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七十一节 情商低的人无可救药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七十一节 情商低的人无可救药

“文峰师兄,咱们今天见面是按照冰雁师妹的安排来研究如何更好的为咱们母校百年校庆服务的,这要主任过来,县长过去的,是不是不太好啊?”沙正阳微笑着揶揄道。 “也是,也是,那就按照正阳师弟所言,咱们就丢开其他,只谈事情。”胡文峰知错就改,很诚恳的接受了沙正阳的“批评”。“不过,这个师兄师弟的招呼来招呼去也有问题,外边人听着更像是江湖气息太浓,怕别人误解啊。” 沙正阳也觉得麻烦,叫职务显得生分,但叫师兄师弟的,又觉得容易引起不必要的联想,最好的办法是直接称名字,但是自己和胡文峰称呼那几位可以,但那几位要称呼自己二人名字,估计这三人是打死都不会干的。 权衡半晌,沙正阳还是给了一个建议折中:“文峰兄,我看还是这样吧,他们几个我们俩大几岁,就叫他们名字好了,他们称呼我们呢,在外边有外人时可以称呼职务,都能没外人时,叫一声师兄也没关系。” 胡文峰想了想也是,他和沙正阳二人年龄略大,像他是66年的,虽然只比沙正阳高一届,但是他高中时是复读过的,所以年龄略大,这样称呼也挺合适。 胡文峰性格沉稳,他当年也因为复读了两年也,一进大学校门就更成熟更努力,所以他在大学里就入了党,出来之后有自己的一位关系密切老师推荐,没有回秦都而是直接到了汉都市委统战部工作,然后一干就是五年,很受部里边领导的看重。 30岁胡文峰下挂到穹山担任县长助理,一年多时间后,也就是今年初正式当选副县长,正经八百成为副处级干部,这在当时也是轰动一时,当然这得要把沙正阳这家伙的事迹撇开来说。 “行,我就托大叫你一声正阳了,咱们年龄相仿,你也直接叫我文峰就行了,别添那个兄字,让我感觉更老了。”胡文峰抹了抹自己略显黝黑的脸,自我解嘲:“本来我这张脸就显老,我老婆还一直说替我买瓶美白润肤的,让我显年轻一点儿呢。” 这个家伙倒是很会说话,姿态也摆得很端正,沙正阳暗自点头,能混出名堂来的,起码情商都不低。 梳理好了关系,蒋冰雁也就很自然的接过话题开始说正事。 其实按照汉大百年校庆筹委会提出的一些设想,现在要做的也就是最基础的情报信息收集工作,每个年级的总联络人,按照院系再去联系上那么几名分联络人,这样一来大家群策群力,把那一届的同学们都尽可能的联系上,把他们的基本情况掌握起来,特别是工作单位和联系方式,另外如果能够了解到这些同学们的现状,那就最好不过,把这些资料收集起来并加以整理。 事实上汉大原来是有一部分这方面的相关资料的,只不过很不完善,而且不少原来采集的信息过了几年也就失效了,还需要重新进行核对收集。 “这个院系联络人恐怕也是很有讲究吧?”胡文峰皱起眉头,“我们那个时候一个年级都是以千人计,如果没几个合格且热心的分联络人,根本不行。” “对,胡师兄说得对,我们这几届就更吓人了,还在膨胀,这个分联络人不但要有热情,还得要有一定资源。”任一杰接上话,似乎又担心大家有歧义,赶紧接着解释:“我的意思是平时时间要相对充裕一些,另外也最好在通讯和交通工具方面宽裕一些,这样人家和你联系的时候也更方便。” 沙正阳略作思索,建议道:“一杰说得是事实,本身这就是一个义务性的行为,一方面要人家愿意且热心,另一方面也需要照顾到人家有没有这份比较宽裕和合适的条件,不要搞成道德绑架,那就不好了。另外一杰的话也提醒了我,其实大家注意到没有,互联网正在日趋流行,作为这几届毕业的大学生,只要不是在太过落后的地方工作,都应该有机会接触到互联网,而电子邮箱这个联系方式我想就相对灵活方便许多,如果我们能够鼓励大家在电话这种方式不太方便的情况下以电子邮箱的方式来互联沟通,我想可能会比较简单一些。” 胡文峰和蒋冰雁的眼睛都是一亮,胡文峰忍不住道:“还是正阳头脑想得远,我们这后边几届的同学,不是每一个都能在工作中一帆风顺,像手机这类通讯方式可能不少人暂时还无法完全普及,但只要单位有电脑和上网,那么电子邮箱就能解很大问题,我现在和几个关系不是太密切的省外同学,很多时候都是用电子邮箱来联系。” 蒋冰雁也微微点头:“这个建议好,我回去带给学校里,不过估计也就是我们比较年轻的这些同学可能比较容易接受电子邮箱这类新生事物,像文革前的那些老校友们可能未必会太接受这种方式。” “无所谓,可以各种方式将兼顾嘛。”沙正阳笑着道:“电子邮箱只是一种方式罢了,关键还是要有热心且条件合适的人选,而且不能三分钟热情,这涉及到一直需要持续到校庆之前,所以在物色确定人选之前也要慎重,当然我相信只要是选定的,各方面条件都具备的,一般说来不会拒绝这种为母校效力的工作,应该是与有荣焉才对。” “选择的方向还是主要以政府部门或者事业单位以及大型国企工作的最合适,因为可能相对时间要灵活一些。”何文禄也插上话:“像我们这一届的我就知道好几个在银行、省检察院以及涪岗、宛州的市政府部门里边都有,也有不少已经是获得提拔,……” “我们这一届也有不少,不知道胡师兄和沙师兄还有没有印象,以前学生会工作的赵羽洋现在在团省委,可能冰雁师妹也应该认识吧?”任一杰也接上话,“我和她都联系过了,她也很有兴趣。” 赵羽洋在学校里是一个很出挑的人物,连沙正阳这个在学校时代不太关心这类事情的人都有点儿印象。 这女孩子不但长得漂亮,气质也好,几乎是每一次学校活动都是主持人,文艺天赋绝佳,谈得一手好钢琴,在学校里表演时也是技压全场,所以也引来无数狂蜂浪蝶的追捧,比起蒋冰雁也丝毫不逊色,只不过两个人不是同一时代,赵羽洋是88级的,92年就毕业了,而那个时候蒋冰雁也刚入校。 而且赵羽洋和蒋冰雁还不一样,赵羽洋的母亲是省建行副行长,父亲是汉都市锦城区人民政府区长,这些情况沙正阳自然不太了解,但是任一杰、何文禄和汪亚光却都是清楚的,甚至胡文峰也很清楚。 “羽洋我认识,有过几次交道。”蒋冰雁瞥了一眼沙正阳,“她去年好像到外地去徐系了一段时间,今年我见过她一次。” 沙正阳虽然有印象,但是事隔多年,他也从未见过赵羽洋,所以还是有些模糊了,只是印象中赵羽洋很活跃健谈,在学校里是风云人物,自己是靠不上边的,他也没有那个兴趣,他那时候所有心思都放在白菱身上去了。 汪亚光敏感的觉察到了蒋冰雁对赵羽洋似乎并没有多少兴趣,而且甚至还有一些说不出的敌意,赶紧插上话:“是啊,其实我们这两届的还是有不少表现很耀眼的,像我们这一届外语系的卢志坚,现在在巫陵地区行署政研室,还有秦万刚,现在在郧州市交通局工作,应该也是办公室副主任了。” “不止,你们这一届还有徐青侠,中文系的,沙师兄应该有印象,首届读书节时那个朗读沁园春?雪的女孩子,而且还会太极武术,现在在汉都市文化局,……”任一杰眉飞色舞,“对了,还有武烟波,从英语系转到法律系的,也是参加过校辩论队的,胡师兄肯定有印象,号称巾帼不让须眉的,现在在省政府法制办,……” 汪亚光内心忍不住想笑,这个任一杰是怎么回事儿,难道没看出蒋冰雁对沙正阳的态度?这个时候却来大谈特谈学校里名噪一时的女生们,这是要干什么? 沙正阳没结婚,甚至好像没有对象,汪亚光都是了解过的,而几次接触时他都能感觉到蒋冰雁在谈及沙正阳时的异样。 刚才任一杰提到赵羽洋时蒋冰雁的表情变化他更是尽收眼底。 要知道赵羽洋虽然比蒋冰雁高三届,但是这女孩子不但漂亮,是个典型学霸型才女,初中就跳过级,高中又跳级,所以实际年龄恐怕和蒋冰雁相差不大,而且最关键的是据汪亚光所知,这个赵羽洋和蒋冰雁也一样,眼高于顶,也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任一杰这个时候老是来提这些在学校里出众的女孩子,无论你是有意无意,恐怕都会让蒋冰雁内心怒气值暴涨的。()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