌去冒险。 这和东方红集团去做奶业或者茶饮品不一样,因为这完全是两类不同的产品,而且即便是矿泉水和茶饮料乃至正在建设的奶业这一块,都没有直接用东方红这个名字,矿泉水是自然堂,茶饮料是趣味饮品,奶业这一块最初也是考虑过东方红,但是最终还是命名为天元乳业,取名源于天然,纯净本元,当然也有借意天元之中的意思。 虽然都归于东方红集团,但是当时也是想到一旦某一个子品牌状况不好,不至于对东方红酒业的根本造成影响。 “嗯,这个担心不是多余的。”沙正阳点点头,“而且如果东方红集团要去做葡萄酒,哪怕是做出来品牌,也会给人家一种不专业的感觉,大家下意识的就会去想,你们是做白酒的,现在来做红酒,行么?” “可是我们的矿泉水和茶饮料已经大获全胜了。”宁月凤有些不服气,“不但没有影响到东方红这块品牌,甚至还对东方红这块品牌有助力。” “那不一样,同属酒类,但是却又各异,你能想象红酒和白酒同用一个品牌么?”沙正阳摇头,“我不建议这样做,甚至像自然堂和趣味这种形式,都不合适。” 沙正阳的话让大家都沉默下来,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看样子你们是真的准备启动葡萄酒计划了,我内心还是支持的,但我建议最好不要和东方红酒业扯上关系,如果可以的话,是否考虑让东方红投资来做,招募专业人士来,……”沙正阳想了想,“东方红投资可以分设一个投资公司,作为一些不太适合东方红投资的项目考虑用这个投资公司来做,……” “哦?”宁月婵笑了起来,和高柏山、宁月凤交换了一下眼神,“其实我们也早就有这个意思了,东方红投资太敏感了,和东方红集团捆绑也太紧了,所以我们一直在考虑……” “另设一家投资公司?”沙正阳目光流动,“或者是你们几个自己出资建一家投资公司?” “有这个打算。”宁月婵点点头,“你让我们拿出那笔钱交给香港方面看空汇市和股指,前些天雷亚文已经来和我们交涉过了,收益很可观,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所以我们才想着干脆拿这笔钱来自己组建一家投资公司,像投入葡萄酒项目就可以,……” “没有必要。”沙正阳断然拒绝,“我建议你们私人组建一家风险投资基金公司,只不过国内的风险投资基金尚不成熟,如果可以的话你们可以在海外成立这样一家投资基金。” 沙正阳语气充满了坚决,也让宁月婵他们一帮人有些惊讶,不过他们也知道沙正阳这样态度坚决肯定有其道理,所以都没有说话,只是静等沙正阳解释。 上一次在沙正阳的坚持之下,他们几个人都筹集了一大笔资金交给了香港方面,实际上他们当初都是不太认同这一做法的,长期从事实业的他们,对贸然将一大笔资金投入到他们并不熟悉,甚至认为是极具风险的投机活动中去是相当反感的,但是沙正阳却以要帮他们实现财务自由为由让他们拿出这样一笔钱来去搞这种投机活动。 但是结果却大大出乎他们的预料。 前一段时间雷亚文他们已经来和宁月婵接触了,告诉他们这一**作已经接近尾声,可以说大局已定,只等俄罗斯这一局结束,就可以正式宣布战斗圆满落幕,初步估算为宁月婵他们带来数千万的收益,具体数字要等到俄罗斯这一局结束之后,但这已经不影响大局了。 这样一大笔堪称飞来横财的收益也让宁月婵他们对沙正阳的信任度达到了极致,可以说现在沙正阳说什么他们都会相信。 “葡萄酒项目投入时间长,见效慢,而且日后还需要借用东方红的销售渠道,所以我建议你们最好把东方红投资分拆一家投资公司出来,用于这类投资。”沙正阳字斟句酌的道:“至于你们的私人资金,成立一家风险投资基金我觉得是很合适的,主要用于目前一些新兴产业投资。” “新兴产业?”宁月婵很敏感,“正阳,你是说互联网和电子类产业?” “差不多吧,互联网算是最适合风投资金进入的领域,我觉得你们这笔资金可以在这方面做文章。”沙正阳点点头。 国内互联网产业已经要进入沸腾前夜了,小马哥的腾讯已经略窥雏形了,当然还稚嫩得很,甚至还在勉力挣扎中,连电讯盈科和idg都没有进入,他们的第一轮融资也还没有到,国内电子商务第一人王俊涛的8848也还没有踪影,但它的后台连邦软件却已经开始崛起了,而联众也没有出现,至于百度和阿里巴巴更是没影儿。 但无论如何,互联网基因带来的躁动气息已经开始四处弥漫,很多局外人都能感觉得到,夏侯子几乎每周都要和沙正阳通电话,通报当下互联网领域的新鲜事儿。 正因为如此,沙正阳也一直在思考,既然自己已经成为了汉川省发计委副主任,这个蝴蝶翅膀是不是可以让汉川和汉都也能在这一轮互联网大潮中获得一个机会呢?中国的硅谷或者班加罗尔?又或者成为一个独具中国特色的互联网之都? 他觉得哪怕未来达不到那个高度,但是只要自己朝着这个方向努力,那么让汉都感染上一些一些互联网气息,让汉都成为国内最具互联网基因的城市,自己还是可以有所作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