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四十八节 尴尬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四十八节 尴尬

此前王守培带着这个组在郧州摸底调研,结束郧州摸底调研之后与沙正阳汇合一道前往宛州。 在郧州汇合之后,王守培上了沙正阳的车。 “怎么样,老王,蒲池、巴原和郧州如何?”沙正阳问道。 王守培身体略显矮胖,他在这辆陆地巡洋舰中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让自己更舒适一些,这才道:“不太乐观。巴原和蒲池都是农业地区,工业基础欠缺,大多数都是一些传统的农产品加工、食品等技术含量不高的工业,即便是有一些较为有活力的企业,但一来规模不大,二来整体产业没有形成气候,三来潜力有限。” 这也在预料之中。 巴原经济近两年发展速度较快,但主要得益于巴原――通河河谷走廊地带发现了天然气资源,这几年天然气开采产业投入巨大,加上固定资产投资提速,带动当地经济的发展,但是在工业这一块上却乏善可陈。 蒲池就更不用说了,是全省最落后地区,山区,道路交通不便,人口也不算多,典型的山区农业地区,基本上没有什么像样的工业。 也就是郧州的情况可能略微好一些,但是要和涪岗、昭阳和宛州比肯定还有相当大的差距,甚至比安襄、武阳这些地市都还要差一截。 “老王,你这一番话就真的要让这几个地市的书记市长专员们心里发凉了啊。”沙正阳笑了起来,这个家伙说话可真是直白刻薄,简直没有半点儿委婉的余地。 “嘿嘿,主任,那也只有您在我才这么说啊,在书记市长面前我当然会说开局不错,潜力巨大,……”王守培的口才不说,有点儿油滑,不过这也是机关干部,特别是中层领导干部的通病,若是连点人情世故都不懂,怎么在发计委这样的机关里混? “而且我也是实事求是,我们来调研摸底主要就是针对新兴战略产业和重点行业中的关键核心产业,这基本上集中在具有较高科技含量和较大规模的制造业上,他们这几座城市除了郧州稍微有点儿底子,其他几个地市本身就是农业和轻工业为主,不过也并非毫无看点。”王守培接着道。 “哦?”沙正阳来了兴趣,“说一说。” “比如巴原的化学工业,有两家规模虽然小了点儿,但是发展方向很有前景,再比如蒲池正在重点打造生物制药产业,也有那么几家企业借助蒲池所谓的生态无污染绿色植物淬炼保健品和药物,嗯,算是矮子里边充高个吧。”王守培摊了摊手,“我觉得只要有这种开端,那就是一个好现象,别全都是差不多的产业,毫无特色和竞争力,那就很让人担忧了。” “蒲池发展生物制药产业是好事,但是生物制药产业对于技术人才这一块的要求很高吧?”沙正阳随口问道:“蒲池那些企业怎么来解决这个问题?” “主任,您想得太多了一点儿,我所提到的也就是有这个趋势,那几家企业主要还是利用蒲池丰富的植物资源做淬炼提取,您说要有多高的技术含量,我觉得可能高估了,但我觉得这是一个好的发展趋势,只要舍得花钱挖人,我想还是能挖到一些人才来的,挣钱嘛,又不一定非要在那里定居。”王守培笑了起来。 想想也是,并非每一个生物企业都是大家所想象的那种高大上的高科技企业,一些打着生物产业的企业其实科技含量并不高,当然这也可能是一个良好的开端,如果企业经营得法,由小变大,日后未尝不能发展成为真正具有科技含量的高技术企业。 “老王到宛州去过么?”沙正阳不在多问其他,宛州才是主要调研地。 “当然去过。”王守培似乎是在斟酌言辞,“宛州这几年发展速度还是很快的,而且产业结构也在发生变化,家电产业呈现出一路向好的势头,华泰空调、高升电子、华众电子、三洋若斯电器、宛州华峰等多家企业表现良好,还有诸如飞利浦、三洋微电子等外资企业落户,看上去非常好。” “嗯,看来还有一个但是隐藏着,……”沙正阳笑了起来。 “嘿嘿,主任英明。”王守培的说话艺术很带感,“的确有一个但是,但是总的来说,繁花似锦背后还是有隐忧的,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这些家电企业在研发投入上不够,企业主要是依靠规模化降低成本来实现增长,产品的竞争能力有待加强,这一点我个人认为恐怕是值得认真思考的问题。” 沙正阳默默点头。 宛州的家电产业蓬勃发展,规模迅速扩大,但是仍然没有几个像海尔、科龙这样的龙头企业,这是当下宛州家电产业的一个短板。 无论是高升电子还是华泰空调,一方面成立时间短,另一方面面临的问题都是生存问题,所以扩大生产规模,赢得利润才是最重要的,要等到企业具备一定规模才能开始考虑企业长久发展问题,比如新品研发和技术升级。 像飞利浦机芯和三洋微电子这一类电子企业更多地还是一个加工基地,谈不上什么研发。 这也是一个需要长期积淀的过程,沙正阳也已经和段庸铭提过,高升电子不能仅满足于一个做一个制造者,而应当考虑成为一个创造者。 当然,这需要一个过程。 王守培是高新技术产业处的副处长,对高新技术产业这一块更为了解,“当然,宛州的产业发展也并非没有亮点,起码其原有的国有企业陷入困境的局面已经得到了根本性的改变,而且目前的宽松环境也能吸引更多的关联产业进入,这是一个好现象。” “但如果只停留于这个阶段,恐怕其持续发展的潜力恐怕也有限啊。”沙正阳摇摇头。 “主任,一蹴而就这种事情在产业发展上是不现实的,我知道你对宛州的感情,也了解过你在宛州的所作所为,已经算是做得非常好了,你不能指望两三年就重塑一个地方的产业经济吧?” 王守培还真是专门了解过沙正阳的经历,在获知对方曾经在宛州担任过经开区副主任和真阳县县长之后,他还专门通过宛州市发计委了解这两个地方的经济发展状况,在获知具体情况之后才大为震惊,没想到这一位还真的是一个深藏不露的大拿呢。 “我没那么高的奢望。”沙正阳哑然失笑,“不过宛州的家电和电子产业也还是有了一些基础了,而且其地理区位很好,劳动力资源富足,如果能够抓住契机发展劳动密集型的电子产业,我觉得还是大有可为的。” “可是主任,我们这一次调研好像不是这个主题吧?”王守培明白过来。 “嗯,我也是顺带一说。”沙正阳无所谓的摇摇头,“看情况吧。” *********** “发计委的调研组已经到了东峡,他们打算先在东峡考察调研医药产业。”杜国建走进冯士章的办公室,“估计会在东峡呆一晚,要到明早才过来,老明已经过去了。” 冯士章皱起眉头,“老阴呢?” 杜国建笑了笑,“老阴说身体不太舒服,没有过去。” 冯士章脸色更见难看,“那明天沙正阳他们来,他是不是也打算不参加陪同调研啊?” 杜国建有些尴尬的打了个哈哈。 原本按照冯士章的意见是希望杜国建和阴朝凤都到东峡去陪同调研的,虽然沙正阳只是一个发计委副主任,两年前还算是大家的下属,但问题是现在今非昔比,情势不一样了,沙正阳是代表发计委,而且大家都已经清楚这一次调研的目的何在,意义重大,他作为市委i书记倒是不好跑到东峡去迎接,但是沙正阳到宛州之后,他也是要会见并设宴宴请的。 要显示重视,杜国建和阴朝凤亲自去东峡陪同才合适,在汉都,据说一直是副市长苏丽慧全程陪同,甚至到最后省委副书记、市委i书记茅向东还亲自会见了沙正阳一行,足见对这个调研摸底组的重视。 不过杜建国以下午有一个会为由没有去,而阴朝凤则更是滑稽,找了个血压高身体不适的理由。 冯士章内心深处也不是很喜欢沙正阳,至于说什么原因,冯士章也认真琢磨过,可能是沙正阳的太过锋芒毕露和与前任林春鸣太过密切的关系两个因素的混合导致了自己对其观感不佳。 他本来就不喜欢那种过于出挑露风头的风格,而沙正阳恰恰在这方面太过压人,以至于很多时候大家都觉得经开区和真阳县的上佳表现都成了他一个人的表演,这是冯士章所难以接受的。 所以最后他会选择夏侯通去接任真阳县委i书记,也就是要证明,一个地方离了谁都一样转,一样可以做得出色。 虽然不喜欢对方,但是冯士章却不会因为感情而做出什么失礼之事,像阴朝凤这种行为就太低级了,有失风度。 爱尚手机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