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四十七节 见猎心喜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四十七节 见猎心喜

在梁锦柏看来,似乎自己这位上司内心深处早就有了一个明确的目标范围,哪个行业,哪个领域,甚至哪家企业的哪个方向,他心中都早有定数,一旦进入便迅速能和这些企业的负责人谈到一块儿,并迅速找到切合点,这种能力简直让人叹为观止。 在汉飞集团和汉都航发集团两家企业调研时,沙正阳也是如此。 简单调研和讨论之后,就谈到了大型民用飞机的价值和意义,探讨了十多年前下马的运10给中国航空工业带来的巨大遗憾,虽然当时运10的下马原因相当复杂,很难一言以蔽之,但是就目前中国经济形势和发展态势来看,立即启动民用大飞机的研制计划已经迫在眉睫了。 汉飞集团早就有这方面的考量。 当然仅凭汉飞集团一家是难以扛起这样巨大的重任的,这需要由中央来部署决策,但作为汉飞集团来说,他们可以从技术、规划甚至舆论上先做一些准备,甚至也已经有这方面的想法了。 而这个想法也不是汉飞集团一家有,包括国内其他很多领导干部和专家学者也都有此想法,关键在于能不能付诸实施。 所以沙正阳在和汉飞集团主要领导进行谈话沟通时明确提出中央在确立重点行业的关键核心领域产业时明确民用大飞机是重中之重,先进的航空发动机,比如大涵道比涡扇发动机,同样是重中之重,未来中央会在这些重点行业的关键核心领域予以大力支持,希望企业尽早在这方面进行技术、人才等方面的前期准备和储备。 没有人知道沙正阳这番话是否有依据,但大家都知道作为一个省发计委的副主任,而且是刚从中央挂职锻炼回来的政坛新星,不可能那自己的仕途前程来开这种玩笑,所以这也在汉飞集团和汉航发集团引起了很大的震动。 当然并不是你这番话就能让人家不顾一切的相信了,人家也有上级,作为央企驻汉企业,人家也会通过他们的渠道来了解,沙正阳也不担心,他相信自己当初草拟的那个问题在国务院已然获得了认同,拿上中央去,一样也会获得通过。 现在他做的不过是让他们早一些有思想准备,而省里也愿意在这些方面予以力所能及的支持,帮助他们步子迈得更大,未来配套也能做得更好。 汉都作为中国航空工业的重要基地,具有飞机制造和航空发动机研发生产能力,同时也有一大批为之配套的企业,当然在沙正阳看来,这种配套能力还远远不够,无论是研发能力还是生产能力,比起诸如波音也好,空客也好,甚至比起巴西航空工业公司来说,都还欠缺甚多,所以当务之急就是要先给企业指明方向,吃下定心丸,然后由下至上促成这些企业在大飞机和先进航发上的舆论推动和技术准备,尽早启动这些项目。 汉川省能做的就是从政府层面来呼吁,大力发展航空工业,避免这一事关国计民生的重点行业被国外企业所控制,尤其是这还涉及到军事领域,更是不可假手于人。 当然汉川省的目的也无需遮掩,那就是要利用国家独立自主的发展航空工业将汉都打造成为中国最重要的航空航天工业基地,推动整个航空航天工业成为汉川省的一门支柱产业。 梁锦柏猜得没错,其实沙正阳内心早就有了一个大概。 前世在汉都工作那么多年,尤其是后来几年一直在汉都市委办工作,他对汉都的产业发展尤其是工业这一块可以说是了如指掌,汉都工业的优势产业是哪些,支柱产业是什么,他都如数家珍,当然那是前世中,而且是2012年以后的情况了,距离现在还有15年,大不一样,不过一些基本的东西还是没有变化。 沙正阳要做的就是进一步为汉都带来变化发展的产业添砖加瓦,同时寻找一些前世中汉都未曾把握住的机遇,比如与互联网相关联的产业,这样最大限度促成汉都在未来发展得更好。 ******* “哟,正阳,你这样子是黑了一圈啊,也不要太辛苦了,虽然时间紧,但是也得要注意身体。” 康广量看到沙正阳时已经是一个星期过去了,这一个星期沙正阳都在外边跑,虽然也知道沙正阳这一趟跑得很来劲儿,但是也没想到沙正阳竟然被晒黑了一圈,这让康广量很是惊讶。 年轻就是好啊,身体吃得消,这么大的暑热天,还能顶着太阳跑,没点儿身体底子根本吃不消。 “主任,时间太急,只有连轴转了,汉都我跑完了,下一步我准备参加另外两个组重点去看看昭阳、涪岗和宛州,嗯,还有秦都。” “也别太拼了,昭阳和涪岗该去看,宛州也可以看看,秦都有什么亮点么?”康广量随口问道。 昭阳的工业底子雄厚,涪岗则是省内在教育、科研和工业基础仅次于汉都的城市,当然这个仅次于差距还是相当大的。 至于宛州,虽然幅员辽阔人口众多,但是论工业底子是远不及涪岗和昭阳的,但宛州这几年发展速度很快,尤其是在家电产业和电子产业这一块上的迅速崛起,使得其经济增速一直保持着全省前列,迅速赶了上来,gdp甚至超过了昭阳,而与涪岗争夺全省第二的位置。 而秦都有什么?虽然煤炭资源丰富,但是也就是一个典型资源型城市,省里对秦都也不太看好,一直希望秦都能够找到转型的契机,但是这谈何容易? 见康广量的目光望过来,沙正阳也没打算隐瞒什么,以康广量的关系,要了解到这些情况也不是什么难事。 “主任,我还在燕京锻炼时,朱市长就来找过我,也谈到过当下秦都的困境,估计是省里主要领导也给他下了硬性任务要他这一任要着力实现秦都经济结构调整转型吧,所以他也到中央部委去寻找政策和项目,我和朱市长以前也有些交道,关系不错,也帮他出了点儿主意,他也很感兴趣,……” 沙正阳的坦率让康广量比较满意,“原来如此,我说老朱上个星期来我这里也在叽叽咕咕的说个不停,嗯,上个月云祥高官也提到了秦都现在的状况,要求咱们发计委要帮助秦都、郧州、蒲池和巴原这些经济结构较为落后的地市会诊,力争找出一条适合他们发展的路径来。嗯,你有什么打算,原来和老朱他们有什么考虑?” 既然康广量问起,沙正阳当然不会避而不谈,而且秦都要实现产业转型,本身也就需要各方面的支持。 “主任,秦都的情况的确比较具体,经济结构太过单一,自然条件也不算好,煤炭资源丰富是优势,但是如果不能把这个优势好生利用起来,一旦错过了机遇期,也许日后再想要追回来,恐怕就没机会了。” 康广量明白沙正阳的意思,“你是说要彻底丢开煤炭产业来另辟新路?可是你也提到了秦都自身条件很有限啊。” 沙正阳把自己之前和朱凤厚介绍的又向康广量作了一番介绍,惹得康广量都有些心动,“正阳,你判断新能源这一块未来市场会有那么大?” “新能源产业的未来前景是肯定很美好的,但是却未必会一帆风顺,因为前期像光伏产业的光能转化率、成本、工艺、政策支持等都会对整个市场有很大影响,就我个人判断,未来几年市场前景只能看好国外,尤其是欧洲市场,一旦欧洲市场生变,可能就会对光伏产业形成巨大压力,那就要看后期全球市场能不能形成抗压能力了。” 前世中光伏产业也是一个起伏甚大的产业,欧洲市场成为争夺的焦点,而一旦以德国为首的西欧市场在政策上出现变化,就会给包括中国生产企业带来冲击。 这种冲击不是其他因素能弥补的,几年寒冬下来很多光伏企业都熬不过去死掉了,而活下来的就能成为未来的霸主。 像中国这种西部地质气候条件都不太适合其他产业的广大地区,恰恰却很适合光能和风能利用,只不过需要统筹协调好这些清洁能源与化石能源之前的辩证关系,这又是一条非常漫长的道路要走。 沙正阳设想太远,康广量自然无法想得到沙正阳已经在考虑几年后的事情了,所以他对此倒是很感兴趣:“被你这么一说,我都有些心动,涪岗在这方面的条件也不差,尤其是在技术人次和设备等方面更具优势,……” “主任,您就不怕朱市长来和您拼命啊?”沙正阳笑了起来,“你可不是涪岗市委i书记了,你可是汉川省的发计委主任,你的综合平衡全省的发展啊。” 康广量也笑了起来,摸了摸自己的发型,“呵呵,见猎心喜了,唔,优先考虑秦都,但也不宜一棒子打死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