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六十四节 借题发挥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六十四节 借题发挥

沙正阳的观点分析还是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虽然他们未必全部认可,但是他们也同样清楚沙正阳能这么年轻坐上这个位置,没两下子就算是坐上来也坐不稳,但现在看起来,沙正阳肚里还是有些料的。 汉川的工业基础在全国也可以居于中上游,从品种门类来说也相当齐全规范,但是齐全也就意味着每一样都没有太过突出的表现。 当然像航空航天这一类产业汉都却是当之无愧的龙头,正因为如此沙正阳也是高度重视这一块,因为这一块如果汉都能抢先一步做起来,那么势必形成虹吸效应,让汉都成为未来中国的航空航天工业中心。 这个产业一旦形成规模起码能够为汉都每年在gdp、税收和带动就业上增加不少姑且不说,而且关键在于这个产业的研发投入也能使得本身就有汉都航空学院的汉都市在这一方面的科研基地进一步确立,进而吸引更多的技术人才来汇聚,这可以为汉都确立未来三十年到五十年的航空航天工业中心地位不失。 沙正阳这一汇报就是半个小时,讲得抑扬顿挫言之有物,但是康广量却知道沙正阳还有杀手锏没有亮出来,战略新兴产业中最适合汉川目前的一些设想构想,沙正阳之前是和他简单汇报过,但现在还没有讲出来。 “正阳,看来你们这个调研组也是下了功夫的啊。”康光连点点头,手中的铅笔放下,环顾四周,“传统产业并非就是夕阳产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汉川甚至我们整个中国都还是这样一个工业化还远远不够的国家和省份,对与传统产业还需要大力扶持,大力发展,按照国外的一个说法,一个国家需要经历数十年的重化产业时代才能进化为工业化国家和现代化国家,但我们中国和我们汉川省,重化产业时代尚未到来,中国要进入重化产业时代还需要十到十五年才能完成这个时段,……” 康广量还是有些见识的,沙正阳微微点头。 他对重化产业时代的判断还是基本靠谱的,中国的重化产业时代现在甚至还未真正来开序幕,未来几年将是重化产业狂飙突进的时代,而这也伴随着房地产业解禁成为国家支柱产业,国企改革和国退民进这几大战略的推动,使得整个中国经济如同装了火箭助推器一般蹭蹭蹭上窜。 “正阳刚才的汇报中也提到了像汉都、涪岗、昭阳和宛州,也包括通河、武阳和秦都,这些城市的产业,起码是部分产业在国内具备了一定优势和先手的,但是优势先手未必就能确保在未来的发展进程中一直保持优势先手,优势先手也未必能变成胜势先机,但我们汉川要发展,正阳刚才提到的,我们汉川要力争冲入第一阵营,我注意到我们很多同志都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甚至是倒吸凉气,我很不解,我们说是要争取,也就是说向着这个目标发起冲锋,我们的工作也要围绕这个主旨要运转,怎么我们大家尚未开战就已经先堕了锐气志气?” 康广量很显然是觉察到了之前沙正阳提出目标时一帮人的情绪变化,可是他却知道,这不是沙正阳突发奇想脑袋发热,那是周书记和王高官近期在几个场合下都提到了这个观点! 现在发计委这帮人却一个个不以为然,甚至认为这是异想天开,简直就是在和省委省政府唱对台戏! 真要传到主要领导耳朵里去了,只怕自己就要去领导那里检讨背书了,堂堂省发计委,连这点儿勇气决心都没有,怎么来协助省委省政府来谋划未来几年的发展大计? 所以他必须要好好整肃一下这种心态情绪,要让他们明白这种优哉游哉混日子的时光过去了,现在是要在省委省政府的统一领导下摩拳擦掌大干快上的时候了。 “我觉得我们发计委里边这种氛围很不正常!”康广量提高了两个声调,“这一年多来我也认真观察了一段时间,我发现我们很多部门,甚至包括一些领导干部,谈起福利待遇,斤斤计较;说起娱乐休闲,眉飞色舞,可一说到工作,畏难怕苦,要么说客观条件,要么就是敷衍塞责,更有甚者,动辄以管人管事者自居,下边地市的同志上来研究工作探讨事务,我们的人呢?仰面朝天,高高在上,一件事情人家要跑三五趟,一项审批,分管领导来了还觉得不够重视,还要人家地市的主要领导来,我说你们哪来那么好的自我感觉?真把这个衙门当成了衙门,当成了你们自己家的自留地,想怎么干就怎么干?” 谁也没想到本来是说业务工作,怎么扯着扯着康广量就突然爆发了,矛头虽然没没有明确指向谁,但是谁又敢说自己分管的,自己所在的处室没有这类现象?不但有,有的还特别突出,特别严重,这些情况大家都心知肚明。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谁都知道发计委手里边权力大,几乎样样项目审批都要报发计委审批,这样大一个机关,领导职数就那么多,很多人混了一辈子也就是个普通科室干部,这一家人都要吃饭,凭什么别的部门和领导们就能吃香的喝辣的,自己一天辛辛苦苦的工作就只能谋个温饱? 既然手里边多多少少也有点儿权力,有权不用过期作废,这话大家都明白,不趁着在岗在位的时候用足,逢年过节下边地市和企业怎么懂得起往你这里跑? 康广量也意识到了自己有些偏题了,但是他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 正好可以好好敲打敲打一下包括班子成员在内的这帮人,让他们清醒一下头脑,反省一下自身的所作所为,再看看当下的形势。 不换思想就换人这句话周书记和王省i长已经说过多少遍了,而现在程颂对发计委的工作似乎也很不满意,康广量估计程颂已经向两位主要领导汇报过对省发计委的工作观感了,虽然未必是针对自己,但是自己作为发计委的一把手,责任首当其冲。 而且好像前段时间省里开关于整顿机关工作作风的会议,省委副书记沈建红也很严厉批评了一些现象,虽然没有点名哪些单位,但是康广量自己知道自家事,就凭说的那些情况,少不了就有发计委里边的这些龌龊事儿。 从省委办共同那边一个熟人传递过来的消息,沈建红对省级机关的不少部门印象都不好,估计这也和对方在担任汉都市委i书记时从汉都市的各级部门那里获得印象有很大关系,事实上康广量在来省发计委之前担任涪岗市委i书记时一样对省级机关部门的印象也很差,只不过到了这个位置,屁股决定脑袋,很多时候却又要维护自身部门的利益了。 不过康广量自然也明白轻重缓急,维护本部门利益是自己的责任,但是那也要看清楚形势和分清楚界限,对发计委内部的一些约定俗成的陋习必须要改变,甚至要刮骨疗毒。 康广量觉得省委将沙正阳放到发计委来恐怕就是一个意味深长的举动,甚至就是要放入一条鲶鱼来搅动这塘水,这应该不是一个常务副省i长就能拍板决定的,哪怕程颂再怎么看得起沙正阳。 看看自己两边这帮班子成员,很多人还自我感觉良好,康广量越发感觉到危机和压力。 从涪岗到省发计委,康广量对这样一个安排是不太满意的。 本身涪岗已经在全省十二个地市中就已经名列前茅了,除了汉都没法比外,和宛州也就在伯仲之间,也是宛州前几年骤然爆发才撵上涪岗,否则自己也不至于走了这样一着缓棋。 但这只是一着缓棋,并非死棋,甚至这步棋只要继续走下去走得好,一样可以变为妙棋。 可是自己还是低估了省发计委这个庞大的部门内部的惰性和封闭,这一年到来他更多的是在观察,但越是观察就越是意识到整个发计委机关里充斥着的那种一板一眼安步当车的惯性和惰性,从未有过人认真思考过该如何来做出一些改变来更好的服务于下边的社会经济发展,更多的还是考虑如何把手中的权力和利益实现最大化。 虽然康广量有心要好好改善一下这个局面,但是之前担任常务高官的李铭风格仍然趋稳,或者说就是趋于保守,所以康广量也只能隐忍,但现在程颂到来风格迥然不同,对发计委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在康广量看来这也许就是一个契机了,就看如何把握利用了。 之前他也就是想要好好试一试沙正阳这块料子是不是浪得虚名,但现在看来,起码人家是有真材实料的,而且表现出来的激进主动姿态也符合当下从中央到地方要进一步将改革开放推向深入的态度。 也许现在就该是有所行动的时候了。()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