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静水深流 第六十节 压力下的人们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静水深流 第六十节 压力下的人们

明天就是国庆节,黄金周七天假,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弥足珍贵,对沙正阳来说更是如此。 但是同样,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蒋冰雁已经约好了10月2日要召集她联系的几届百年校庆联系人小聚一下,时间定在上午十点半,然后中午还要聚餐,下午可能还会研讨一些具体事宜,这也让沙正阳无法推托。 除了蒋冰雁的安排,久未见面的雷霆和雷亚文他们也会莅临汉都,就最后从去年到今年亚洲金融危机中的收益进行最后交割分配,届时宁月婵、焦虹、高柏山、宁月凤、王澍他们都要齐聚汉都,沙正刚他们也要回来,这是一个令人愉悦的时刻,皆大欢喜,沙正阳自然也跑不掉,时间初步定在10月4日。 除了这两拨外,桑前卫也打来电话,约了一个饭局,但是听他的口气可能还不止他一个人,应该还有人,但是桑前卫没有明说,沙正阳也不好深问,但是沙正阳估计也和下一步的许多工作有关系,只是这种半公半私的饭局,工作放在饭局上来探讨也是中国式常态,沙正阳也无法推托。 另外苏伦康也打来电话,虽然没有约定时间,但是基本上也确定要在国庆节期间小聚一下,这同样是没法推的。 一个国庆假期还没有开始就已经被瓜分了,沙正阳也不知道是喜是忧,这样密集的安排,在当县长和长河集团副总时是不可能的,但现在作为省发计委的副主任,而起颇为耀眼,难免就要引来无数人的关注了。 “省i长,国庆肯定是要休息的,再不休息我都得累躺下了,是啊,您要回汉都,那太好了,行啊,约个时间,嗯,明天或者10月3日都可以,2号我有一个安排了,……”沙正阳终于放下了手中笔,拿起电话,“省i长您就别打趣我了,我哪有那么招摇,您定时间就行,我肯定准时到,行,那就明天中午,肯定有时间,……” 放下电话,沙正阳也在沉吟思考,曹清泰打来电话定饭局,他当然不可能推,再有事儿也得把其他事情挪开,但是感觉应该是有其他事情,但一时间还没考虑清楚,究竟是什么事情。 不过沙正阳估计也脱不开和工作上的事情有瓜葛,想到这里,沙正阳也越发感觉到发计委工作是一个难得的磨砺历练,委实能让人见识很多在其他部门难以感受到的东西。 哪怕他有了前世的记忆,但是毕竟他在前世中具体工作里最高也就是一个县委副书记,而到汉都市委办工作的时候,大多数时间都是以副主任身份在混日子,一直到后来蒋冰雁和他离婚刺激到了他之后他才奋发起来,终于搏到一个副秘书长兼市委办主任的位置,但旋即出事儿了。 所以实际上他真正接手大场面的工作并不多,在银台也好,在宛州也好,在长河集团也好,更多的凭借着有些前世记忆中的大趋势来体现自己高瞻远瞩,真正到具体产业的规划布局上,他并没有太多的实际经验。 当然,他也还有一个优势,那就是好歹他在汉都市委办工作了那么多年,对汉都那几年的产业发展有着较为深刻的了解。 那几年正是汉都市全力拼搏新一线城市的时期,他因为受到离婚刺激而玩命儿的工作,也颇得主要领导的认可,很多深层次的竞争他也参与了。 虽然在前世中汉都没有能拼过成都、杭州、嘉州、武汉、苏州、西安、天津、南京进入前八强,但是却也排在第九位,当然得分和屈居第十和第十一的中州和长沙也只在分毫之间,差距极小,但毕竟也算是闯入了新一线城市,而省内其他地市,无论是涪岗还是宛州,或者昭阳,无一例外都没有一个闯入二线城市,甚至在三线城市中也是居于中后列,没有一个进入七十个三线城市中的前二十强。 正因为如此,他才希望能够利用在省发计委工作这一段时间,好好做点儿实际工作,既是作为一个重生者为家乡的发展出一份力尽一份心,同时也是希望利用这份机会好好锻炼一下自我,为未来能够走上更高的舞台打好基础。 ************ “约到了明天。”实际上曹清泰给沙正阳打电话时已经回到了汉都了,正在饭局上,嘴角浮起一抹笑容,“向东,有这么夸张么?我知道这个家伙的确头脑灵活,思维开阔,在有些问题上看法很独到,但是也不至于让你如此重视吧?把他叫过来,谈一谈就行了。” 一桌人还有其他几位,都应该算是曹清泰昔日的同僚,曹清泰也没想到能把茅向东请到,本来茅向东打电话过来时他也就是顺便一邀,没想到茅向东就在隔壁,也就过来了。 茅向东和曹清泰实际上在之前并不算特别熟悉,不过去年年底二人同在中央党校高官干部研修班上一起学习了一个月,因为原来大家就认识,所以所以也就走的比较近,慢慢也就熟悉起来。 曹清泰自然也清楚沙正阳的迅速成长也离不开这一位的提携,所以也就谈到了沙正阳。 茅向东也自然知道这一位曾经是沙正阳昔日的领导,当然两个人在一起时间不算长,但也算是有这段渊源。 熟悉加上都在汉川工作了那么多年,曹清泰也算是汉川成长起来的干部,同样一直在汉川成长的茅向东如果以后还想更上一层楼很大可能性也要离开汉川,所以共同的话题也就很多了,沙正阳只算是其中一个。 “老曹,不要小觑了你这位前任秘书,你大概不清楚吧,他在中央大型企业工委锻炼期间,很拿出了一些东西来。”茅向东摇摇头,“除了对中央大型企业工委的管理模式提出了很多颇具新意的建议,他还就这个产业规划和发展提出了很多亮点性的看法,不但中组部和国办的领导很重视,中央首长也是极为关注,要不程颂怎么会专门把锻炼期尚未满的他给要回来放在发计委?云祥高官也是点了头的,很看好他呢。” “我大略知道一些,不过产业规划发展这一块中央不是主要在研究新兴战略产业和重点行业关键核心产业的相关政策么?我知道正阳回来也就是负责这一块工作,怎么你们汉都市在这上边有想法?”曹清泰有些好奇的问道。 “想法肯定有,汉都这么大一座城市,怎么来发展,每一届市委市政府都拿出了不少想法来,但是我个人感觉架构做得大,口号喊得响,但是落实到位的不多,这里边固然有人走政息新官不理旧账的因素在里边,但是我觉得也有在规划布局上好高骛远不切实际,或者就是朝令夕改不求甚解的原因。” 茅向东顿了一顿,“省委省政府对我们汉都有很高的的期望,就像你们平原省委省政府对中州一样有很高的要求一样,而且中州的情况和汉都还不一样,所以我们汉都压力大啊。” 见茅向东没有意愿在这个场合多说的意思,曹清泰也能理解,点点头:“的确如此,省会城市,没哪个担子是好挑的,理解。” 说了几句之后,茅向东就离开了,一行人都把茅向东送到了门口。 宋云培有些兴奋,他没想到居然能在这种场合下遇到茅向东。 之前他还有些忐忑,但很快也就想明白了。 曹清泰日后回汉川的可能性几近于无了,所以他们这帮昔日同僚请一顿曹清泰是很正常的事情,没有什么其他不合适的,反而能显得自己有情有义,并非人走茶凉。 “曹省i长,没想到茅书记还真的过来了,看样子你们很熟悉啊。”等到送回去之后,宋云培这才主动坐在了曹清泰身边。 “其实我和他以前也不算太熟,不过去年底到中央党校学习,一个班,而且还正好在一个寝室,所以也算有缘,一来二去的就熟悉了。” 曹清泰显得很淡然,他和茅向东没那么深的交情,哪怕一起学习一个月,但也只是熟悉而已,当然电话联系上碰上了,过来敬一杯酒尽一尽地主之谊也在情理之中。 “但我看茅书记对您还是很尊重的。”宋云培也专门敬了茅向东一杯酒,茅向东接了,其他人就只能一起敬一杯了。 “呵呵。”曹清泰没在这个问题上多说,“你们茅书记是个做事认真的人,在他下边工作,恐怕得有实打实的东西拿出来才能行,那种玩花架子糊弄人的东西,或者想要靠纸面文章来博得领导欢心的想法可以收起来了,云培,新湖的支柱产业培育力度还要加大,条件虽然差了一点儿,但是只要找准路子,我觉得还是有看点的。” 宋云培已经担任新湖县长,但新湖在全市的区县中产业相对薄弱,尤其是工业这一块底子很薄,曹清泰在担任县高官期间有一定起色,但是总的来说放在汉都仍然属于中下游。 宋云培之前的兴奋慢慢消退下去,取而代之是重视。 他很清楚曹清泰的性格,从不无的放矢,而之前也没有提到这个,但现在突然提到这一点,肯定是有感而发,而且肯定多半是和刚才他们俩坐在一边私聊时的话题有关。 “新湖今年也有一些项目进来,但是总的来说体量不够,另外新湖属于三类县,市委市府对新湖的产业结构布局也有要求,所以……” 宋云培的话头被曹清泰打断:“云培,这些不是理由,有要求,那么要求以内的产业呢?要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而不是以客观条件来作为借口,你是县长,茅向东很不喜欢这种口气,你要记住!” 见宋云培有些疑惑,曹清泰深吸了一口气:“我感觉他似乎也受到了一些压力,所以才会这方面有些急切,唉,现在哪里都一样,经济拿不起来,就说不起硬话!” 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