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三十九节 皮里阳秋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三十九节 皮里阳秋

沙正阳暂时不分管任何处室的消息在党组扩大会之前就已经传遍了省发计委。 这年头任何消息都保不了密,再说了,这也没有必要保密。 但不分管任何处室,就很耐人寻味,究竟是当成一个主任助理来使用,还是因为有其他特定原因?这也让很多人急于想知道。 康广量当然不会去专门解释什么,也懒得解释,来了发计委一年多,他对发计委这里边的水深水浅也有大略知晓了,机关里边这帮嚼舌头的人哪里都免不了,特别是发计委这种大部门,更是一有风吹草动,立即不胫而走。 党组扩大会议其实也就是委领导加上处室领导,一般说来都是中心组学习时那帮人,当然在会议内容上有所区别。 中型会议室里长条桌分成了两圈,内圈居中本来可以安排三人座的只摆了一个铭牌,自然就是康广量的,而分列两边的就是委领导的铭牌了。 沙正阳的铭牌摆在靠右最后一个,走进会议室的沙正阳第一时间就看到了自己的铭牌,也很自然的就走了过去把茶杯放在了桌上。 要说沙正阳对发计委领导一个都不认识也不对,起码现在的发计委领导里边,有四个人他都是见过面的。 比如分管能源矿业处的副主任穆天然,在长河集团免不了要打交道自然认识;还比如副主任周建生,分管商业贸易流通处,当时沙正阳还在东方红工作时就打过交道,只不过对方那个时候还是商贸流通处处长,现在已经是副主任了。 像分管农村经济处的张园,他也见过,真阳报批蔬菜基地时他也见过,但是却没有多少交道。 一些处室领导他也认识,比如能源矿业处处长尚金勇,他原来是副处长,处长陶和建高升到宛州担任副市长去了,他就接班了。 所以当沙正阳一进会议室里,会议室里已经到了的几个人中立即就有人招呼沙正阳了。 “沙主任。”沙正阳一看,是尚金勇。 “尚处长,好久不见了。”尚金勇和前两任处长关系都处的不错,晁汉忠和陶和建两人却是水火不容,只不过现在这二人都已经离开了发计委了。 “是啊,听到您到发计委来工作,我都惊了一跳,然后喜出望外啊。”尚金勇情商很高,一边走过来,一边很热情的道:“沙主任,可能您刚来,这几位您也不熟悉,我替您介绍一下,都是咱们委里边的中流砥柱人物。” 尚金勇在委里边中干中算是资历比较浅的,刚升任处长,而其他几位都是任职几年的老中干了,发展规划处处长季振洋,利用外资和境外投资处处长雍克楠,高新技术产业处处长斯连诸。 发展规划处是发计委里边相当重要的一个处,如果说政研室灵魂,办公室是神经,发展规划处就是大脑,国民经济综合处就是心脏。 一番寒暄之后,沙正阳才的好像利用外资和境外投资处处长雍克楠也是打过交道的,因为长河集团走出去战略也要和发计委打交道,只不过因为长河集团对外投资额度太大,直接是省政府这边引着长河集团上报国家发计委,省发计委这边只是帮着跑了一下程序。 高新技术产业处处长斯连诸是个文质彬彬的眼镜男,年龄大概在四十出头,一看就应该是工科男出身的知识分子,只是不知道对方对高新技术产业这一块究竟有多深的了解。 沙正阳刚来得及和三个人说几句话,陆续就开始进来了人,看着穆天然和另外一个白短袖男子并肩而入,沙正阳也就和几个人打了招呼,然后走入内圈,穆天然也看到了沙正阳,脸上浮起笑容,疾步过来,“正阳主任先来了,对了,这一位谢文基主任,你可能还不认识吧?文基主任,这是正阳主任,……” 人开始陆续进来,沙正阳和谢文基刚握了手,又有两位进来,一个副主任张园,另一位他也不认识,估计应该是排名第一的副主任袁明葆。 不出所料,那一位头顶略秃的男子走到了袁明葆的铭牌前,而张园也看到了沙正阳,挥手微笑,沙正阳也主动走过去,“张主任。” “正阳主任来得找啊。”张园和沙正阳握了握手,“康主任提前说了,我就是没见到人,嗯,这一位,嗯,袁主任,这一位是沙正阳,……” 和袁明葆的目光相交,对方目光中很有力,点点头,主动踏出两步上前,和沙正阳握手:“久闻大名了,一直没见过真人,今天可算是见到了,……” “袁主任太过誉了,我哪儿能当得起,……”沙正阳握住对方的手,谦虚但不失大方,“袁主任在省政府工作多年,各方面经验丰富,我到发计委工作,正该向袁主任好好学习。” 袁明葆目光流动,微微点头,“相互学习,相互学习,……” 当康广量踏入会议室时,会议室里嘈杂的声浪迅速偃旗息鼓,而当康广量坐进椅中时,基本上就是一片肃静了。 “开会了。”康广量环视一周,然后迅速收回目光,语气平淡无奇,“这一次党组扩大会议,主要议题有三个,一是学习省政府常务会议和省政府办公会议的相关精神,第二是,结合当前形势发展,如何做好发计委下一步工作,第三是既一些专项工作要做一个布置,……” 沙正阳很认真的比较着康广量和林春鸣的区别。 林春鸣担任宛州市委i书记时,康广量则是涪岗市委i书记,照理说,这两位条件相若,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康广量还略占上风,涪岗的经济表现当初是要强于宛州的,但林春鸣在宛州任上却表现的格外突出,而康广量虽然也在涪岗表现不错,但经济增速连续被宛州超越,而宛州也凭借着其雄厚的工业基础和远胜于涪岗的总人口基数,gdp迅速追上了涪岗,这种反差让林春鸣终于在最后的较量中脱颖而出到了嘉州。 而康广量则成了背景墙,到了省发计委当主任,当然这个位置距离副省级也就是一线之隔,可以说康广量只要不犯原则性错误,一个副省i长基本上铁板钉钉跑不掉的,但问题是现在人家林春鸣已经是常务副市长了,等你当副省i长时,弄不好人家都是副书记了。 听着康广量传达着省政府的政策精神,沙正阳感觉康广量这个人虽然谈话中有条不紊,不愠不火,很是理性冷静,但是却缺乏一种感染人影响人的人格魅力,这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领导艺术的一种不足,当然,应对日常工作肯定是足够了,但是你要做得更好,就有点儿欠火候了。 康广量的声音和语气都很平淡,没有多少起伏,甚至还有点儿冷意,这容易让人产生敬畏感,但却很难打动人激励人。 会议散了,显得波澜不惊。 康广量没有宣布沙正阳的工作分工问题,而只是提出让沙正阳去带队对全省涉及到新兴产业和战略核心产业等领域的发展状况,这个提议出来,的确让很多人惊诧莫名,不理解康广量有什么考量。 不过很多人也注意到沙正阳面部表情很正常,似乎早已经对此有预料,甚至还很赞同的模样。 “段主任,康主任对我的下一步工作要求很高,可能他都和你说了,下一步调研工作,政研室要出一位副主任,看看你们办公室能不能……” 沙正阳话音未落,对方已经把头要得如同拨浪鼓一般,“沙主任,政研室出人没问题,但是办公室这边就是爱莫能助了,我们这段时间有一位副主任在休假,其他人手里工作量也很大,恐怕很难……” 沙正阳心中一咯噔,这家伙可是有点儿猖狂啊,甚至不等自己把话说完,立即就把话题中断,这未免也太有恃无恐了。 “段主任,如果办公室副主任的确忙不过来,那就请你通知办公室来两个年轻能干的干部,按照程副省i长和康主任的要求,时间紧,任务重,我们要在一个月之内针对我们汉川的产业经济发展来拿出相应对策,战略新兴产业更是重中之重,……”沙正阳语气冷了下来,他几乎可以肯定,这一位是有些针对自己了。 “抽两个人?”段非皱起眉头,似乎很为难,“沙主任,恐怕真的有些困难,你也知道……” “真的很为难?”沙正阳微笑着点点头,问道。 段非心里微微一跳,但是随即稳住阵脚,一脸诚挚:“真的,沙主任,我……” “行了,我知道了,那我自己想想办法吧。”沙正阳很爽快的同意了,毫无不渝之色,甚至一脸理解模样,“我在政研室这边想想办法。” 见沙正阳如此好说话,段非反而有些心神不宁了,一直到沙正阳离开,他都还在给自己打气,自己也是实话实说,本身就缺人,没什么大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