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七十四节 无巧不成书(续)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七十四节 无巧不成书(续)

“你们?”女孩脸上浮起一抹惊讶之色,打量了一眼任一杰身后的几人,礼貌性的点点头,脸上浮起一抹笑容,“和朋友小聚啊,怎么说起我来了?” “呵呵,的确是和朋友小聚,不过羽洋,这几位你都应该有点儿印象才对啊。”任一杰目光有些飘忽,努力的控制这自己的言语不至于失态,“你仔细看看,这可都是我们学校里的师兄师弟呢,知道我们今天在这里干什么吗?” 赵羽洋显然是一个很聪慧的女孩子,瞬间就猜出了任一杰所说的是什么,点点头,优雅恬淡的一笑:“明白了,原来是在为百年校庆做准备啊,恭喜你了,能够为百年校庆做贡献,这也是有幸有荣啊。” “嗨,上次找你你不是去学习去了么?”任一杰咧着嘴吧笑着道:“不过你还是跑不掉,这一届的学生都要联系起来,肯定只能是大家一块儿来使劲儿才行,薛部长也和我们说了要每一届的同学都群策群力,你在团省委,位居中枢,更是要发挥力量才行,具体粗笨活儿让我们来干就行,你觉得怎样?” “没问题啊,只要用得上我,我当然乐意为母校尽一份自己的力量。” 女孩脸上绽放着青春瑰丽的光泽,蓬勃的活力伴随着她的胳膊扬起,捋了一把丸子头下方散乱的发丝,一身运动装穿在身上在这种环境里,竟然丝毫看不出有什么不协调,反倒是那股子蕴藏运动气息的劲道倒是让人隔着几米开外都能感受得到。 “那可就说定了,不能反悔,下午我们就要去商量怎么来落实开展这项活动,就在隔壁的静水坊,一块儿去?”任一杰显然很是希望能够和对方说上话,每一句话都在征求这对方的意见,目光里露出希冀的神色。 女孩脸上露出一抹犹豫之色,看在任一杰眼里却觉得希望大增。 上一次蒋冰雁也曾经委托自己征求过赵羽洋的意见,但赵羽洋在接了电话之后表示自己要出去学习一段时间,可能没办法参加一些活动,所以这个联络人最终还是敲定为任一杰,不过这一次年级联络人已经敲定,如果能把赵羽洋拉进来,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是任一杰所希望的。 对于赵羽洋,任一杰也是存着一份心思,但是他也算是有自知之明的人,前两年就曾经在赵羽洋那里流露出过这份心思,但立即就被赵羽洋所拒绝了,而且很是坚决干脆,明确告知她对他没有任何兴趣,两人没有可能。 任一杰倒也非那种要在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的人,所以被拒绝之后还是很有风度的希望和赵羽洋保持朋友关系,赵羽洋也没有拒绝,现在任一杰已经有了婚姻对象,正在谈婚论嫁,打算春节前后就要结婚,所以虽然还是有些不舍,但是却没有其他歪心思。 “对了,羽洋,你还不认识这几位吧?这一位是85级的胡成峰胡师兄,你应该有印象,86级的沙正阳沙师兄,87级的何文禄何师兄,这一位就是小师弟了,89级的汪亚光汪师弟,羽洋就不用我介绍了。”任一杰原本因为酒喝多了有些泛青的脸色这会儿因为格外兴奋,说话有点儿多也开始转而泛红,看上去倒也有些气宇轩昂的架势。 赵羽洋澄澈的目光在几个人身上一转,在胡成峰和沙正阳脸上显然要驻足多一点,但仍然是那种正常的驻留,然后收回目光,脸上浮起浅浅笑容:“哎呀,原来是几位师兄和师弟,胡师兄我有印象,也是我们学生会的老前辈,沙师兄就不用说了,大名鼎鼎,何师兄是咱们校辩队的头号辩手,闻名遐迩,汪师弟我也知道在秦都清河是不是,我记得清河县委县政府和团省委曾经在清河搞过一次活动,见过汪师弟一面,不过汪师弟很忙,……” 胡成峰和沙正阳心中都暗自称赞,果然是一个聪慧精明的角色,一开口就能把四个人的身份一一点明,如数家珍,这说明赵羽洋绝非表面上所了解的那样只是一个出身官宦个性活泼的文艺青年,对方对学校里的优秀人物这么了解,也绝不可能单单是因为她在团省委工作那么简单。 对沙正阳和胡成峰的了解也许说得过去,毕竟胡成峰就在汉都,自己担任省发计委副主任,这都是摆在明面上的,何文禄原来是校辩队的风云人物,也勉强说得过去,但是对汪亚光这种既非本届,又不在汉都这个中心区域工作,甚至也只是一个县委办副主任的角色都能知晓,就充分说明这女孩子在这方面是下过一番功夫的。 自然是一番寒暄,胡成峰和沙正阳都很客气的和对方握手,而何文禄和汪亚光更是很高兴能和当年在学校里的学霸兼文艺女神相见。 “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赵师妹,先前一杰也谈到了赵师妹,还在说希望你也能加入进来分担一些工作,没想到马上就碰到了。相逢不如偶遇,不知道赵师妹有没有兴趣坐在一起商量一下呢?”见胡成峰和沙正阳一时间都没有接话,何文禄感受到旁边任一杰的期盼目光,接上话茬。 赵羽洋饱满如浸水葡萄一般的眼眸流动,掠过几个人,浅浅一笑,“要不这样,我和一家人还在吃饭,你们先去,待会儿我这边完了我再和你们联系,行不行?任一杰的电话我有,到时候我给任一杰打电话。” “当然可以,那我们就在静水坊那边等你了,v5包房,不见不散。”任一杰显然有些兴奋过头甚至有点儿失态了,不过喝多了几杯,又遇上了心仪的女神,也可以理解。 “那好。”赵羽洋彬彬有礼的和几个人打过招呼,转身走入包房内,而沙正阳等几人也都一道离开。 任一杰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多喝了几杯的他只能从动作言语上控制住自己,但是表情和神态方面就显得有些兴奋过头了,但这种兴奋度并没有超出原则,所以胡成峰和沙正阳等人当着赵羽洋的面也没有好制止对方,就当做一种美好的意愿吧。 一行人往外走,走到了九曲楼停车场边沿的透水砖路径上,因为九曲楼和静水坊挨得很近,都没有开车,从这里走出去,只隔着一片荷塘就是静水坊。 几人一边谈笑着,一边走,迎面而来的微风让人心境很是舒适,这等天气最适合品茶聊天,特别是在静水坊这样闹中取静的所在,大家坐在一起畅谈回忆一下昔日大学里的种种,在展望一下未来人生,在座的现在都可以算是人生中的赢家,对自己的未来都充满了信心和希望,也都对自己的未来有着美好的规划,如果再能得到相互的鼓励和支持,那就更好了。 “汪亚光!”突如其来的一嗓子让一干人都吓了一大跳,这一嗓子可够厉害,声音已经不能用宏亮来形容,而是声如洪钟大吕了。 汪亚光也惊了一惊,一转头就看见了一帮人在一辆悬挂着汉h牌照的桑塔纳2000时代超人轿车和一辆奔驰轿车面前正在相互寒暄着说着什么,其中一人看到了汪亚光一行,于是就叫了一声。 “彭书记!”汪亚光看见对方脸红脖子粗的模样就暗自头疼,好在对方的司机还在,正给他打着手势示意对方喝高了。 “真是你小子,你也在这里吃饭?”肚大腰圆捆着一根宽大牛皮皮带的壮汉双手插在腰上,瞪着有些发红的牛眼珠子,吐着酒气。 “是啊彭书记,今天我休息,我和几个大学同学约好一起吃了饭,有点事儿。”汪亚光赶紧解释道。 “正好,三缺一,老杨有事儿,你来顶上。”彭姓男子不容分说的一挥手,“反正你没事儿,还从来没有和你玩过牌呢,今天正好试试手。” 汪亚光已经看到了除了彭友和外,还有县财政局的局长杨光泰,县煤炭工业局局长岳潜平,当然还有县公河煤业公司的老板邱大礼,显然是在一起吃饭之后准备去打牌。 “彭书记,我下午还有点儿事情,恐怕……”汪亚光有些为难的搓着手。 “你有什么鸟事儿?能比我给你安排的工作还重要?”满是疙瘩的粗脸一下子阴沉下来,大概是觉得汪亚光没有在邱大礼和杨光泰、岳潜平面前给自己面子,本身就多喝了几盅,加上平日里就看汪亚光不太顺眼,彭友和粗着嗓子吼道:“妈的,汪亚光,你是不是觉得你这个狗屁县委办副主任牛逼哄哄的不得了了,我喊不动你了?” “不是彭书记,您也知道我不玩牌的,……”汪亚光不想得罪这样一个在县里很有威势和影响力的县委副书记,这家伙喝了酒就六亲不认,但是的确在县里又很有人脉,只是这玩牌且不说这边还有事,就是没事他也不敢去,那输赢一局都是好几千的,太招摇了,他虽然家境条件不错,但是也不敢去这种局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