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八十六节 下沉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八十六节 下沉

沙正阳抵达宝岭县时,已经是下午七点过了。 在汉都还不觉得,但是到了巫陵,到了宝岭,这才感受到这里浓浓的萧瑟秋意。 委里边没有合适的越野车,有沙正阳也懒得去和其他委领导争,所以他直接从东方红集团借了一辆丰田陆巡,当然司机也一并了,走巫陵这边的大山峡谷道路,路况虽然都是国道省道,但是他一样心里没底,稳当一些好。 这里是武陵山和秦巴山脉的结合地带,地势奇伟,沟壑纵横,原本郁郁苍苍的森林因为秋衣正浓而呈现出一派别样的风采,时而金黄,时而火红,如同一幅在巨大的乌黑墨绿的画布上洒上了颇多绚烂的水彩。 从汉都出发到巫陵地区行署所在的巫陵市,汽车足足开了9个小时,论距离,只有三百多公里,但是三分之二都是山路,而且盘旋起伏山大坡陡,路窄弯多,道路周边不是壁立千仞峻岭,就是深不可测的峡谷,饶是宁月婵给沙正阳派出的是专门跑山路的老司机,但仍然花了9个小时才跑到巫陵市。 巫陵地区下辖一市六县,接近四百万人口,在汉川这个人口大省里边,不算多,不过对于巫陵地区来说,这却是一个巨大的压力,一市六县,除了巫陵市勉强不算贫困县,其他六县均为国家级或者省级贫困县。 实事求是的说,虽然宛州也有几个贫困县,但那是其贫困程度却要远不及巫陵这几个县,其各方面条件都要比巫陵这边好得多,光是一个地理条件带来的基础设施落后程度,就根本不是宛州那边能比的,宛州的山区要和巫陵这边比,那简直小巫见大巫了。 从巫陵市到宝岭县还有47公里,可这47公里还得要跑接近两个小时。 宝岭县城是建在半山脚下的一个u型坡坎上的,县城规模也不大,随着车行,沙正阳估算了一下,大概也就是几条大一点儿的街道还算是看的过眼,使用水泥路面,而更多的则是崎岖狭窄的小巷,都是石板和碎石铺筑。 县城选址在这里也是有原因的,从这里沿着层阶梯式的下沉下去,最下边就是宝溪河,省道225从最低处穿过,再往西南就可以通达蒲池地界了。 宝岭和宝溪河,这就是整个宝岭县的骨架,沿着层峦叠嶂的宝岭山,这里应该算是武陵山和秦巴山脉的结合部余脉,喀斯特地形和结晶灰岩形成的断块山交错,其间的谷地盆地成为重要的粮食作物产区。 陆巡怒吼着冲上一处大坡,可以看见宝岭宾馆的招牌旁边的灯光都已经亮了起来。 这是县政府招待所改制而来,也是只有几万居民的宝岭县城最好的宾馆,看到这里,给沙正阳的感觉这就是十多年前银台县城的微缩版,甚至还要小一些。 一干人都已经被这十多个小时的车程给折腾得欲仙欲死了,盘山路上的十八转让人头昏脑涨,饶是沙正阳也是长期经历过汉都到宛州奔波的猛人,一样有些吃不消,更不用说梁锦柏和另外一个政研室的石文来了。 梁锦柏强撑着疲惫的身躯去把房间定好,定了三间房,梁锦柏和石文来一间,沙正阳一间,司机老孙一间,那是由东方红集团自己解决。 在床上躺了半个小时,沙正阳才起身简单擦了一把脸,走出门。 他还没有和巫陵以及宝岭县这边联系,之前只是说要来,但是没告诉对方具体时间。 他想先来实地了解一下,看一看宝岭县未来究竟能够从哪些方面来考虑产业发展,不能等到王省i长都来了,大家都还拿不出一个像样的对策来。 晚饭就在宝岭宾馆旁边的小饭馆对付了一顿,味道还行,来自大山里的野菜炒腊肉是这里的特色,蕨菜,枞菌、野□等相当丰富,还有野菜汤,一碗喝下去,也十分爽利。 价格也不算贵,拿老板的话来说,这也是挨着宝岭宾馆,来往客人比较多一些,如果换了在其他街头巷尾,恐怕价格还要便宜一些。 这么实诚的老板倒是让沙正阳一行很是惊讶,民风淳朴往往是指山野中,真正挨着城边上的人,其实反而狡狯,喜好争利。 或许就是他这种坦诚的性格,加上价格也并不比周边那些鸡毛小店贵多少,更能赢得来往客人的认可,所以其生意相当的火爆。 因为太过疲倦,沙正阳一行吃完饭就各自回房间睡觉。 事实上在来宝岭之前,沙正阳就在考虑如何交差的问题。 康广量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这就是一个政治任务了,省里主要领导驻点包片的县,而且下了硬性指标,虽然未必都是算在发计委头上,但是发计委作为首当其冲的部门,你肯定要出谋划策,而且最好能拿出实打实的项目来。 但是这不是光拿出一个项目来那么简单,发计委想办法和巫陵地区、宝岭县一合计,随便搞一个项目,弄来几百万投资也并不难。 关键在于你得要让这个项目产生效益,能正常经营走,不能今年投资搞起来,明年就开始亏损,后年资产减计,没两年就亏得关门大吉。 领导们不傻,不会搞不明白这一套,要这么做,只怕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说穿了,你得拿出一个适合宝岭发展的项目来,能充分的把宝岭的特色优势和现有资源利用起来的项目,只有这样的项目才能真正具有生命力,相比之下,资金反而是第二位的了,真正有这样的项目,要拉到资本入场并不难。 宝岭县人口不算多,五十多万人口,但是面积却很大,六千多平方公里,其中百分之八十都是山区,只有少数几块河谷和坝子算得上是平地,也是重要的农业用地,而集镇也基本上集中在这几个区域。 在沙正阳看来,制约宝岭发展的最大问题还是交通问题,十个小时的交通才能走出这一片大山,对于任何一个投资者来说都是不得不考虑的问题,一是交通运输成本,二是信息灵通程度,三是产业选择,这都是问题。 宝岭能拿得出什么东西来吸引外来投资?人家投资者来你这个地方投资是讲求回报的,不要说什么土地、税收或者廉价劳动力,你有的,宛州、安襄、巴原这些地市随便哪个县都能拿得出来,甚至敢比你给的条件更好,你怎么比? 货比三家是常态,这些外来投资者都是走遍了各地,到处比较了,最后才会落子,就目前沙正阳掌握的情况来看,宝岭并不具备吸引外来投资的条件,哪怕是劳动密集型产业也不会选择这个交通极为不便其他条件一般的山区县份,这就是差距,也是悲哀。 或许只有等到十来年后,东部劳动密集型产业逐渐饱和,需要提档升级,同时劳动力薪资水平开始上升让这些劳动密集型产业开始感受到薪资压力时,可能才会逐渐向内陆这些山区县份转移,但现在连沿海地区都还在想方设法的吸引外资,所以这方面也不太现实。 这可真是一道难题。 沙正阳躺在床上思考着,宝岭要发展,恐怕还是得要从自身特色下功夫,也只有等到明天见了县里的领导们才知道了。 ******** 卢志坚接到传呼时,已经是八点过了。 他看了看是秦都那边的传呼,是一个手机,有些意外,本来不想回,但是想了一想还是去了办公室用办公电话回了一个。 宝岭县很穷,穷得不是一般化,县府办只有这一部电话可以打长途,而其他电话都只能打巫陵本地区内的市话。 他是国庆节之后才正式下来挂职锻炼的,挂了一个宝岭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的位置。 他运气好,赶上了这一批地直机关下去挂职的,回来之后基本上就能解决实职副科,但却没有什么关系,所以就被分派到最穷最远的宝岭县,安排在县府办当副主任。 “怎么这么久才会电话?”刚打通,对面的声音就叫了过来。 声音很熟悉,卢志坚怔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是汪亚光这小子。 虽然和对方不是一个系,但是因为大家都喜欢踢足球,都是校足球队的,但是因为身体素质原因,又打不上主力,所以也算同病相怜,经常在一起闲聊,一来二去两人也就很熟悉了。 只不过汪亚光家庭条件比他好得多,据说汪亚光的一个叔叔也是个煤矿老板,挣了不少钱,而他这个穷苦教书匠家庭出身的就没法比了,所以虽然在年龄上卢志坚比对方还大半岁,但是实际上论人情世故和成熟程度卢志坚还得一直跟着汪亚光学。 “啊,你怎么换了手机号?”卢志坚对汪亚光的手机号很熟悉,这个号不是原来汪亚光的。 “原来那个手机是我叔叔换下来的,现在单位上配了一部,我就把我叔叔那部退给我叔叔了。”汪亚光在电话里简单解释了一下,迅即道:“你还在你们行署政研室吧?” “没有了,本来早就想告诉你,结果才下来,单位上事情多,忙晕了头,下来半个多月了,都没有来得及告诉你,我下到县里挂职了。”卢志坚还是有些得意兴奋,汪亚光早不早就已经当县委办副主任了,人家那个不是挂职,而是正经八百的提拔,自己这个到宝岭县政府办当副主任是挂职,要等到挂职两年期满才可能回去解决实职副科。 “你下去挂职了,到哪个县?”汪亚光在电话里颇为惊奇,立即问道。 “宝岭,最远最穷的县。”说到这里卢志坚又有些沮丧。 自己没法和汪亚光比,这家伙不但人精明,而且又有家庭背景,所以才能回去之后一帆风顺,自己本来以为他会留到秦都市里没想到这家伙还直接回县里了,拿他自己话来说,宁为鸡口毋为牛后,回清河还能发展更顺利,留在秦都隔了一层,他叔叔的那些关系就未必用得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