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四十六节 鼓励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四十六节 鼓励

徐志刚陷入了沉思。 中央和省里有政策出来,这当然是好事,问题是这些政策却不能直接转化为现实的资本投入,对于汉都机械工业集团来说,现在缺的恰恰就是资本投入问题。 没钱你谈什么都有用,研发团队要研发资金,技术人员要吃饭养活一家老小,甚至你还要出去考察学习交流,这都要钱,甚至在关键时候你真是必须要收购一些专利技术要突破技术壁障,这些都是必不可少的。 但是沙正阳的话里边还是有很多活泛的余地,徐志刚不是那种只钻技术的领导,他能听出沙正阳话语里流露出来的支持意思,这就好。 “沙主任,我们集团是真心希望在未来的掘进机系列产品技术上彻底打破国外对我们国家的技术封锁,你恐怕也知道秦省秦岭隧道建设进口的tbm一台就是3.7亿,但是你不买就不行,不买你就没得用,如果我们能够生产,能为国家节约多少外汇?甚至我们还可以出口其他国家,这又能创汇多少?”徐志刚语气里充满了不甘和不忿,“我们现在落后,并不代表我们就没有这个能力赶上,只要能给我们资金和时间,我有这个信心能突破这个瓶颈,赶上日德这些先行者,但是现在我们企业也遭遇了困难,如果政府能够帮助我们纾解部分困难,我想我们就可以腾出更多的时间、精力和资金投入到这上边来,……” 沙正阳笑了起来,这才符合他前世中徐志刚的印象,既然不能这方面找到缺口,那么换一个角度来考虑,只要能帮助缓解企业在其他方面的压力,也相当于变相的支持了企业发展,这一点上省市两级是可以有所作为的。 “老徐,你的这些意见我记下了,到时候我会向省里领导反映汇报,另外在和你能汉都市委市政府交换意见时,我也会提出来,我的观点不变,坚持技术先行,核心技术必须掌握在自己手中这是原则,另外,我个人也有一个建议。”沙正阳沉吟了一下,“和建筑企业合作其实可以是一条路径,一来他们是实际使用者,产品出来了,效果反馈他们最直观,另外随着我们国家建筑企业的发展,在各方面对先进设备的需求也会日益增长,这一点上我想双方的目标是一致的,只要去谈,一家不行两家,两家不行三家,总是能找到合适的合作伙伴的。” 见沙正阳说得这样恳切坦率,徐志刚也有些触动。 他听得出来,对方是真心希望集团能在掘进机系列产品上有所突破,对于未来因为高铁、高速公路和地铁领域的巨大需求,判断也是准确的,这一领域的掘进机(盾构机和tbm)产品国内都还是一片空白,而国外也只有少数几个西方发达国家能生产,所以只要在这个产品上获得突破,那么不但市场广大,同时也算是为中国这一类工程机械产品走出国门打开了一扇门。 “另外老徐,我个人意见,你们这个项目不宜停下来,而且还应该加大力度,从技术到人员到资金,都应该优先保障,我知道现在企业面临的困难,但是你们也应该看到企业面临困难是暂时的,而且其原因很大程度还是因为企业在产品的竞争力和丰富程度不够,砍掉一个研发项目看似能节约一些资金,但是这却是断自己的根,没有具有先进技术的产品,何来竞争力?产品没有竞争力,企业只会陷入恶性循环,会更困难,所以暂时的困难我们应当想尽一切办法挺过去,而不是自掘坟墓,……” 沙正阳的话很中肯,徐志刚也知道,问题是现在企业面临的困难也是摆在面前的,要从企业再抽出数百万甚至上千万的资金来投入这方面的研发,显然是先在的汉都机械工业集团难以承受的。 “沙主任,不瞒您说,您说的都在理,问题是公司现在的确困难,恐怕……”徐志刚有些艰难的道。 “老徐,我知道你们现在困难,这样,我希望你们在坚持三个月,三个月内,我会想办法替你们找到一条门路来解决后续研发资金问题,怎么样?”沙正阳思考了一下。 “三个月?!”徐志刚有些疑惑,他不是小觑对方的能耐,这是要实打实投入资金的,在徐志刚看来,在完全看不到希望的情形下,没有谁会愿意来把钱投入这个无底洞。 “对,三个月,如何?”沙正阳点头。 徐志刚思考了一下,又掂量了一阵;“那行,沙主任,那就三个月,多一天都不行,三个月内我会继续按照原有计划支持这个项目推进研发,但是三个月内你没有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砍掉这个研发项目是不可更改的决定。” “好,一言为定。”沙正阳也不多言。 在汉都机械工业集团调研了半天,中午在厂部食堂吃了一顿便餐,整个过程中沙正阳都在不断的和汉都机械工业集团的管理层和技术高管进行沟通交流,重点还是探讨汉都机械工业集团的未来产品方向和定位。 在沙正阳看来,徐志刚的思路还是比较准确的,那就是确保自身产品的技术上的领先性。 虽然在掘进机系列产品上徐志刚有意放弃,那是因为掘进机这个产品在徐志刚看来汉都机械工业集团的技术储备不足,风险难以控制。 虽然和汉大、清华有合作,但是这个研发投入是长期持续且巨大的,汉都机械工业集团的投入风险很大,有可能最终竹篮打水一场空。 而凿岩台车不一样,这个系列一直是公司的优势产品,在全国市场上也是占据着第一位,在这方面的研发投入可以确保自身产品的技术优势一直保持领先,所以在这一块的研发投入上徐志刚是至始至终从未撂下,就是要确保在这一块上的绝对领先,甚至要和国际先进水准看齐,这也是汉都机械工业集团赖以生存的根本。 汉都机械工业集团不是看不到掘进机的巨大市场前景,也不是没有愿望在这方面有所突破,关键还是底气不足,各方面都欠缺,又赶上了这个时间节点上,所以就有些吃不住劲儿了。 但沙正阳知道只要挺过这一关,未来十多二十年,巨大的市场需求让日德等国的tbm和盾构机在中国市场上吃得钵满盆肥。 前世中国内的掘进机系列产品的研发则要七八年后才开始由中铁重工和铁建以及北方重工这些企业开始着手,而真正要出成果那都是十多年后的事情了。 可这十多年恰恰是中国高铁、高速公路和地铁建设狂飙突进的时期,高速公路就不用说了,二十年之后几乎成了全国各省每一个县份的基本配置,再想一想中国高铁的从无到有再到世界第一,想一想中央为了限制各大城市的地铁建设而不断提高修建地铁的经济指标和财政指标门槛,即便是这样仍然无法遏制各地建设的地铁冲动,城市化的巨大需求迫使各地政府都要在解决交通瓶颈问题上做文章,这就带来了巨大的市场。 无论是盾构机还是tbm的需求都相当大,如果能在这一块上突破,这绝对对汉都来说是一个支撑得起一个值得扶持的战略核心产业。 在沙正阳调研结束离开时,徐志刚按照沙正阳的要求提供了汉都机械工业集团的基本情况和技术优势以及未来的发展规划,虽然都是老一套,但是也能看出汉都机械工业集团的一些思路,沙正阳觉得还是有些价值。 这家企业近十年来一直持续在技术研发上投入巨大,为此也让这家原来在汉都市也不过是一家相当普通的机械制造企业一步一步成长成为国内排行前十的工程机械企业,尤其是在凿岩台车这一类产品上更是独步全国 这样一家在某些方面有点儿像华为的企业如果都不能够发展壮大起来,在沙正阳看来那太可惜了,只要予以适当的扶持,这个企业未来完全有机会成为卡特彼勒和小松这一类的国际知名的大型工程机械企业。 梁锦柏一直在注意观察着这个只比自己大一岁的上司。 这几天的调研他都非常仔细认真的琢磨对方这几天行动的每一个细节,他觉得从这些细节中能够发现对方的成功之处。 他注意到沙正阳对汉都机械工业集团十分重视,特别是提到了掘进机这个产品的研发,在这个话题上起码耗费了两个小时来和对方的总经理进行探讨,为此还承诺要为对方解决问题以促进对方不能放弃这个项目的研发。 在梁锦柏看来,自己上司的行为已经超出了一般的做法,让他颇感诧异。 作为发计委的领导一般说来你可以管宏观,具体到一个行业就算是下线了,当然就某个特定项目或者企业,也说得过去,但沙正阳的具体细化程度就太细腻了。 梁锦柏也在思考这其中的深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