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五十七节 针锋相对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五十七节 针锋相对

“阴书记,这就是一个良性循环和恶性循环的差异了。”沙正阳不慌不忙的道:“整机装配制造企业当然需要足够多的零配件生产厂家的支持才能最大限度满足产业链需求,才能实现效率最大化,同样作为零部件生产企业,他们也需要一个或者几个大型龙头整机装配生产企业来牵头,他们才能确保自身在这里的投资建厂不至于打水漂,这就是一个产业链的相互融合过程。” “这大家都知道,我想要问一下如何来做到这种融合?这就是一个鸡生蛋,蛋孵鸡的过程,但怎么来实现?”阴朝凤冷笑着不依不饶。 “阴书记,我刚才就说了,事实上宛州在这方面已经有了一定的基础,华众电子、高升电子已经带动了一批电子零部件生产企业来宛州落户,另外像三洋若斯、华峰、华泰、三洋微电子、飞利浦机芯这些企业也都属于电子产业,为它们提供零部件的企业其实很大程度也能够为电脑和手机生产装配企业提供零部件,很多电子元器件其实通用程度都很大,要转产非常方便,而且随着三线企业搬迁到宛州市区,这些企业不但可以助力这个产业的发展,而且还为这个产业的蓬勃壮大提供了相当充沛的人才资源,这也是非常关键的。” 沙正阳对于阴朝凤的质问早有准备,他敢这么说,自然也是有几分把握底气的。 “阴书记提到的鸡生蛋蛋孵鸡问题,本来是是一个哲学命题,但是放在产业的培育上,却无需这么较真的弄个通透明白,因为这本身就是一个相辅相成的过程,就目前来说,我认为宛州是具备发展电子产业,尤其是诸如电脑、手机这一类高附加值的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其不但能带动大量劳动力就业,而且产生gdp和税收也是其他产业所不能相提并论的,如果宛州市委市政府能够凭借这份条件,有针对性的招商引资,挖来拉来那么几家像样的电脑和手机生产企业,其对整个宛州的经济都能产生意想不到的推动作用。” 要谈经济,谈招商引资,谈产业培育,沙正阳不怵任何人,在这个场合里,他沙正阳说是第二,就没有人敢说第一。 阴朝凤所提到的问题根本就不是问题,也是前世中早就被映证和回答过的,产业培育,就是一个互动,产业链要想建起来,最好的办法就是抓住一个龙头企业,用这个龙头企业来吸引带动一批附属零部件企业来附集,这样就能迅速形成一个产业集群。 当然,你要吸引一家龙头企业来落户也不简单,人家肯定不会随随便便拿投资来开玩笑,你要有值得人家投资的地方才行,这就要考较你地方党委政府的基础条件准备、招商引资政策配套这些条件来如何打动对方了,也是考验一个地方党委政府能力的舞台。 冯士章和杜国建都被沙正阳描绘的这分蓝图给打动了,如果是换了另外一个人,他们也不会这么容易心动,但是沙正阳不一样,且不说他是省发计委的副主任,单单是他在真阳凭空打造出这样大一个食品加家电的产业底子来,就足以证明对方不是空口说白话的人。 这种场合你可以含糊其辞,没有人说你什么,毕竟你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但是如果你说了大话,那么日后就会要得到映证的。 哪怕你日后可以找各种理由来推托,但肯定会对你的形象和威信造成损害,以冯士章对沙正阳的了解,沙正阳时绝不会在宛州这种他工作多年的地方恣意妄言的。 而且沙正阳说提到那些,大家也都清楚,并非虚言,只是平时大家都没有认真归纳总结过,没有想到这一类为家电配套的电子元器件企业也一样可以为电脑和手机产业配套,没想到那些搬迁出来效益日差局面困窘的三线企业居然也可以和手机电脑产业实现共通互通,最起码也能为这个产业提供一大批技术人才。 见冯士章和杜国建都若是有所思的点头不已,阴朝凤怒极攻心,他很想反驳对方,但是却又找不出合适的话题来,但要这么低头认输,他是绝对不会干的。 “沙主任,按照你这么说,我们宛州要把手机和电脑这一类的电脑产业打造起来是手到擒来的事情了?”阴朝凤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两句话来。 “阴书记,您这么说那就是太侮辱您自己和宛州市委市政府的工作了吧?你和宛州市委市政府这么些年来难道没有开展这方面的工作,怎么可能因为我几句话就能变成手到擒来这么容易?” 沙正阳哑然失笑,这个家伙是不是昏了头了?居然说出这种低水准低智商的话来? 冯士章和杜国建脸色都有些不太好看,很显然阴朝凤这番话有点儿波及面太宽了,打击到了很多人。 “我只能说每一个产业都有其发展历程,我们要做的就是及时准确的发现其中的规律,并适时的出台政策或者采取引导措施来促成相关产业的发展飞跃,为其提供周到细致的服务,使之能在合适的时候迅速成长起来,这就是我们地方党委政府的职责。”沙正阳淡淡的道:“就目前来说,宛州产业结构经过这几年的调整、发展和培育,已经基本具备了这方面的条件,所以我认为目前是合适的时机了,具体怎么来实现,这就要看阴书记您了。” 沙正阳用一锤定音不容置疑的口气结束了这一段表演。 他能说的也就是如此了,就目前来说,他也只能说到这个份上,具体的招商引资那就不是他这个发计委副主任的职责了,那该是阴朝凤或者明永昌,以及宛州市招商局那帮人的事情了。 晚饭在很愉快的氛围中进行,哪怕是阴朝凤也不得不出席这样一个欢迎宴。 沙正阳表现出了足够的善意,冯士章不得不领情,当然他也知道沙正阳有所保留,没有承诺会具体帮宛州做什么,比如招商引资拉来项目,这让冯士章还有些心有不甘。 不过下来之后还有很多路子和办法可想,冯士章也很清楚沙正阳对宛州还是有感情的,而且下边也有不少他的熟人朋友,在这一点上,任何资源都可以动用起来,这没什么不好意思。 ******** “听说会上老阴又在和你唱对台戏了?”叶和泰面色温润,坐在沙正阳对面。 这一次是他主动打电话来拜访沙正阳,这让沙正阳愧不敢当,赶紧说自己去拜会叶和泰,但是叶和泰拒绝了,表示沙正阳现在是贵客,代表省里,他来拜会也正常。 叶和泰的坚持让沙正阳很是不安,所以他也专门在楼下大门口迎候叶和泰,一起上楼,把礼数做足。 “嗨,阴书记可能还对我有些成见吧?”沙正阳很淡然超脱,“我倒是无所谓,不过他若是一直抱有这种心态,我觉得恐怕冯书记和杜市长会很不高兴才是真的,作为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你如果心存偏见,被情绪影响判断,恐怕很多工作就会走偏,难以达到预料效果,这对宛州恐怕不好。” “正阳你倒是看得很开啊。”叶和泰满意的点点头,“老阴的表现让老冯不太满意,这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我也算和老阴有些交情,也提醒过他,不过他这个人素来固执,很难说通,只是如你所说,影响到了整体工作,老冯恐怕不会一直听之任之的,……” 沙正阳听出了弦外之音,“阴朝凤要走?” “不好说,但老冯肯定和老阴谈过,效果不是很好,这种情形下,老冯肯定要有反应,否则怎么来开展工作?”叶和泰想了一想,“忍耐也有限度,恐怕这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机会,如果老阴依然如故,恐怕就没好果子吃了。” 感觉到叶和泰这一次来拜访自己应该有其他意思,但是一时间沙正阳又捕捉不到,所以也只能顺着叶和泰的话风走,“他个人无所谓,但是作为一个领导,特别是分管经济工作,影响到全市经济发展,那就不是小事了,冯书记和杜市长肯定会有考虑,我看明市长倒做事有板有眼,相当扎实,……” “但宛州今年上半年经济增速明显放缓,王省i长在二季度经济工作会议上点了宛州的名,老冯也有些坐不住了。”叶和泰似乎也在思索什么,“才能够96年以来,全省各地市的经济增速和招商引资成绩都呈现出较好局面,今年都有下滑,但唯独宛州下滑幅度很大,老冯的压力很大,和我也谈过两次,……” 沙正阳有些疑惑不定,下意识的看了对方一眼,但是又从对方坦然的表情里看不出什么来,这种老狐狸你肯定是从面部表情看不出端倪来的。 沙正阳有些吃不准了,叶和泰这是什么意思,怎么总感觉话语里好像有些不对味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