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八十七节 卢志坚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八十七节 卢志坚

“宝岭?你的意思是你现在在宝岭县?”汪亚光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几度,让卢志坚都讶异起来,自己下县也不至于让对方这么震惊吧? “是啊,挂了一个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的职务,可没法你那个县委办副主任比,你那个是实打实的,我这个是挂职,两年挂职期满,可能回地区行署能安排一个副科级职务吧。”卢志坚耐心解释道。 “你现在在宝岭县里么?”汪亚光再度问道:“我是说这会儿你在县里么?” “在啊,我下来挂职,哪儿能随便回去?”卢志坚奇怪的问道:“宝岭距离巫陵多远你知道么?47公里,但是开车都得要两小时,一般的长途客车得接近两个半小时才能到,我打算是一个月回巫陵一趟,平时也就在县里边好好工作。” 对卢志坚的作风汪亚光还是比较了解的,踏实肯干,没多少怨言,当初在校队踢后卫,其实有两个后卫的水准都不及他,但是人家有关系,愣是霸着不让,卢志坚也不多言,能打争取就打,打不上也就算了,但一样每一次校队组织训练都还是兢兢业业的训练,不像有的人是这样情形,早就拍屁股走人了。 “唔,你这会儿在宿舍里?”汪亚光没等卢志坚回答,便径直道:“我们的一个汉大师兄这会儿到了你们宝岭,刚才我给他打电话说校庆的事儿,他说他刚到宝岭,估计这几天要考察宝岭县里的实际情况,我觉得你可以去拜访一下,估计你们县里还不知道,他没告诉你们县里。” “谁啊?”卢志坚忍不住问道,这话里话外似乎这来的这位师兄来头挺大啊。 “沙正阳,他是我们86级的师兄,现在是省发计委副主任,也许你听过他的名字,他这会儿在宝岭宾馆,估计明后天要在你们县里进行考察调研,你去去混个脸熟,没坏处。”汪亚光相当果断的道:“你必须去一趟,没准儿这就是你的机会。” 去不去是态度问题,去了之后人家是什么态度,那就是两回事。 去了未必会有什么机会,但是不去就肯定没机会,汉大同学那么多,就算是巫陵地区这么些年来,不算文革前的,就从恢复高考之后的汉大毕业生,在巫陵地区及各市县体制内的,只怕也不下百人吧?不是每个人都能赶上这些机会的。 “啊?”沙正阳的名字卢志坚是听说过的,省发计委最年轻的副主任,不到三十岁,不过卢志坚不知道对方是汉大毕业的,更不知道对方怎么这么突兀的就到了宝岭,“亚光,我去合适么?我还没见过,这么冒冒然的跑过去求见,会不会太唐突了?” “唐突个屁!”汪亚光忍不住骂了一句粗话,“他来调研,你是师弟,去拜会一下怎么就叫唐突了?再说了,你原来在行署政研室,现在在县政府办,他肯定会问你一些情况和问题,这正好是你表现的时候,不说别的,以后遇到你们书记县长,或者你们行署的领导,随便提一下你的名字,夸上你几句,入了领导的眼,也许那就是你的造化了!” 毫不客气的批评让卢志坚也清醒了不少,对于自己来说,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脸皮厚一点,就算是碰壁了,也没有什么损失,正如汪亚光所说,万一能入了对方眼,在领导面前提两句,那自己回行署之后的安排说不定就会光明得多,就凭这一点自己都该去。 “行,那我就去一趟。”卢志坚下定决心,但转念一想,“亚光,那你说我用不用去买点儿东西呢?” “买东西?”汪亚光本来想笑话对方,沙正阳还缺你这点儿东西,但是一回味,觉得不妥,礼多人不怪,沙正阳也许不在意这份礼物本身价值,但是这却是一个礼数,也是对沙正阳的一个尊重,没准儿这位沙师兄就喜欢这个调调呢? “也行,你别去买什么烟酒这一类的贵重物品,据我所知沙师兄对这些行为是深恶痛绝的,但你去拜访他是以师弟的名义,没必要太贵重,随便买一点你们当地的土特产,比如蕨菜、薇菜、贡茶这一类东西就行了,既体现了你们本地特色,也是一份情谊。”汪亚光的确是对沙正阳的情况做过一番了解的,很清楚沙正阳的风格做派。 “行,那我马上去准备,到宝岭宾馆去拜会一下沙师兄。”拿定主意卢志坚也不多废话了,“亚光,这一次就谢谢你了,到时候你有空来我们巫陵聚一聚。” 卢志坚搁下电话便出了门。 他本想向自己的直接上司办公室主任周华报告一下的,但是一想如果向周华报告了,周华肯定会向县长汇报,这一下整个县里只怕都知道了,如果一窝蜂的去宾馆面见,只怕沙正阳未必喜欢这种情况,所以思考再三,还是觉得自己一个学弟的名义去拜见更合适。 他从和汪亚光在电话里的对话也能感觉得出来,那就是汪亚光和沙正阳似乎比较熟悉,这也让他有些艳羡。 汪亚光虽然家境条件不错,但还是应该说在上层人脉方面也很一般,但是却能和沙正阳搞好关系如此熟稔,这说明什么?说明人家在这方面相当敏锐,会随时随地的抓住一切机会,自己在这方面就要迟钝得多,否则也不至于好不容易有一个下县挂职锻炼机会却被排在宝岭来了。 由此看来自己在很多方面都还得要向汪亚光学习,好在汪亚光对自己还不错,这种事情还能想着自己。 走到街上,这座小县城大部分商店饭馆都已经打烊了。 小县城就是这样,没有多少流动人口,就那么几万人,到了晚间,有生意的就只有几种地方。 一是茶楼,喜欢打牌的人都差不多已经上桌子了。 二是电影院和录像厅、台球室,还有那么一两家歌舞厅。电影院现在效益不好,没几个人看,录像厅和台球室倒是生意不错,但是消费群体就那么一点儿,比较集中;歌舞厅也要看情况,周末人稍微多一些,平时也是冷清得紧,估计也开不了多久了。 三是河边上的滨河公园,一帮老年人在那里散步或者练舞,人数也不算多。 其他地方基本上就是黑黢黢了,暗淡的路灯,起伏不平的街道,偶尔还有那么一两家开在旮旯里的小旅馆小茶馆,卢志坚来了快半个月了也大概知道这些小旅馆小茶馆里有什么勾当,一些涂脂抹粉的女人时不时钻出来,瞄准了各自目标搔首弄姿一番,偶尔达成了交易,便消失在黑暗中。 不仅仅是宝岭是这样,整个巫陵地区,除了巫陵市作为巫陵地区行署所在地,经济较为发达,流动人口多一些,其他几个县城都大同小异,只不过宝岭的情况更糟糕一些罢了。 巫陵地区也一直希望像其他地区改市一样,希望早日撤地区建市,但是以巫陵地区的经济现状,短时间内似乎很难实现这一目标,除了巫陵市为了撑场面去年才勉强从国家级贫困县中取掉名字,其他六个县都是不折不扣的贫困县,而且比起宛州那些贫困县来,还要落后许多,不仅仅是某一方面的落后,而是全方位的落后。 一边走,一边琢磨着在哪里去买点儿土特产,县城街上应该还是有几家这种买本地特产的店铺,但是应该都已经关门了,想了想去,大概就只有宝岭宾馆附近还有一家规模最大的土特产店,只有到那里去采购了。 疾步绕出县政府所在的宝溪大道,紧接着就是一个比较陡的大坡,走上去都能让人喘几口气,穿过顺河街,就是宝岭宾馆所在的民和路。 一眼看到还有灯光的土特产店,卢志坚松了一口气,赶紧快步走进去,浏览了一遍,土特产的种类倒是不少,薇菜、蕨菜、干笋、干菌等各类野菜,还有药酒、山腊肉、腊鸡【.】腊鸭和熏兔熏鹅等,当然也少不了种类繁多但是名气却不大的各类本地茶叶,还有一些藤编竹编的小玩意儿。 说实话,这些土特产本身质量口感如何暂且不说,但是这包装就很难打动人,卢志坚也是逡巡了半天才选了几样。 两包茶叶,一包是本地小有名气的高山贡茶,一包是富硒绿茶;一腿火腿,宝岭烟熏火腿远近闻名,主要是用山地黑猪,然后经过本地的山中散养黑猪宰杀的后腿,然后用多种工艺腌制发酵,最后还要用本地山草烟熏而成,工艺复杂,味道极其鲜美。 茶叶不贵,两包也只要八十块钱,但一腿火腿不便宜,两百多,这一下子就花了卢志坚三百来块钱,还是让卢志坚有些心痛。 他连对象都还没有,本来还说存点儿钱,这住房改革了,地区行署也准备修一批房子,他是自然轮不到新房的,但是腾挪出来的老房子可能是能分到一套的。 那一批老房子面积也不大,估计也就是五六十平,这已经让卢志坚心满意足了,即便这样,估计也得要花上一万多块钱。 他参加工作到现在,也没攒上钱。 父亲是来峰县一个乡镇上的中学教师,来峰也是比宝岭状况好不了多少的穷县,苦了一辈子,母亲是个家庭妇女,身体一直不好,他还有个妹妹在读巫陵师专,马上要毕业了。 母亲身体不好一直断断续续在住院吃药,父亲的收入基本上就只有维系家庭开支,而妹妹的读书开支基本上就靠他了。 好在妹妹也很懂事,平时在学校里开支也很小,但是毕竟是女孩子,他当哥哥的肯定不能让妹妹太委屈。 而巫陵的财政状况也就那样,他在地区行署里也还得要有必要的应酬,否则这一次下县也未必轮得到他,所以也没攒上多少钱,这一万多块钱的福利房,他还在犯愁呢。