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五十六节 借力打力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五十六节 借力打力

康广量也承认对方说的并非没有道理,新兴战略产业涉及面很广,汉都、涪岗、昭阳、宛州、通河等几个重要城市都涉及到了,涉及到的工作量肯定也相当大,而且省里表现出来的重视程度日益明显,这帮人怎么可能会熟视无睹? 这等好事,只要有机会,谁都要想插上一手,特别是现在沙正阳没有分管任何处室,这正好给了这些人机会光明正大的插足过问。 只不过康广量也很想问一句这些人,你们对新兴战略产业究竟知道多少? 沙正阳刚才介绍这些内容,你们中间对此究竟了解得有多深? 不要以为表面上浅尝辄止的知晓一些,也就觉得自己一样可以来牵头这项工作了,真要耽误了大局,恐怕谁都没有好果子吃。 康广量的目光在沙正阳脸上掠过,淡淡的笑了笑:“正阳,目前是你牵头在做这项工作,老袁的这个意见你觉得呢?” 沙正阳也报以微笑:“感谢袁主任的关心了,的确这段时间我也有些忙得够呛,也感觉到了自己带着这几个人开展这项工作的前期调研都觉得十分吃力,这项工作的规模和复杂程度也远比我之前想象的那么大和深,……” 有人想摘桃子,或者说想来分一勺羹,沙正阳并不介意,因为这个桃子远未成熟,甚至还只是刚把桃树苗种下。 这个时候就有人垂涎三尺了,那好啊,来啊,欢迎之至,只要愿意来干,沙正阳求之不得,他也从未考虑过自己一己之力就能把这样大规模一块工作做下来,说句不客气一点儿的话,就算是集全发计委之力也难以做到,没有省委省政府的全力推动,想都别想。 就算是没有袁明葆的话,沙正阳也会想办法抛出诱饵来让大家动心,没想到袁明葆他们这么迫不及待就跳进来了,他当然只有笑纳了。 沙正阳也清楚这个牵头主导的位置轮不到自己,就算是康广量都不行,起码也得是程颂来挂帅牵头,弄不好都得要周远望来当组长。 自己要做的也就是前期摸底,并拿出一些建设性意见,现在这一步基本上做了,就该是各地市和发计委各处室涉及到的开始介入来对接,扎扎实实一对一的开始做起来了。 发计委这帮人惰性太强,长期的固化模式已经让这帮人习惯了当老爷,每天看看文件和报纸,按部就班的签批文件,完全丧失了一种主动进取锐意改革的心态,甚至可以说从未认真剖析过自身存在的问题,找到如何更好的助力地方经济发展,而更多的考虑如何把自己手中的权力掌控最大化,甚至是利益最大化。 自己这个新人莽莽撞撞的闯了进来,正好就成了康广量的一个试金石,丢进水里,激起的波澜,正好也可以检验一下发计委这座庙这池水。 沙正阳已经觉察到了一些康广量的思量,先前康广量借题发挥的大发雷霆就是一个先兆,不过这个时候沙正阳好像也别无选择,只能跟随着康广量这个老狐狸起舞,配合着这出戏唱下去。 他甚至都还不太明白康广量究竟准备怎么来唱这出戏,只知道康广量肯定会借着这一出来引人入彀,然后把火烧透。 “新兴战略产业和重点行业关键核心产业这两块那一块都不容忽视,涉及到地市也不少,特别是一些重点地市,我们如何来解决这两块产业在这些地区的发展,的确需要认真研究,但是通过这一轮调查,我也发现在我们汉川,恐怕也不仅仅止于新兴战略产业和重点行业关键核心产业,像我刚才没提到的巴原、武阳、安襄、郧州、秦都和蒲池,以及所提到了很多地市的许多区县,他们其实并不具备发展我们现在所关注的新兴战略产业和重点行业关键核心产业,……” 康广量嘴角浮起一抹浅浅的笑意,不动声色瞥了一眼沙正阳。 不得不承认,这个家伙的悟性惊人,闻弦歌而知雅意,之前自己并没有和他多交涉,甚至连多余的话都没有点明,就是要看这一位有没有这一点儿政治嗅觉和敏感性。 现在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对方,或许对方没有完全了解到自己的意图,但是却能很好沿着自己透露出来的意思把话题拉开来,其中可供操作的空间就很大了。 “这些区县所占的人口恐怕要占到全省总人口的百分之七十以上,而且基本上都是农业人口,对于我们汉川省来说,通过工业化和城市化来解决这批人口的劳动就业,解决他们的收入增长和定位,是摆在我们汉川省委省政府面前的一个重要课题,我记得省委八届六次会议中专门提到了如何解决我们最关键的这个群体的增收问题,就是要把产业发展和就业增收完美的结合起来,我估计在座的各位领导都还应该有印象。” 一干人都在不停地点头,但是内心深处却都是有些茫然和无力,谁能对省委六次会议中的报告某段话记得到,还能如此印象深刻? “这一块人口中不少都是贫困人口,解决这些人的脱贫致富,解决他们增收让他们的腰包鼓胀起来,我印象很深,当初我在真阳工作时,中央首长和省里主要领导在考察产业发展时也就专门强调了这一点,培育优势主导产业要和本地实际结合起来,特别是要着重培育能够解决和消纳本地剩余劳动力就业的产业,这是未来十年二十年的长远大计,所以我也觉得这一个问题,而且重要性恐怕不比发展新兴战略产业和重点行业关键核心产业差,……” 沙正阳提到了中央领导和省里主要领导,让袁明葆和其他委领导心中都是一凛,这个家伙是在暗示什么吗? 联想到这个家伙从真阳县县长一步到长河集团升任副厅级干部,然后又迅速到中央挂职锻炼,再加上新来的常务副省i长程颂表现出来对他的看重,不能不让人对这个问题多掂量几分。 “正阳,今天是党组扩大会议,虽然会议主题是研究新兴战略产业和重点行业关键核心产业的规划布局问题,但是大家都知道今年是改革开放二十周年,这二十年也是我们国家建国以来发展速度最快的二十年,国民经济发展取得了巨大成就,但是,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依然很多,最根本最核心的问题还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和落后的社会生产的矛盾,直观体现就是我们还有相当大一个群体仍然处于贫困状态需要脱贫,还有广大的农村百姓需要通过产业发展来实现增收达到富裕奔小康,所以未来我们的工作重心仍然要瞄准老百姓的脱贫和增收,特别是农村居民,……” 康广量敏锐的觉察到了沙正阳创造出来的机会,顺势带起了话题:“前段时间周书记和王高官以及程高官都分别在不同场合谈到了我们汉川仍然是一个不发达的大省,核心问题还是广大老百姓收入偏低,贫困人口偏多,这也是我们汉川省工业产业不发达带来的一个表象,我赞同正阳的这个观点,那就是新兴产业和重点核心关键产业当然要重视,要科学规划发展,但是我们其他传统产业呢?特别是能拉动广大劳动力就业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呢?恐怕一样要高度重视,……” 袁明葆和谢文基交换了一下眼色,一时间都有些发蒙,不知道康广量这是什么意思。 对方突然把话题扯到了其他产业,然后又上升到了整体经济战略上来,大谈特谈老百姓增收的问题,这和今天的主要议题有多大关系? “下个月中央就要召开十五届三中全会,据我所知,中央会在这一次会议上把三农工作提升到一个前所未有战略高度,而且这次会议的主要议题就是研究三农问题,特别是农民增收问题,这已经是关系到我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全局的重大问题,也就是说我们要把解决广大农民增收问题放在一个战略高度来研究考虑,要把这个问题与我们的产业规划发展相结合起来!” 康广量目光越发凌厉,在一干人面上掠过,偶尔还会意味深长的停留稍许,更是给人以压力。 “汉都、涪岗和昭阳这些城市在发展新兴战略产业和重点行业关键核心产业上有优势,那么其他城市呢?它们是不是在发展其他二三产业上也能挖掘出一些优势出来呢?我们的相关处室有没有在这些问题上做过调研?……” “发展规划处有没有在这些产业这些年来的发展上拿出科学的调研?……” “利用外资和境外投资处有没有在推动和引导外资在鼓励发展的产业上做过相关的调研,出台相关的政策引导?……” “工业和高新技术产业处有没有对我们全省各市的相关资源和条件进行过深入细致调查分析,拿出在这些产业发展规划上的指导性意见?……” 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