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七十九节 能屈能伸,也不简单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七十九节 能屈能伸,也不简单

彭友和也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在官场上厮混了这么多年也不是吃素的,看见奥迪100和桑塔纳2000时代超人又陆续下来了几个人,定睛一看,心中也是一喜,还好,还算有几个熟人。 奥迪100下来的是秦都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霍明尊,桑塔纳2000时代超人下来的则是市委常委、组织部长祁正祥和副市长殷明彦。 彭友和赶紧绕过奥迪100,走到霍明尊面前,脸上涌起笑容:“霍市长,这么巧?您也来了?” 霍明尊也看到了彭友和,点点头:“老彭,五一休息,来汉都玩玩?” “嘿嘿,几个同事朋友在一起聚一聚,马上就要回县里去。”彭友和一边招呼,一边又转过身:“祁部长,殷市长!” 彭友和在清河深耕多年,从乡镇长到乡镇党高官再到副县长、组织部长、副书记,这每一步都走得很稳,他当副县长的时候,县委i书记就是祁正祥,也正是在祁正祥任上,彭友和获得提拔出任县委常委、组织部长,迈出了坚实的一步,所以每年逢年过节,彭友和都要到祁正祥家里去坐一坐,而这个时候彭友和也顾不得许多了,赶紧走到祁正祥边上,小声的介绍了一下情况。 祁正祥脸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半晌不语。 望了一眼正在和沙正阳谈笑风生的朱凤厚,祁正祥真的想要喷面前这个家伙一脸唾沫,你说你好端端的非得要折腾出一点儿事情来干什么? 沙正阳是何许人,你没事儿招惹他干什么?要耍威风回你清河县去耍不行么?这里是省城,哪里不是藏龙卧虎,随便走到哪个旮旯里都能遇上领导,你区区一个县委副书记跑到省城里来耀武扬威,这不是真的自取其辱么? 祁正祥本来不想理这个家伙,但是这家伙每年来自己家里挺勤的,平时做事也的确还是有些章法,特别是下边一些具体工作这家伙还是很有执行力的,所以祁正祥对彭友和的观感一直不错,虽然这家伙的确是排场脾气大了点儿,爱喝几口,但用人要用其长,祁正祥在担任县委i书记期间,还是很看重这个人的,即便是现在祁正祥还是觉得这人能做一些事情。 “老彭,你这个喝酒误事的性格要改一改啊,老是这样,要出事的。”祁正祥睃了彭友和一眼,不咸不淡的道。 “是是是,今天放假就是多灌了几口马尿,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了,还请领导们包涵。” 彭友和在能够决定自己命运的领导面前那是乖巧得跟小猫一样,这也是他能在清河县里骂声不少但是仍然能稳步前进的一个重要原因,能做事儿的人多了去,你要真以为自己不得了,离了你地球就不转,那对不起,各自滚蛋走人,无数人能够顶替你位置,甚至比你做得更好。 “别给我说,和我说没用,去向朱市长和沙主任解释,态度诚恳一点儿。”祁正祥叹了一口气,“沙主任是正经八百的省发计委副主任,很得省里主要领导看中,朱市长这段时间就是等着沙主任来我们市里调研产业结构的调整,要有大动作,也需要省里的鼎力支持,这个时候横生枝节,不是故意添乱么?” “祁部长,这位沙主任这么牛?”彭友和一脸憨厚模样的在大脑袋瓜上挠了挠,这模样的确迷惑了不少人,也很容易给人以好感,全无当时在汪亚光面前张牙舞爪的气势。 “哼,你说呢?人家三十岁不到就当发计委副主任了,在中央领导那里都是挂上号的人,没点儿本事朱市长会这么郑重其事的邀请对方来咱们市里?” 祁正祥作为组织部长这个时候和市长关系走得这么近,本身就意味着很多,对这里边的很多事情自然也很清楚。 他甚至也还了解朱凤厚和沙正阳之前的渊源,正因为如此他才对彭友和的表现很是气恼。 “那行,我就过去向朱市长和沙主任道个歉,我这人放假多喝了几杯,管不住自己的嘴,真该挨抽!”彭友和说着就打了自己脸两下,当然,并不重。 “态度放端正一点,别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祁正祥气哼哼的批评道:“你都几十岁的人了,怎么还这幅样子,你这样组织怎么放心让你挑大梁?回去之后自己好好检点审视一下自己的行为!” “是是是,祁部长,我回去之后一定认真对照检查,请祁部长放心。”彭友和连连点头,温顺如一头小绵羊。 沙正阳虽然在和朱凤厚说这话,但是眼睛余光一直在关注着彭友和的举动。 看到对方走到一个穿着衬衣的男子面前低头哈腰的说这话,那个衬衣男子似乎是在训斥着彭友和,彭友和却表现的很是乖觉,一直点头称是,他心里也是感慨,这种人就是这样,前倨后恭,态度截然两样,让你不得不佩服这种人见风使舵的本事。 朱凤厚和赵占涛以及胡成峰寒暄了几句之后,似乎想起了什么,这才转过身来,笑着对沙正阳道:“正阳,你可能还不太熟悉我们市里的同志,我来替你介绍一下,这一位是我们秦都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霍明尊同志,这一位是我们市委常委、组织部长祁正祥同志,这一位是我们市里分管工矿业这一块工作的副市长殷明彦同志,日后你到我们秦都来可要多多指导我们工作啊,明尊、正祥、明彦,这一位可能大家都知道,咱们省里最年轻的发计委副主任沙正阳,和我算是老熟人了,大家多熟悉一下,日后工作上好多交流。” 沙正阳也很坦然的走过来,与霍明尊、祁正祥、殷明彦一一握手,朱凤厚又替赵占涛和胡成峰两人介绍,而其他人这个时候显然都不够格,只能在一边。 任一杰和汪亚光等人都有些感慨,这个时候他们就能感觉到巨大的差距,朱凤厚一下来就控制了局面,挥洒自如的寒暄介绍,一干人自然而然的围绕着他的言行而动,但是沙正阳明显也属于其中的主要角色,比如朱凤厚就专门将其介绍给他们秦都的一帮党政要员们,而赵占涛和胡成峰则只能以次要角色的身份随后一并介绍。 到后来赵占涛介绍自己妻子章学敏的身份时,才又稍稍引起了大家的重视,毕竟省建行的副行长,虽然和行政体系略微有些区别,但是却也是一个手握重权的单位,特别是对经济工作的发展有着重要作用,无论是朱凤厚还是霍明尊都要礼遇几分。 原本想加入进来的彭友和发现自己不经意的就被排除在外了,根本就挤不进场面,朱凤厚明显是认出了自己,但是却完全把自己忽略了,彭友和估计对方对自己大概也只是面熟,知道自己是秦都这边的干部,但是具体自己是哪一位,对方都未必能记得到,要报出自己姓名大概才能对得上好。 毕竟秦都下辖两区五县和一个经开区,要说区县高官和区县长都有十多个,再加上那些局行的一把手们,算下来三四十号人,朱凤厚来秦都时间也不长,那些副职们他还真有可能认不完。 一番寒暄结束之后,朱凤厚才问起沙正阳这一堆人在这里的原因,彭友和知道自己在不出面恐怕就来不及了,只得硬着头皮上前:“朱市长,我来承认错误,……” 朱凤厚莫名其妙的看着眼前这个明显还带着几分酒气的家伙,这应该是秦都某个区县的领导干部,但是他一时间的确想不起来了。 在秦都这几个月,他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了抓经济工作上去了,一门心思要把秦都各区县的产业结构和未来经济发展的思路敲定下来,所以书记区县长他都很熟悉,甚至抓经济工作的副书记和常务副区县长他也大致认识,唯独对并不分管经济工作的其他区县领导就有些陌生了。 不过彭友和毕竟是清河县的副书记,三把手,而清河又是秦都排名第二的经济强县(区),朱凤厚是专门到清河调研过,在清河呆了两天,还是有些印象的,只是想不起对方名字罢了。 看见朱凤厚脸色不善,旁边的祁正祥内心暗骂的同时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前,“朱市长,清河的老彭彭友和你可能还有印象,……” “哦,我有印象,老彭嘛,怎么今天也在一起聚个餐?怎么了?”朱凤厚还没有反应过来,但是也能猜到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朱市长,我今天犯了错,多喝了几杯酒,喝高了,所以刚才有些失态,和沙主任他们有些冲突,所以我在这里向沙主任一行做个检讨,……”不得不说彭友和还是抹得下脸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很干脆的道歉认错。 朱凤厚脸色阴沉,没有说话,只是□了一眼祁正祥,然后又把目光望向沙正阳。()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