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七十六节 天赐良缘?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七十六节 天赐良缘?

赵占涛摸了摸自己的发际线,微笑着问道:“那羽洋,我问一个问题,你觉得你未来的另一半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见女儿凝神沉思,章学敏也忍不住插话道:“羽洋,这个问题不算侵犯你的隐私吧?我和你爸不算外人吧?” “妈,瞧您说的,这不算,嗯,我在思考呢。”赵羽洋灿然一笑,目光悠远神往:“嗯,我自认为自己条件不算太差,所以可能也有些挑剔吧,所以你们说我宁缺毋滥,这一点我要坚持。我觉得起码有两个或者三个必要要素,这是基本条件。” “两个或者三个?”赵占涛被女儿搞糊涂了,“这都还能调整有余地?” “爸,以为第三个其实就是第一个和第二个的集合,如果前两条具备,我觉得基本上第三条就应该成立,除非特别意外。” 赵占涛和章学敏都被女儿的话给弄得懵里懵懂了,不太明白女儿是什么意思,“行,那你说说是那几条必备要素?” “第一是要有上进心,当然我这个上进心不是指必须要像爸或者我一样,必须在体制内,像学术界,像商界,其实我都可以接受,当然从契合度来说,可能在体制内更适合我们这个家庭一些,所以我说这不是绝对的。” “有上进心?”赵占涛和章学敏都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这的确是一个很必要的要素,年纪轻轻就胸无大志得过且过混日子的人,肯定没法入女儿的眼,这也很正常。 “对,有上进心,不一定现在起点要有多高,但是你应该对自己的未来有一个较为清晰明确的规划,并且会有为之付出努力的决心和执行力,这样的男人我认为才算是一个真正成熟的男人。”赵羽洋低垂下目光补充道:“能做到这一点的男孩子真的不太多,我在团省委也接触过不少,或者说追求我的也不少,但是我能通过简单的观察就能大概判断出一二,的确有不少还是不错的,但他们都不太成熟,要么志大才疏眼高手低,要么就是自信不足,畏首畏尾,我不喜欢这样的。” 赵占涛和章学敏相顾苦笑,女儿划定的标准的确有点儿高,现在是和平年代,二十来岁的男孩子,有几个就真的能完全成熟,对自己未来都有清晰规划还要为之在努力的?这一条就足以打消一大半人了,但是也并非没有,还是有些自小就经历磨砺,自信心强专注度高在体制内拼搏的男孩子,但是只是现在高度有多高,这反而不重要。 “其实符合这一条倒也不是没有,别人介绍或者我自己遇到就起码有三四个。”赵羽洋坦然继续道:“其中有一个算是继承家里的企业,他本人是华西财大毕业的,92年辞职下海去经营家里的企业,现在干的也很出色,家资起码是数千万级别的吧,还有一个是人大毕业的,现在是汉都市下边一个局的局长助理了,实职正科,估计要上副处也就是一两年内的是事情,还有一个是省属国企的财务部中干,级别也是正科了,……,就算是我们团省委也有类似条件的人,……” “啊?”赵占涛和章学敏没想到能够在这一条符合自己女儿眼光的人居然还有这么多,自己还以为这种情况会很罕见呢,但是转念一想,女儿二十四了,如果按照男孩一般说来大两岁到五岁是比较合适的,实在条件好的可以放宽到八岁,也就是所三十二岁的以下的男孩子其实都可以考虑,这样标准,省属国企或者团省委乃至汉都市的这些部门里也许还真的有,虽然也属凤毛麟角,但是毕竟还是有。 “那羽洋,你都没看上?”章学敏实在忍不住了。 “因为他们不符合我的第二个要素。”赵羽洋笑了起来,“我估计这第二个要素和第一个要素有很大冲突,很多难以兼容。” 赵占涛和章学敏叹了一口气,“说吧,第二个又是什么刁钻古怪的要求?” “爸妈,其实并不刁钻古怪,我的要求就是对方要有趣,未来生活应该丰富多彩。”赵羽洋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目光也变得有些迷惘,“我觉得这个要求并不高,但……” “有趣?生活应该丰富多彩?”赵占涛皱起眉头,似乎是在慢慢咀嚼着女儿的话语,品味其中味道,“嗯,羽洋,你的意思是你的另一半应该是一个对生活充满热爱,而不应该是只沉迷于工作,忽略了生活中的其他方面?丰富多彩,精彩人生,……” “对!还是爸最了解我!”赵羽洋眉开眼笑,润红光洁的脸颊展露出甜美灿烂的笑容,看得赵占涛和章学敏都忍不住想到如果女儿能够一直保留这样灿烂开心的笑容那该多好。 “爸,妈,我觉得我的另一半在事业上应该有所追求,无论哪一行都是需要付出努力和拼搏的,但是这并不意味你就必须要舍弃一切,劳逸结合张弛有度才能有最好的发挥,有些事情也是欲速则不达的,如何来掌握这其中的一个平衡度,其实就是一个男人成熟度的体现。”赵羽洋这个时候语气变得平缓下来,“有些人认为为了事业可以不顾一切,家庭、感情,还有自己的私生活都可以舍弃,我不看好这样的人,事业就算是成功了,那你的人生难道就只有事业,在奋斗拼搏中张弛有度的品味人生甘苦,这才是生活的价值和意义,可能我的想法有些太过于理想化,但是我的确是希望有这样一个目标。” “羽洋,你所说的的确很好,可是你也要结合现实,世上哪有那么合适的男孩子?”章学敏要现实许多,皱着眉头道:“我们行里也有不少优秀的男孩子,但是要达到你的要求,估计他们连你的一半要求都难以满足,年轻拼搏事业,这是正理,还要讲求人生丰富,生活精彩,这能有一个度么?” “妈,我不是说现在不该拼搏,但我不信你为了拼搏所有一切都舍弃了,是不是连一些做人原则也可以舍弃呢?如果放在体制内,那就是官迷,如果放在搞企业做生意,那就是财迷。”赵羽洋噘着嘴唇反驳:“当然,这个比喻不太恰当,我的意思是一个全副身心都投入到工作中去而愿意舍弃其他一切的人,不是我想要的人。” 赵占涛挥手制止了还欲在说的妻子,温和地问道:“羽洋,那第三条呢?” “第三条其实就是第一二条的结合,如果能做到这两条,然后我再能遇上,那就是我的缘分,嗯,就是缘分这一条吧,我会去努力追求。”赵羽洋脸上露出认真的神色。 “唔,我明白了。”赵占涛点点头,“羽洋,爸爸支持你,宁缺毋滥,还有一句老话,久等有席坐,是你的,始终会来,但是来了,就要大胆的去追求争取。” “谢谢爸爸。”赵羽洋终于松了一口气,看了一眼皱着眉头的母亲,“也谢谢妈妈。” “这丫头!”赵占涛装作不经意的问道:“羽洋啊,你刚才在门口遇到的几位大学校友,除了任一杰外,还有谁啊?能够成为你们汉大百年校庆筹委会召集来协助办校庆的,肯定都算是其中的佼佼者吧?” “当然,我也是当时的确没时间,所以才会落到任一杰头上。”赵羽洋颇为自信的道:“除了任一杰外,比我低一届的汪亚光,他在秦都的清河县当县委办副主任,工作五年,就当县委办副主任了,很厉害啊。还有就是何文禄,我们校辩队的头号辩手,口才惊人,不知道妈认识么?另外两个爸可能都知道,胡成峰,85级的,在穹山当副县长,沙正阳,86级的,这个家伙最厉害,现在是省发计委的副主任,恐怕创了一个纪录,副厅级诶,和爸你都一个级别了。” “唔,胡成峰我知道,算是你们汉大毕业的干部中很有能力的一个,才三十一岁吧,当副县长了。” 赵占涛很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听得很认真的女儿,嘴角浮起一抹笑意。 其实在一听到女儿和她几个同学对话寒暄时他心里就猛然一动了,沙正阳也是女儿的大学校友,而且据他所知沙正阳现在是单身,尚未有对象,现在居然还有这样好的一个接触机会,简直是天赐良缘啊,现在就看女儿对这个人感不感兴趣了。 “至于沙正阳,估计知道的人就更多了,不到三十岁的副厅,也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钻出来的,他在宛州真阳当县长的时候听说招商引资和发展经济折腾得很厉害,的确有几下子,后来调到长河集团提出了一系列的改革举措,获得了省里主要领导的赞赏,特别是出海战略和沿江零售体系战略,都打响了,我有一个同学在中石油都在说,长河集团新去的副总,连续几招,每一招都打得中石油和中石化的软肋上,让他们喘不过气来,现在大家都在研究长河集团的战略,变成跟着长河集团的指挥棒走了。” 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