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六十五节 闻到味道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六十五节 闻到味道

要有所行动,就首先要把舆论声势造起来,从内部来说,也就是要把风声吹起来,康广量也清楚自己不可能以一己之力一蹴而就对整个发计委来进行一个翻天覆地的大改变,那不现实,但是团结大部分,针对一小部分已经到了必须要改的部门,这才是合适的举措。 今天这个会除了汇报和研究业务之外,也就是要借研究业务同时也要把对当下业务工作不满意的风声吹起来,然后让大家意识到这场改变是迟早要来,大家要有这个心理准备。 聪明人都应该从中觉察到一些什么,而那些嗅觉迟钝而又不思悔改者,恐怕就真的该被淘汰整合掉了。 “我今天借这个汇报会先给大家放个风,各位分管领导,各个处室的领导,都要好生对照检查一下自己的工作,近期委里边纪检组也要出台一份按照省委机关作风整顿领导小组下发的文件和通报专门拿出来的针对性整改措施意见,我们有些部门处室恐怕要提前有这个思想准备,我这部门问题在哪里,该怎么改,要达到什么目的?未来我们也会针对各个部门处室出台一个考核评分细则,届时就是要把考核评价交给各地市和各大企业甚至各个区县来评判,你的工作作风究竟如何,你这一年究竟干了一些什么工作,我想都可以在这方面得到充分体现!” 康广量凌厉的目光又在整个会议室里狠狠的睃了一圈,几乎所有人都能感受到这位许久不怎么发飙的一把手身上蕴藏着的凛冽杀气。 袁明葆心中微微一凛,康广量的突然爆发让人很不适应,他印象中这一位来发计委这么久,几乎从未有过今天的气势。 当然并不是说这一位就是易与之辈了,但在袁明葆看来对方更多的还是处于隐忍阶段,这一点做得很好,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他的风格和前任常务高官李铭不太合的缘故,现在程颂来了,康广量似乎就有点儿想要有所作为的感觉了。 但绝不仅仅止于此,袁明葆思索着,康广量似乎一直在等待某一个机会,现在好像康广量觉得机会来了,他希望打破原有的格局,而这个契机是新来的沙正阳创造出来的。 类似于袁明葆的想法的人不少,周建生和穆天然目光交汇了一下,重新收回,落在了面前笔记本上;谢文基微微冷笑,张园则是满脸严肃,总而言之沙正阳觉得这发计委里边还真是丰富多彩,俨然一个真的小省政府格局,让你目不暇接之余也能感受颇深。 只不过沙正阳同样对康广量的这种借题发挥不太满意,本来是自己的一个纯粹的工作汇报会,康广量却骤然借势拔高,上升到了省委省政府对发计委的工作观感上来了,而且还言之凿凿的把这些人对待自己提出的汉川省要进入全国第一梯队的态度拿出来反复批评,这就有点儿想要把火苗子引到自己头上的感觉。 沙正阳不认为坐在这个会议室里的人看不出康广量的态度和意图,但是问题是想法意图归想法意图,康广量始终是接了自己汇报工作这桩事儿给折腾出这么大一个阵仗来,紧接着还要鼓捣一大套各种规程出来,想必又要在发计委里边掀起一番风雨了。 在沙正阳这不是坏事。 发计委这帮人的确太固步自封不思进取了,成天就琢磨着手中这点儿权力,想方设法要从下边地市和企业里鼓捣出点儿利益来,这种以管人者自居,对任何事情都觉得是自己施恩与对方,所以要雁过拔毛的心态,在内陆地区以及后世中东北地区都很突出。 只不过让自己来充当对方怒火的靶子,这康广量也未免太不厚道了。 只是这种情形下,沙正阳也找不到合适的表达自己不满意的机会,只能暗自忍着怒意冷眼旁观康广量要如何作法。 不过康广量也是老狐狸了,懂得见好就收的道理,借势把一帮人该洗脑的洗脑,该敲打的敲打,然后工作往下布置起来也就要简便许多了。 康广量还是很好的把握住了整个会议的节奏,虽然他的主动发飙把主题扯开了一段时间,但是他是会议主持人,自然能够理所当然的又把主题给拉转来。 被这么一折腾,沙正阳讲解汇报的性质都淡了不少,不过沙正阳觉得自己的任务完成得很好,至于说能不能达到预期目的,那是非战之罪,自己已经作到最好了,最终拍板决策还得要省委省政府那边,而且从现在开始,很多所涉及到的就要开始规划,就要大规模的持续投入,这规模数量即便是以汉川省委省政府来主导,一样要大喊吃不消。 在最后半个小时的新兴产业介绍中,沙正阳重点介绍了电子信息产业和新材料产业,新材料产业中沙正阳也把多晶硅产业拉了进来。 虽然被康广量的突然发飙拉走了一些关注力,但是当沙正阳介绍道新兴产业时,在座的一干党组成员和各处室的一把手们还是都给予了足够的关注,因为这才是这一次沙正阳花了半个月时间调研摸底的关键。 传统产业都摆在那里,不需要谁来点拨都能知道大概,就算是重点行业中的关键核心产业,大家心里也有数,无外乎就是涉及到军工、航空、机械、化工、材料等行业中技术含量领先或者高的,要么事关国计民生,要么领先于国外或者处于国际同类水平中较高者,这些产业无论摆在哪个地方,都要予以重点支持。 但是新兴产业不一样,大家对这一块还很模糊,或者说不太清楚应当在哪些方面来着手发展,或者说对于汉川省自身具备的条件,有应当从哪些方面来优先支持发展才能是汉川在这些领域中抢占先机。 前世中虽然从九十年代初期国家就开始提出了新兴战略产业这个概念,但是实际上从国家层面的综合性战略规划并没有真正出台,而是一些零碎的或者在不同场合下对某一个或者几个行业冠以了这样的头衔,并没有起到多少实质性的以政策法规性质来予以指导和扶持发展。 一直要到2009年,鉴于国际形势发展日新月异,尤其是欧美已经开始意识到了中国的追赶并出台各类政策予以限制和竞争时,而国内经济也已经达到了一定体量,这个时候才开始正式出台相关的政策,并陆续出台一系列扶持和鼓励这类产业的法规和政策。 沙正阳介绍完,就开始进入探讨的阶段。 鉴于沙正阳目前并未分管任何一个处室,他所提到的这些产业也不仅仅只限于工业或者高新技术产业,包括农业,乃至教育科研领域,这些都要牵扯到,所以康广量也示意大家都要对着摸底调研的情况进行探讨和评估,并对未来汉川省应当就新兴战略产业的发展有什么对策拿出建议来。 “正阳,我听了你对全省这一次产业摸底的情况,辛苦了,的确做得很扎实,短短半个月能做到这个程度,殊为不易了。”袁明葆是排名第一的副主任,口气也自然不同,“以前也不是没有人提到过新兴产业,也提到过战略产业,但是把二者结合起来,这就不是一个简单的合并性质了,这相当于为我们的产业发展指明了一个方向,也就意味着想这个方向这个领域发展的前景将会极为广阔,而国家也要支持和扶持这些产业的发展。” 虽然是废话,但还是有些新意,一干人都是久经风霜的,也都点头表示赞同。 “这里边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要结合我们汉川省的实际情况,不能凭空想象,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都清楚搞经济工作来不得半点虚假,你说要让蒲池或者巴原这类地区凭空要搞航空航天或者汽车产业,行么?你要武阳秦都这些城市搞船舶制造,现实么?当然不可能,那么我们就必须要扬长避短,结合自身现实,像有一些优势的产业,如何来发挥优势,有产业但是优势不明显不突出的,如何来挖掘优势提升能力,这些都是值得一条一款来认真研究的,所以我觉得这项工作不能轻易遽下结论,还要进一步细化细分,甚至要分解到各个对口处室,……” 袁明葆的话立即就引来了一干人异口同声的附和和支持,气氛顿时活泛起来了。 沙正阳一开始还没有明白袁明葆这么长篇大论的说什么意思,但很快他就琢磨出味道来了。 这还没有谱儿的事儿呢,就有人已经开始觊觎了,大概也是闻到了这里边的味道,这帮人干别的不行,但是嗅觉倒是不差啊。 沙正阳都能琢磨出来味道,如何能瞒得过康广量这样的老狐狸? 内心冷笑,但是康广量表面上却不动声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