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六十三节 标新立异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六十三节 标新立异

“从各方面收集摸底起来的资料来看,总来的说不尽人意。”党组会议室里,沙正阳正在进行这一次摸底的汇报,“我们省的产业结构不合理,不平衡在全国都将较为典型和突出,汉都一家独大的经济结构相当明显,93年汉都gdp总量350亿,占到全省除开嘉州之外gdp的三分之一,去年汉都gdp完成958亿,占到全省gdp2650亿的接近五分之二,如果我们再把涪岗、昭阳、宛州和通河加上,那么这五座城市的gdp占到全省gdp的85%以上,而剩余的六座城市人口占到全省人口的45%,但gdp只占到15%,……” 这个汇报会不完全是一个产业摸底的汇报会,因为程颂要求这一次的汇报涉及面要更宽泛,分析问题要更深刻一些,要覆盖到整个国民经济的面上来,所以康广量也就要求沙正阳在原来的报告基础上与办公室一道重新进行组合,把资料和数据做得更完善一些,拿出来的报告要更有说服力和深度。 在这个问题上这一次段非显得相当配合,一帮子人花了一个星期对原有报告重新进行了一次全面整合包装,连沙正阳都要承认段非这个人在这方面还是有些水准的。 “这种不平衡和不合理还不仅仅体现在gdp总量上,还体现在整个产业结构和城镇居民以及农村居民的收入上,产业结构上,汉都明显优于其他地市很多,即便是放在整个中西部地区,汉都的产业结构从从综合完善程度来说都是居于一流的,丝毫不亚于任何城市,涪岗、昭阳的产业结构也较好,工业化程度较高,宛州这两年赶上来速度很快,但是其他城市准确的说仍然属于农业地区,其二三产业的发展相当滞后,……” “在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上,汉都更是一马当先,超出其他城市很多,涪岗和昭阳略好,其他城市都只能算在第四梯队,甚至第三梯队都没有,……” 袁明葆很认真的做着记录,而张园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手中的钢笔时写时停,穆天然目光严肃,谢文基微微侧着头,像是在认真倾听,但从他抖动脚尖,沙正阳知道这家伙多半在走神,还有周健生,一只手撑在颔下,一只手的手指间夹着的签字笔不断的舞弄着,显得有些漫不经心。 “因为这个报告按照广量主任要求,要涵盖面宽泛一些,所以就重新补充了许多东西,以上就是一个大概,具体的资料都在大家面前有,下边我再具体谈一谈我这一轮摸底下来的很多感受和想法,重点还是新兴战略产业和重点行业中的管家核心产业发展趋势,……” 沙正阳用了半个小时来介绍办公室整理出来的相关意见,但是保留了属于自己的东西,这后半部分的东西才是这半个多月来的辛苦所得,他需要用这一个东西来为自身未来在发计委的中地位奠定基础。 “我先来谈一谈我们汉川的重点行业中的关键核心产业,这一块对于未来我们汉川的发展举足轻重,可以说这还是我们汉川发展冲击未来全国各省市第一阵营的关键。” 沙正阳一句话就让整个会议室里的一干人忍不住大哗,这个海口可是开得有点儿大了,要冲击第一阵营? 以1997年的各省市的地区生产总值来计算,第一阵营毫无疑问的是广东、江苏、山东、浙江这四个省,第二阵营则包括平原、河北、辽宁、上海和四川等省,其中汉川也勉强可以居于第二阵营中,但是只能位列其中末尾,这个第一阵营的标准按照1997年的数据会是地区生产总值4000亿,第二阵营和第三阵营的差别是以地区生产总值2500亿为划断的,97年汉川的gdp在2650亿,而仅次于汉川的鄂湘闽三省都逼近了2500亿。 可以说汉川现在要想保住第二阵营的末尾都都有些困难,稍不注意就有可能被鄂湘闽三省给挤下去,而且可以说以目前这三省的发展速度,尤其是闽省的发展速度来看,追上汉川还真是一个大概率事件。 这种情形下,沙正阳居然大放厥词说汉川要冲击第一阵营,这不是哗众取宠,就是有意在造势煽风了,可问题是这不结合实际的造势煽风,那就有些其心可诛了。 只不过康广量没有吱声,其他人也不好插话打断沙正阳的话头,袁明葆目光闪动,欲言又止,但是最终还是低垂下头没有说话,倒是分管高新产业处的谢文基脸色有些冷峻,眉宇间很有些不屑的意思在里边。 “……,汉都市的整体经济结构很健康很完善,央企、省属国企、市属国企的发展势头都不错,虽然今年以来受制于国际国内经济大气候经济增速有所放缓,但是这应该不影响到其经济发展长远前景,但是汉都的产业发展并非没有短板和缺陷,甚至也有一些战略性的不足,我粗略的谈一谈我个人的看法,……” 沙正阳重点评点汉都。 这是汉川省的超级核心,按照这个架势发展下去,未来汉都的gdp甚至可能要占到全省的一半,这从一个方面来说是汉都经济实力的强大,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说明汉川省在促进其他地市经济增长方面的严重不力。 “以航空航天和机械产业为例,这两块产业既可以说是传统制造业,但是如果要单纯将其列为传统制造业,我认为又是不合适的,……”沙正阳对航空航天产业和机械制造业很重视,在未来二十年中航空航天产业将在国家支持下带动着相当大一块从传统产业的升级,特别巨大的民用航空市场和军机市场,都迫使中国不得不将这个产业列为重中之重,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将几大国之重器造出来,这关系到中国和中华民族的未来。 航空航天产业对高技术的需求,以及随着社会发展变化,也带来了整个产业的迅猛膨胀和质的飞跃,民用大飞机、新型军机、高水准航发,这些产品都涉及到特殊高性能材料以及先进加工工艺,这些每一块又都牵扯到无数个细分产业上的相配合,将会带动数万亿产业的发展。 “我认为,随着国家经济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以及国家实力的增长,无论是从市民普通消费还是国家政治和国防安全需求,航空产业在未来二十到三十年都将是朝阳产业,都将是从市场到国家购买都充分需求的产业,所以这一块上,我们汉都的相关企业在新产品方向上还不明确,路径还不清晰,新技术的研发投入还远远不够,这固然取决于中央的一些政策决策,但是同样也和我们企业和地方政府在促成产业发展的导向上不足有很大关系。” 沙正阳侃侃而谈,讲得极富激情。 “机械产业亦是如此,……,我专门调研了汉都机械工业集团的现状,就汉都市属企业整个群体来说,汉都机械工业集团的状况算是不错,但是同样面临着国企改革的巨大压力,我和企业的负责人以及汉都市发计委的同志在一起进行过探讨,也对其产品结构和新品研发方向做了一些探索,我们觉得未来这一块工程机械市场是巨大的,这和未来我们国家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息息相关,……,在这一点上,我认为昭阳的机械产业亦是如此,它们也存在着和汉川机械产业同样的困境和希望,……” 康广量不时的做着记录,沙正阳的调研是下了功夫的,对几个重点城市的传统产业以重点行业中的关键核心产业标准来进行评估,有些毫无疑问是可以列入的,但有些就是在打擦边球了。 这也在情理之中,政策如何灵活运用,本身也就是一门艺术,换了康广量,他也一样会如此考虑。 沙正阳对这些航空航天产业与新兴战略产业中的新材料产业如何结合起来也提了很新颖的建议,认为国家应当建立战略基金来有针对性对国内不可或缺或者未来必须要加大投入的领域以战略投资或者研发机构投资的方式来扶持,亦可企业投资和私人投资形成混业投资,当然这些投资领域也不局限于此,亦可向那些可能具备良好商业前景但是有对未来新兴战略产业有着关键作用的领域进行研发。 沙正阳也知道自己的这些观点未必能符合这帮人的口味,他们的观念都还停留在计划经济时代,觉得自己就是掌握着审批权,无论什么行业产业,既然你要来落地,那么肯定要经过审批,要想获得扶持政策,那么你也得要表明你的态度和想法,而很难从服务者的角度来为产业的发展做打算。 在这一点上,沙正阳认为恐怕连康广量这个发计委主任都还没有完全做好思想准备,当然他从涪岗市委i书记位置上过来,肯定站位和观念又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