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四十二节 硕果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四十二节 硕果

利用这几天的缓冲期,沙正阳回了一趟长河集团。 顺带也把车送了回去。 本来这辆凌志用得挺顺手,沙正阳还真有点儿舍不得,但离开了,而且到了发计委,再用企业的车,如果是中层干部也许没人在意,就算是查到,也能找个理由敷衍过去,但是作为委领导,这就不合适了,沙正阳也不想因小失大。 傅蕾再三劝他先用着,等委里边车宽裕了再说,但沙正阳没有接受,还了回去。 其实如果发改委以单位对单位的名义借一两台车给单位用也没啥,委里边也有两台就是从长河集团和伊东煤业借来的,而且已经借了好几年了,一台丰田巡洋舰,一台日产途乐,都是用于跑野外的越野车。 问题是凌志要借来归谁用,委里边领导的车除了康广量的车是专车专用,其他副主任们的车名义上都没有专车,但实际上哪位领导用哪辆车也都基本确定,甚至连司机都是固定的,只是对外说没有固定罢了,就像秘书一样,要讲求一个规矩。 若是这辆凌志借了过来,让沙正阳用,那其他领导怎么想怎么看?若是留在办公室公用,那又何必? 所以沙正阳大大方方的把车退了回去,委里边现在只剩下两台半新旧的桑塔纳2000还没有固定归谁用,沙正阳也不在意,能用就用,不能用就想其他办法,太相信康广量不会坐视不管。 集团还是那样,沙正阳并没有去别处,直接到了钟广标办公室。 晁汉忠又去了阿斯塔纳,估计还要呆半个月才回来。 鲁同浩去了福州,正在和福建方面商量组建公司后续问题。 “还行吧,老鲁工作精力旺盛,扛起了重担。”钟广标已经接受了现实,显得很平静,“老赵也在逐渐进入状态,思维观念也在慢慢改变,我告诉他,现在不能还以投资公司那边的心态来考虑问题,我们是做实业的,实业才是根本,只有先把根本筑牢,我们才有底气去面对任何挑战。” “那赵总怎么看呢?”沙正阳很好奇,把钟广标和赵文轩这两个经历、性格乃至原来接触的工作范围都完全不同的人搭配在一起,也不知道到底是能产生一加一大于二还是内耗过剩的结果,只有等待时间检验了。 “怎么看?嗯,表面上还是认可,但实际上如何,我也说不准,走一步看一步吧,不过出海战略他还是赞同的,没有充裕的原油来源,我们做什么都会受人遏制。”钟广标对这一点还是很清醒的,“这是‘基本国策’,不容改变,也不可能改变。” “如果要收购奥尔斯克炼油厂,再加上后续阿克陶管线和里海沿岸勘探权,这些投入会相当巨大,而鲁总还在不断攻城略地开辟战局,这些都意味着巨额的资金投入,如何调配资金,究竟是采取上市还是发行企业债券来筹集资金,我觉得赵总在这方面是专才,钟总可以借重他这方面的资源和力量,我相信赵总也不愿意看到长河萎靡不振。” 沙正阳的建议让钟广标微微心动。 这个问题他考虑过,但是始终有些担心赵文轩在这些问题上刁难,但沙正阳这么一说,钟广标也觉得可能情况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糟糕。 “合则两利,斗则两败。”沙正阳继续道:“您这边自然不必说,您都是董事长了,大可不必过于计较,而赵总那边,他也还算年富力强吧,恐怕也是想要有一番作为的,我听说其实他是更愿意到地市去工作的,到长河集团也许就是一个台阶,获得了一段履历。” 这话未必正确,但是赵文轩这段时间表现出来的善意沙正阳还是能感受得到,并没想最初自己担心那样扯自己后腿,各项工作也能有条不紊的推进,特别是对鲁同浩确定出任常务副总之后,也很平静的接受,甚至表示欢迎。 “对了,正阳,你觉得长河可以考虑上市了?”钟广标沉吟着道:“老赵也提过这事儿,我还在考虑。” “中石油中石化都一样在谋求上市,长河集团当然可以,当然我觉得长河集团未必要搞整体上市,可以先把长河石油上市,募集足够资金,加快海外战略,扩大对外并购力度,我觉得随着国内经济发展提速,对油气资源的需求还会持续大增,国外油气巨头们肯定也看得到这一点,所以越早下手越好。” 沙正阳不确定未来伊拉克战争会在什么时候爆发,不过按照推论,美国在页岩油革命尚未成功之前肯定是会想尽一切办法控制中东和石油资源的,那么伊拉克战争爆发是迟早的事情,早一年晚一年都会爆发,所以未来中东地区充满不确定,加上未来十年经济的景气期,使得对油气资源更为渴求,新能源时代尚未到来,这都会进一步推高油气价格,这种情形下,尽早控制获得更多的油气资源是绝对划算的。 “我也是如此考虑的,先把长河石油运作上市,另外按照你的判断,煤炭市场会在两三年后重新进入上升通道,那么现在开始做一些准备工作,把长流煤业、东神煤业和伏虎煤业的一些规划拿出来,先期运作起来,我甚至考虑是不是可以考虑将三大煤业进行整合,这样可能更有利一些,之前我和老袁就曾经探讨过。” 钟广标当然不是尸位素餐之辈,既然坐上这个位置,自然也想要做一番事业出来。 长河石油要上市要出海,那么煤业这一块也不能固步自封,也当要有所作为,现在煤价不振,算是一个蛰伏期,但未来一旦煤价进入上行通道,那么煤炭市场景气,煤业板块就大有作为了。 随着集团对煤价和煤炭市场的精准预判进而暂停了扩产,加之伊东煤业判断失误导致扩可能带来的巨大窟窿,甚至直接导致了伊东煤业老总向文博走人由袁增桥接手,钟广标也确立了在煤业这一块的话语权。 六月钟广标对三大煤业的一把手进行了轮岗调整,东神煤业总经理退休,长流煤业总经理何明德调任东神煤业总经理,伏虎煤业总经理霍云泰调任长流煤业总经理,长流煤业副总郭建川调任伏虎煤业担任总经理,完成了这一轮调整,牢牢控制住了煤业板块。 其中郭建川原来是钟广标担任长河能源总经理之后从集团安排过去担任长流煤业副总的,现在更是完成了到伏虎煤业担任老总的跨越,而何明德则是钟广标在省委党校学习时的同学,关系一直不错。 “这倒也是一个办法,不过钟总,如果三大煤业要整合成一家,省里会不会让煤业板块重新独立出来呢?”沙正阳含笑提醒。 亚洲金融风暴给整个亚洲经济带来了巨大冲击,韩国的财阀体系更是受创甚深,当然目前大宇集团还在强撑,沙正阳估计到明年大宇集团恐怕就要原形毕露,到时候中央还是否会支持类似大宇集团这样的多元化模式来冲击世界五百强就不好说了。 一旦中央改弦易辙,汉川省委省政府肯定也要跟随而进,长河集团可能还是回归到石化本业,而煤业这一块独立可能性极大,甚至长川实业甚至都可能独立出来,以建筑建材和房地产业为本业。 在沙正阳看来长河集团一分为三才是最科学合理的,长河集团还是应当回归石化本业,全力打造可以和中石油中石化竞争的石化巨头,而煤业这一块也一样可以专心致志的从事煤炭采掘、煤化工乃至煤电综合体,这样明显更合理一些。 而长川实业则彻底转化为和能源产业无关的建筑房地产企业,利用未来的房地产十年黄金期来发展壮大,力争发展成为如万科、保利这一类的地产集团。 “独立出来也不是坏事,正阳,你不会觉得我连这点儿胸襟都没有吧?只要对企业发展有利,长川实业独立出去我也一样支持。”钟广标没好气的看了对方一眼,“你是来帮傅蕾试探我?” “不,不是。”沙正阳赶紧否认,“现在长川实业还要依靠集团的大力支持呢,要在京沪开展业务,资金上的巨大需求,没有集团鼎力相助,根本玩不住。” “这只是暂时的吧?我看傅蕾气势信心都很足,对在燕京的项目充满信心,她说明年长川地产就能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我上个月去燕京开会也去实地考察了,他们的力度和效率很高,傅蕾和辜科凡都很不错。”钟广标沉吟着,“你确定的把京沪发展作为基石,我觉得是有道理的,京沪的消费群体和消费意识,都不是内陆地区可以相比的,哪怕是汉都,都相差甚远,深耕京沪,能够让企业滚动发展速度上快太多。” “但那对于一座城市来说,却未必是好事。”沙正阳幽幽的补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