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四十五节 关键产业,核心技术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四十五节 关键产业,核心技术

沙正阳的摸底调研之旅是在三天后开始的。 他给自己确定的时间是一周,但是很显然这不可能,最后确定为四天,七个单位和企业,其中包括一所科研院所、一所大学,五家企业。 新兴产业和重点行业里的关键核心产业,这个界定目前中央尚未拿出来之前,只能是自己跟着感觉走,在这一点上沙正阳也在会上说过,不过他也给陈□u和王守培交代了,适当放开,只要是觉得在技术含量上具备发展潜力和有独到优势的,可以放宽。 对于汉川省来说,只要能在国内具有领先优势和竞争优势其实就可以算得上是汉川省的关键核心产业,当然要囊括在那个大范围之内,你不能说你家具制造业也是关键核心产业,但是如果说家具制造业所涉及到的化学产业或者雕刻机械产业,那就另当别论了。 汉飞集团、汉航发动机集团、华西科大、中科院汉都分院、汉都工业机械集团、铁道部汉都机车设备厂、汉都化工厂、康华自动化设备仪器有限公司、东华生物材料有限公司这几家成为沙正阳调研摸底的重点。 “这是液压凿岩台车生产车间?”沙正阳背负着双手,看着正在进行组装的工人,默默的点点头。 “是的,这种液压凿岩台车是目前我们公司销售状况最好最受欢迎的产品。”汉都工业机械集团总经理徐志刚点点头,一边介绍道:“目前订货量已经超过五十台,……” 汉都工业机械集团是汉都市最大的工业企业之一,职工超过3500人,就目前来说,工厂效益还算过得去,不过随着市场竞争日益加剧,汉都工业机械集团现在也面临着市场销售疲软,研发能力跟不上的困难。 “这一类液压凿岩台车主要用于那些领域?”沙正阳问道。 “还是常规的交通建设企业,比如在山区的作业。”徐志刚介绍道。 “刚才参观的掘进机系列,我个人感觉的前景应该更大,你们公司难道就没有考虑过在掘进机的研发生产上加大力度么?” 沙正阳对徐志刚的印象不错,这是前世中的熟人,一个做实事的人,前世中徐志刚带领汉都工业机械集团在经历了1998年到2002年的艰难期之后逐渐走出了低谷,他曾经和担任汉都市委办主任的沙正阳谈起过,当年错失了在掘进机项目上的发力,导致汉都工业机械集团始终只能停留在液压凿岩台车领域称雄,但是却再无法在掘进机领域和其他企业竞争,这是最大的遗憾。 当然这个遗憾也并非是徐志刚个人造成,而是因为当时汉都市面临国企改革,汉都工业机械集团本身面临的困难也很大,为了保住不减员不降收入,企业不得不削减了在掘进机研发上的投入,所以最终没有在后续十多年里高铁和高速公路以及地铁狂潮中带来的对掘进机(盾构机和tbm)巨大需求中分得一勺羹,也使得汉都工业机械集团未能在规模和效益上实现双突破。 这一次沙正阳也是专门选择了汉都工业机械集团作为一个自己的调研摸底单位,就是要搞清楚现在汉都工业机械集团的状况,因地制宜的提出一些扶持和支持措施来。 徐志刚眼睛一亮,原本他对这个新走马上任的省发计委副主任没太多好感,三十岁不到,在长河集团镀了一下金,居然就到发计委担任副主任来了,现在更是拉起花架子来搞什么产业调研,这让他很不感冒。 本来他只想安排一份副总来作陪的,但是副市长苏丽慧专门打招呼,务必要高度重视沙正阳的调研,这也让徐志刚很是无奈。 但现在看来,这一位沙副主任似乎并非是想象中那种搞花架子的角色,起码问问题还能问到节点上。 “嗯,沙主任,这个问题问得好啊,问到了我的心坎上了。”徐志刚叹了一口气,本来想去摸烟,但是突然想到这是在车间,又收回了手,“今年经济形势恐怕沙主任比我更清楚,全国经济增长势头不太好,必然波及到各个领域,我们的液压凿岩台车销售算是不错了,但比起前两年的增速仍然有所下滑,而且我的观点和你一样,我们不能只把目光定位与液压凿岩台车这一类,还应当想办法开发技术含量更高、未来市场更大、附加值更高的掘进机产品。” “既然你们已经意识到了,那你们有什么打算?”沙正阳也站住了脚步,看了一眼徐志刚周围的一干管理层们,沉声问道:“是研发技术跟不上,还是技术储备不足,或者就是技术人才欠缺?有没有针对性的对策?” “沙主任,多方因素都制约了我们的这些美好设想。”徐志刚苦笑着用“美好设想”这一词语来形容公司的意愿,“你说的那几点都存在,比如研发技术我们其实早就有这方面的考虑,并从94年以来就开始着手,去年我国开始从德国进口了两台盾构机,我们大感振奋,国内的地铁建设开始提速,京沪两市不提了,其他一些大城市也都在开始着手发力,深圳马上就要正式开建地铁,而广州地铁2号线上个月已经开始正式动工开建,我相信随着时间推移和经济发展,城市交通压力增大,越来越多的大城市都会选择地铁来解决公共交通问题,汉都市委市政府早在去年就已经提出了建设地铁的想法,当然从汉都目前的经济实力和财政状况来看,估计还要两三年才能考虑这个问题,……” 徐志刚显然是在这个问题上做了相当深刻的研究,由此可见此人在眼光上还是很长远的。 “老徐,这一点我相信你看得到,我也看得到,很多人都能看到,汉都经济实力目前来看可能比起沿海城市要差一些,但是我相信汉都的潜力,而地铁这个东西适当超前并不是坏事,对于带动城市发展,助力城市科学规划都有意想不到的助力,所以你不要低估了省委省政府和汉都市委市政府的胸襟眼界和胆魄,嗯,话说回来,这对于盾构机和tbm这一类的掘进机产品的确会带来巨大的需求。” 沙正阳的话让徐志刚深以为然。 “是啊,正因为如此,我才是心有不甘。”徐志刚接上之前的话题,“技术研发上我们有一些储备,但是肯定还差得比较远,但比起国内其他同类企业,我认为我们还是走到了前列,只要市场需求,我坚信未来大型盾构机和tbm的国产化都是必须的,也是必要的,市场巨大,同时也这是国之重器,在技术储备上,我们也可以通过合作和学习,更主要还是靠自己的研发来实现突破,你刚才提到的人才问题,这一点上我们也有考虑,这些其实都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还是……” “最主要的还是资金?”沙正阳已经意识到了。 “没错,就是资金问题。”徐志刚坦然道:“我们本来是在和汉大工程机械系、清华大学合作共同研究这一项目,但是目前限于企业的经营状况,这个研究项目恐怕不得不暂时搁下了,……” 沙正阳默默的抹了抹下颌,一时间没有说话,他在思考这个问题。 “你们考虑过和建设企业合作么?”沙正阳问道。 “当然考虑过,但是沙主任你也知道这种研究项目,不是一两年就能见效的,五年都算是短的,七八年也很正常,投入巨大,哪家企业愿意持续投入?”徐志刚苦笑:“我们之前也和伊东煤建、东神煤建谈过,但都被对方拒绝了。” 伊东煤建是伊东煤业旗下建设企业,东神煤建自然不用说,现在都归于长川一建了,都算是背后有金主靠山的大户,但是很显然人家不愿意在这上面砸钱打水漂。 “嗯,众志建设呢?”沙正阳突然问道。 “众志建设?”徐志刚迟疑了一下,“东方红集团旗下那家众志建设?他们好像是主要以楼宇建设为主,进入道路建设的时间不长,我们没有考虑过,实际上我也不认为有哪家企业愿意在这上面来冒险,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吹来的,这本来该是……” “该是政府投入么?” 沙正阳摇摇头,“老徐,你这个观念要改变啊,政府可以有政策支持,但是让政府直接出资,这不符合当下的形势了,你应该明白才对。” “这么说沙主任你这一次下来调研摸底也是带着尚方宝剑来的么?”徐志刚振作了一下精神,侧首问道:“能给我们带来一点多人振奋人心的好消息么?” “求人不如求己,当然作为省委省政府,肯定会对我们的优势核心产业提供政策支持,但关键是你们要能拿得出来让省委省政府放心的东西来。”沙正阳没有掩饰什么,“中央近期会有一些政策出来,我这就是来打前站,未来涉及国计民生的重点行业的核心领域,我们都要立足自我,关键技术都要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