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六十六节 成长速度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六十六节 成长速度

曹清泰其实也面临着和茅向东相似的处境。 他从汉都市委副秘书长兼市委办主任到平原省政府副秘书长兼省政府办公厅主任只用了短短一年多时间,虽然他在担任新湖县委i书记之前就已经是副厅级干部了,但是副厅和副厅还是有区别的,一直到担任汉都市委副秘书长兼市委办主任,这个副厅级才算是真金十足的。 当然若是只单论他担任副厅级干部的时间和履历,他在副厅级干部这一级上资历也不算浅了,但是一跃而上平原省政府副秘书长兼省政府办公厅主任,这是实打实的正厅了,而且只是担任很短时间的副秘书长,就以省政府秘书长兼省政府办公厅主任,两年后就担任省i长助理,然后迅速从省i长助理到副省i长。 可以说他在正厅级干部这个过渡期的资历就显得有点儿单薄,任职时间刚刚够,而很多人终其一生都未能从正厅跨越到副省级,但他是却只用了三年就做到了,所以他这个副省i长不但排序在平原省政府高官中最后,仍然有很多人不太认同他的资历和能力,这也是曹清泰和茅向东一样同病相怜的感觉。 事实上每一个刚刚踏上某个跨级新岗位的领导都或多或少会存在这样的一种情绪感觉,只不过有的人自恃资历老根基厚所以心态更宽松,还有的人在这方面自信心更强,心理状态更佳,也能迅速适应,这其实就是一个适应过程长短而已。 随着时间推移,工作的开展,基本上所有人都能度过这个适应期,然后真正进入状态,最终变成资深领导。 曹清泰也同样力图早一些渡过这个时段,而要想快速渡过这个适应期,最好的方式就是做出成绩来。 作为分管农业的高官,如果换着是在二十年前,那绝对是实打实的抢手位置,但是现在却不一样了,二三产业的飞速发展,尤其是第二产业更是成为重中之重,虽然中央每每都是强调农业的重要性,一号文件都是针对农业农村和农民,但是,越是这样高调强调,其实也就是一种变相的示弱,工业从来不需要强调大家都下意识的会将其列为头等大事,因为工业才是目前撑起经济发展的发动机。 但农业又的确是一项不可或缺的工作,特别是中央将农民农村和农业工作合为一体称之为三农工作时,那么其重要意义就会拔高到了政治高度,都知道当下中国仍然有八成以上的居民属于农村居民,他们的生计问题、就业问题、增收问题直接关系到社会稳定大局,所以曹清泰分管农业工作,看似有点儿受冷落,但是如果能在这一块工作上做出一点儿文章来,很容易引来高层的关注。 “高官,您分管农业工作,而平原是头号农业大省,农业人口比例和总量都是名列前茅,怎么来做好农业工作,您肯定有主意。”沙正阳避开了对方的弦外之音,他只能就对方的现状来给点儿建议,那样更符合他现在的身份定位:“不过,作为三农工作,我个人意见,还是不能局限于某一领域,平原农村人口基数太大,虽然我也知道劳动力输出不是一个好主意,但是就目前来说,这还只能是一个必须要使用的权宜之策,因为你没有能创造出那么多能容纳广大农村剩余劳动力的工业和服务业岗位,这是现实。” 曹清泰脸色略阴,默默点头。 “但我有一个建议,除了招商引资外,平原省政府应当从职业教育培训这个角度来强化农村剩余劳动力的基本技能培育,这样既有利于提升劳动力素质,帮助他们在自我薪资水准上获得攀升,同时对整个平原的招商引资环境也是一个有力的改善,特别是针对劳动密集型产业的招商引资时,如果你这个地区拥有的劳动力是经过初步技能培训的,和其他同等条件情况下的普通劳动力相比,那么无疑可以获得极大优势,哪怕企业方在薪资水准上付出多一些,对方也是愿意的,因为对方能赢得时间和商机。” 曹清泰也不是无能之辈,一听就明白了这个意思,“你的意思是我们应当以专项资金和专项工作的方式来加强对农村劳动力的培训,帮助他们提升职业技能?” “对,其实这个技能提升可以是多方面和多层次的,既可以包括工业方面,同样也可以包含第三产业和农业本身,比如服务业方面的,农业多种经营的技能,这些都可以进行普及推广,不求每个人都能在这种学习中获得和掌握多少,只要有一部分能成功,那么其起到的带动和示范作用都是相当可观的。” 在沙正阳看来,未来中国的人口红利之所以迅速消散,除了人口政策带来的一些影响外,很大程度还是因为当初在剩余劳动力的素质培训和提升上政府并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和应对,进而极大的削弱和降低了本来是相当丰沛的劳动生产力。 相较于德国这类在职业培训上做到了极致的国家,中国的教育体系更像是走了两个极端,一是大规模的大学扩招,使得各类大学充斥了大量的大学生,这些人毕业后其实并不具备多少实质性的工作技能,而需要相当长一段时间的磨合和适应,才会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 而另外一部分从义务教育出来的学生却直接进入了社会,他们绝大多数都是来自农村,没有经过任何职业教育培训,他们的目的也更为直接浅显,那就是挣钱养家糊口,相当一部分直接前往沿海地区从事低端的体力劳动,其中极少数会在工作中脱颖而出成长起来,但是绝大多数人会在各种日复一日的简单劳动中慢慢变老。 而国内企业的规模、属性以及经济的不确定性也决定了这些中小企业甚至是那些中大型企业都绝少能为这些工作者提供再培训再提升的机会。 正因为如此,哪怕是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本身是具备成长空间的人员,最终还是湮没在时间的消磨中去了,尤其是等到从尚未成熟的十多二十岁变成了三四十岁家有妻儿的情况下,就更无可能沉下心来去实现自我素质能力的提升了。 相较于在这方面更为完善和成熟的德国职教体系,绝大部分未曾上大学的学生都进入了职教体系中进行技能培训,使得他们从一开始就具备最基本的既能成长基础,而随着进入企业的工作,各种培训和自我提升的机会比起中国这个时代要强很多。 而国内哪怕是十多二十年后才会有一部分具有远见卓识的企业开始注重这方面的培育养成,但其数量和比例仍然少得可怜。 “正阳,这恐怕是一项相当宏大的工程吧?”曹清泰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不但需要相当投入,而且也需要政策的连贯性支持,我这个分管农业的副省i长,冒然在这个问题上发声,嘿嘿,……” “省i长,我不这样认为。”沙正阳也很认真的看了一眼曹清泰,“这本身就关系到如何把农村中大量的剩余劳动力解放出来,帮助他们提升工作技能素质,从而使他们能够更好的从农民成长成为合格的工人,这也能够帮助他们在未来的工作中赢得更高的薪资水平,这符合从中央到地方每每提出的要帮助广大老百姓增收的这个中心思想,在这个问题上,心底无私天地宽,我相信黄省i长也能看到,这也是对全省的有益之举。” 沙正阳的话触动了曹清泰,他也有些感慨,沙正阳成长速度太快了,远远超出了自己的预测,像他刚才的这番言辞已经具备了相当高度,让人不得不深思。 ******* 蒋冰雁从出租车下来的时候,正看到了沙正阳送曹清泰上出租车。 她和闺蜜鲁劲松也是打算趁着天气好来百花山公园走一圈,没想到却遇到了沙正阳。 她不认识曹清泰,但是从沙正阳的表情看得出来,对方应该是一位领导或者沙正阳的长辈。 一直到出租车消失,蒋冰雁才踏着轻盈的步伐走近,“这么悠闲?早知道我就该把明天讨论的相关内容先通报给你,嗯,不过这会儿也好,要不我们现在先商议商议?” 没有给沙正阳拒绝的机会,蒋冰雁站在沙正阳面前,笑吟吟的看着对方。 沙正阳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蒋冰雁,但想想上一次自己不也是和晁汉忠在百花山遇到的对方么? 点点头,沙正阳环顾四周:“你那位闺蜜还没到?” 蒋冰雁很想说就自己一人,但是自尊和矜持还是让她点点头:“她可能还要呆一会儿,我们约好是在公园里见面,不过我想这段时间我们是不是可以先商量一下明天的安排呢?要不,一起走一走?” 女孩子能把话说到这个程度已属不易了,沙正阳很想拒绝,但是看到蒋冰雁清澈的双瞳中的一丝期盼,沙正阳觉得自己难以启口。 想想也是,现在的蒋冰雁还不是七八年后那个已经在社会上闯荡打拼了几年的女人了,七八年的光景足以让人改变很多,但现在蒋冰雁再怎么也是一个刚出社会进入企业里工作的女孩子,或许她的内心还是有着前世中那种固有的追逐向上的心思。 但换一个角度来想,哪一个刚从大学里出来的年轻人没有这样的上进心? 追求进步并不是坏事,只要能秉持本心,哪怕是好胜心强了一些,这也很正常,孙妍和她比起来,似乎也没有多大的区别,当时自己不也是觉得理所当然么?一直到和自己的奋斗目标产生了冲突才使得二人的么矛盾难以弥合,即便是这样,自己不也是还在念念不忘么?()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