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六十节 高水准秘书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六十节 高水准秘书

想一想自己离开宛州并未通知谁,但是郑国忠却能准确掌握自己离开宛州的时间,而钱正也一样十分精准的了解到自己从宛州返回汉都的时间。 这说明什么? 说明自己这一行人到这一线的调研摸底牵动了很多人的心。 这些领导们都在关注着自己调研摸底的结果,以及未来可能会对各地市的产业发展起到很么样的影响。 这不是自己和钱正和郑国忠交情有多么深厚,而在于自己作为省发计委副主任的特定身份带来的影响,尤其是肩负着对全省新兴产业和重点行业关键核心产业的布局和扶持政策的任务,这就更引人瞩目了。 想到这里,原本有些酒意的沙正阳脑子里越发清醒起来。 未来怎么来出台规划,制定出切合实际却又能引领发展潮流的产业政策,这对于每个地市来说都至关重要,而省发计委要真正确立起自己的影响力,那首先就得要做到你的决策的确能给地方上带来实实在在的效果,这样就要求你的决策必须要建立在科学可行和具备足够前瞻的前提下。 在这一点上,沙正阳是有相当信心把握的,凭借着前世的几十年记忆,他当然清楚未来哪些产业会成为整个世界发展大格局中的中流砥柱,哪些产业会成为中国崛起中的脊梁产业。 身上一阵燥热,沙正阳起身下床。 已经是夏末了,但是汉都的天气依然热度不减,沙正阳走到窗前,推开,窗外繁星满天,胸中却豪气干云。 98年,是一个值得大书特书的一年,多难兴邦,大洪水,亚洲金融风暴,但这一切对于中国来说却是一个激发国民信心的契机,对于自己来说,总得要做一番于国于民有益的事业,才能对得起自己这一场重来,而此时他也深刻体会到平台越高越大,所处位置越关键重要,你就越能把自己的作用发挥到极致。 现在他才越发觉得自己到省发计委是无比精妙的一步,之前自己还不觉得,但现在他觉得自己在这个位置上可以发挥出比在一个地市当个常委或者副市长大得多的作用。 这从现在各地市的领导对自己的态度就能看得出一二来,朱凤厚早早就和自己联系了,未必要让自己专程去一趟秦都,就秦都未来的产业规划进行一个探讨,而不仅仅是局限于这一次自己的调研摸底。 不得不说朱凤厚把自己推得太高了,让沙正阳自己都有点儿胆怯了,若是真的辜负了朱市长的期望,这日后还怎么见对方?怕是秦都都不敢去了,曹省i长那里也不好交代啊。 *********** 沙正阳再度踏进发计委的大门时,仍然还有些许陌生感。 主要是在这幢楼里没坐上两天就开始了马不停蹄的调研摸底,这一趟跑下来就是两个多星期,累得狗一样,现在总算是告一段落了。 原本沙正阳是打算要去秦都的,但是既然朱凤厚提出来要让自己专门跑一趟,那么这一次调研就可以省下来了,等到专程去秦都时再来细细商议。 那两个组还有几个地市未跑完,沙正阳就不参加了,主要城市已经走到,现在需要整理一下获得的相关情况,准备向康广量和程颂汇报,并要拿出相应的规划对策了。 梁锦柏这个秘书从各方面来说,都要比自己在真阳的秘书谭文森强一筹不止,悟性灵性,以及表现出来历练素质,各方面都堪称优秀,也难怪段非把这个人安排给自己,大概也是想要弥补之前的不恭吧。 沙正阳后来才慢慢琢磨出应该是康广量给了段非一个教训之后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来示好,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个好现象,起码证明了康广量对自己的态度。 倒不是说自己对康广量有多么忌惮惧怕,而是沙正阳更希望能够在一个相对“和平”的环境下踏踏实实的干好自己的工作,从内心来说,他不愿意陷入到这种机关内部的办公室政治中去,或许有的人还存着与人斗其乐无穷的心思,但是对沙正阳来说,他真的不需要,不值得不划算。 有那份心思精神,做点儿实际的工作,是骡子是马在工作上拉出来遛遛,那才是真本事。 好在康广量给沙正阳吃了一个定心丸,从个方面来观察,之前的那些举动都应该是段非自作主张的冲动之举。 “主任,这些基本资料我都替您整理出来了,包括几个地市的重点行业和相关企业,这是汉都的,单独列了出来,这是其他几个地市的。”梁锦柏把准备好的资料放在沙正阳案桌上。 “噢?怎么回事儿,昨晚你没有休息?”沙正阳吃了一惊,扬起眉毛,他虽然欣赏敬业的人,但是却不太认可这种举动,昨晚回来已经那么晚了,还要加班熬夜搞出这些东西来,自己是那么苛刻的上司么? “不,主任,您误会了,其实汉都的资料在考察摸底结束之后我就一直在整理,像涪岗、昭阳的资料我都是当天晚上就整理,如果有不清楚的,也可以随时咨询了解,这样更方便,宛州的我也是前天晚上我就整理好了,所以我今天也就是早上起来早了一点,提前把它分门别类罗列出来了。”梁锦柏扶了扶眼镜,不慌不忙的道。 “是这样啊,锦柏,你有心了。”沙正阳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勤奋刻苦是好作风好习惯,但是也要注意劳逸结合,睡眠更要保证,你放下吧,我看一看。” 看着掩上的门和悄然离去的秘书,沙正阳暗自点头,这个秘书的确选得不错,很合自己的心意。 花了半个小时把资料看完,梁锦柏的确整理归类得很好,而且更难得的是梁锦柏还把这一段时间自己在调研过程中,对各地市每项产业的一些看法和点评都悄悄记录了下来,然后加以糅合提炼,形成了一个初步意见附在后面,这就太体贴了。 自己这两个星期里看了那么多产业那么多企业,在和地方政府和企业领导交谈中也说了那么多,哪些是客套话,哪些是真实意思,这都要靠梁锦柏自己去品评,难怪梁锦柏在下来之后还要主动询问自己,原来那些他拿不准的看法实际上就是来了解自己真实意思。 现在通过这样一个附属意见体现出来,可以说一目了然,自己要去汇报的时候几乎就可以直接拿着这个资料照着念就行,甚至里边的造词用句都很符合自己的风格,这太难得了。 忍不住搓了搓手,感叹的吐出一口浊气,发计委的确是精英荟萃,这是自己今世从政以来遇到最合手的人,细致入微,这种人才用来当秘书真是有些屈才了。 不过这也算是一个锻炼机会,跟在自己身边打磨两年,然后在放出去到基层去锻炼一下,堪当大用。 心境慢慢沉静下来,沙正阳的注意力重新放在资料上。 汉都以外,涪岗和昭阳的产业还是可堪一看的,宛州优势不少,但是就目前来说,潜力还远未彻底开发释放出来,特别是作为千万人口大市,地理位置绝佳,没有理由gdp总量还在和涪岗、昭阳这些人口只有一半的地市缠斗,在沙正阳看来,稍加利用,超越涪岗也有把握,当然要说甩开涪岗多远不好说,毕竟涪岗工业基础和科研底子更雄厚,但是甩开昭阳一个身位应该不是问题。 当然这里边更多的还是传统产业,程颂专门提到了新兴战略产业这一块的发展,凸显对这一块的重视。 沙正阳也能理解程颂的意图,在传统产业上,汉川要和广东、上海、辽宁、江苏、山东这些省份比,肯定没法比,人家底子在那里,那么大家都处于一条起跑线上,甚至汉川已经抢先领会到了中央意图的新兴战略产业上是不是可以抢跑一步,抢先一个身位呢? 这不是说不重视传统产业,沙正阳也很清楚未来十年传统产业,尤其是重化产业更是发展得如火如荼,将会成为拉动gdp增长的主力军,这一块上当然要发力,但在新兴产业上如果能抢先布局,那就能为汉川赢得未来二十年到三十年的先机优势,这一块才是自己重生记忆最具优势的东西。 “主任。”又传来敲门声,是梁锦柏。 “进来吧。”沙正阳没有抬头。 “这是你原来和我提过的,关于我省移动和电信网络建设的相关资料,前几天我委托办公室小丁联系了电信部门,把他们前期网络布局和未来三年的一些发展规划资料都打包整理了出来,您看看。” 梁锦柏递过来的是一个厚厚的档案袋。 沙正阳心中再度暗赞,这就是一个得心应手的秘书表现,让你不得不打心眼里满意,你只需要提一下,不需要多说,他就能把你想要的东西收集整理好放在你面。()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