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静水深流 第六十二节 愿意么?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静水深流 第六十二节 愿意么?

“哦?”沙正阳眼睛一亮,“真的?潘林答应过来见面?” 沙正阳早就盯上了潘林,潘林是科隆电器的灵魂人物,没有潘林也就没有现在的家电行业的巨擘龙头――科隆,不过在前世中潘林最终诡异的离开了科隆电器集团,结果当时国内如日中天的科隆电器集团陷入内乱困境,引发了一波接一波的震荡,最终黯然。 当初在东方红入股三洋若斯电器时,沙正阳就考虑过,也和宁月婵他们提起过,但是那时候潘林在科隆集团一言九鼎,自然不可能降尊纡贵来你三洋若斯电器,但现在情形不一样了。 科隆电器集团的特殊背景带来了潜在问题,现在问题终于爆发,一门心思想要让企业经营独立于背后大股东――地方政府的潘林终于被扫地出门,这也是所有权和经营权之间发生矛盾之后不可避免的问题,尤其是在股权一家独大的情况下。 潘林的远见眼光和管理能力在科隆集团已经得到了充分映证,其对国内家电市场和渠道的熟悉更是无人能及,可以说这样一个人应该是最优质的资产,对于不满于现状想要在家电领域做出一番成绩的东方红集团来说,这就是最好人选。 但关键在于潘林是否愿意接受这样一个邀请。 三洋若斯电器是中日合资企业,虽然东方红作为大股东,但是实际上除了战略决策外,日常管理都是日方管理人员在负责,现在如果东方红集团或者三洋若斯要兼并汉都飞燕冰箱厂,那么其股权结构又要面临一次大调整,这样一个处于变动的企业,而且目前在市场上更是远远无法和科隆集团比的企业,能否打动潘林的心? 沙正阳和宁月婵他们提过之后宁月婵和焦虹他们就一直很上心,因为段庸铭的到来直接导致了高升电子和华众电子两家企业的崛起,现在已经成为东方红投资公司中最经典的投资范例,而同样华海高科取得耀眼成绩也使得东方红投资公司成为众多人羡慕的对象。 所以沙正阳提到了潘林之后,而潘林在科隆集团的表现也有目共睹,所以东方红方面一直就在接触,一直到现在科隆集团内部终于出事,潘林离任,而且可以肯定的是潘林并未签署竞业协议,那么这其中的可能性就大大增加了。 “他答应了,具体时间我们还要再联系。”宁月婵点点头,“我觉得可能性很大,因为如果他没有这个心思,肯定不会愿意过来,甚至连我们过去恐怕都不会见面。” “嗯,这样被扫地出门,恐怕很多人都难以接受。名义上他虽然是退休,但是谁都知道之前他其实根本没有这方面的考虑,还一门心思要准备把科隆做大,这种时候突然走人,那种滋味……” 焦虹也叹了一口气,她搞过一段时间三洋若斯的总经理,清楚家电行业面临的巨大竞争压力,这是一个典型的红海,每年都会有无数新锐冒出来想要掀翻现有格局,潘林劳苦功高,但是最终走人,肯定心有不甘,只不过失去了这样一个平台,大股东不让你再继续,你又能奈何? 当下真正能和科隆抗衡的大概也就只有海尔,可海尔的模式同样和科隆相似,创始人威信极高,潘林也不可能去这类企业,这么一来,只要东方红集团能够给予三洋若斯这个平台足够的支持,潘林未尝不愿意来一回复仇之战。 “科隆既然不需要潘林了,那也就是我们的机会。”沙正阳言辞肯定的道:“潘林来的日程敲定,我也要见一见对方,我想,段庸铭在汉川的发展有目共睹,想必也是对潘宁有所触动的,只要他能把企业做大做强,东方红可以最大限度的放权,这一点也可以让对方放心,我们东方红不是那种卸磨杀驴的短视之辈,我们愿意提供最大的舞台给他。” ******* 石油小区的房子该退了,沙正阳躺在床上才如是想。 一直在这里住着,也没有人来催,但是中央政策精神已经下来了,住房体制改革,各单位各部门的福利分房中止,现有住房会处理给个人,这个政策已经在房地产市场搅起一阵狂风巨浪。 长川一建和长川二建都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大业务爆发,在燕京,在沪江,在汉都,工程多得你不敢接,众志建设亦是如此,主要来源都是为了赶在最后一波福利分房之前给职工们解决一次最大的福利,无论是哪个现在在位置上坐着,都不得不考虑职工们的迫切要求,这既符合政策,又能最大限度收买下属们的心,没有一个人会反对,谁敢反对,那他就是全民公敌。 长川地产原本已经在燕京敲定了一个拆迁地块项目,长川一建和长川二建也都签订了合同,但是面对中央刚性政策的靴子突然落地,躁动起来的建筑市场一下子成了卖方市场了。 长川地产的项目虽然还会继续推动,但是却只能排在后边了,长川一建和长川二建首先需要帮忙解决能够决定着长川地产未来在燕京能不能继续开展业务的问题,手握重权的部门自然有权优先使用这两支力量,而长川地产的项目则只能排在其后,能有少量工人先行拉起架子就算是不错了。 当然对长川地产也有好消息传来,刚刚动工的项目被迅速重新进行了调整,其中部分变成了联合建设,当然这就涉及到这一部分会成为京里某些单位的联建房,实际上也就是作为这些单位的福利房最后一次享受了。 作为交换,长川地产已经确定还能获得下一个项目的竞标权,名义上是竞标,但是这还是在98年,只要上边点头,基本上也就是铁板钉钉的走程序了。 省发计委内部也在酝酿建房的事情,由于省发计委原来一直是跟随着省委省政府统一在建房,所以导致整个住房不但老旧散乱,而且也严重不足,毕竟和省政府那边在一起,省委省政府那边肯定要首先保障其自身下边各个直属处室的需求,而其他一些部门单位虽然实权没有,但是在打分排号分房问题上那些干部们的资历却都不差,所以在这个问题上省发计委是吃了大亏的。 不过这一次,康广量终于做了一件对整个发计委的干部们堪称大恩大德的事情,那就是整个发计委体系内的干部职工,统一建房,最后一次机会,并且进行了统一登记,当然在获得新房之后,老房要交回给省政府那边,但即便是如此,也让所有干部们欣喜若狂了。 沙正阳也琢磨着,也正是因为有这样一个巨大的利好消息,所以康广量才能够悍然启动这一次对全发计委的作风整肃运动,说句不好听的话,胡萝卜加大棒,恩威并施,也才能让发计委这帮骄兵悍将有所收敛。 但无论如何,沙正阳也赶上了这一轮好时机,也能分配到一套面积达160平米的三室两厅,虽然没法和石油小区比,位置稍微偏了一点,但是在机关里边,也算是相当的不错了,而且以汉都市现在的发展势头,也许住房建好时,省发计委这个小区所在的马家堡已经变成了主城区内了,十年后这里更是典型的城中心了。 说到房子,就不得不说到个人问题,沙正阳是真心有些迷茫了。 蒋冰雁越来越明显的意图他不是看不出来,这个前世中的前妻大有要让今世也重做一回夫妻的意思,这基本上每个星期都会来一个电话说一说事儿,当然借口都是现成的,有时候是汉大百年校庆的,有时候是现在长河集团的业务问题,这个女人很厉害,每一次找到的话题都让沙正阳无法拒绝,一个电话下来,有时候十分钟都难以了断。 说实话,蒋冰雁的外貌形象是很符合沙正阳胃口的,问题这不是谈恋爱,现在沙正阳已经熄了再拖下去的心思,他也觉得自己是该早一些了断感情上的麻烦,用婚姻来稳定自己未来要想做更多事情的后院。 蒋冰雁前世中是一个很精明而挑剔的女子,倒不是说她和自己没有感情,结婚那两年一直到女儿出生,沙正阳也的确有过一段时间的幸福生活,但是当自己的脚步难以跟上对方的仕途发展时,两个人之间的感情迅速疏离冷淡,最终黯然落幕。 沙正阳也承认自己在女儿出生之后,更多心思放在了家庭上,本来在仕途上还完全可以有所拼搏的,自己也有些懈怠了,为此蒋冰雁也几次提醒和暗示过自己不能沉迷于儿女私情,应该趁着正值壮年好好干一番事业,以免日后来后悔,但沙正阳那个时候并没有意识到,一直到感情最终出现危机之后才明白过来,自己已经落伍了。 而蒋冰雁的视野已经超出了自己眼界,这也是悲剧的根源。 那自己还要重蹈覆辙么?前提条件肯定不会再有,但问题是自己愿意接受么?这甚至比与孙妍的那段感情更让沙正阳觉得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