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五十七节 大佛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五十七节 大佛

康广量一连串质问让整个会议室里气氛紧张起来,这已经不是一次单纯的工作汇报会了,而更像是一次对整个发计委工作的自我检视会。 三十多个处室中被康广量点名的有十来个,基本上涉及到每一个副主任分管的部门,言辞犀利,毫不留情,甚至还带有些许讥讽味道在其中,让每个处室的一把手们背上冷汗涔涔,而分管领导们则眉峰深锁。 他们印象中康广量来这一年多时间里,好像从未有过此类情况,难道是在省里主要领导那里受了气,或者是分管领导那里批评重了? 发计委工作和省里重大工作息息相关,原来常务副省i长李铭对发计委工作还是比较认可的,但是新来的程颂就没有那么好的脸色了。 康广量那里不好说,都能是无论是袁明葆还是其他几位副主任,或多或少都在程颂那里受过夹磨,那位国家发计委下来的领导可是内行中的内行,要想在他面前耍什么花样,那就是班门弄斧自取其辱了,所以大家在他面前都有些怯场,不敢轻易表态。 程颂对发计委工作不太满意不是秘密,同样康广量这个主任也紧紧追随程颂的脚步,开始频繁密集的批评和敲打委里边的各项工作,这个姿态让很多人都有些紧张。 但是像今天这种情形却让在座的人不得不三思了,以往康广量只是浅尝辄止蜻蜓点水般的含蓄批评,但今天就是开宗明义的指责了,如果还不能从中嗅出味来,恐怕就不是嗅觉迟钝,而是闭目塞聪了。 “刚才明葆同志说得很好,每项工作都需要认真研究审视,结合当下我们汉川省委省政府提出的各项工作要求,尤其是核心工作,那就是要解决我们的产业发展,通过产业发展来解决城市化工业化过程中我们广大农村剩余劳动力的就业增收问题,这是核心中的关键!战略新兴产业也好,重点行业关键核心产业也好,其宗旨都是为了发展,发展的目的是什么,是让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也就是腰包鼓起来!” “我们发计委的各个处室,你们在自己的工作权责范围内,针对这一点,做过什么,做了什么?据我所知,有些处室恐怕两三年都未曾下去搞过调研,研究过下边地市区县对我们工作的期望和要求了吧?”康广量的话语里冷意十足,“我看啊,有些人已经忘了自己的工作职责是什么,成天坐在办公室里喝茶看报签字画押,优哉游哉,这种生活未免太享受了,干不了不想干就趁早写辞职报告,有的是人想要在你的位置上干出一番成绩来!……” 一直到会议结束,无数人都还回味这这个从工作汇报会演变成一个作风整顿会的故事,这里边的故事内情除了康广量之外,大概也就只有沙正阳、袁明葆等区区两三人大略明白其中真实意图,但无一例外都保持了沉默。 ********** 沙正阳没那么多心思去考虑委里边这些风风雨雨,在他看来,发计委的确拥有很多资源,拥有很大权力,但是前提是你要把这些资源和权力运用到工作中,才能够真正体现自身价值,那些一门心思把这些权力和资源捏在手中,如同施舍一般的打发着来委里边的争取项目和过审地市区县,是沙正阳难以接受的。 “你们发计委啊,一个个高高在上,觉得老子天下第一,谁都要有求于他,我这个市长,见康广量都还好一点儿,要见哪一位副主任啊,那还真的要求提前一个星期就得要预约,否则就是排满了没空。” 朱凤厚坐在沙发里一脸云淡风轻,但是言语却毫不客气,“这种作风怎么还这么盛行?省委省政府三令五申要整顿干部队伍作风,不仅仅是反腐倡廉拒腐蚀永不沾,也同样包括这日常最基本的工作作风,我好歹是个市长,来一趟办事都这么难,下边人怎么办?不是比封建时代见皇帝还难?” “委里边事情多,每个副主任都分管着四五个处室,涉及到的工作量很大,可以理解。”沙正阳不咸不淡的解释了一句,“再说了,你昨天打电话,我今天就在办公室里专门等候你,热茶为你泡好,你说的可不准确。” “得,别转移话题,你知道我不是说某一个人,而是指你们整个发计委的作风。”朱凤厚不以为然的撇撇嘴,“这也不是一个两个人有这类看法,我在汉都工作时,汉都的干部对你们省发计委的看法也很差,说你们省发计委只知道吃拿卡要,风气不是一般的差。” 的确,汉川省发计委体系内的官僚作风不是一天两天养成,包括其他地市的发计委系统一样大同小异,也就是一个大哥莫说二哥的境地,只不过省发计委特别突出罢了。 沙正阳来省发计委时间不长,已经觉察到了这股子风气,而且他也可以肯定,康广量也早就对发计委内部的这种作风极为不满,至少在寻找着机会来一次大清洗涤荡。 只是他没想到对方竟然利用自己的这一次调研汇报作为爆点来发作,这相当于直接把自己当成了他的急先锋,而且让自己避无可避。 沙正阳并不惧怕这类事情,来了发计委就免不了这种时候,只不过他很不喜欢对方这种突然袭击,不给自己任何思想准备。 但人家是主任,主动权操纵在人家手中,借题发挥借力打力这一招用得很顺溜,还真的把那一帮人给打的有些发蒙,现在都各自回去自我检视反省去了,否则真要被康广量借势来找到了把柄问题,恐怕就要手起刀落笑斩马谡了。 “朱市长,其实我们大家都清楚,这不仅仅是发计系统,很多地方政府部门都一样存在这种官僚作风,高高在上,以管人管权者自居,只要是找上门来的都是有求于我的,从未想过手中权力是谁授予的,是用来干什么的,该怎么用好手中权力。”沙正阳轻轻叹了一口气。 “这方面在东部沿海地区,特别是珠三角地区要做得好一些,他们收到香港政府部门的办事作风影响,正在逐渐打造一个服务型政府,其宗旨核心就是所有政府职能部门都是为民众服务的,这个服务不是口头上的服务,而是要踏踏实实落实到实际工作中,企业也好,普通百姓也好,项目也好,只要一进入流程,政府职能部门就要迅速介入,高效运转,在法律授权范围内最短时间完成程序,只有这样的效率你才能在和其他竞争对手的竞争中赢得先机和优势,可是我们内陆地区在这方面就完全没有这种概念,甚至还觉得进来的都是唐僧肉,不啄一口,不拔根毛那简直就对不起自己,……” 朱凤厚的眼睛眯缝起来。 他越来也觉得没能把沙正阳要到秦都去是最大的遗憾,就凭这种在理念观念上的认识,沙正阳已经就走到了整个汉川干部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前列,而且是真心实意意识到了这一点,而非那种口是心非,嘴巴上说得欢,但实际上还是用旧思想旧眼光来看人办事的做派。 如果对方能来秦都给自己当副手,特别是当个常务副市长,那该多好。 只不过他也清楚沙正阳能被省委点将到省发计委,肯定是要重用的表现,秦都市这个摊子只怕除了市长市委i书记位置,还真的容不下这尊大佛了,想到这里朱凤厚心里也就坦然了。 其实沙正阳能在发计委这个位置上干着,对秦都也不无好处,就像这一次自己来找对方,如果对方不在这个位置上,很多事情还真的不好办,顶多帮自己出个主意,但在副主任位置上,很多时候就能既出主意又出力了。 “我原来在宛州市工作的时候就曾经到珠三角那边学习考察,回来之后也曾经向宛州市委市政府提出来过比如建立行政审批中心,一站式服务这一类的理念,但是这都是形式,一个机构搭建起来意义不大,如果这些人内心抵制抵触,一样可以通过无数手段方式来让你的努力大打折扣,关键在于你能不能把干部们头脑中的理念扭转过来,这不是一朝一夕之功,也不是哪一个市委i书记市长一个人就能把这种观念彻底扭转过来的,这需要持之以恒的思想学习和改造,不断提升自己的思想理念,才能跟上这个时代的发展。” “正阳,你这是在暗示我们秦都么?”朱凤厚爽朗的笑了起来,若有所思,“是不是觉得我们秦都如果在开放发展和服务的理念上没有得到彻底根本的改变,就难以跟上形势,难以得到发展?” “你要这么理解,那我觉得也不算错。”沙正阳也笑了起来,“不过想必你朱市长来,肯定也是胸有成竹了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