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五十九节 人情世故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五十九节 人情世故

见沙正阳有些不太愿意多谈他自己的感情婚姻问题,姚莉立即很乖觉的岔开话题,谈起了贝一河和卢雅的情况。 贝一河的情况沙正阳大略知晓了,张文昭要走的话,他接任的可能性不小,主要是杜大伟力推加上叶和泰和姚立波那边也倾向于他,但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从市里边另派,这主要要看冯士章和杜国建的想法。 裕城状况不佳不仅仅是张文昭的缺位问题,这样一个大县,宛州市委还是很重视班子的配备问题,贝一河在这一年多时间里表现并没有多少太突出的地方,这大概是他最大的短板,也是当下贝一河急于想要通过沙正阳拿出点儿成绩来的主因。 倒是卢雅真的不负沙正阳的期望,干得相当出色,哪怕是姚莉在市委办也一样知晓卢雅的名声。 “卢雅这丫头的确干得很出色,之前县里不是很重视她,让她分管公安、司法、安监、环保这一块,今年让她分管农业这一块了,她可是相当的会折腾,山都本身面积大,人口多,原来提倡多种经营,卢雅接手之后,着重培育绿色生态农业和藤编竹编产业,这一块上,她搭上了国际竹藤组织的线,邀请了国际竹藤组织官员到山都考察竹藤产业的发展,对方提出了帮助山都在竹编藤编方面予以技术引进和指导的设想,连冯书记都专门表扬了卢雅呢,……” 姚莉的话让沙正阳大吃一惊,国际竹藤组织成立了么?他印象中这个组织应该就是设立在燕京的,就算是成立了估计也应该成立不久,影响力还不大才对,但没想到就被卢雅盯上了,还搭上了线。 搭上这类冠以国际或者世界名头的非盈利组织,虽然未必能在产业发展上获得多少立竿见影的效果,但是却能极大的提升本地该产业的影响力,宣传作用很好,而且这类背靠国家的组织,能在技术和市场的指导引导上发挥作用,短期内也许见不到,但是随着产业做起来,其行业影响力就可以迅速扩张成为商业效果。 “我知道山都的竹藤资源很丰富,而且那边的农民也有编制竹藤器具的传统,但是并没有形成多大的气候,光是靠上国际竹藤组织恐怕也显现不出多少效果吧?”沙正阳沉吟着问道:“发展绿色生态农业,从长远来看是一项相当具有前景的产业,但就目前来说,恐怕还难以达拿出多少实质性的成绩来。” “正阳,你不要用老眼光看人,也不要小觑了卢雅的本事。”姚莉一边摇头一边反驳:“卢雅不仅仅是找上了国际竹藤组织,而且还通过国际竹藤组织和汉川美术学院接触,希望与汉川美术学院合作,对传统竹编和藤编艺术进行设计优化和提升,以开发出更适合国外用户的需求的产品,这一点得到了国际竹藤组织的高度评价,认为这对于实施农村山区脱贫有极大的帮助。” “哦?”沙正阳还真没想到卢雅把这事儿给折腾的这么大,“如果能够和脱贫工作结合起来,但是可以从省里这边争取到一些资金的支持。” “哼,不仅仅是你想到了,市里边也想到了,而且还专门出了一期专报报到省里,潘省i长还专门签了意见指示省农委和农业厅对此要予以支持和专项资金保障。” 感觉得出来姚莉应该和卢雅的关系这一年多密切了不少,否则姚莉也不至于如此卖力的为卢雅吹嘘。 当然也可能不是吹嘘,就是实事求是的介绍,但这种带有明显感情色彩的话语,沙正阳还是能听得出来的。 宛州发展极不平衡,这不仅体现在各县之间,即便是县里边也一样,以真阳为例,北部山区的情况就要比中东部的平坝地区相差甚远,所以以至于中东部平坝地区的女子是绝对不愿意嫁到北部山区去的。 山都情况也差不多,山区农村条件相当艰苦,即便是有些山区特产资源,但是受到交通条件制约,使得诸如竹藤编织和各种山中特产都难以运送出来。 所以在扶贫这项工作上,解决这些山区的道路交通瓶颈往往是最有效的手段。 但是像交通基础设施的投入动辄就是海量的资金,无论是对县还是对市这一级,甚至对省这一级财政来说都是一个相当大的负担,而且受制于经济效益的影响,像高速公路这一类大型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往往都要首先考虑收费成本回收的问题。 越是经济不发达的偏远山区穷县,建设成本就越高,相反这些不发达地区商品流通量越小,也就意味着车流量越小,投入和回报就难以实现正面增长,所以很多时候这些地方的发展都是被摆在最后面来考虑的。 这也不是地方党委政府的偏心,而是现实利益考量所致,也只有一些特定的老少边穷地区,中央特定政策惠顾,以政治任务的方式来予以解决,才能打破这种惯例,但其起到的作用效果却是立竿见影的。 “真看不出卢雅还有这等本事,他不是才生了小孩么?”沙正阳皱起眉头,“这么拼,身体吃得消么?她老公没意见?” “谁说不是呢?”姚莉也是叹了一口气,“一直到六七个月了卢雅都还在跑汉都,这么远颠簸,也幸亏和她身体底子好,扛得住,现在这孩子才两个月呢,她就已经开始上班了。” 卢雅生孩子沙正阳还在燕京,专门打电话去向她丈夫到了喜,孩子满月酒他没去成,但是专门委托姚莉把红包带到。 “她也太拼了,得悠着点儿。”沙正阳摇了摇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身体垮了,以后干什么都没底子了,莉姐磊哥你们得劝劝她才行。” “劝了得有用才行啊。”姚莉也是一脸无奈,“在县里边,她又是一个丢不下工作的性子,怎么办?” “其实她可以考虑调到市里边来工作一段时间,等小孩稍微大一点儿,再下区县。”常磊突然插言建议。 沙正阳心中微微一动,这倒是一个好主意,卢雅在县里也干了两年了,工作业绩也有目共睹,如果回到市里边工作两三年,再下去恐怕就能有更好的安排了。 “莉姐,你有没有兴趣下区县呢?”沙正阳突然问道。 “我?”姚莉迟疑了一下,“有过这方面的考虑,但是现在恐怕还不行,我才到市委时间没多久,起码也要干上两三年才能考虑这个问题吧?” “唔,市委办是一个很好的锻炼平台,从市委办下去可以更好的接触基层,感受会更多。”沙正阳也只是给姚莉一个建议,以姚莉的从政天分,他觉得未来姚莉的仕途前景非常光明。 从市委办副主任下去,最不济也要安排一个副书记,如果干得出色,一两年后就可以晋位正处级了,而且是担任地方主官。 ************ 一直到离开宛州,沙正阳才深刻感受到回一趟宛州是多么的辛苦。 人情世故,亲朋旧友,都得要顾及到,所以很多人喜欢衣锦还乡,也有很多人不愿意回自己曾经工作过的地方。 实在是太累了,每一趟客人到来你都要认真接待,不能怠慢,否则就有可能背上一个坏名声。 另外该去拜访的昔日领导你也得去,否则也会落下一个白眼狼的头衔。 沙正阳当晚就接待了三拨,除了叶和泰和姚莉常磊外,杜大伟和贝一河也来了一趟,大家似乎都是守着点儿来的,分秒不差。 在回汉都的途中,沙正阳一行改走了山都而不是东峡,在山都他专门去看了一下卢雅和她的孩子,也和卢雅两口子谈了半小时,征求了一下他们两口子的意见,看是否愿意调回市里边。 在离开宛州之前,沙正阳也专门去了一趟姚立波那里,小坐了半个小时,算是尽到了自己礼数。 姚立波对沙正阳的登门也是格外高兴,在他看来这是沙正阳对自己的尊重和礼遇,特别是现在沙正阳已经是省发计委副主任身份了,还能这样做,弥足珍贵。 即便是在归途,沙正阳也没有落得清闲,在郧州被郑国忠拦了下来,必须得要吃了无法才能走,沙正阳只能恭敬不如从命,舍命陪君子,还喝了几杯。 晕乎晕乎的到了安襄又被拦了下来,是钱正,这更不好推,老领导老上司,推谁都不能推钱正的安排,又是一顿酒,直接把沙正阳给灌趴下了,这就是中国式人情,中国式饭局。 所以沙正阳几乎是半梦半醒回到汉都的,到家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过了。 梁锦柏把沙正阳送到石油小区时,本来是想要留下来的,还是沙正阳坚决拒绝,让司机送梁锦柏回家,这才作罢。 躺在床上,沙正阳才意识到了这个发计委副主任还真的不一般,以前没感受,现在却是感触颇多,尤其是对县这一级,这个年代,发计委的确还是分量尤重。()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