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八十三节 游刃有余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八十三节 游刃有余

事实上在采用这个对潘宁及其团队相当优厚的方案时,东方红集团内部也不是没有疑义,这比当初对段庸铭更为大方,但是沙正阳说服了一众人。 时代不同了,家电产业即将迎来大洗牌的格局,日系的没落伴随着的是中国和韩国的家电产业崛起,特别是在电视机领域上,液晶电视的大规模普及时代即将到来,而这背后虽然有等离子电视和液晶电视的大战,但是最终液晶会笑到最后。 谁都知道等离子的技术在某些方面原本是更符合电视发展的,但是等离子技术的致命弱点就是小尺寸上的无法克服,而未来的笔记本电脑和平板电脑乃至智能手机所需要的液晶面板所带来的巨大需求是等离子技术无法满足的,而松下在等离子技术上的保守封锁政策如雪上加霜,最终导致了缺乏厂家支持的等离子被迅速淘汰出局,所以明白这一点的沙正阳很清楚这没得选。 在这个时候只要明确方向,提前加入到战局中去,液晶面板的技术相对开放,沙正阳瞄准的是未来借助若斯电器的做大,要把手深入到液晶面板领域,绝不让日韩和台湾三方企业瓜分这一块巨额利润,大陆厂家理所当然的要分享其中最丰厚的一块。 按照沙正阳的设想,潘林执掌下的若斯电器如果能够按照对赌方案迅速发展起来,那么未来三五年内便可以进军液晶面板产业,在这一点上,包括华海高科等企业都可以与之合作,从而避免日后大陆在液晶面板产业上受制于人。 前世中为此付出了数十倍甚至百倍代价和十多年的时间来追赶,以京东方为首的大陆企业更是不得不依靠国家的大力支持才勉强挺过了多年的巨亏重新追赶上来。 如果能够早一步布局,何须到那种惨烈的地步? 这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还是国家相关部门在这些方面上欠缺一些远见,如果能够提早扶持一些企业进入这个领域,按照市场化运作发展,就不可能到后来到处受制于人。 而且沙正阳也不认为这个愿望无法实现,现在还有时间,国内这一块巨大的市场一旦被发掘出来,若斯电器只要能够成功的壮大起来,未来随着日资企业的不断萎缩没落,还有很多机会来进行并购和收购以实现技术上的突破。 潘林走了,很干净利索。 在科隆掌舵那么多年,自然有一帮人,前世中他是猝不及防之下被迫离开出国,所以他的不少手下都只能黯然神伤,但今世却不一样了,虽然三洋若斯在规模上远无法和科隆相比,但是毕竟是一个规模完整的企业,而且还连带着有三洋的技术和管理,经营了这几年,还是像模像样,而且正在收购汉都的飞燕冰箱厂事宜宁月婵和潘林也谈了,这让潘林喜出望外,原本他也相中了汉都飞燕冰箱厂,认为这家脱胎于军工企业的冰箱厂各方面都还过得去,稍加整顿改造就可以迅速恢复生产能力,至于说技术和管理,那都不是问题。 宁月婵那边已经和三洋方面进行了友好协商,三洋方面本身就喜欢玩这种贴牌生产,最大限度的压缩成本,提升效益,三洋冰箱技术从五十年代就开始了,所以也一样不是问题,若斯电器方面需要的只是消化吸收。 在这一点上三洋算是日资企业中的另类,远比松下、索尼这一类企业放得开,所以在合作方面也早就有了一个大概框架,三洋方面在不增资的前提下,愿意以技术和管理入股,与若斯电器收购的飞燕冰箱厂合资成立三洋若斯冰箱厂,由若斯电器占股百分之六十五,三洋方面占股百分之三十五。 潘林对于日资企业合作有一些疑虑,他更倾向于建立完全属于中国的企业和品牌,不过他也清楚目前若斯电器的实力还不足以独立成军,吸收三洋这个日资企业的另类加入是符合现实需要的。 而且沙正阳内心还有一个愿望,那就是未来当三洋不如下行不景气阶段时,和三洋合作十分紧密的若斯电器完全可以逆向收购,把三洋纳入怀中,而三洋不但在家电领域有着相当的技术底蕴,而且在电池领域更是有这让人垂涎的专利技术,前世中松下也就是不顾一切的想要强行收购三洋在电池方面的资产,但是遭到中国反垄断部门的坚决制止。 另外三洋在半导体方面也有相当雄厚的实力,这也是沙正阳所看好的。 东方红方面已经和潘林约定,尽早签约,尽早接手,潘林要做的就是像当初段庸铭要做的那样,回去之后联络旧部,然后到汉都来接掌若斯电器。 按照宁月婵他们的设想,若斯电器总部设立在汉都,旗下三洋若斯冰箱厂(汉都飞燕冰箱厂)、三洋若斯洗涤制造设备有限公司(宛州电器厂),三年内,三洋若斯冰箱厂要彻底打开局面,五年内要进入国内前三。 沙正阳和潘林探讨过家电领域的经营法则,二人都赞同韦尔奇的观点,那就是在每一个产品领域都要做到全行业第一或者第二,至于这样才能保证自身不被淘汰。 当然这是一个理想化的目标,但二人都认为应该坚定不移的向着这个目标努力。 ******** 沙正阳比桑前卫先到。 这让桑前卫都有些意外但又有几分暖心。 这说明沙正阳虽然地位变了,但是人还是没变,仍然是那种尊师重道放在首位的风格,桑前卫很高兴。 虽然当年自己只是带了沙正阳一年时间,但是沙正阳一直有点儿执弟子之礼的味道,能一直坚持,很难得。 桑前卫定了位置,天府渔府。 这是一家典型的川味火锅鱼,但是味道也做了一些改变,以便于更适应汉川人的口味。 “桑市长!” “正阳,你来得够早啊,我来晚了?”桑前卫开着玩笑,“这个主人不合格啊。” “哪里话,您办招待,我当然要提前来。”沙正阳也笑了起来,上前握手,“到昭阳调研也没有太多时间,您又刚好到燕京去出差去了,一直说该是我先请您一顿,没想到却要叨扰您一顿。” “不是叨扰我,是另外一位。”桑前卫笑了笑,“也是你的熟人,这汉川省说大也大,好几千万人呢,说小也小,就这个圈子,转来转去总是碰着熟人。” “唐市长?”沙正阳能猜到,昭阳的熟人只有唐华了。 “嗯,这不难猜吧?”桑前卫点点头,“他马上就到,就我们三个。” “看样子这顿火锅鱼也不好吃啊。”沙正阳也开着玩笑,“唐市长和桑市长联袂请客,我都觉得承受不起了,这要吃了饭,如果不能有点儿交代,是不是不能走出这家店啊?” 桑前卫哈哈大笑,“至于么?不过唐市长的意思是还是要先和你沟通一下,了解一下上边的想法和意图,另外如何结合我们昭阳的现实状况来早行一步,我们昭阳是传统工业大市,第三产业培育发展不够好,全靠第二产业来撑起,所以这一次借这个东风,我们也想要有所作为。” “可以理解。” 昭阳是一个典型的工业城市,位置也不错,紧邻汉都,是距离汉都最近的一个地级市,比安襄近22公里,比秦都近25公里,加上原来又有良好的工业基础,谁都认为昭阳该发展起来,但是改革开放二十年了,昭阳的经济始终还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这也让昭阳市委市政府很是尴尬且着急。 昭阳人口不算多三百多万,虽然gdp总量排在全省第四,但是论人均gdp以及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却排在全省第二,仅次于汉都。 但这一两年传统工业发展遭遇了国企改革和国内外市场不景气的影响,有些滑坡,这种情形下唐华自然心急如焚,他从宛州走时已经发现了宛州经济呈现出腾飞前的预兆,而到昭阳之后唐华也很关注宛州经济变化,不出所料,宛州追赶了上来,超过了昭阳,当然这也和宛州千万人口有很大关系,若是比人均gdp,宛州还差得远。 “理解不行啊,唐市长还没来,你给我撂个实话,中央对新兴产业和重点行业关键核心产业有什么大动作好政策?”桑前卫毫不客气的道。 “桑市长,政策肯定有,但要根据你们自身产业的发展,昭阳的发电设备和工程机械这两大板块都是很有竞争力的,背靠汉都市,没理由搞不起来,关键在于定好位,找准方向,我觉得搞头很大。” 等到唐华到时,沙正阳和桑前卫已经就工程机械产业探讨得兴致盎然了。 唐华也很快就加入了进来。 给沙正阳的感觉,唐华到昭阳当市长之后变化很大。 从原来的温文尔雅到现在的沉稳老练,这就是从副职到正职的改变,尤其是说到一些具体问题上时,更是敢于直接表态,如何来抓,如何来干,都直接拍板了,从这个角度来看,唐华在昭阳应该还是融入很快,且迅速找准和确立起了自身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