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八十五节 尽力而为,必须做到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八十五节 尽力而为,必须做到

沙正阳可没有唐桑二人想那么多,在他看来,既然自己在发计委副主任位置上,那么就要尽自己一份职责,虽然昭阳不属于他联系,但是唐华和桑前卫找到了自己,自己当然应该把自己的观点想法提出来,至于二人愿意不愿意接受和采用,那就是他们的事情了。 而且说实话,昭阳的工业实力仅次于汉都,就目前汉川乃至中国的发展阶段来说,重化产业阶段才刚刚起步,制造业还处于开端阶段,特别是像发电设备和工程机械制造业,在全球化的产业阶段中仍然有长足的发展空间,中国未来对发电设备和工程机械的需求极大,而由这两个产业所包含的产业集群和衍生出来的其他细分产业规模前景还相当大,可以说还早得很,还需要加大力度的投入和发展。 唐华和桑前卫都已经看到了这一点,这是好事,谋划如何来培育发展,这是党委政府义不容辞的职责,从招商引资到产业环境的培养形成,再到产业体系的逐渐完善,这都需要一步一个脚印来做,越早越好。 昭阳、涪岗、宛州、武阳、通河这些地市都具备一定基础,反倒是分给沙正阳联系的几个地市如安襄、郧州、蒲池和巫陵等地都属于典型的农业地区,工业基础欠缺,要如何让这些地区走上经济发展的快车道,的确是一个相当值得研究的问题。 从现目前来看,招商引资培育产业仍然是主要路径,同时为了解决大量农村剩余劳动力就业和增收问题,必要的劳动力输出也是一条路径,虽然这条路径并不完美,但在现目前状况下,也只能如此。 国庆节假期一结束,沙正阳又全副身心的投入到了自己联系的几个地市的产业结构摸底和调整规划工作中去了,秦都是首当其冲,但其余四个农业地区依然是沙正阳的责任,但沙正阳也专门和康广量汇报过,秦都他会尽力而为,但其他几个地市,他只能作为联系领导尽到作为发计委副主任的职责,他也没有那么多精力来负责小半个汉川省的产业结构调整工作,这也不该他来做。 “正阳,有情绪?”康广量走进沙正阳办公室时,在沙正阳办公室里打量了一圈。 “哪儿能呢?不过实话实说罢了,秦都这边朱市长催得紧,我还在收集资料,也委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一个朋友帮我做一个规划分析,估计秦都那边是下了决心了。”沙正阳也站起身来,陪着康广量。 “我理解,秦都老朱可能要接书记了,老沈要到人大去了,他年龄差不多了。”康广量基本上不把沙正阳当成一个三十岁的年轻人来看了,而更愿意当成一个平辈相交的伙伴来对话,“不过安襄、郧州几个农业地区你还是要兼顾,不能让别人说我们厚此薄彼。” “主任,情况你都知道,我要这么蜻蜓点水的走一圈不是不可以,可意义作用都不大,下边没有一点闲话是不可能的。”沙正阳苦笑着摊摊手,“人家都不傻,还能看不出这一轮产业调研的倾向和侧重。” “这也是现实如此,本身新兴产业和重点行业关键核心产业就是围绕着工业板块再进行,安襄、郧州、蒲池和巫陵四地市缺乏工业基础,自然也不可能在新兴产业和重点行业关键核心产业上获得多少政策支持。”康广量微微点头,面色沉重:“但是新兴产业和重点产业上难以获得支持,并不意味着省里就对它们放任不管了,前天王省i长把程省i长和我叫去就是专门研究这项工作。” “哦?”沙正阳微感惊讶,“省里有一些其他打算?” 在沙正阳看来这也是应有之意,对于经济基础较好的几个地市固然要重点培育支持,但是对这些产业基础薄弱的地市来说,它们才是更需要扶持支持的,它们无论是在基础设施建设、产业基础、财政收入以及居民的收入都远低于经济相对较为发达的其他几个地市,而且这个差距还在拉大。 **执政之下的社会主义制度就是要实现共同富裕,但是随着各地经济要素不同,这种贫富分化不但是在群体之间,也在地域之间日益明显,如何来弥补这道正在日渐加大的鸿沟,也是摆在各级党委政府面前的一道难题。 “嗯,近期省里可能要专门有针对性的召开一个研讨会,就是针对几个经济基础薄弱的地市怎么来谋划发展,特别是涉及到一些国家级贫困县,要求各个省领导都要驻点包县,省委常委和副省i长们都要各自驻点包县,调研产业,帮助各市县把脉,寻找产业发展路径,而且王省i长还说了,他和周书记商量过,这种驻点包县不能是走过场搞形式,必须要有实绩,定下来之后,要为这些县份每年招商引资引入二到三个项目,引资额度不得低于三千万,还要讲这种做法形成制度和惯例,一直到该县脱贫,……” 康广量叹了一口气,“这一次看来省里是下了决心,必须要逗硬兑现了。” “这和我的工作似乎没有太大的关系吧?”沙正阳反问道。 “正阳,你还没意识到么?”康广量手按在沙正阳的肩头上,重重的拍了拍:“这项工作非常重要,省里已经意识到了我们汉川还是能内各地市发展的严重不平衡,要有意识的开始补齐短板了。” “短板不是那么好补齐的,真要想一句话就能解决问题,那也未免太天真了,省领导没那么笨。”沙正阳摇头。 “谁也没说要一蹴而就,但是现在要做起来,我估计这也可能是和总书记上个月在安徽考察时就农业和农村工作发表的重要讲话有很大关系,深化农村经济体制改革,稳定土地承包关系,据说也专门提到了要解决农村农业农民工作面临的具体困难,切实解决落后贫困地区农村农民的增收问题,通过产业发展来实现落后地区,特别是落后地区的农村农民的增收致富。” 康广量对高层风向的关注敏感性还是很强的,总书记的讲话是9月下旬考察安徽时,国庆节后讲话精神就传达到了省一级,省里这几天也在学习传达和研究精神要旨,所以迅疾就有这样的会议要召开,他当然要马上跟进。 “那主任,你究竟是什么意思?”沙正阳被康广量都有些绕糊涂了,这忽东忽西的,他都没明白对方的意图。 “很简单,秦都那边你联系着,我觉得短时间也不急,朱凤厚估计也要12月才会接班,但是安襄、郧州、蒲池和巫陵几个地区,你要琢磨一下,据我所知周书记联系蒲池的卫池县,王省i长联系巫陵的宝岭县,沈书记联系安襄的商城县,李书记联系郧州的房溪县,你要琢磨着对这几个地区的产业拿出一些切实可行的想法来。”康广量语气没有商量余地,“我估计最初下个月初,周书记和王省i长以及沈书记、李书记都要到他们各自联系县上去,同时帮助几个地市把脉经济,我们发计委都要跟着下去,我的意思你明白么?” 沙正阳看了一眼对方,人家能当涪岗市委i书记和发计委主任不是凭空而来的,这份对高层政策的领悟能力就不是一般人能具备的,而且执行能力和效率也在自己面前显现出来了,就凭这一点,自己都还需要跟着人家好好学一学。 “这么短时间,恐怕……”沙正阳下意识的还要抵抗一下。 “其他工作暂时放着,我也没给你安排工作分工,你现在就把这事儿给我做好了。”康广量立即接上话:“没有商量余地。” “可是骤然要弄出来这样一个设想,我怕领导们未必满意,市县里边也不一定接受,……” 沙正阳已经开始在琢磨了,他知道这件事情很重要,对康广量尤其重要,而如果能够在这项工作展现发计委的功劳,康广量吃糖,自己也能沾点儿光,在这个问题上二人是利益共同体,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康广量也是看好自己认可自己,才会把这项工作交给自己来操作。 “具体怎么做,你考虑,但我提一点,对地势总体来说,可以适当宽泛模糊一些,不必太具体,但是对这几个领导挂点县,你要有具体的东西出来,要具体到那样产业,招商引资怎么来具体运作,最好能拿出那么一两个切实可行的项目出来,……” 康广量眼巴巴的看着沙正阳,他也知道最后这个要求就有点儿过分了,但他希望这个屡创奇迹的家伙,能把好运也带给自己。 “我尽力而为吧。”沙正阳无法拒绝。 “不是尽力而为,而是必须要有具体东西拿出来,起码巫陵和蒲池必须要有,安襄最好也要有。”康广量一字一句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