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六十五节 竞争,无处不在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六十五节 竞争,无处不在

这顿饭吃得和谐但是并不轻松,茅向东对电子信息产业很感兴趣,特别是沙正阳提到了adsl技术目前已经在美国完成了标准确定,正式开始进入商业化进程,可以大规模推广使用,而深圳已经抢先一步开始尝试时,更是触动很大。 他自己也就有很深刻的感受,如果要想下载或者阅读一篇文章,几分钟都下载不了或者阅读不了,这种体验怎么能让人产生兴趣? 但如果通过沙正阳口中所说的adsl专线宽带带来速度的大幅度提升,有此可以想象对无论是工作还是娱乐休闲带来的体验会有多么大的改进,其吸引消费者的能力也会无数倍的增长,那么这会带来什么? 带来对整个整个产业所需要的设备的巨大增长需要,从通讯线路所需的铜绞线到网络设备,从调制解调器到终端电脑,这都是一个无比巨大的市场,足以容纳无数企业投入,这个产业规模的巨大程度也让人难以估量。 “看样子,你今天的介绍给老茅的冲击很大啊,他似乎是下了决心要在汉都市委i书记任上有所作为,有所突破。”背负双手的曹清泰漫步前行。 沙正阳是和曹清泰一起离开的,作为汉都市一把手的曹清泰很忙,能够在百忙中抽出时间来专门和沙正阳吃一顿饭已经很不容易了,所以午饭结束之后茅向东就和曹清泰、沙正阳二人打了招呼之后离开了。 沙正阳和曹清泰索性就打车到了百花山公园,趁着秋日盛景,逛一逛久违的百花山。 “嗯,汉都在汉川可以称老大,但是和其他几个都是省会的副省级城市相比,优势不突出,真要拼起来,谁上谁下都很正常,所以茅书记有些压力也很正常。”沙正阳分析道,一边陪着曹清泰不如旁边林荫夹道。 正午的阳光仍然有些热意,但进入林荫中,被枝叶分割的细碎阳光洒落下来,阴凉伴随着徐徐微风过来,感觉很舒服。 “不仅仅是如此。”曹清泰淡淡的道:“老茅这个汉都市委i书记还是有一些争议的,当初要竞争这个位置的人可不少,他92年还是农业厅长,这才几年,就从高官、省委秘书长、组织部长到省委副书记兼汉都市委i书记了,肯定有很多人不服气不满意,所以我估计他可能会在汉都市委i书记任上要干几年了,而能不能在这个位置上拿出让人信服的成绩出来,可能也决定着未来他的前途去向。” “哦?”沙正阳倒是没想到这一出,但一回忆也的确是如此,自己刚到宛州时因为胡满云之子被杀一案,茅向东作为刚上任的副省i长还给林春鸣打过电话过问,这才几年,已经是位高权重的省委副书记兼汉都市委i书记了,在省委常委中排序甚至还在李铭之前。 “而且汉都的地位也不一样,和西部三市,成都、西安和汉都,都是副省级城市兼省会,但汉川又横跨了中西部,所以地位也很特殊,这样一座城市如果拿不出足以向组织交代的成绩来,恐怕很难说得过去,就算是汉川省委省政府也要受到影响。”曹清泰进一步道。 汉都市委i书记和市长人选不是汉川省委能决定的,虽然省委有推荐权,但是决定权在中央,不过茅向东是汉川省委力荐人选,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中央对汉川省委工作认可,但同时这也是汉川省委为茅向东这个人选向中央的一个背书。 “那也是好事,汉都需要一个稳定的班子架构,这样才可以做到政策持之以恒,我们国内很多地方都是换一任领导,换一套想法,人走政息,起码我觉得茅书记这一次的考量还是比较准确和切合实际的,如果能够花上两三年来持续投入打造,我觉得汉都市是可以在这方面有所作为的。” 沙正阳也衷心希望汉都市能在这一块上大胆的做出决策来启动电子信息产业的培育和扶持。 基础设施建设上汉都市委市政府完全可以主动对接中国电信,邀请电信部门在汉都试点,这方面付出一些也是值得的。 互联网基础设施的改善对于一个地方投资环境的提升是显而易见的,而且这种正面影响还会越来越大,一个好的口碑比你在很多方面花更大的代价都更有效果。 同时汉都市也应该有针对性的扶持通讯设备制造业的发展,不但要加大力度对汉都现有这方面产业的发展支持,同时也要启动定点招商策略。 目前日资、台资进入大陆发展也开始进入高峰期,沙正阳有印象,九十年代末到二十一世纪初这几年里,大批日资和台资的电脑组装、元器件和零部件生产、网络设备制造企业大举进入大陆,像燕京、深圳、苏州、上海、南京、福州、厦门等地是最重要的投资地,武汉、成都等地也吸引了不少企业来落地。 汉都完全可以在这个时候大举出击,主动招商,同时还应该考虑在教育、科研等方面加大投入,营造一个更有利于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的技术和研发环境。 “正阳,你觉得我们平原省在发展新兴产业上有没有优势呢?”曹清泰突然停住脚步,扭头问道。 “啊?平原省?”沙正阳略感吃惊,但看见曹清泰的目光,意识到一些什么,点点头:“省i长,您面前我肯定不能说假话,平原是人口大省,更是农业大省,在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上和汉川相若,但是在中心城市建设上,中州发展欠缺较多,教育和科研资源差距其他几座城市比较大,产业培育也没有真正形成,不过平原省的优势也很突出,地理位置处于中心位置,地势平坦,交通便捷,人力资源极其丰富,尤其适合大力发展劳动密集型的制造业,比如电子设备制造业、汽车和汽配产业、家电制造业、建材和家住制造业、服装箱包产业、食品产业,这些都应该是平原省当下着力培育的。” 曹清泰轻轻叹了一口气。 平原的情况比汉川更为具体,人口密度更大,农业人口乃至于带来的农村剩余劳动力就业和增收压力更大,平原省委省政府一样面临着和汉川省委省政府一样的压力。 怎么来解决好产业培育和发展经济乃至于实现就业增收的问题,也成为摆在平原省委省政府面前的考题。 曹清泰现在作为分管农业和农村工作的高官,乡镇企业面临的困境,农民的增收,农业结构调整,这些问题都一样困扰着他。 本来今天只是帮茅向东一个忙,而茅向东也的确没有意识到汉都市的发展会和平原省牵扯到多少瓜葛,但是在听完沙正阳极具诱惑力的产业构想之后,曹清泰也忍不住有些怦然心动了,所以也才有了这一趟百花山之行。 “我也知道劳动密集型产业是最适合平原省的,但是现在招商引资和产业培育都面临着来自周围兄弟省市的巨大竞争压力啊。”曹清泰摇了摇头,“吃饭的时候听到你给茅向东出谋策划,我都有些按捺不住了,但你也说得不错,无论是中州还是洛京在各方面都与汉都有差距,这个必须要承认。” 见曹清泰提到洛京,沙正阳微感诧异,洛京是平原省第二大城市,也是老工业城市,仅次于中州,但是九十年代以来经济发展一直不太好,慢慢落后下来,别说和汉都比,就是与中州比也有较大差距。 平原省的人口大市不少,六百万人口以上的地市比比皆是,但是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发展较好的却没有几个,中州和洛京算是其中的佼佼者。 “高官,你的工作又要调整么?”沙正阳在这方面很敏感,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啊?你怎么会这么想?”曹清泰吃了一惊,反问道。 “不是,我也就是顺口一问。”沙正阳见曹清泰吃惊的表情不像伪装,赶紧道:“平原人口众多,凭借着这份资源,迟早也能发展起来,只不过gdp经济总量发展起来,并不代表着经济就发达了,老百姓生活就好了,关键还是要看人均gdp和人均收入的增长速度,这才是关键。” 曹清泰心中微动,“产业培育和发展对于平原这种内陆相对贫困的省份来说,也是一个挑战,不过绍棠省i长一直鼓着这口气不肯松,他觉得以平原的条件,是可以有所作为的,农业大省变成农业强省,这是我作为分管省i长的责任,现在我也还考虑不到其他,先前我那么一问也不过是一时触动罢了。” 这话就有点儿欲盖弥彰了,沙正阳皱皱眉,但曹清泰不愿意多说,沙正阳也知道有些话题比较敏感,尤其是在没有明确去向的情况下,更需要精神,曹清泰这么谨慎也在情理之中,哪怕和自己关系再密切,也需要把稳一些,免得成为笑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