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八十四节 知我们心者,正阳也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八十四节 知我们心者,正阳也

“昭阳以工业立市,发电设备和工程机械是昭阳的两大支柱产业,这两大产业都属于传统工业,但是我们认为这一块仍然有非常大的前景。”唐华丝毫没有觉得在昔日下属面前阐述自己的观点有什么不舒服,作为市长,他需要在产业结构优化调整上获得上级职能部门的支持。 沙正阳一边点头表示认可,一边抿了一口果酒。 吃火锅鱼喝啤酒最合适,但是他不太喜欢喝啤酒,这种据说是老板私酿的果酒,味道不错,度数低,很受老客人们的欢迎。 “正阳你上次来调研提到的未来二十年可能是中国城市化力度最大二十年,从交通设施到城市建设都对工程机械会提出更大的需求和更高的要求,我觉得我们昭阳在这一块上面是可以有所作为的,海川工程机械的装卸机械和起重机械全国闻名,汉川建机的建筑机械同样在业内属于前三甲的龙头,汉川电工的电工机械更是在业内算得上是龙头老大,虽然这几年发展速度慢了下来,但是其自身实力犹在,只要找准方向,要重新崛起并不难。” 很认真的倾听着唐华的介绍,沙正阳慢慢梳理着对方的意图。 吃顿饭总要有所收获,这对双方来说都是这样,唐华和桑前卫的目的都很明确,要从省里获得一些支持来推进昭阳的支柱产业提档升级和产业扩展,提档升级相对任务明确,省市两级的支持义不容辞,但那是产业扩展却要慎重,这意味着昭阳不满足于现状,希望能够从工程机械和发电设备这一块衍生和挖掘出更多能够支撑和带动昭阳发展的新产业出来。 这一部分新产业,可以使新兴产业,也可以是方兴未艾的传统制造业,在这一点上唐华和桑前卫的观点还是比较务实的,不求虚名,但求实利。 “正阳,我们知道你在中央去挂职了一段时间,所处高度不同,所能感受到和体会到的东西也不同,所以也不瞒你说,我们希望你们能够帮我们把把脉,引引路,昭阳在全省的工业化算是走在了前列,但是和沿海地区比,差距却相当大,省委省政府对我们的发展也有更高的要求,要我们不能对标省内,而要和沿海一些工业城市主动对比,以工业兴市,我们经过认真研究,认为未来发展还是着力于二三产业并重,发挥出我们第二产业优势,同时用第二产业带动第三产业的发展,……” 唐华的观点很实在,语言也直白,虽然现在各地都在喊要大力发展第三产业,这没错,但是从昭阳的特定条件来看,保持自身工业优势,进一步做大做强,这才是最重要最关键的,只有做大了工业,才能让第三产业跟上来,没有工业,一切都是空谈。 “二位市长,你们的想法我大略明白,我赞同你们的观点,工业不兴,其他都是枉然,二三产业的融合互动,对昭阳来说,关键还在工业。”沙正阳一边思考一边建议:“我感觉你们认为发电设备和工程机械两大支柱产业还是太过单薄,这个体量难以支撑起未来昭阳工业板块带动城市发展的需求?” 桑前卫和唐华交换了一下目光,竖起大拇指。 “嗯,那我猜对了。”沙正阳笑了笑:“这个出发点是好的,我相信围绕发电设备包括电工机械和工程机械这两大块产业在昭阳肯定还是形成了很大一块产业集群的,但从深度和高度来说,可能市委市政府觉得还不够,怎么来解决这一块发展问题?这是第一个问题。除了这两块,我们还能在哪些产业上深挖细查,培育扶持,进而形成新的增长极?” 唐华也笑了起来,“知我们心者,正阳也。” 沙正阳连连拱手,也笑着道:“不敢,不敢。” “正阳你都说到点子上了,别卖关子了,给我们提点儿建议吧。”桑前卫看着沙正阳道:“昭阳的目标就是要冲全省第二,涪岗和宛州,我们觉得我们是有能力超越它们的。” “二位市长,这道题太大,我也不敢信口妄言。”沙正阳苦笑道:“找出问题容易,但是要解决问题却没那么简单,不过我提两个方向,二位市长姑妄听之。第一,发电设备和工程机械未来市场很大,汉唐电气是央企,但是市里也应当主动对接,鼓励他们朝着高精尖的方向做强,强了,自然就会大;工程机械这一块,据我所知海川工程、汉川建机规模不小,但是科技含量不足,利润率不高,我建议市里可以主动帮助其通过与科研院所的对接来开发新产品和科技含量高的产品,形成龙头带动的示范效应……;” “第二,这两块产业形成配套产业其实是很丰富的,我建议市里可以对这些不分性质的中小企业群里进行一次扎实深入的调研,选择三五个成长性较高的企业来重点进行培育扶持,形成以点带面,……;” “另外我从政府角度给一个建议,昭阳一方面可以加强职业教育方面的建设,把昭阳打造成为一个工业职教基地,让有意愿来中西部地区投资制造业的企业认可昭阳在工业劳动力上的优势地位,这个地位一旦确立,将形成一个其他地区难以比拟的吸引力优势。” 唐华和桑前卫都禁不住连连点头,沙正阳所说的这些他们其实也零散的想到过,甚至探讨过,但是如沙正阳这么成体系的提出来,就很难得了。 “说到这里,我又再多一句嘴,昭阳是工业大市,这个名片不能丢,但是工业发展要以产业集群模式来形成优势,所以龙头引领下的中小企业集群的发展是关键,我建议市政府可以设立一个奖励和扶持基金,对那些发展潜力好,愿意在科技研发上投入的予以重奖,甚至可以以配套奖励方式来进行,比如你在研发具有高科技含量的产品时,只要符合了市里设立的标准,你企业投入了多少研发资金,市里可以配套投入多少研发资金作为奖励,但必须要专款专用,只能用于具有高科技含量的产品研发,……” 尽欢而散。 沙正阳先行离开。 唐华和桑前卫却多留了一阵。 “唐市长,是不是觉得变化太大了?”桑前卫感觉到唐华情绪的起伏波动。 “嗯,沙正阳来宛州时,我还有点儿轻看,以为是林春鸣带过来的人,无外乎也就是熟悉、听话、好用这样的优点罢了,但很快就觉察到了他的不寻常,但总体来说在市委办他的表现虽然也属上佳,但这样的人也不难找到,而到了宛州经开区就大放异彩,招商引资和改善投资环境这些工作提出的想法建议那是一套接一套,说实话当时我们都没把当时的经开区当成一回事儿,钱正,嗯,现在是安襄地区的常务副专员了,当时分管经开区还很不乐意,认为这是坐冷门,沙正阳一去就搞了一个干部公开竞聘,面向全省的,当然主要是宛州,旧貌换新颜也就短短两年时间就实现了,……” 唐华感触很大,忍不住摇头,“到真阳,那就不用说了,当时真阳经济发展在全宛州大概也就是中等偏上水准,也是两年时间就窜到了第一,现在的书记萧规曹随,可以说捡现成不为过吧,宛州的经济快速爆发式增长不能说是沙正阳一己之力,但是经开区和真阳这两地成为两个增长极却是不争的事实。” “后来我走了,但我也知道沙正阳的表现不会只停留于区县,没想到冯士章还是保守了一些,沙正阳却又到了长河集团,转眼又到省发计委,这中间的起伏波折简直让人眼花缭乱,前卫,我想你只怕也从未想到过昔日的部下有今天的状况吧?” 桑前卫老老实实的道:“我知道此子非池中物,但是确实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而且这一次接触,感觉他变化很大,嗯,去年我和他在一起吃饭闲聊都还不明显,但今天,变化太大了,……” “是啊,他的成长速度不仅仅是在工作职位上的变迁,而是人家实实在在在个人能力素质和眼界视野上的巨大变化,不服不行啊。”唐华感慨道:“他的几点建议我都记下了,而且也一直在琢磨,打造工业职教高地,让其成为昭阳名片,成为招商引资工作中其他地区难以比拟的优势,这一点我尤其欣赏和赞同,因为我们有这个基础,除了汉都,就算是涪岗也难以在这一块上和我们比。” “我倒是觉得他提出的大力培育中小企业中具有高成长潜力的企业,采取研发配套补贴的方式很有新意,不同于财政补贴,定向支持科研研发,帮助企业提升研发能后劲和新品开发能力,培育新的火种,嗯,我觉得可以叫火种计划。”桑前卫对这一点更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