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七十节 强中更有强中手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七十节 强中更有强中手

到发计委工作之后,沙正阳也意识到了自己的一个短板弱点,甚至不是短时间内能弥补起来的,那就是自己还是太年轻,工作的时间和履历都比起那些工作二三十年的同僚们相差甚远。 8年的工作时间,自己换了不少位置,但是之前在乡镇区县这一层级和区域工作还是相当狭窄浅薄。 算来算去,自己真正呆过的并留下一定印痕的就只有银台县、宛州市委、宛州市经开区、真阳县以及长河集团,看起来不算少,但是每一个位置呆的时间都太短,这是一个很客观的现实。 要想在一个岗位上做出成绩自己靠着先知先觉的确能做到,但是你要能赢得一拨人的认可、支持甚至是钦佩,这难度就不小了,大家都是成年人,不是因为你表现优秀人家都心甘情愿的站在你身畔。 都说小孩子才讲爱恨,成年人都讲利益,这话却不一定完全准确,建立在共识基础之上再讲利益往往就要稳固得多。 沙正阳也很清楚随着自己正在步入仕途的一个高峰,自己在很多方面都需要补足自己的短板,你不能到每个地方都表现得像一个陌生人,都需要通过一段时间或者别人的介绍才能进入这个领域或者状态,这意味着你的效率比别人低了。 所以他才有这样一次覆盖全省的调研摸底,不但和分管领导以及相关企业的负责人积极主动的接触交流,也主动去拜会各地区的主要领导,他就是要通过各种方式手段来最快的进入状态。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就是所谓的人脉,人脉不是指比你职位或者级别高的上层关系才叫人脉,你能在同级别或者下级中具有较好的亲和力和影响力,这一样是非常重要的一方面。 一件事情,你如果能一个电话或者一个指令下去,人家就能按照你的要求圆满完成,而别的人则要通过正式文件,甚至召集开会,专门对接,监督执行才能实现,那么这既是执行力影响力和威信的体现,同时也是人脉薄弱的表现。 真正的人脉不是靠阿谀奉承,不是靠亦步亦趋,不是靠请客吃饭各方打点能形成,而在于你通过工作推动,通过交流沟通,通过学习提升,不断提升自己的同时也能给别人留下成功、成熟的印象,形成观念共识和利益互通这样才能长远和稳固。 沙正阳不太喜欢通过什么同乡、校友、战友这一类的关系网络来结成所谓的人脉,但是不得不承认现在很时兴这个,存在即合理,关键在于你要正确的对待和认识,去芜存菁,摒弃其负面的东西,利用其有益的一面。 像汉大是汉川省内规模最大的综合性大学,每年毕业的学生数以万计,其中绝对有很多出类拔萃的人才,做为汉大的毕业生,沙正阳觉得自己如果有机缘能帮衬一下其中德才兼备表现优异者,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为国所重,必在得人;报恩之义,莫大荐士,足以说明很多了。 “好了,师兄,坐下吧,以后打交道的时候很多,你是咱们汉大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日后有提携的机会,可不要忘了我们这些师弟师妹才对。”蒋冰雁主动的招呼沙正阳入座,并且亲自把茶捧上。 “冰雁,你这话说得可有点儿大了,你没看你师兄这几个月都是屁颠屁颠的四处奔命忙事儿的份儿么?”几个人年龄相仿,沙正阳也不愿意摆出太过于老气横秋的样子,坐下之后示意大家也入座,“大家共勉才对。” “师兄太谦虚了,您可是咱们这几届里的楷模,除了79级的赵师兄,就属您是最耀眼的了。” 任一杰显然是在消息中属于比较灵通那一类,他提到的赵师兄说的是79级的赵衡。 赵衡83年从汉大历史系毕业进入汉川省委办公厅工作,88年出任汉川省委办公厅常委办副主任,91年以34岁之龄出任涪岗市委常委、组织部长,93年以36岁之龄担任昭阳市委副书记,96年出任省水利厅党组书记、厅长,今年刚满41岁已经升任甘省副省i长,也是恢复高考之后汉川大学出的第一位实职副省级干部,而且仕途极为光明。 “赵师兄是我们仰望的榜样,我可不敢比,像我们大家,也别去多想,干好自己眼前的事情才是正经。” 沙正阳也知道这位赵师兄,前期仕途极为顺利,不过在副省级位置上就开始徘徊不前了,起码印象中他起码在高官位置上就干满了两届,然后又担任过一届多省委常委,最终到了人大。 有时候并不是说你起点高就一定会直挂云帆济沧海,很多时候还是会受制于时代和机遇,前期的绝才惊艳顺风顺水,并不代表你后期也能闲庭信步,把握不住时代发展脉搏,很容易就会落伍进而慢慢被淘汰。 沙正阳轻描淡写的回应,让在座几个人都有些讶异,任一杰是有些尴尬,而蒋冰雁则是若有所思,汪亚光和何文禄则是低下头,看不见任何表情。 “还差一位啊,冰雁?”沙正阳也不愿意谈这个话题,怎么谈都不合适,所以主动带开话题。 “嗯,是胡师兄,85级的,他正从穹山那边过来,估计还要半个小时。”蒋冰雁介绍道:“不知道你认识不认识,胡文峰,穹山县副县长,你在银台工作过,穹山挨着银台,也许你认识。” “我离开银台太早了,和穹山那边也没有多少联系。” 沙正阳心中一动。 他对胡文峰还是有印象的,但是那是前世的事情。 胡文峰毕竟是汉大出来的,从穹山起步,一直干到穹山县县长,然后转任新湖县高官,最后又调任锦城区高官,最后辗转汉都市副市长、汉都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汉都市委常委、纪委i书记,最后成为前世中沙正阳的顶头上司汉都市委副书记。 不过胡文峰和前世中沙正阳没太多交道,那是因为沙正阳升任市委副秘书长兼市委办主任时,胡文峰还在市纪委那边,真正过来没几天,沙正阳就断片了。 但即便是如此,胡文峰也算是自己一个熟人,而且还是大学的师兄,所以在前世中接触时间虽然不长,但是胡文峰对沙正阳也算看顾,只是远不及像桑前卫和钟广标那么知遇罢了。 “不过胡师兄能来那就最好了。”沙正阳笑了起来,总算是能来一个和自己勉强能在层面上搭上话的人了,胡文峰虽然只比自己大两岁,但是现在好歹也是副县长了,在寻找共同话题上也要比在座的这几位要容易得多,这三位看起来都还算是他们这一代的翘楚人物,但是毕竟经历履历和层面上还是相差比较大,在心理上就难以达到很好的默契度,这是现实。 胡文峰抵达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居中而坐的年轻人。 他没见过沙正阳,但是却早闻其大名,甚至自己这个本来是85级最耀眼的政坛新星也被这个86级的家伙压制得黯淡无光了,只要一提到汉大这几届毕业的,肯定会提到二人,而自己就成了那个为沙正阳做衬托的家伙,的确有点儿悲催。 不过胡文峰倒是在这一点上看得很开,这仕途上的事情本身就不能以常理计,你觉得你能力超群机遇无双,但是没准儿人家比你更强,沙正阳无疑就是强中自有强中手的角色。 胡文峰研究过沙正阳的仕途发迹史,银台县紧邻□^山,要打听了解一下并不困难。 胡文峰认为沙正阳起飞的关键还是在东方红集团上,东方红集团的腾飞不仅为沙正阳善于搞经济树立了一块金字招牌,更重要的是随着东方红集团的发展,其政治经济资源都随之不断丰厚成长,只要一谈到东方红集团的每一样产品,人家都会想到东方红集团的创始人,而现在最受欢迎最吃香的是什么人,那就是能搞经济的能人。 而沙正阳不但能搞经济,而且是汉大毕业的正牌子大学生,人又年轻,这几点正好符合了革命化、专业化和年轻化这几点,如果又有领导赏识,再赶上机遇,所以胜过自己也属情理之中明的事情,这一点上胡文峰胸中并无不满。 相反胡文峰还很期待这一次见面,省发计委的副主任,手里边掌握着不少资源,如果自己能够借此机会获得对方的认可,对于自己来说也一样是一个机会。 “幸会,幸会,沙主任,久闻大名,如雷贯耳,今日得见,三生有幸!”胡文峰拽文,倒是把沙正阳逗得一乐。 这一位某些方面的性格和前世中差不多,前世中胡文峰虽然担任了汉都市委副书记,但是没事的时候仍然喜欢去研读国学,也对京剧很感兴趣,算是一个中国传统文化的爱好者,沙正阳在文学方面造诣也不差,所以这方面两人倒也有些共同语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