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八十节 会发生的始终会发生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八十节 会发生的始终会发生

沙正阳心中暗叹一口气,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家伙能坐到这个位置上还是有些能耐的,起码脸皮够厚,能屈能伸,这样的姿态摆出来,无论如何自己都不可能再多说什么,更何况人家也没有做出什么多出格的事情,无外乎就是素质差了一些而已,但你又能如何? 如果刻意的追究,恐怕也未必能有多大效果,无外乎就是在朱凤厚面前恶了对方一把,但又如何?朱凤厚能以此就把对方打入地狱?坐在他那个位置上,他也需要综合平衡来考虑,所以不太可能。 看祁正祥回护之态这个彭友和在秦都怕也是有些根基的,这就要成了打蛇不死反受其害了,弄不好还得要为汪亚光树立了一个很难缠的对手。 这一点对沙正阳倒是无所谓,但是却需要替汪亚光考虑一下未来。 “没事儿,彭书记日后多注意一点,都是一级领导干部了,胸襟放宽一些,眼光放远一些,对年轻干部还是应当要夺培养多提携多鼓励为主嘛。”沙正阳淡淡的道:“我这个小师弟,据我所知各方面能力都不差,对不对?” “对对对!”彭友和松了一口大气,虽然沙正阳牛逼哄哄,但是毕竟县官不如现管,你再牛逼,也只是一个省发计委副主任,也管不到自己头上的乌纱帽来,只是担心在朱凤厚面前给自己上了眼药,坏了自己的好事罢了,真要那样,自己也只能花些其他心思来慢慢曲线运作来把这块疤补上。 之前他还担心对方年轻气盛,会不会真要不管不顾的计较一番,那自己还得要琢磨如何来化解这一出,但现在看来这个家伙却是一个玩弄此道的高手,不咸不淡,不轻不重,让自己松一口气至于也要吊着点儿,日后倒还真要小心一些。 “沙主任批评得是,我以后一定注意。”大汗淋漓的彭友和忙不迭的点头道歉,“小汪是我们县里的才子,在县委办也是人人竖大拇指,好几项工作都获得王书记和陈县长的高度好评,未来也是县里边着力培养的后备干部。” 话说到这份上,沙正阳自然不可能再刻意为难,但是把话撂到了这里,沙正阳也相信对方不敢再出什么幺蛾子。 赵占涛一直在不动声色的观察着这一位沙主任。 的确年轻,但是却绝不气盛,沉稳有度,话语里也是暗藏锋芒,说话行事尺度掌握得相当好。 他先前也有些担心沙正阳会借着朱凤厚的威势得理不饶人,但现在看来自己多虑了,处理起这类事情来举重若轻,既达到了目的,但又不为己甚,留下了足够余地。 毕竟他不是秦都市的领导,隔着两层,也需要考虑秦都干部的心理感受。 那个组织部长明显是有心回护姓彭的,而作为市长的朱凤厚能节假日期间和组织部长走到一起,很显然未来也是要倚重此人的,关系也不一般,或者说正在走拢,沙正阳如果不依不饶,恐怕只会让朱凤厚难做。 这么一番不轻不重的敲打下来,让姓彭的吃了教训长了记性,同时也巧妙的保护了那个县委办副主任。 如此看来,沙正阳虽然年轻,但是为人行事却相当老练,既举重若轻的展现了自己的力度和锋芒,同时也显示了自己圆融成熟,如果那个姓彭的不蠢,应该能够体味得到这其中蕴藏的力量,而这份效果往往比骤然狂飙覆地的爆发更难得。 能三十岁不到走上这个位置,委实不容小觑。 赵羽洋同样也在观察着沙正阳。 自己父亲在房间里貌似不经意的询问时,赵羽洋就已经品味出了一点儿味道来。 父女心性相通,她能明白父亲的好意和想法,甚至对父亲的意图并不反感和抵触。 之前在走廊里遇到时她就觉察到了渊□s岳峙的沙正阳展露出来的风采,说内心话,她是很欣赏的,甚至也有了一份好感。 父亲的点拨暗示让赵羽洋也有些意动。 她不是一个轻易被打动的人,这么些年来,可以说在她面前出现的优秀人物如过江之鲫,就像她给自己父母所说的那样,各方面的俊彦都有,但是却都不符合她的品味。 人生三戒。及其壮也,血气方刚,戒之在斗。 沙正阳很巧妙的处理好了这件事情,既给秦都那边留下了余地,但是却又游刃有余的显露了自己的力量风采,也给秦都那边的干部留下了深刻印象,甚至也还附带着把汪亚光的情况提点了一番,可谓完美。 如果沙正阳是四十岁,那么他这一手只能说是做得漂亮,但是三十岁,那就真的是精彩了。 赵羽洋自己是一个很活跃外向的性格,但是她却更喜欢成熟理性的男性,在这一点上沙正阳不经意的赢得了她的好感。 彭友和在道完歉之后也很低调的领着一帮人离开了,甚至在离开之前还专门和汪亚光说了几句话,大概意思就是让汪亚光不要在意,酒喝高了没别的意思。 连沙正阳都要佩服彭友和的这份暴怒和隐忍之间轻易转换的本事,他甚至都有点儿担心汪亚光如果真的要面对彭友和这样一个老辣的敌人报复,能不能吃得消。 但转念一想,如果彭友和真的要因为这事儿去报复汪亚光,那又真的不足虑了,所以这件事情应该就到此为止了。 和朱凤厚约好了时间,又和一帮秦都干部道了别,沙正阳才又和赵占涛、章学敏他们道别离开。 赵占涛和章学敏两口子表现出来的尤善亲热让沙正阳都有点儿意外,不过见二人对胡成峰、任一杰等人都态度一样,所以也觉得大概就是因为赵羽洋的关系,希望结份善缘,以后能对赵羽洋照拂一二吧。 有了赵羽洋的加入进来,气氛一下子就变得活跃了许多,很显然在这一方面,赵羽洋比本来性格就有些偏冷的蒋冰雁更为合适。 多才多艺且性格活泼的赵羽洋如同一个粘合剂,很好的把几个男人粘合在一起而且迅速热络起来。 “胡师兄,这份资料我看了,其实你们85级还是有不少人才的,你看这个蒋贤沛,在燕京科委工作,我觉得完全可以请他作为华北地区的协调人,请他帮忙联系一下整个华北地区甚至东北地区的同学,这个数量上其实可能并不大,……” 赵羽洋做起事情来也有点儿雷厉风行的味道,很是认真,具体到每项工作和每个人头上,她也主动出击,一一分析研判,迅速就把本来还有些懒散的大家给带动了起来。 “沙师兄,你是你们这一届名气最大的,但是还是在除了校门之后,所以我觉得你该主动去联系一下你们86级里边原来几个在学校里的活跃分子,像这个林克飞,原来是体育部当过部长,打篮球很厉害,毕业后现在在华西电气集团工作,好像在总经办里,这也是一个很活跃愿意做事儿的,你要主动联系他肯定能把他们电气工程系和昭阳地区的同学都联系起来,而且昭阳距离汉都也近,你也可以和他多联系,让他帮你多承担一些工作,……” 不得不说赵羽洋的思维十分活络,她提出了在外地的汉川大学校友不一定非要按照每一届的院系来确定联系方式,也可以考虑用地域来进行联系,因为汉川大学主要还是以汉川本省和嘉州市的学生为主,周边的西南、西北和华中的省市略多一些,但是像东北华北华东以及华南地区的学生就要少得多。 很多毕业多年的学生学校掌握的资料也不齐全,哪怕是本级本院系的很多人也早就失去了联系,但对于在一个年级又是同在本省的,也许偶尔还能联系得上,如果把这一种方式加入进来,也许还能起到一个很不错的补充作用。 “正阳,羽洋的建议很不错,我看可以用来作为补充,这样如果以年级为主导的联系方式难以完全联系上时,这种地域联系方式也可以作为补充。”胡成峰微笑着点头,“还是羽洋师妹脑袋瓜子好用,我们都囿于窠臼,跳不出来了。” “胡师兄过奖了,我也是临时想到的。”赵羽洋的笑容如夏日清泉,灿烂明媚,“但归根结底还是要靠联系人在里边努力,否则用那种方式都不行。” 蒋冰雁一直到下午三点过都没有来,快四点钟时才打来一个电话说医院里一时间还走不开,今天只能作罢了,沙正阳也告诉对方没关系,改天再来会面就行,反正以后需要联系的时候还多。 不过汪亚光却隐隐有一种感觉,觉得蒋冰雁今天没有来,也许会是一个极大的失策,堤溃蚁穴,气泄针芒,赵羽洋今天表现得格外活跃,虽然现在还看不出什么来,但直觉告诉他,会有一些事情发生。 因为蒋冰雁把自己拉入到了这个联络组里,汪亚光对蒋冰雁一直存有感激的心思,他也大略明白蒋冰雁的意图,所以他希望蒋冰雁能得偿所愿,但这种事情他却难以多介入。 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