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五十八节 五官和三观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五十八节 五官和三观

一直到叶和泰离开,沙正阳也没有琢磨透对方这一次来拜访的意图,只是感觉叶和泰比上一次自己见他时更健谈了,谈的内容也更宽泛丰富,甚至感觉他对许多经济工作也很感兴趣了。 比如在宛州的产业培育上,叶和泰就希望沙正阳不要多与阴朝凤计较什么,多支持一下宛州经济的发展。 当然,既然叶和泰主动来拜会,沙正阳也自然敞开来说,问了问贝一河和曲晓伟以及卢雅的情况。 作为老上司,关心一下以前的下属,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叶和泰说话倒是很原则,没有谈具体的情况,只是点评了一下几个人。 叶和泰对曲晓伟和卢雅的评价很高,表示她们在各自岗位上都获得了主要领导的认可,至于贝一河他则没有多说,只是说裕城的工作担子很重,市委有统一的考虑。 高度评价曲晓伟和卢雅,那是因为她们俩都是非主要领导,所以作为市委副书记给予正面的首肯,实事求是的点评而已,而对贝一河则慎重许多,这也说明宛州市委可能是对裕城班子有调整的意图,自己再要深问就显得不合规矩了,沙正阳自然不会去做这种不合时宜的事情。 “我们早就来了,和叶书记一起到的。” 姚莉要比常磊大方得多,哪怕是现在沙正阳身份越来越不一样,但她还是能显得自然大方,相比之下常磊就有点儿沉闷,话语也不多,不过倒也看不出什么不悦来。 “哦?你怎么知道叶书记是来我这里?” 沙正阳是在宾馆大厅里迎候的叶和泰,而常磊姚莉两口子则是在停车场看到了叶和泰的5号车,所以才下意识的缓了一步,果然看到了叶和泰下车,猜到了是到沙正阳这里来。 “正阳你不知道叶书记现在深居简出,作风素简,不太喜欢在外边公务应酬,到县里边也基本上是说工作,很少在县里边吃饭,即便是要在县里吃饭,也基本上是在县里食堂用便餐。”姚莉抹了抹额际的发梢,很矜持的道:“这两天市里边也只有你们省发计委这一拨贵客,叶书记又是你的熟人,他不是来拜会你,还能拜会谁?” 她现在是市委办副主任,虽然排名最后,但是却也是位高权重了。 吕彬奇从副市长升任市委常委、秘书长之后不久,姚莉终于获得机会从市委政法委调到了市委办,最开始是到市委政研室,传言也是担任市委政研室副主任,但是春节后,却直接到市委办担任副主任,据说也就是叶和泰直接点的将。 当然这里边也有吕彬奇比较欣赏姚莉的文风,特别是去年的市里两会时,姚莉被吕彬奇叫去负责筹备相关会务工作,对姚莉撰写的几篇东西都赞不绝口,所以当叶和泰提出姚莉到市委办时,吕彬奇也很爽快的表示了赞同,否则就算是叶和泰支持,要在市委办安人,吕彬奇不点头也不好办。 “哟,没想到莉姐到了市委办之后,心思也也越发慎密,思路也越发清晰了啊,简直赶得上福尔摩斯了。”沙正阳笑了起来,“叶书记刚走,说了一会儿话,本来想问问你的情况的,不过想一想你都到了市委办,还能问什么,就没问了。” “正阳,那可不行,得补上。”姚莉半真半假的笑着道:“你可要关心莉姐的成长才对,不能只关心老贝和卢雅他们去了。” 见姚莉话语里还有几分认真的味道,沙正阳心中微动之余,点点头:“那行,下一次补上,怎么,莫非市委办你莉姐还玩不转?” “那倒也不是。”姚莉傲然道:“都是那些活儿,熟悉两个月,我也就上道了,吕秘书长的风格我也大致有数了,冯书记和叶书记那里不少材料要报省里边的,现在也是我在亲自执笔或者把关。” 沙正阳竖起了大拇指,“莉姐,你牛!林书记在的时候,我当市委办副主任,重要材料我都只是提干点子,内容丰富还得要那些老人来润色,你就一个人抢了被人几个人饭碗啊。” “那不一样,你是干大事儿的,怎么能拘泥于文字小道?”姚莉捧了沙正阳一句,“要不你怎么能三五两下就到省发计委去了?看看阴书记今天的表现,怕是心里边一百个不爽吧?” 一句话把三人都逗得笑了起来,连一直没有说话的常磊也都忍俊不禁,显然也是从妻子那里听到了今天沙正阳和阴朝凤之间的言语交锋。 “磊哥现在怎么样?”沙正阳也不会冷落常磊,虽然他也知道未来姚莉的造化肯定要比常磊强,但是公安这一道特殊,不能单纯用职务高低来评判,常磊的风格如果在专业上用对劲儿,未必不能有他自己的路径。 “我回市局了。”常磊大大方方的道:“到刑侦支队担任副支队长,算是升了一格,有些人觉得没实权了,不过我倒是更喜欢现在的工作,做起事儿来比坐在局里开会签字爽利。” 不出沙正阳所料,常磊还是回了刑侦战线,而且还是战斗在刑侦第一线。 副支队长虽然是副县级,听起来也像是领导,但实际上也是一线指挥员,很多时候更是战斗员,也是要亲自上阵抓案件侦破的。 “我说实话,磊哥还真的更适合搞刑侦,我觉得你好像觉得破案子更有成就感,精神状态都要好得多。”沙正阳颇有感慨的道:“我记得那一年我刚来你们破那个杀人案,追逃,叫啥名字来?出差无数趟,最终还是把人给抓了回来,还了一个公道给受害人,结果还牵连出不少其他事情来,嘿嘿,我觉得那个时候的磊哥是最有激情和干劲儿的。” “财政局长吴乔生的儿子,还有宛阳区的区长周俊雄。”常磊笑了起来,“四大宗家的谭家嘛,一下子被拔出萝卜带出泥,弄得满城风雨,不过就是那一遭之后,大家才觉得林书记是来真格的,再没有人觉得宛州就是独立王国了,省里都管不到了,现在市里边的风气都要好得多了。” 看见常磊脸上灿烂的笑容,沙正阳知道这一位是真心喜欢刑侦工作,真要叫他去当行政领导,未必就最和他胃口,当然如果是当刑侦方面的领导那又另说。 “子晗前几天还打来电话了,他现在解决了副处级了,说在嘉州市政府办都算是慢的了,这小子,才三十出头,就副处级,还不满足,对了,他要结婚了,最终还是找了一个嘉州女孩子,听说脾气火爆,苏子晗被医治的服服帖帖。”姚莉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笑得格外开心,“婚礼可能安排在国庆节,马上就要开始送请帖了,先打电话来说了说。” “哦?真的?”沙正阳也大为高兴,他和苏子晗的联系这一年多少了许多,但是仍然保持着一个季度有一次的通话,知道这家伙在嘉州那边干得也还不错,他也没有考虑过下区县去锻炼,还是觉得跟着领导多干几年更合适。 “嗯,估计他还是要回宛州和汉都来专门发一趟请帖。”常磊也接上话。 “那好,还有一个月,正好国庆休息,大家可以到嘉州去聚一聚啊。”沙正阳笑了起来。 “别光顾着说别人的事情,你呢?”姚莉一瞪眼,“苏子晗的问题都解决了,恐怕就真的只有你了。” “我估计也差不多了吧。”沙正阳顺口道:“一两年内肯定结婚。” “听你这口气,好像还在犹豫,但又有中意的了?”姚莉狐疑的道:“不是还是小孙吧?” “小孙难道就不行?”常磊横了一眼姚莉,“只要你们俩合拍,破镜重圆也是好事。” 沙正阳苦笑,孙妍这一段时间倒是打过一次电话来,不过似乎只谈了工作,大概是因为她原来就在发计委工作,所以有些交织,不过现在孙妍毕竟也在领导身边呆了那么久,也不像原来那么没有城府了,有些话语是不是有其他意思,沙正阳一时间也看不穿。 另外蒋冰雁也打了电话来,当然理由还是汉大百年校庆的事儿,说是受汉大方面委托有些前期工作要聊一聊,问沙正阳有没有兴趣,沙正阳当然不能说自己没兴趣,好在本来自己就在外边跑,所以也就说要等一段时间自己跑这项工作结束之后才能回来,才把这事儿给交代过。 但以沙正阳对自己这位前世前妻的了解,汉大百年校庆的事情肯定有,但是恐怕也还有一些其他因素在里边,沙正阳感觉得到对方对自己的兴趣,嗯,或许自己这位前世前妻心中的仰慕强者心态现在就已经有了,自己成了他心目中最合适的婚姻人选? 沙正阳倒不觉得蒋冰雁的这种心态有什么不正常,男女之间的感情,不就是始于五官,缘于三观或者止于三观么?()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