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五十六节 小丑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五十六节 小丑

冯士章也是在宦海中沉浮多年的人物,作为市高官,他当然清楚这里边的区别。 沙正阳表现出来态度还是让他有些意外,言语里并没有多少情绪和嫌隙,这份风范比起阴朝凤和杜国建来要赏心悦目许多,这更让冯士章觉得阴朝凤和杜国建的狭隘。 “正阳主任,你是对我们宛州情况最熟悉的,真阳和经开区在你手里都获得了大发展,我想你在宛州工作几年,特别是在宛州市委办工作几年,对我们宛州的情况不能说了如指掌烂熟于胸,但起码也是知晓一个大概吧?” 冯士章也显得心平气和,笑容盈盈,一只手扶在沙发上,态度相当的闲适。 “宛阳的情况你肯定熟悉,像香城、裕城和龙陵的情况,你也应该了解,还有其他区县,我觉得这些区县都应该有很多机会,也能够有所作为,但是却始终没有能找到最适合他们的路径,这一点上就要请正阳主任帮忙把脉,指点迷津了啊。” 宛阳和龙陵是市区,沙正阳当然了解,而香城和裕城也作为距离不算太远,但是又是宛州两个人口大县,沙正阳在当市委办副主任时去的次数也不少,所以也算比较熟悉。 老狐狸,沙正阳心中暗骂一声,冯士章的态度变得这么中正平和,倒是让沙正阳意识到自己还是小瞧了冯士章这个家伙的道行,完全把以前二人之间那点儿小纠葛丢在脑后了,一切都是为了工作,为了更好的推进工作,情通理顺,没问题。 这也符合林春鸣对冯士章的评价,绝不会因为个人感情好恶影响到自身利益。 现在看来,的确如此。 “冯书记,您的提议我记下了,宛州也本来是省里确定下来的一个突破重点,我对宛州也还是有感情的,所以这方面我肯定会尽心尽力。” 既然人家冯士章都能把态度摆的这么端正,他沙正阳当然也不会自塌颜面,肯定要表明态度,而且还要拿出真枪实弹的硬货。 “宛阳的情况我了解过,其实很有后劲,目前已经显现出来了,龙陵的条件其实也不差,但前期市里边的态度倾斜上可能过于倾向了经开区,后来又被真阳夺去了不少光环,所以才成了这种情形,但是我觉得只要适当的调整一下发展方向,龙陵区完全可以成为第二个经开区,甚至犹有过之,毕竟龙陵的各类资源,尤其是土地资源可要比经开区那个小门小户强得多。” 沙正阳旗帜鲜明的态度让冯士章和杜国建都放松不少,不过冯士章显然不满足于这种虚晃一枪的言辞:“正阳主任,龙陵的确发展慢了,而且还不止慢了一拍,和他毗邻的经开区突飞猛进不说,就算是老迈的宛阳区现在也焕发了新生,但它却举步维艰,能不能给一些具体的建议呢?” 冯士章把姿态放得这么低,委实让沙正阳有些吃惊,他还真没看出这一位还能如此“不耻下问”了。 当然“不耻下问”这个词有点儿夸张,毕竟自己代表省发计委,但能有这样的姿态还是让他刮目相看。 “冯书记,你太客气了。”沙正阳思考了一下,缓缓道:“龙陵单从发展经济的条件来说,其实比宛阳好,因为它没有背负宛阳那么多包袱,而且土地资源丰富,沿着丹河以西以南这一片距离主城区不远,地势相对平坦,而且交通条件只需要稍加投入就能打造成一个典型的工业集中区,且龙陵人口基数也不算小,我个人建议,是不是可以考虑还是以电子产业和与电子产业相关的装配制造业为重点突破口,比如电脑和手机产业。” “电脑和手机产业?”冯士章和杜国建以及坐在一旁的阴朝凤乃至明永昌等人都吃了一惊。 阴朝凤以身体欠佳为由,缺席了几轮调研,哪怕是后来到裕城调研也是言语甚少,保持着一种高冷姿态,这让冯士章也很不满意,却也无可奈何。 他知道阴朝凤和沙正阳之间的心结,所以也不好过分相逼。 阴朝凤实在忍不住了,看了一眼满脸惊疑不定的冯士章和杜国建,沉声插话道:“沙主任,电脑和手机产业也算是高科技产业了吧?如你之前那所说,高科技产业对技术人才和技术储备要求很高,我们宛州虽然在这方面有一些基础,但是恐怕差距还是比较大的吧?要发展电脑和手机产业,我们有什么优势能和沿海或者汉都、武汉、西安以及嘉州这样的城市竞争?人家凭什么选择我们宛州来投资建厂?这是不是有点儿想当然了?” 阴朝凤的话说出了在座几位领导的心声。 是啊,手机和电脑产业是多么高大上的产业,宛州这样的城市怎么可能吸引得了这样的产业来落地? 你说家电产业那还比较靠谱,毕竟原来这也是宛州有这个基础,像vcd影碟机那也是和家电产品同气连枝一脉相承的产品,相差不大,但电脑和手机可就不一样了。 沙正阳嘴角带笑,他早就估摸着宛州方面会质疑,只是没想到会是阴朝凤跳出来,倒真是撞上枪头来了。 “阴书记,可能你太心急,没有注意到我的措辞。”沙正阳好整以暇的微笑着道:“我之前就说了,考虑电子产业和电子产业相关的装配制造业,嗯,比如电脑和手机产业,请注意,我说的是装配制造业,装配!” 阴朝凤还是有些懵,瞪着眼睛没明白过来。 “电脑和手机产业都是很宽泛很庞大的一个产业,涉及到上上下下很多个环节的产业链,有些环节的确属于高大上的产业,比如芯片,比如液晶显示器,但是绝大多数并非像你们想象的那么高精尖,比如机壳,其实就是塑胶壳,比如键盘主体,也还是塑胶,又比如需要的很多电子元器件和线路乃至接插件,都是很普通的电子产品,事实上这类产品在宛州这几年里已经有所发展,只需要稍加引导,这些企业本身就可以成为电脑和手机的零部件供应商。” 沙正阳说得很自然大度,不带一丝烟火气,信手拈来,娓娓道来。 “我刚才专门提到了装配,也就是指电脑和手机的整机装配。”沙正阳继续道:“整机装配和普通电子元器件的生产都属于典型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并非什么高精尖的产业,对工人的需求也是熟练工人即可,只需要做简单的培训,嗯,几个星期到几个月就行,就足以胜任,良品率高低更多的是靠企业管理水准和工人长期工作带来的唯手熟尔。” 冯士章和杜国建眼睛忍不住都亮了起来。 “劳动密集型产业冯书记和杜市长都应该知道,优势是什么?企业需要的就是成本优势,薪资成本,水电土地厂房成本,税收成本,嗯,还有就是运输成本。其中薪资成本是最重要的,也是资方最看重的,这恰恰应该是我们宛州我们龙陵的优势,水电土地厂房成本优势龙陵也不差,税收成本这就要看宛州市委市政府和龙陵区委区政府根据自身财政和政策来考虑了,而运输成本相比于沿海地区肯定不占优,但相比于内地大部分地方,龙陵地处宛州市区,铁路、机场和在建的高速公路也具有相当的竞争力,……” “正阳主任,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其实你提到的这几类优势,龙陵具备,像真阳和经开区,甚至大野等其他县也具备?”杜国建忍不住问道。 宛州市里边的常委们都分别联系了一个区县,像冯士章联系龙陵,杜国建联系大野,叶和泰联系裕城,阴朝凤联系香城,明永昌联系桐山,姚立波联系山都。 大野算是距离市区仅次于真阳之外最近的一个县,县城距离市区不到二十公里,也是经济不发达的区县,恰恰又是杜国建的联系县,所以杜国建也还是琢磨这样要为大野县谋划一下。 “杜市长说的没错,这些优势其实宛州各区县都具备,但是优势都是相对的,我刚才提到了,经开区的土地价格优势肯定就不及龙陵了,大野和其他县的交通运输条件可能要略逊于龙陵,当然这些差距其实并不算大,这就需要宛州市委市政府来统一谋划了。”沙正阳笑了笑,“关键是要发展这一类产业,需要引入三五家龙头的企业,尤其是整机装配的企业,比如手机整机制造企业,或者电脑整机的装配生产企业,因为只有他们把整机装配生产放在这里了,那么才会有更多的零部件生产企业附集而来,……” “可是没有足够的零部件生产企业,这些整机企业怎么可能愿意来我们宛州呢?”阴朝凤终于抓住了一个机会,心有不甘的反击。 看见冯士章和杜国建听到了沙正阳抛出的肥肉,立即把自己的质疑抛之脑后,阴朝凤怒火中烧,他觉得沙正阳这纯粹就是在把在座一帮人当猴来耍,电脑和手机生产企业岂是这么容易引入进来的?人家凭什么来你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