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七十八节 前倨,后……?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七十八节 前倨,后……?

汪亚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觉得自己恐怕真的要和对方硬杠上而翻脸了,虽然他内心极度不愿意如此,自己还年轻,而对方还是直接分管这一块工作的副书记,和对方杠上可以想象得多未来局面会有多么糟糕,也许自己会被冷藏,甚至被踢出县委办。 那些个看好欣赏自己的人也不可能因为自己这点儿事情就和彭友和对峙,自己还值不了那个价。 沙正阳和胡成峰都皱起了眉头,这个彭友和不蠢,起码最基本的手段还是有的,这一步倒是把汪亚光给将得有点儿进退两难。 沙正阳也在掂量该怎么来出手相助,胡成峰那里,对方只是一个穹山县的副县长,就算出面对方也未必买账,而自己如果冒然出面,然后自我介绍之后来圆场,这种方式也有些不妥,有点儿借势压人的感觉。 万一这彭友和真的喝高了失去了理智,仍然不依不饶,那就有点儿丢脸了,事情也没有了回旋余地,甚至对方回去之后还可以借机猪八戒倒打一钉耙,把事情更是弄得沸沸扬扬。 赵占涛一家人已经走到了一边,章学敏站在了车旁,而赵羽洋则略感惊讶的站在车头前注视着这一切,显然这种局面她也还是第一次遇上。 赵占涛一眼就认出了胡成峰和沙正阳,因为这两个人的气势就和另外三个人不同,而赵羽洋也附耳在他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赵占涛略一沉吟举步走过去,“正阳主任你好,我是羽洋的父亲赵占涛,这一位是成峰县长吧?我们可能见过面。” 没有理睬那边僵滞的局面,赵占涛用了一招声东击西隔山打牛的招数。 沙正阳心中也微微一动,旋即抬手和对方握手:“赵区长,久闻大名了,先前和羽洋说了我们汉大百年校庆筹备商议的事情,羽洋也没说赵区长和章行长在,我们也没好进来打扰,没想到在这里遇到赵区长,……” “正阳主任太客气了,听说你一直在燕京改制,刚回省发计委任职,本来想找时间来拜访一下,但是一直没有机会。”赵占涛也和沙正阳紧紧握手,脸上笑容可掬,“欢迎到我们锦城区来调研,你上一次调研汉都可没来我们锦城啊。” 锦城区是汉都市城市中心区,主要是以服务业为主,制造业分量并不大,所以沙正阳调研自然不会去锦城区。 “呵呵,上次调研太忙,领导要求得紧,下一次有机会一定,一定。”沙正阳自然也要客套几句。 彭友和和其他几个与他一道来的几人都有些懵了,怎么突然钻出来一帮人喧宾夺主了? 自己这边还在咬牙切齿呢,那个年轻人明显是和汪亚光一起的,怎么又跳出来公母仨,还在自己面前演上大戏起来了,这个区长过去,那个主任过来,喊得好不亲热。 还调研呢,看对方模样也就三十岁模样,居然也敢说去汉都调研,这是在玩小孩子过家家么?真把自己当傻子在糊弄,以为自己是乡巴佬没见过世面不成? 我管你什么区长主任的,我只知道汪亚光这小子敢不听自己的,自己就要他好看! 脸色越发阴冷狰狞,彭友和是真的怒了,之前他还只是想要杀一杀汪亚光的威风锐气,只要这家伙在自己面前低头说说软话,下一个矮桩,自己也未必就要如何为难他,但没想到这家伙还在自己面前装硬骨头充好汉,那好,就别怪自己不客气。 “嘿嘿,这是在干啥?唱大戏么?”彭友和冷笑一声,“算了,汪亚光,你这一帮子人也不用在我面前装,我也看不懂,也不想看懂,我这人就是粗人,认死理儿,你呢,马上给我回去,我给周英秀打电话,到县委办去把那份关于进一步推进县属国企改制的文件给我拿来,你要不去也可以,但你要记住,我这是在给你安排工作,你是县委办副主任,也是共产党员,起码的规矩该懂吧?什么你在休假没时间,那打起仗来,你也说你在休假不归队?笑话!” 沙正阳还真没想到彭友和居然夹枪带棒的把自己和赵占涛当成了演双簧作秀的,这还真有点儿让人啼笑皆非,但是话说回来换了谁在这种场合下,看见自己这模样,估计都得要怀疑几分。 早不来晚不来,这边剑拔弩张,那边你就来了人在他面前握手寒暄,好不亲热,换一句话说,谁会相信你是省发计委副主任? 赵占涛也没想到那个喝得脸红脖子粗的家伙这么不省事儿,自己算是给他找个台阶下了,居然还来个半夜的铺盖不理,根本不把这几人看在眼里,可自己也不能上前去自我介绍吧? “彭书记是吧,我来做个介绍,我们都是汪亚光的大学校友,今天……” “行了,我管你们是大学校友还是中学校友,不好意思,我没兴趣认识你们,你们也不用在我面前唱戏。”彭友和冷漠的拒绝,“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被在我面前招人厌,我不想抽谁的脸!咱们两不沾边儿。我是在和汪亚光说事儿,只要他还是清河县委办的副主任,我就有权利安排他,他必须得听!” 牛,这个县委副书记,真特么牛! 沙正阳不得不佩服这个时代的有些干部,其霸气十足,简直无与伦比。 就在局面更显荒谬僵滞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奥迪100后边跟着一辆桑塔纳2000时代超人从另一端缓缓驶了过来,可能是看到这一大帮人横在路上,正好把车道也给堵了,所以车速也开始放慢,沙正阳和赵占涛以及胡成峰几人见有车来,也主动让开路,再怎么也不能堵了交通。 让人略感意外的是这两辆车居然都是悬挂着汉h的牌照,而且两台车都是小号车,奥迪100是汉h00033,桑塔纳2000时代超人簇新,估计应该是才买回来的新车,上的牌照却是汉h00066。 很显然这两个小号车都不是一般人能拿得到的号牌。 按照汉川这边的常规,每个地市的前100号号牌,各地的交警都是控制在手中,归市(区县)直机关部门使用,100到200号牌,主要供一些市(区县)直事业单位使用,200号到300号,主要供市(县)属国有企业使用,300号以后的号牌基本上就不受限制了。 而一些私人老板想要图个风光,往往都要通过各种关系去拿一些靠前的小号和吉利号牌,比如邱大礼的车牌号就是汉h30888,因为汉h加3字头开始的就是清河县的车牌。 奥迪100缓缓驶过几人面前,但是迅疾刹住了车,右后座车门打开,一个人影推开车门下来,“正阳,你怎么在这?” 沙正阳一听声音,简直要喊一声阿弥陀佛了,这简直太巧了,太合适了。 跳下来的男子不是朱凤厚是谁,秦都市的市委副书记、市长。 “朱市长,这么巧,你也在这里吃饭?”沙正阳喜笑颜开,这真的是及时雨啊,解围解得太是时候了,否则真要和那个脸红脖子粗的家伙在这里争执不下,讨论自己的真实身份,自己都觉得丢脸掉价。 朱凤厚只看到了沙正阳,热情的拉着沙正阳的手不肯松开:“我们可是说好了的,过了节差不多你就该过来了,我就怕你这过节过晕了头,别又给我推三阻四半天不落实,所以专门要再提醒你一下,我那边都安排人在准备了,到时候我全程陪同。” “朱市长,哪有那么夸张?我答应了的事情肯定不会失言,在你面前我也不敢食言。”沙正阳笑着道:“看看,这边还有好几位老熟人呢。” “哟,老赵也在这里,果然是老熟人,噢,还有成峰也在,今天可真是巧啊。”朱凤厚并没有注意到奥迪车挡着的另外一边几个人,特别是彭友和,但是彭友和却是格外的关注到了他。 当看到朱凤厚跳下车来拉着那个年轻人喜笑颜开的模样,彭友和的酒气就开始迅速消退了,这家伙是谁?怎么朱市长这么熟悉,还拉着手不放? 难道刚才那个家伙说这一位是省发计委的副主任,还真的变成了真的?彭友和觉得自己脑袋瓜子有些不够用了,自己居然让对方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还不想打谁的脸?这特么自己真的是昏了头,老寿星吃砒霜嫌命长了? 看见朱凤厚和另外几人也是热络的握手交谈,彭友和身上的酒意迅速化为汗水消退下去,此时他也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朱凤厚没见到他,但是自己却不能躲,真要躲了,他知道自己就麻烦大了。 朱凤厚虽然只是市长,但是彭友和的消息很灵通,如果没有意外,年末现在的市委i书记就要到省政协去了,朱凤厚就要接任市委i书记,这个时候去把事情解释清楚,道个歉化解误会,问题也许还不大,但若是这样瞧瞧的溜边儿藏起来,如果那个家伙真的是省发计委副主任,再在朱凤厚面前给自己上一番眼药,那可就真的不好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