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四十节 短会,风格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四十节 短会,风格

对于段非的挑衅,沙正阳并不太在意。 每个单位都有这样的人,也不是每个人都是虚怀如谷胸襟如海。 从对方的年龄也能看得出来,四十五六,正值壮年,估计也应该在委里边算是资深中层了,觉得这一次是天赐良机,没想到自己横空出世,大概是觉得自己占了他的位置,没有自己,也许就该是他了。 不得不说对方头脑可能简单了一点儿,一个省发计委的副主任,怎么可能是我不来你就能上这么简单的事儿? 省里这一轮人事调整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岂是二人之间的博弈争锋? 不过沙正阳也知道对方能干到办公室主任这个位置上,肯定还是有几分业务水平的,好像对方还在固定资产投资处和地区经济处担任过处长,辗转三职,也难怪对方这样不忿。 办公室不愿意出人,那就要在政策法规处(政研室)想办法了,另外也可以考虑在高新技术产业处那边找人。 沙正阳估摸着一个月之后高新技术产业处应该会归自己分管,正好可以借这个机会筛选一下。 至于说工业处,那份量太重,他还有些犹豫,一旦分管,可能就要被套住很大的精力,而他现在更想集中精力在高新技术产业这一块上做好文章。 因为党组扩大会上康广量提了要对全省新兴产业和战略核心产业进行一次摸底调查的事情,沙正阳在政研室要人很顺利,一个副主任带队,外加三个年轻干部,当然年轻也是三十好几了,不能和沙正阳比。 高新技术产业处那边人手比较少,但是还是来了一个副处长,另外带了一个人。 说干就干,下午沙正阳就把定下来的人召集在了自己办公室开始着手开会研究下一步的工作,可谓雷厉风行。 看了看表,沙正阳示意大家入座,“那我么就开始开会了,我这个人素来主张开短会,直接说事情,说完就干,待会儿康主任还要过来强调一下,所以我们争取在半个小时之内结束,我来先讲,控制在十五分钟之内,你们二位一人给你们三分钟,有什么问题提出来,然后康主任来强调一下,……” 办公室还没有安排哪一位跟沙正阳,沙正阳也不问,没秘书他一样工作,甚至还能更自在,就怕他段非不敢这么干。 政研室副主任陈□u和高新技术产业处副处长王守培交换了一下眼神,都注意到了对方眼中的惊异之色,这一位还真的是特立独行啊,半个小时开个会,甚至还把康主任的讲话时间都包括进去了,这是要干啥? “那我先来说吧,我没打稿子,也就不谈什么组织架构,立意高远领导重视这类废话了,就说我们下一步要干什么,大家记忆好就在脑子里过一下,如果觉得需要笔记,记几个要点和要求就行,我这人开会不主张那种长篇大论滔滔不绝,当然吹牛聊天那是另说,……” 沙正阳的话把在座的人一下子都逗乐了,开会别长篇大论,但是吹牛可以,这位新来的副主任有点儿意思。 “这一次摸底调研可能大家都清楚背景,中央准备要在近期要出台一个关于新兴战略产业和重要领域的关键核心产业方面的一系列政策,我的理解,这可能是针对未来我国加入wto后可能会面临来自国外高科技产品和具有技术优势工业产品冲击的一个防患于未然之举,同时也是进一步提升我们国家在工业技术领域以及一些新兴产业话语权的战略举措,……” 沙正阳言简意赅,直入主题,明确提出了搞这项调研摸底的战略背景是什么,是来自中央可能出台的政策。 “大家不用多想,这项政策我在中央大型企业工委上挂锻炼时就开始酝酿,我本人也曾经参与了一段时间,嗯,从国家发计委下来到我们汉川任职的程省i长对这项工作很清楚,所以非常重视,专门向周书记和王省i长作了汇报,省委省政府也高度重视,所以才责成我们省发计委要抢先对自己家底进行摸底,以便于下一步能够以最快最优的方式对接中央政策,抢占先机。” 陈□u和王守培微微点头,这和他们了解到的情况一致,只是没有这么细致,省委省政府的确对此格外重视。 “对新兴战略产业和重点行业的关键核心产业的界定划分,我们暂时不宜划得太详细,在下一步我们在全省的调研摸底中,宁肯宽泛一些,等到回来之后,我们再来细化甄别,所以以我个人的理解,新兴战略产业包括电子信息技术产业、高技术的材料产业、新能源产业、新兴战略装备产业、生物药物产业,划分比较宽泛,一些细分产业该不该划入,我们拿不准的先划入,后面来甄别剔除,……” 陈□u和王守培都和其他人一样都在认真记录。 “那么我们再来说说重点行业的关键核心产业,这一块更不好划分,但我们可以有一个初步的界定,凡是对我们国民经济具有重要地位,或者说国外对我们在这些领域可能会采取技术封锁的产业,包括传统产业,都应当纳入。比如,机床产业,比如航空发动机产业,比如一些尖端的有色金属冶炼技术产业,一些技术含量高的化工产业等等,都应当纳入。” 沙正阳斟酌着言辞,“当然,并不是说纳入就肯定会获得什么样的政策支持,这也要和中央的政策来对接,现在我们列入,也许几年后会剔除或者增加,这些都是会随着经济发展时间推移而发生变化的,……” “在我们到各地市的产业调研中,我强调一点,不分任何性质的企业,不管是央企还是省属国企市属国企,还是外资企业、合资企业以及私营企业,都要纳入其中,这其中也还要包括一些和研究机构和教育机构在合作进行研发的个人单位和企业,都要纳入,所以这项工作要求很高,下一步你们在和地市的同志对接研究摸底调查方案时一定要把这个问题说清楚,要让他们认真摸排,……” “好了,我要说的就说完了,归根结底,这也就是一个摸底调研,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要求责任心强,作风细致,我想能做到这两点,工作就可以圆满完成!” 就这么完了?陈□u和王守培都有点儿惊诧莫名,没有啥思想重视,组织保障,也没有什么提升站位,分工合作,就简简单单的一番话,看看表,才十分钟,这可真的是短小精干。 “老陈,老王,你们如果有问题,说说,没问题,我就去请康主任来强调。”沙正阳自顾自的道:“具体分工,我已经拿出来了,我跑汉都,争取一周之内跑下来,你们两位一个跑汉西,一个跑汉东,我争取这边结束之后能赶上你们跑几个重点地市。” 陈□u和王守培都没啥话说,康广量来倒是说了十来分钟,总而言之,会议时间的确控制在了半个小时之内,真真正正的短会。 “有点儿意思。”陈□u夹着笔记本和王守培出门,一边笑道:“十分钟讲话结束,这么重要一项工作,据说是书记省i长都专门和康主任交代了的,就这么布置下去了,但你一琢磨,觉得人家都讲到了,讲清楚了,这也是水平吧?” “那是,你以为人家三十岁不到坐上这个位置真的是碰运气捡来的不成?”王守培也笑道。 “是啊,可有的人就是觉得人家是运气好碰上的呢?”陈□u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的讥讽味道。 王守培心中一动,但是却有意没有去看对方的表情,陈□u是从办公室被撵到政研室的,他和段非的关系很恶劣,看样子段非的一些小动作也已经被人觉察了。 不过这不关王守培的事儿,tait不想去掺和。 段非很受康广量的信任,虽然人心胸狭隘了一点儿,但是你不得不承认这家伙各方面能力都很强,在办公室把各项工作都安排得紧紧有条,也是康广量来发计委之后最先向康广量靠拢的人,堪称信重之人。 这种办公室政治在偌大一个发计委里边很正常,数百人的单位,加上直属单位,里边要是没点儿风浪,这还能叫发计委? “呵呵,老陈,咱们就别管人家怎么看了,沙主任交代下来了,咱们各跑一片儿,把自己手里工作干好,拿回来别让沙主任不满意就行,别人要怎么折腾,自然有规矩。”王守培也很轻描淡写的回应了一句,既不得罪对方,给了回应,也不去牵扯什么。 陈□u自然明白对方话语里的意思,干好手里工作才是正经,至于其他,未来有的是机会。 默默地点点头,又看了一眼走出来的办公室,陈□u不再说话,握紧手中的笔和笔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